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師叔萬萬歲
  4. 第1253章 證據

第1253章 證據

作者:

「不然呢?」

此時在南宮岳眼中,洛暉已然是已經相當於失敗者,可以讓自己隨意調笑的角色了。

畢竟她剛剛所說的那些事,雖然都是南宮岳做的沒錯,但是她卻根本拿不出什麼實質性的證據來證明自己所說的話都是真的。

什麼合縱連橫,欺壓別的高手什麼的……就算是真的被證明自己確實做了那些事,也不過是私德有虧而已,與大局無礙。

真正有殺傷力的,其實是兩條,一是勾結獸族,暗算人族修士,這是整個修真界的人所關注的底線,可以說,不論是誰,是什麼身份,只要觸犯了這條底線,就必然會被所有修真界的人所唾棄,不管他之前都做了多少好事,只要膽敢粘上這麼一條,那就註定會是身敗名裂,被所有人誅之的悲慘結局。

但是這一條……

南宮岳斜眼瞟了一瞟倒在地上的木子,心中暗笑。

臭丫頭,恐怕沒想到自己和獸族人接頭的代表,就是自己剛剛當眾擊殺的木子吧?

想到這裡,南宮岳心中不由得感慨起自己真是算無遺策,一石三鳥。

其實之前定下當眾擊殺木子這條妙計的時候,自己其實心中十分不舍,畢竟這麼多年以來,木子披著這身黑袍,確實是給自己做出了很多的貢獻。

自己礙於身份,很多事情都沒有辦法親自去辦,這個時候就需要木子這種信得過的人為自己出面才可以。

不過……

當南宮岳決定要去爭一下仙君之位的瞬間,他就知道,這木子必須要死。

他如果不死,對自己來說就是一個隨時可能被人發現並利用的命門。

果然,今天洛暉的出現,直接印證了自己的想法。

「嘿嘿,小娘皮長得不錯,能發現我這麼多事情,真是一個小狐狸……不過,你還是鬥不過我這個老狐狸啊……」

至於洛暉所說的另外一條能讓南宮岳有危機感的,則是他投身天道,剷除對天道有威脅的修士,就連前段時間在整個南天仙界傳得沸沸揚揚的暗算武帝蘇凡的人,都是他的同夥。

畢竟在如今的修真界,當修為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對於天道的敬畏已經和之前不完全相同。

幾乎所有人都有一個共識,那就是如今的天道並不是如之前所設想的那樣公正公平的正道。

想法,隨著修為越高,對於天道體悟越深,就越是明白天道其實是站在修士的對立面,想方設法阻止修士去精進自己。

雖然沒人真正說出來,但是幾乎所有人都能猜到,天道之所以這麼做,其實是在擔心修士的境界達到一定地步之後,會對天道本身有威脅。

而這也就釋放了一個信號,那就是修士的修為盡頭並不僅僅是羽化成仙,而是更進一步,貼近天道,甚至取而代之!

可以說,整個修真界,甚至是之前的南天仙界在個人苦修多年終於飛升之後卻並沒有貪圖安逸,而是選擇繼續修行,精進自己的源動力,就是為了追求那最終的重點,成為和天道並駕齊驅的至高存在。

或者說……取代天道,成為新一任的天道!

也正是因為如此,此時洛暉在指控南宮岳投身天道,甘為天道鷹犬的時候,殺傷力才會那麼大,讓在場眾人不由得發出齊齊驚呼。

不過,對於這一點,被洛暉指控的南宮岳同樣絲毫不擔心。

和之前一條一模一樣的是,但凡是出自於天道的指令,南宮岳都會指派木子去為自己做。

可以說,除了自己之外,只有此時已經身死的木子知道自己和天道之間的聯繫。

想到這裡,南宮岳心中更見安定,看著洛暉冷聲一笑。

「如果你說的只有這些的話,我勸你還是先下去的比較好。」

「畢竟,就算你洛暉身份特殊,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來侮辱我一個清白的前輩……就算我不找你麻煩,恐怕別人也不答應。」

南宮岳說完,微微一撇嘴,卻在貌似不經意的時候轉過頭去,朝著人群之中某個方向給了外人根本不知道含義,甚至就連留意都留意不到的晦澀眼神。

「沒錯!今天你不把事情說清楚,就別想走!」

「走?呵呵,老子剛閉關千年出來,正愁沒有人練手呢,一會我要討教一下!」

「南宮家主高風亮節,又怎麼是你這個晚輩能夠隨意編排的?」

「道歉,必須道歉,跪下磕十個響頭,否則的話,就算南宮家主放你一馬,我們也不答應!」

……

隨著南宮岳一個眼神發出信號,人群之中隱藏著的南宮家的人頓時你一言我一語地叫嚷起來。

聽著那些聲音,南宮岳心中不由得暗暗冷笑,臭丫頭,和老夫作對,還是太嫩了。

有這些人煽動,恐怕不出十句話的功夫,你就成為整個修真界的公敵了!

不過……

越到後來,南宮岳臉上的笑容就越晦澀,一直到最後直接徹底消失。

因為他之前安排在這個方位的暗樁,沒有一個站出來直接挑戰洛暉的。

……

為了應付這種局面,南宮岳之前在人群之中安排了兩種暗樁。

第一種就是現在這種負責接話頭,挑撥矛盾的人,為的就是不給眾人思考的時間,不等話題發酵,就直接蓋棺定論,把人群的想法引到一個完全對自己有利的方向。

第二種,則是當人群的憤怒達到一個合適的地步的時候,直接站出來,假裝看不下去的路人進行挑戰。

這個人不能贏,絕對要輸,而且輸得越壯烈越好。

如此一來,那些膽敢站出來忤逆自己的人,瞬間會引發眾人的怒火,自然會有源源不斷的高手站出來挑戰他。

甚至事情發展到最後,被群情激奮的眾人群起而攻之也說不定。

但是……這一切也只存在於計劃之中而已。

因為就在前一刻,蘇凡直接閃身來到那最後那個暗樁的身後,看似被別人擠了一下,站立不穩的手在那個暗樁的后心一掃而過,那個暗樁就瞬間失去了意識,傻傻地站在原地,雙眼空洞地看著眼前熱鬧複雜的一切,好像一切都和自己無關一樣。

「十二。」

輕輕呼出一口氣,蘇凡心中冷笑。

南宮岳手下真的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人了么,這些人雖然隱藏的隱秘,但是實際上修為卻都極為普通,就算是自己不暗襲,而是採用正面攻擊的辦法,也只不過幾招就能收拾掉一個……

想到這裡,一直心存疑惑的蘇凡微微一愣,突然弄明白了南宮岳的用心,當下不由得在心中呸了一口,暗道還真就是個老狐狸,真是步步都在算計,之前倒是自己小瞧他了。

……

而看著南宮岳臉色越來越難看,洛暉反倒開始微笑起來。

和南宮岳一樣,他已經猜到了是蘇凡的功勞,才讓南宮岳準備的後手沒有辦法發動起來,讓原本一環扣一環,最終開花結果的歹毒計劃直接變成了空中樓閣,雷聲大,卻不見一滴雨點。

「南宮家主,可還有什麼別的要說么?」

看著南宮岳臉上越來越陰沉的神色,原本心中憤怒的洛暉不由得心情大好,竟然開口調笑起來。

「哼……」

看到洛暉臉上得意的神色,南宮岳直接冷哼一聲,暗道小丫頭竟然有如此算計,知道防著自己這一手……

不過轉念一想,這也不算什麼,畢竟現在大勢還在自己這邊,想要有憑藉這麼點手段就扳倒自己,顯然不可能!

「還用我說什麼么?」

用反問回復洛暉,南宮岳收起笑容,淡淡說道。

「從一開始,你說的都只不過是一家之言,一無人證,二無物證,就想空口白牙說幾句混淆視聽的話來污衊我……是不是也想得太簡單了?」

「不過事到如今,我再不說點什麼的話,恐怕倒是要讓你看輕我了……這樣吧,我知道你身後勢力也是不凡,如果放在別的事情上,恐怕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得過且過了,不過你今日所言,有辱我清白……如果你沒辦法證明自己所言,便自裁在眾人面前吧,至於你家中長輩日後有所請教,我登門領受便是。」

「哦?」

出乎南宮岳意料的事,洛暉在聽到南宮岳這一番話之後,非但沒有任何懼怕的表情,反而用一種戲謔的神情看著他,挑釁地問道。

「那……我要是有證據呢?」

「你要是……不可能!」

話說到一半,南宮岳猛地一驚,暗道好險,自己差點中了她的計謀,順著她的話說下去的話,豈不是相當於承認她所言不虛么?

「呵呵,我要是有證據的話……南宮家主自裁可好?」

見南宮岳突然警醒,洛暉心中不由得有點惋惜,暗道這老狐狸果然是難對付,竟然連一點可乘之機都不留給自己。

不過,事到如今,那些口舌之利顯然也已經不字再重要了。

反正此時的自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要請我的證據現身了。」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