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洪主
  4. 第1249章 又一位霸主存在(求訂閱)

第1249章 又一位霸主存在(求訂閱)

作者:

星宮中,雲洪和黑橫玄仙遙遙相對,辰光神劍和那三珩矛仍在不斷碰撞著。

「東淵,你為何不來殺我?偏要先去殺他們?」黑橫玄仙憤怒咆哮道,眼眸泛紅死死盯著雲洪。

黑橫玄仙心中無比悔恨。

他們一行六人聯手,降臨九墓宇宙,本欲闖下一番威名,也相當於是為酒仙宮眾多玄仙真神探探情況。

未曾想,剛剛降臨,一戰就隕落了大半。

「你當我蠢?以你的實力,我若是殺你怕還要費一番手段,到時他們恐怕都逃光了。」

雲洪咧嘴冷笑道:「你敢留下來和我死戰,而非第一時間瘋狂逃竄,恐怕是有保命手段。」

黑橫玄仙死死盯著雲洪。

他身為無敵玄仙,此次降臨九墓宇宙,知道兇險,確實準備了一件保命道寶。

而他拚命和雲洪一戰,就是想軻光真神他們能多逃出去幾個,畢竟他身為隊伍首領,一次性隕落如此多絕頂玄仙真神,返回酒仙宮怕也會遭到責罰。

只是,未曾想還是被雲洪識破了。

「是我幫你,還是你自己主動?」雲洪冷笑著,只見擊殺軻光真神的幻月神劍已飛轉回了身旁。

「雲洪,今日之仇恨,絕不會就此罷休,你敢殺我酒仙宮如此多玄仙真神,這是……」黑橫玄仙低吼道。

「廢話真多!」

「黑橫,我說過,你酒仙宮有本事就來找我復仇!」雲洪猛然暴喝一聲在,羽翼一震。

嗖!

不單是雲洪自身猛躥過來,最重要的是幻月神劍化為了一道耀眼光芒直接刺向黑橫玄仙,辰光神劍的威能同樣隱隱提升。

雲洪,全力爆發了!

「不好。」黑橫玄仙臉色一變,一揮手迅速收起了三珩矛,同時周身浮現了時空波動,跟著就消失在了這一方星空中。

若是天仙天神乃至普通玄仙真神戰鬥,凡是悟出瞬移的,都是天然立於不敗之地。

因為沒法限制,能夠隨時逃竄。

可像雲洪、黑橫玄仙這一層次的戰鬥都不同,他們的戰鬥威能近乎大能者,輕易便能攪亂時空,使對方無法施展瞬移。

這也是剛才軻光真神他們那群玄仙真神沒有施展瞬移的原因。

因此。

能夠在雲洪他們這一層次戰鬥中瞬間挪移走的,毫無疑問都是用的都是極珍貴道寶。

越是珍貴的道寶,越難煉製,這樣的道寶,每一件都是價值非凡,最重要的是少。

而伴隨著黑橫玄仙逃離,這片星空也徹底恢復了平靜。

「六個,殺了四個,還真是痛快啊!」

雲洪笑道:「在外面闖蕩,殺個玄仙真神還怕冒出背後的大能者,畏手畏腳的。」

可在九墓宇宙,殺了就殺了!

誰能奈何自己?

至於因此結下仇怨?

一來,這酒仙宮實則是和混沌界較為交好的勢力,和星宮雖非敵對,可關係也很一般,若是將來爆發席捲寰宇的大戰,雙方大概率會站在對立面。

其次,在雲洪計劃中,等從九墓宇宙出去恐怕距渡劫也就不遠了。

到時渡劫失敗就罷了。

若是渡劫成功,恐怕就能擁有大能者實力了,到時大勢將成,大概率不會再使用『東淵玄仙』這一重身份。

殺戮!

在血與火中的淬鍊中,和浩瀚諸宇中最巔峰最強大的一群玄仙真神戰鬥,最終迎接天劫,這本就是雲洪的修行計劃。

「寶物都來。」雲洪心念一動,遠處遺留下眾多玄仙真神寶物迅速聚攏了過來,被雲洪全部收起。

源力涌動,進入一件件儲物法寶探查。

時間流逝,足足十餘息。

「嗯?竟然還有一件先天靈寶?」雲洪略感意外。

一揮手,虛空中當即懸浮出了一通體金色的塔樓。

塔樓散發著頗為強大的毀滅氣息,正是一件適合金之法則、毀滅法則修行者使用的先天靈寶。

一件鎮封類先天靈寶。

「哈哈,很好,果然,不同的超級強者,都各有際遇,一起看似不起眼的強者說不定就有些重寶。」雲洪露出了笑容。

殺戮掠奪,才是獲取寶物最快的途徑。

正常的絕頂玄仙、絕頂真神,身家財富在數億到百億仙晶不等,所以,像軻光真神他們鮮有擁有先天靈寶的。

而像無敵真神,能擁有如此實力,一般都是有先天靈寶的,其中一些厲害的背景大的更是擁有許多件先天靈寶。

「這件鎮壓類先天靈寶,名為『金封塔』?」雲洪暗自嘀咕:「怕是能換好幾套『幻月劍陣』了。」

鎮封類先天靈寶,論價值雖不如飛舟類、神魂防禦類先天靈寶,但也比普通的攻擊類、物質防禦類價值高很多。

按雲洪估摸,這金封塔應該能價值三五千星晶。

「真沒想到,一名不起眼的絕頂真神身上,竟懷有這樣的重寶,只是為何不換成幾件適合自己的寶物呢?」雲洪有些疑惑。

雲洪卻不知。

酒仙宮的道君僅有一位,大能者數量更是不足星宮十分之一,因此,勢力寶庫中的寶物限制很多,尋常玄仙真神是沒資格換取先天靈寶的。

這就是一些弱小勢力強者的悲哀之處。

和星宮這等大勢力不同,疆域夠大強者數量夠多,漫長歲月是希望後輩們源源不斷誕生出大能者乃至更多道君!

因此,對後輩弟子的栽培力度會大很多。

「至於其他寶物?」雲洪又將四名玄仙真神剩下的寶物探查了一番:「馬馬虎虎吧!」

剩餘的全部寶物加起來,雲洪估摸著能有兩三千星晶。

僅僅這一次戰鬥,收穫就很大了。

但同樣的,也和酒仙宮這一超級結下了大仇怨,可雲洪也不在乎。

「走!」

雲洪隨意選定了一方向,迅速向著星空深處飛去。

時間流逝。

在雲洪離開後足足半個時辰。

嗖!嗖!

星空中冒出了一大一小兩道身影,一個形狀似貪狼,一個則是人形只是多了一條長長尾巴,從兩人散發出的氣息可知皆是真神。

「這裡好像發生了一場大戰。」

「也不知是仇怨,還是奪寶。」

「來晚了。」

「走吧!」兩位真神稍微探查了一番,見沒有任何好處,便又迅速離開了。

不久后。

又有一位真神、兩位玄仙組成的隊伍降臨,跟著又離開了。

敢來九墓宇宙闖蕩的,最弱的也是玄仙真神圓滿這一層次,因此他們探查能力是非常強的。

尤其在這無盡星空中,因戰鬥產生的空間震蕩,傳遞至方圓上百億里是非常正常的。

來到九墓宇宙的強者,雖大部分聚集於九大墓山。

可也有相當一部分強者自認實力較弱,在宇宙其他區域闖蕩,雖誕生的寶物更少,可勝在更安全。

……

距雲洪他們這處戰鬥之地極遙遠的一片星空深處。

這裡,有著一座無底深淵。

此刻,深淵深處!

「該死,該死!」通體被黑色鱗甲覆蓋的黑橫玄仙趴在一處石壁上,眼眸中滿是瘋狂,更有一絲絕望:「我瞬移逃竄,竟然墜入了這一處絕地中。」

「是『海淵』還是『岩漿石窟』?還是某一處新誕生的險地。」黑橫玄仙環顧四周,感受著神淵深處傳遞來的恐怖吞吸之力,心中一陣陣絕望!

他只覺自己倒了八輩子大霉。

剛剛從雲洪手上逃竄,未曾想一出來,竟發現自己一頭闖入了這可怕險地中。

他甚至分不清,自己到底陷入了那一處險地。

畢竟九墓宇宙本源崩潰,內部演變極快,舊的險地毀滅,許多新的險地誕生,根本沒法準確統計。

但是。

下方深淵深處傳來的可怕神魂示警,讓他明白自己的處境極度危險。

「生機在上方,在上方!」黑橫玄仙仰頭望著,他的尾巴狠狠扎入岩壁,竟只能扎入半尺,可見這神淵石壁之堅固。

「我一定要活著出去,一定要。」

黑橫玄仙眼眸中滿是瘋狂:「東淵,都是你害的,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成為金仙,到時一定要殺死你!」

在他心中,這一切,都是那東淵玄仙帶來的。

「務必小心,走。」黑橫玄仙慢慢向上爬出,務必警惕感應著四周,唯恐出現任何危險。

他根本不敢飛行。

剛進來時他試過,那深淵產生的吞吸之力太可怕,令他足足下墜了數百萬里方才又趴到了石壁上。

忽然。

這一處星空深淵中,憑空出現了一道道青色火焰,即使黑橫玄仙的神念都無法探查到它是何時出現的。

其中一朵青色火焰,恰好降臨到了黑橫玄仙的身前,和黑橫玄仙的一隻手臂觸碰到了一起。

「嗤~」無聲無息,這火焰瞬間燃燒至了黑橫玄仙的身軀一處處,即使他的元神都直接燃燒了起來。

沒有任何反抗,沒有任何掙扎。

甚至於,從頭到尾,黑橫玄仙都沒有太多反應,整個法體直接被這青色火焰直接燃燒為了虛無,只剩下那一件四階仙器戰鎧以及數件儲物法寶,懸浮在這深淵中。

黑橫玄仙,隕落!

這就是九墓宇宙,宇宙崩潰本源混亂,導致危機處處,這也是降臨來的玄仙真神不敢輕易瞬移的原因。

……

在九墓宇宙的一處小型宇宙通道外的星空中,一位身穿黑甲的真神默默等待著。

忽然。

他流露出一絲驚恐之色:「什麼?竟連黑橫都隕落了?這東淵,竟真能斬殺無敵玄仙!」

「有實力殺,還敢殺,當真是膽大包天。」

「這九墓宇宙不能呆了,走。」黑甲真神再無一絲猶豫,直接沖入了宇宙通道中。

……

不到一天後。

火煌界域,酒仙宮的一座巍峨宮殿內。

「拜見尊主。」黑甲真神恭敬道。

「你是說,東淵、軻光他們五個,盡皆是東淵玄仙一人斬殺?」宮殿盡頭傳來冷冷的聲音。

「千真萬確。」黑甲真神恭敬道:「他,應該又一位玄仙霸主級數的存在!」

——

ps:第一更,求訂閱!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