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夜燼天下下載
  4. 夜燼天下
  5. 第五百五十八章:白駒過隙

第五百五十八章:白駒過隙

作者: |返回:夜燼天下TXT下載,夜燼天下epub下載

蕭千夜輕手輕腳的回到房間,一眼就看見那張小小的床榻上,雲瀟像一隻受傷的小鳥蜷縮成一圈,不知是夢見了什麼極其恐怖的東西,細長的五指死死的抓著被角,緊閉的眼帘正在微微顫抖著。

他趕緊走過去扶起雲瀟靠在自己懷裡,發現她肩頭的傷口處竟然一直有淡墨一般的黑絲一點點如煙如霧的彌散出來,蕭千夜的臉色陰晴不定,以雲瀟如今的血脈,這樣的傷勢恢復實在是有些太慢了,都已經過去了一整夜,白森森的骨頭依然觸目驚心,雖然血液早已不再如注般湧出,但皮肉復原的速度,甚至還比不上混血之時!

那個偷襲她的人就是雙生黑龍的分身,明明連原身都還沒有徹底的恢復,就已經能對她造成如此嚴重的傷害?

不對……蕭千夜搖搖頭,很快就否認了自己剛才的猜測,雲瀟的復原速度很明顯比不上當初的澈皇,這並不是因為她才重獲新生,而是因為她體內的火種里,混雜了黑龍之血!

沉默良久,他輕拍著雲瀟的後背,倏然感到胸間有一股難以忍耐的酸痛,忍不住微微咳嗽了幾聲,但是這一咳也讓他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非常,很明顯的感覺到那是另一個人的狀態在瀕臨崩潰的糟糕情況下,通過他的身體本能的呈現出來,蕭千夜極為小心翼翼的抬手按住心口,遲疑了一會低聲問道:「你怎麼了?」

腦中的聲音是在很久之後才嘆息般的回了一句:「不礙事,千夜,你把手放到她額頭上去。」

「嗯?」蕭千夜疑惑著,一翻手發現掌心忽然浮現出一個小小的咒印,帝仲笑了笑,雖然有些力不從心,還是溫柔如水的解釋道,「她似乎是陷入了夢魘無法蘇醒,我很想知道是什麼樣強大的夢境,連恢復原身的浮世嶼皇鳥都能沉淪其中無法掙脫。」

他看著手心裡這個似乎有神秘力量的咒印,也是好奇的將手慢慢搭在雲瀟的額頭上,突然感到一陣電流擊穿全身,再等他定睛一看,竟然發現自己漂浮在高空中,身邊是淡淡的白雲正在悠閑的飄著,那般和煦的日光和輕柔的微風,舉目瞭望儘是一片祥和,怎麼看都不像是什麼恐怖的噩夢。

就在他疑惑之際,他竟然看見帝仲坐在一隻窮奇的背上,從天際如流星般划落,直直的墜入了下方的流島中。

他認真分辨了好一會,終於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是在九千年前墜天之前的箴島上空,而他的目光奇迹一般的能看到這座流島的每一個角落,和如今的飛垣並沒有特別大的差別,只不過鬱鬱蔥蔥的高山大河之間,有更多聞所未聞的種族穿梭其中,當真是一副百靈和諧、蒸蒸日上的盛世光景。

帝仲帶著那隻窮奇,落在了東冥浩瀚的星垂之野上,它已經長成了威武帥氣的大凶獸,但是在帝仲的面前,仍是調皮的像一隻耐不住寂寞的小奶狗,它肆意的在星垂之野茂密的草叢中打滾,直到夜空逐漸變得澄澈如鏡,無數璀璨的星辰高掛在頭頂,好像觸手可及一般,它好奇的長鳴了幾聲,興奮的揮舞著殘疾的前肢,好像那樣就能真的將星辰抓在手裡。

帝仲沒有阻止它,自己也在期待的看著天空,那些大星一顆又一顆的墜落,就如這片草原的名字……星垂之野。

一直到午夜時分,原本寂靜的平野忽然變得熱鬧起來,無數金色的小精靈憑空冒出,它們長著一對金光熠熠的翅膀,拖著長長的尾巴,滿身都是誘人的酒香味,伴隨著湖中精靈的出現,一條旅人獨有的天路慢慢打開了界門,從四面八方聞訊而來的酒客興沖沖的冒了出來,爭前恐后的想要得到湖中精靈的邀請,去參加這片大陸最為盛大的酒宴。

帝仲本是在一旁好奇的看著,湖中精靈發現了他和那隻凶獸,它們絲毫也沒有避諱對方身上強悍的神力涌動,熱情的對他伸出手,做出了邀請的姿勢。

蕭千夜微微一驚,連帶著共存的帝仲也有些無法理解為何會在雲瀟的夢境中看到這一幕,而就在當年的帝仲欣然應邀帶著窮奇踏入天路的一剎那,旅人中走出一位光彩照人的紅衣女子,她莫名看著一人一獸的背影走入其中,忽然間臉上揚起明媚如光的笑容,像一隻開心的喜鵲踮著腳就跟了上去,湖中精靈嗅了嗅她身上的氣息,竟也沒有阻攔的主動放了行。

蕭千夜忽然感到心中一陣悸動,那個女子很明顯不是雲瀟的容顏,但那雙眼睛,卻是和她一模一樣。

那時候的雲瀟,應該還只是一團未成形的火種形態,因為被澈皇悄悄贈與了外族,也正在以別人的眼睛探尋著這個未知的世界,她似乎是發現了那種銘記於心的特殊氣息,竟然主動控制著這個靈鳳族的女人不顧一切的跟了上去,然而進入天路后不久,那隻貪玩的凶獸誤飲了河中的酒水沉睡不醒,帝仲只能臨時轉道帶著它下到了空寂聖地暫且休息。

她就那麼跟丟了,迷惘的在天路里反覆找尋,終究無疾而終。

夢裡的女子一個人坐在天路的大河邊,雙目映著漣漣的河水,那般失落寂寞,這樣深入靈魂的感情觸動,竟讓睡夢中的雲瀟也忍不住默默落淚,倚著他的胸膛一直哭泣。

這一次的擦肩而過,再次相見,就已經是在九千年後的昆崙山,半人半獸狀態的自己完全失去理智,他用利爪死死按著這個追著他從懸崖一躍而下的小師妹,嗅著她身體里致命的火焰氣息,像個真正的凶獸一般張開獠牙,對著纖細雪白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那樣誘人的血腥味幾乎讓他沉迷的要發瘋,就在他想要把身下的女人徹底撕碎的時候,身體里突兀的湧起一股久違的神力,有一個強大的意識一瞬蘇醒,強迫他停下了手裡的動作,獃獃看著那個被壓在身下奄奄一息的女子。

雖然是從漫長的死亡中初次蘇醒,來不及思考眼前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的帝仲還是第一時間出手幫她止住了血,很快他的意識就開始渙散,凶獸的本能一直在劇烈的反抗,讓他感到力不從心,只能被迫放棄了身體的控制權,而身下的女子也在這一瞬睜開眼睛,她一秒也沒有關心自己脖子上的傷勢,反而是立刻坐了起來,反手就把他按在了身下。

要知道那個時候的蕭千夜,是一個失去理智的半人半獸,他竟然就被個十幾歲的小姑娘一把按住,再也動彈不了了。

帝仲看著這匪夷所思的一幕,忽然有種恍然如夢的驚醒,低聲問道:「那個時候難道你已經能控制住自己了?要不然以瀟兒那點三腳貓的功夫,不可能真的能按住你吧?」

蕭千夜沒有回話,墜崖之後的記憶對他而言非常的陌生,他也不知道那時候的自己到底是不是出於本能。

再度轉回這場九千年的漫長夢境,蕭千夜看著懷中依然沉睡不醒的雲瀟,心中莫名的一跳,苦笑起來:「原來她夢中的人,仍然是你……九千年啊,若非那隻貪玩的窮奇,那時候你們就該遇上了吧?」

話音剛落,他只感覺周身陡然被冰雪般的目光凝視,帝仲明明是和他共存的狀態,卻真的好像有一束嚴厲的目光那樣一眼掃過來,帶著逼人的鋒芒讓他背脊凜然一寒,許久不敢再說什麼。

若說這樣的結果讓他毫無波動,那隻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原來那個自幼就跟在他身後如影隨形的小師妹,心中念念不忘的那個人,並不是自己。

「可惜呀……」帝仲莫名接話,淡然的語調如水流一般緩緩鑽入他的腦中,卻不知道為何立刻讓他心中一空,彷彿有種神秘的安定之力,輕聲低吟,「可惜我只是那個讓她在夢裡哭泣的人,而不是那個最終讓她展顏歡笑的人,你看……她只有在你面前,才笑的像個無憂無慮的孩子。」

蕭千夜順著他的話再度望向夢境的世界,九千年如白駒過隙,彈指間她已經脫胎換骨成為昆崙山的小師妹,少女時期的雲瀟有著靈鳳族最為顯著的特徵,高挑清瘦,容貌中帶著清冷,乍一看像一朵高山雪蓮潔傲不可方物,然而她一開口,立馬就像換了一個人,那是獨屬鳥族的天真浪漫,總是笑吟吟的出現在他少年生涯的每一天。

出現在他低頭看著手裡的書,被她輕戳肩膀的時候。

出現在他迷迷糊糊的睡夢中,被她提燈驚醒的時候。

出現在他緊握劍靈認真鑽研,被她闖入打斷的時候。

那種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的感情,像一汪清泉一點點流進他緊鎖的內心,哪怕他明知道自己出身飛垣,是權貴世家的兒子,也無可避免的動了心。

夢境的世界變成一片白晃晃的光,越來越模糊,蕭千夜和帝仲在無形中默默相視一眼,神色都有些肅然——她依然沒有醒來,不知是被什麼力量牽引,即使他嘗試以掌心的咒印強行喚醒,她也還是沒有一點反應。

帝仲借著他的身體抬起手輕輕按在雲瀟肩頭的傷口上,那種淡墨一般的煙霧令人毛骨悚然,確實是數萬年前,他親手斬於刀下的那隻黑龍之氣!

「他是真的想吃了瀟兒,以心轉之術獲得皇鳥的能力。」許久,帝仲忽然說出一句讓蕭千夜心頭一顫的恐怖話語,認真的囑咐道,「不能再放縱那傢伙跟著煌焰了,這一趟墟海之行結束后,若是奚輝仍在黃昏之海不現身,那你務必要先走一趟無言谷,讓風冥直接解除關著煌焰的間隙之術,否則他一直隱於其中被黑龍蠱惑,遲早要出大亂。」

短短一句話提及他最頭痛的三個人,蕭千夜情不自禁的將手用力握成拳,不動聲色的點了頭。。

大家還在看:重生異能小俏媳皇上,本宮很會撩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青葉靈異事務所絕世天君勝者為王我的美女教師夜天子異世為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