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明末凶兵
  4. 第626章 各處調兵

第626章 各處調兵

作者:

第625章各處調兵

徐文海摸著下巴,心裡一陣嘀咕,看來李萬慶的女人緣倒也不差啊,不過這樣也好,韓溪如果能從王維松的生活中走出來,也不是壞事,再說了李萬慶至今光棍一條,早點成家不是什麼壞事。韓溪離開后不久,程遠等人就來到了帳中,商討起了攻打五方鎮的事情。聽著眾人商議,韓世龍可是吃了一驚,眾人商討的可是明日丑時攻城,他可沒想到這麼早就攻城,不是要給王維松留出足夠的思考時間么?

王維松畢竟是自己的妹夫,哪怕如今立場不同,韓世龍依舊不想害了王維松性命,於是硬著頭皮請求道,「徐總兵,要不讓末將再去勸勸吧!」

徐文海直接伸手拒絕道,「不必了,徐某自有定奪。王維松此人毫無忠義,反覆無常,許他一天的考慮時間,已經耐著性子了,韓將軍就不必再說了,子時再得不到城內消息,我軍定然攻城,到時王維松必死無疑。」

徐文海此言不容置疑,展露了應該有的霸道,李萬慶目光掃視韓世龍,頗有些警告的意思在,徐總兵給王維松一天時間去考慮,已經是看在韓世龍的面子上了。

韓世龍又豈能不明白李萬慶目光里的意思?他心中暗嘆口氣,便不再多言,他一個新近投降之人,能得如此看重,已經非常難得了。確實,晉北軍根本沒必要招降王維松的,因為此時招降王維松一點好處都沒有。他做的事情已經仁至義盡了,王維松若是還未能做出明智選擇,就只能怪他自己了,好在妹妹就在身邊,沒有後顧之憂了。

夜風來襲,涼意席捲著整個鎮子,晉北軍養精蓄銳,磨刀霍霍,準備著對五方鎮發動突然襲擊。

當天夜裡不到亥時,城頭火把林立,一副應對攻城的架勢,城頭上一片忙碌,引得晉北軍全神貫注,可就在晉北軍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城頭的時候,王維松卻趁著夜色偷偷打開了北門。也是怪晉北軍自己,怎麼也沒想到四面圍城之下,一向保命要緊的王維松會自己打開城門出城,就這樣,王維松出其不意,突襲北面軍營。

北面軍營算是晉北軍防守最薄弱的地帶了,突然間遭受王維松大軍突襲,根本沒反應過來,等到其他大營兵馬前來馳援時,一過北大營,與北邊莽古爾泰的兵馬匯合。

韓世龍投降,王維松敗退,再加上之前圖澤兵敗鎮江,可以說皇太極精心布置的奪取鎮江的計劃徹底破產。此時海州方面別說再發兵攻打鎮江了,就是守住海州都是個問題。鎮江方面的戰事不斷勝利,也大大鼓舞了遼東兵馬的士氣,趁著這股勁頭,孫承宗以趙率教、祖大壽、何可綱為主將,三路反攻大凌河,一時間錦州、大凌河戰事風雲突變。

照著這個架勢,關寧鐵騎隨時都可能反攻回盤山城,這種情況下阿基特就算再想奪回鎮江,也不可能再往外派援兵了。如果海州再出什麼岔子,那阿敏、阿巴泰麾下的女真兒郎的後路就被堵住了。到那個時候再想撤回大金國腹地,就只能繞道科爾沁部了。走科爾沁部這條路,路途遙遠,容易生出許多事端來。

雖說大汗與林丹汗達成了協議,雙方罷兵,友好合作,共同對明廷用兵。合作歸合作,但永遠不可能對林丹汗有什麼信任的。如果走科爾沁部這條路,一旦林丹汗出什麼歪心思,那對整個大金國來說將是滅頂之災,大金國兵強馬壯,但要在遠離大金國的地方同時面對林丹汗以及明軍,還是遠遠不及的。

鎮江周遭暫時平靜,海州卻變得異常緊張起來。阿基特在屋中走來走去的,作為駐守大後方的主將,此時身上的擔子非常大。不多時侍衛明圖跑了進來,阿基特一把抓住他,著急的問道:「大汗怎麼說?有沒有援兵?」

「阿統領,大汗讓我等穩守海州,暫時放棄鎮江府,大汗已經派人與十四貝勒相商,相信以十四貝勒的精明,斷不會不幫忙的!」

阿基特眉頭皺起,嘴角使勁抽了抽。十四貝勒多爾袞與大汗皇太極之間的爛事不是什麼秘密,這次大汗以麾下親信發起進攻,也有挽回頹勢的意思,沒想到最後還是要找多爾袞幫忙。多爾袞多半會出兵的,但大汗要付出一些代價的。真是沒想到啊,曾經何時眾人不放在眼裡的十四貝勒,如今已經可以大汗平起平坐了。

從某方面來說,如今多爾袞手裡的實力已經不比大汗差了。看來以後自己也得多長個心眼了,這往後大金國誰說了算還真是個未知數,代善、阿敏、莽古爾泰以及阿巴泰這些人的態度也是模稜兩可。阿基特心思複雜,這一點明圖是不曉得的,他依舊關心著眼前的戰事。

「還有啊,阿統領,二貝勒讓我們出兵頂住盤山一帶,不能再讓漢人從附近繞過去了!」明圖剛說完,便趕緊低下了頭。果不其然,阿基特眼睛一瞪,剛想破口罵娘,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不過他眼神難看的嘀咕道:「出兵?拿什麼出兵?實在不行就從大凌河一線撤回來,只要我們大軍集結在營口和盤山,漢人還能打的過來?有了盤山城和營口,我大金國這次出兵也算有了不少收穫,二貝勒在想什麼呢?」

阿基特可從來沒想過這次進攻能從明軍手裡奪取半個遼東,尤其錦州等地。說實話,阿基特覺得大金國還沒這個實力,別看大金國鐵騎無敵,明軍不是對手,那也是明軍需要守城,兵力分散。如果換成大金國守城,兵力分散開來,讓明軍集中兵力攻一個地方,那大金國也好受不了。

這場仗就是說根到底還是打草谷,有便宜就占,沒便宜就撤回來,沒必要耗費太多。林丹汗如果想打,那就讓他打,總之,不能拖太久。眼下阿敏想要進一步奪取利益,阿基特是有些意見的,但不敢明說。實在不行就只能等著十四貝勒那邊的消息了,如果他願意發兵,說不定事情還有轉機。

話說另一邊阿敏以及阿巴泰的壓力也很大,遼東各路兵馬重新集結后反攻大凌河,所造成的衝擊是阿敏等人沒有想到的。在原先的計劃里,阿敏等人可沒想到大明兵馬會這麼快發起大反攻。其實一切根源還是在鎮江府那邊,誰也沒料到沒有了毛文龍,竟然還有徐文海和李萬慶。大明水師佔據鎮江,致使大金國各路兵馬行動起來束手束腳。

大金國勇士束手束腳,漢人卻是士氣高漲,此消彼長之下,日子當然不好過了。面對明軍的強攻,阿敏已經有了退出錦州的心思了。該搶的東西搶到手了,面對明軍瘋狂反撲,死守錦州的意義並不是太大。而且阿敏一直不是個強硬的人,他不太喜歡跟人硬拼。

阿敏有了退卻之心,但阿巴泰卻不同意。一日惡戰結束,阿巴泰急匆匆的來到錦州府衙,找到阿敏后,他有些焦急的說道:「絕對不能這個時候退兵,四哥一定會派援兵來的。十四弟麾下可是沒有動一兵一卒,只要十四弟出兵海州,大軍南下,我們何須怕這些漢狗。」

阿敏大皺眉頭,面露不悅之色。阿巴泰一進門就大吼大叫,著實有些不給面子了,不過阿敏也知道自己與皇太極關係很微妙,而阿巴泰卻和皇太極感情深厚,所以若無必要還是不惹阿巴泰的好。示意阿巴泰坐下后,阿敏沉聲說道:「十四弟是一定會發兵的,以他之精明,斷然不會在這個時候什麼都不做的。可別忘了,就算大軍南下海州,又能怎樣?他是支援大凌河,還是去打鎮江?」

「當然是發兵大凌河,爭取......」阿巴泰想也未想便開口答話,可是話說了一半又止住了。阿巴泰是有些莽,但並不是軍事白痴,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如果大軍馳援大凌河一線,那麼鎮江依舊在漢人手裡握著,那麼大金國的後患依舊沒有解除。

反過來想,如果多爾袞派兵攻打鎮江,那麼大凌河一線的壓力依舊沒有減小。總之,問題依舊存在,除非多爾袞把兩白旗和鑲藍旗所有兵馬派出來,可傻子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大汗沒有把兩黃旗所有精銳投入遼東戰場,多爾袞同樣也不會兩白旗主力全派出來,因為雙方都有著防範之心。

細細想了一番,阿巴泰有些泄氣的坐在了椅子里。曾經何時擰成一股繩的八旗大軍,到如今竟然分成了兩派,打起仗來再也沒法像以前親密無間的合作了。可大金國內部的權力鬥爭誰也阻止不了,怪多爾袞么?似乎也不能全怪多爾袞,如果多爾袞不想辦法,那麼多半已經死在戰場上了。

大汗與多爾袞之間的過節,阿巴泰沒法評判,但現實的困難卻讓人頭疼得很。

「這不行那不行,那現在怎麼辦?」阿巴泰用力捶了捶桌面,大凌河和錦州是好不容易才打下來的,這樣就放棄,實在是不甘心。阿敏搖搖頭,有些無奈的笑道:「我們若是不撤,那就暫時等等,看看林丹汗那老匹夫動作夠不夠快吧,如果林丹汗的兵馬能儘早對廣寧一帶施加壓力,那對我們會非常有利,就怕.......」

「怕什麼?」阿巴泰納悶道。

「哎,就怕這林丹汗半路上把兵馬調回去啊......別忘了,瀚海草原上的人不會坐看遼東局勢惡化下去的.......」說著話阿敏眼中閃過一絲遊離之色,不知為何,想起鐵墨心中竟有點害怕。事實上雙方交手次數並不多,可當初入關,鐵墨率領雲府兵馬突襲,喜峰口北邊一場大戰,打得女真勇士膽子都寒了。

那場仗大金國損失慘重,不僅丟了上萬名女真勇士,就連莽古爾泰也葬送在了那場戰爭中。可以說莽古爾泰的死給阿敏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陰影,阿敏可不想跟莽古爾泰一樣稀里糊塗的死掉,可還有大好的日子需要享受呢。

阿敏和阿巴泰不好受,趙率教以及祖大壽也不好受,大凌河一線並不好打,之前千辛萬苦打造起來的防線,又豈是這麼好攻破的。仗打到這個份上,雙方處在了對峙狀態,其實雙方心理都明白,需要一個契機打破這種平衡,就是不知道這個契機會對誰更有利。

相比較其他人的焦急,孫承宗反而成了心態最穩的那個人。孫承宗心裡明白,當徐文海和李萬慶守住鎮江后,勝利的天平已經向大明傾斜了。只要鎮江在大明兵馬手裡握著,皇太極就永遠不敢傾巢而出,如果韃子敢把駐守瀋陽一帶的兵馬全調到大凌河一線,那李萬慶和徐文海就敢唱一出直搗黃龍。

這個時候,打得最凶的女真兵馬反而不可怕,最讓人頭疼的是林丹汗。如今孫承宗可騰不出兵馬來面對林丹汗的進攻,也不知道晉北那邊是什麼情況。

就在遼東戰事如火如荼的時候,瀚海草原上也發生了許多變化,幾天時間瀚海草原兵馬調動頻繁,駐守北邊的馬芳、黑雲龍緊急帶兵趕往烏蘭城,與此同時娜木鐘也調集族中勇士,沒多久一支將近兩萬人的大軍浩浩蕩蕩朝著瀚海草原東部撲去。

除了這支臨時拼湊的大軍,鐵墨一紙調令將一支炮兵調到了黑雲龍麾下聽用。

晉北軍如此大的軍事調動自然瞞不過林丹汗的,不過林丹汗沒多想,只是著令麾下猛將赤野帶兵西進,打算將晉北軍擋在百里之外。林丹汗的想法很簡單,晉北軍也就兩萬多人,憑什麼敢打他林丹汗的主意?

「漢人是真的瘋了,我部族中勇士不下六萬,他以為本汗不知道他用的是圍魏救趙之計么?」

林丹汗安心的待在牙帳喝酒,可是很快發生了一件事,讓他徹底慌了起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