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我有一柄打野刀
  4. 第1869章 黃泉魔藤

第1869章 黃泉魔藤

作者:

「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他微微眯起眼睛,有如實質的目光落在禾女的身上。

「他們的目的,我偶然間聽那個穿白色復古長裙的女人說到,似乎他們正在尋找什麼金紋戰蜂的來路,並且想要以此確定它們背後隱藏主人的位置信息。」

轟!

包廂內的氣氛陡然凝滯。

禾女身體巨顫,手上的紅酒一下子灑掉半杯。

時間一點點過去,她一動也不敢動,彷彿變成了一尊冰雕。

「白狼……」

直到十幾分鐘過後,他才從那種出神的狀態中醒來,拿起紙巾擦了擦嘴。

「屬下在。」

隨着一聲沉悶的回答,門外出現一個龐大而又猙獰的身影,單膝跪地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

「帶上你手下的戰士,和我一起去找到那些傢伙。」

「老奴謹遵主人法旨。」

「這一次的敵人或許很強,你們要做好打一場艱苦鏖戰的準備。」

白狼沉默一下,緩緩以頭叩地,毫不猶豫道,「主人的意志,便是吾族生存的全部意義。」

………………………………………………

「我最後一次和他們交手的地方,就是在這裏。」

隨着禾女的一聲吩咐。

由一百隻金狼精銳戰士組成的隊伍瞬間由極動轉為極靜,在高速剎停的剎那,禾女甚至都沒有感覺到絲毫的震動。

「請禾女小姐稍事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們就好。」

白狼努力用最溫柔的聲音,咧嘴朝着禾女露出些許笑容,然後猛地一轉身,當即變了臉色,聲音冷酷無情,充滿殺意。

「識彆氣味,開始搜尋追蹤,膽敢破壞主人大計的敵人,必須要用最殘酷的手段將他們全部消滅!」

嘭!

兩百多個長著猙獰龐大身軀的金狼戰士齊聲長嚎,將手中兵刃重重砸落地面。

三天後。

白毛老狼勒緊胯下巨狼韁繩,低下頭居高臨下看了看遠處正在活動的一群人類,恐怖的臉上露出一絲陰森的冷笑。

「就是他們,拿下!」

它說的,是最純正的金狼族語。

轟!

兩金狼族精銳戰士自高地疾沖而下,激烈的戰鬥在第一時間便全面爆發。

而在距離戰場數公裏外的一片紫藤花海,兩道身影分別站在最高的兩根藤蔓頂端,相隔百米沉默對視。

時間一點點過去。

輕柔的微風拂過,搖動着紫色藤蔓上盛開的鮮花,散發出濃郁的芬芳氣息。

轟!

一道驚雷炸向。

兩道身影同時消失在原處。

剎那間一道充滿死寂之意的灰敗河水橫空而出。

無數紫色藤蔓活過來般化身恐怖巨蟒,與灰敗水流一起,朝着半空中某處地方席捲而至。

「往生之路,黃泉魔藤!」

冰冷而又優雅的聲音和剛剛吹過的微風一般,在半空中被逼顯形的那道身影耳畔盤旋不去。

轟!

一點熾白光芒顯現。

隨即化作一輪嶄新的大日,當空而立,映照四方。

「第十四法,三相核爆!」

「第十四法?難道不應該是大日真君的大日神掌!?」

呢喃的女聲陡然變得尖銳凄厲,紫色魔藤在熾白光芒的籠罩衝擊下紛紛化作飛灰散去,就連那道橫跨天空的灰敗水流,也幾乎在剎那間被攔腰截斷,縱然依舊存在,卻也已經變得虛弱不堪。

十分鐘后……

禾女有些茫然地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黑髮白裙女子,許久后才抬頭仰視着滿身鮮血的主人。

「就是她。」她發出夢囈一般的聲音。

「沒錯就好,如果不是她的話,我們就必須考慮先躲藏起來再說其他。」

他微笑一下,揮手叫來幾個金狼戰士。

「後面你的安全保衛工作就由它們幾個負責,它們是最忠誠的金狼戰士,有什麼需要的話,直接下達命令就好。」

「我……我知道了。」

禾女很想說自己其實並不需要保護,但看現在的情況,如果她直接拒絕的話,會不會被視為不服從主人的命令,並且拒絕主人賜予的善意?

所以,仔細思量許久后,她還是把這句話給咽了回去,乖乖聽從了他所作出的安排。

………………………………………………

陵蕡感覺自己好累。

她似乎一直在做很恐怖的噩夢,夢中從頭到尾沒有停歇地都在和一個恐怖的怪物交戰,屬下新收的那些僕人一個接一個地死去,就連她自己,也只能艱難抵擋,拚死相抗。

「嗯……」

眼皮好重,渾身酸痛……

陵蕡緩緩睜開眼睛,摸了摸身下柔軟的床墊,又拉一下身上蓋着的被子,終於長長鬆了一口氣。

別的不說,這個界域的各種日用物品,確實是一種難得的享受。

「不容易啊!」

「真的是非常不容易,這個恐怖的,似乎永遠都無法醒來的噩夢,終於還是結束了。」

「實在是無法想像,以吾的心境修為,竟然還會陷入到這樣的噩夢之中難以自拔,難道是被自從墜入那道虛空深淵后,被隱藏其中的力量侵蝕得越來越深的原因?」

她漫無目的地思索著,忽然感覺喉嚨裏面着火一樣,乾渴得厲害。

「給我倒杯水,要溫的。」

「卡莉娜,給我倒杯水。」

「還有,我昨晚到底是怎麼睡着的,為什麼會一件衣服都沒穿,我的睡衣呢?」

陵蕡一張口,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得厲害,她想要坐起來打開燈,卻渾身酸軟無力,怎麼都無法支撐起自己的身體。

一個水杯遞到了她的嘴邊。

陵蕡的嘴唇剛一觸碰到杯子,便咕咚咕咚一口氣喝個不停,直接把水喝光才意猶未盡地嘆了口氣。

「卡莉娜,我的衣服呢?」

「衣服就在床頭,醒了就自己穿上。」

這是一個陌生的男人聲音。

陵蕡微微一愣,下意識便要暴起出手。

卻發現自己渾身竟然都軟綿綿的,提不起哪怕一絲一毫的力量,陡然間心中一片冰涼。

「你是誰!?」

「你到底是誰!?」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我的房間里!」

啪!

他打開燈,面無表情看着床上因為恐懼而臉色蒼白的女子,皺眉道,「是不是出手太重,所以把她給打成白痴了?」

驟然聽到有些熟悉的聲音,陵蕡頓時想起一切那場發生在紫藤花海上空的對決,心中剎那間被冰冷的絕望所籠罩。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