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女醫青枝
  4. 第109章 一隻玉蝴蝶

第109章 一隻玉蝴蝶

作者:

陸媛清爬到樹上后,壓低聲音道:「我有話和你說。」

吳山以為她要說什麼曖昧的情話了,趕緊道:「我也有話和你說,四姑娘,我回去要相親去了,也不是今日故意這樣說的,是本來就商量好了的……」

陸媛清一笑,道:「什麼?你相親去?好,到時我去幫你把把關!」

吳山見她面色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心想莫非自己剛才誤會四姑娘了?於是問道:「那四姑娘,你想和我說的是什麼?」

「我無非是想說,你可萬不要和別人說起昨夜那事,其實我昨夜,是喝了一碗粥才那樣的......」

至於是誰的粥,她就不說了,在下人面前,給何櫻留點情面。

「四姑娘你放心,這事我怎麼能說呢!」他可不想自找麻煩。

至於因何四姑娘喝了什麼粥就失控,他不懂也不想懂。

「那好,你下去吧……」

正在這時,兩人聽到下面的錢嬸的聲音:「咦,你倆站樹上幹嘛呢?」

陸媛清道:「我們在捉鳥......」q

吳山也附和道:「我們剛才看到一隻小鳥上來了,就想捉來玩玩,那鳥可好看了……」

錢嬸心道,大清早閑着沒事幹上樹捉鳥,果然都還是孩子心性。

她邊想邊走到伙房做早膳去了。

在她走後,樹上的兩人方才下了樹來。

.

青枝一大早起床洗漱完畢后,便開始收拾東西,收拾完畢,將醫箱打開,看裏面還剩有幾包治跌打損傷的葯。

打開之後,只見裏面還剩了三包。

等會給陸世康和吳山各自換上一包,就剩一包了。

正打算關上醫箱時,突然發現有一包葯上的紅繩似乎和自己常打的結不一樣。

這藥箱除了自己平日裏沒什麼人動過,怎會有一隻藥包會有不一樣的結?

疑惑之下,她將那隻繩結不一樣的藥包打開了。

只見裏麵包的卻不是葯,反而是一隻首飾盒。

首飾盒非常精緻,楠木製成,上面雕刻着牡丹圖案。

打開首飾盒,見裏面躺着一隻精美的玉蝴蝶。

碧綠的晶瑩剔透的玉蝴蝶,雕刻得栩栩如生,看其質地和手工,便知價值不斐。

但是,是誰將藥包裏面的葯換成了一隻玉蝴蝶?

想來想去,最有可能的是那位木容姑娘。

那天,她拒絕接受禮物后,木容姑娘便沒再堅持,想來是命人趁她不注意的時候放進去的。

她沒料到,木容姑娘竟出手如此闊綽。

當下將那玉蝴蝶小心翼翼放入首飾盒,然後再放入藥箱裏。

她決定,若有緣再見那木容姑娘,就將這玉蝴蝶還她。

只因她認為自己實在沒有為木容姑娘做什麼重要的事情,雖然說無意中幫她發現了一個隱秘的禍患,但那也是舉手之勞,談不上勞苦功高。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陸世康應該已經起了床,她便提起藥箱,往陸世康房間走去。

即將進門時,她聽到裏面陸世康說道:「好了,就這樣吧,你們現在可以出發了,需謹慎行事。」

接着聽到好幾人的回聲:「是,三公子。」

接着聽到了散亂的腳步聲往門口方向走來。

她推門進去之前,便看到付周,以及胡三胡四三人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她知道這幾日付周和胡三胡四一起留在望山居,一直在等着他們一行人返回。

她不明白,陸世康剛才對他們說的是什麼,需要他們謹慎行事。

眼見那三人都出門了,她邊提着藥箱進去邊說道:「陸公子,換藥了......」

待陸世康脫了右邊的袖子,她給他換藥時,裝作若無其事問到:「怎麼你那幾個小廝要提前離開?他們不一起回陸府嗎?」

就聽陸世康答道:「他們要去的地方,並非陸府。」

「那是何處?鄭勁府上?」她想來想去,最有可能是那兒。

「應該說是鄭勁府上的邊上。」他到也不瞞她。

「你是打算讓他們看看那『少主』會不會在那兒出現?好確定此鄭是否彼鄭?」

「嗯,孔大夫還是不笨的。」

「我還能猜出來,你一定是讓他們喬裝打扮去,對不對?」

「我讓他們裝成農夫。在邊上假裝是樹林里撿樹枝的......」

「但是你忘了一件事。」

「什麼事?」

「他們沒見過那『少主』......」

「所以,我昨夜畫了張那『少主』的圖,讓他們看了一眼......」

昨夜何櫻被陸媛清騙過來敲門的時候,他正在畫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此事,所以才在裏面插上了門。

青枝聽他話里的「讓他們看了一眼」,那意思是畫他們並未帶走,還在這兒,於是道:「那畫呢?我可看一看嗎?」

陸世康從床邊的抽屜里取出那畫,放在桌上,問:「孔大夫,我的畫功可還行?」

青枝看了眼畫中人,黑衣束髮,面如冠玉,豈止是像,簡直太像了。

「倒還挺像,你那堂姐便是被這樣一副尊容給迷住了……」

「所以,有必要拆散他們了……」

「你何必呢,人家一個有情,一個有意的......」

陸世康道:「一個有情不假,一個有意就難說了……」

「什麼意思?陸公子懷疑那『少主』心思不純?」

陸世康手指敲著桌面道:「一個女子,若是家財萬貫,若有人刻意接觸,自然先要考慮對方是不是另有所圖……」

「那在你們這些富貴人眼中,只要有人喜歡自己,都是別有所圖了?」

「當然要分情況。那位『少主』正是需要用錢的時候,養兵養馬,都需大量銀兩,而我堂姐可以給他帶來萬貫家財……」

「那萬一人家是真心喜歡你堂姐呢?你不就是棒打鴛鴦了?」

「就算他真心喜歡她,也不能成,因為,只要他們聯姻,陸家便有可能成為被他們拖累的對象,到時候整個陸家,或許都會因為這個聯姻而成為叛臣賊子,受盡牽連......」

青枝覺得他的分析不無道理。

這事還八字沒一撇呢,他已經預見到萬一兩人締結成功可能造成的後果。

畢竟,到時候若是他伯父家和山賊聯姻,他父親這一枝,也會有理說不清。最有可能的是和他伯父一家共沉亡。

要麼被迫也成為反賊,成為那『少主』的爪牙,要麼便會成為不被信任的官員,被貶甚至與他伯父家一起被斬草除根。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