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女醫青枝
  4. 第159章 送信

第159章 送信

作者:

那時,他是在隨口一說,還是在正兒八經地傾訴?

他是當真如此,還是在扮演深情?

她承認自己猜不透。

快到用午膳的時刻,她和錢六一道往藥房後面的膳房走去。

那穆溪也在膳房。

飯還未上,一家人圍在桌旁,郭氏在和穆溪客套著。看樣子早就熟悉的樣子。

這兒的人,也就自己對穆溪不熟了。

這大約是因為自己沒有多少原身記憶的緣故。

用完膳后,青枝想回房歇會,剛走到門口就聽到身後穆溪的聲音:「青之,我能和你聊會么?」

青枝不知道她因何找自己聊,但點了點頭,道:「穆溪姑娘有什麼話儘管說。」

帶她到自己房裏總歸是不妥,自己可是「男子」,於是就在門口站着。

穆溪見雀兒就在門口,對青枝道:「咱們院裏走走吧。」

青枝便跟在她後面走着,在心裏疑惑着她找自己的動機。

兩人走到了院裏東南角的一片花圃邊,現在花圃里的菊花正在開放。輕薄的白色花瓣透著一種清冷的氣息。

就聽穆溪姑娘輕聲問道:「青之,聽說最近你和那陸公子關係很好?」

青枝愣了一下,道:「對,我二人現在算是好兄弟......」

「他......可有和你提過我的事?」

原來這才是她找自己聊天的目的。

「沒有。」

「哦,那他現在可有別的心上人了?」

「不曾聽說。」

穆溪聽到青枝的回答面上浮現欣喜的神情。

陸世康最後一個接觸的女子正是自己,但眼下他在離開她之後已經多日單身一人,這是不是說明他在為自己守着孤獨?

他這人從來不主動,她比誰都清楚。

開始的時候是她主動的,每次約會也是自己要求的。

每次在兩人沉默不語時也是自己在找話題。

而他,卻是一次比一次更沉默。

兩人在一起時,他主動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分手那次。

在一起的兩個多月的時間,見了只有五次。第五次他便提出了分手。

要想和好的話,他不主動便只有自己主動了,不然兩人別想和好如初。

而他最近未和任何人來往,則讓她自覺有了和好的機會。

她對自己的容貌向來自信。她認為他肯定是對自己念念不忘才一直未再和別的女子往來。

於是,她拿出手裏剛才趁青顏不在房裏寫的一封信,交給青枝道:「青之,你既然和他是好兄弟,這封信就拜託你幫我拿給他了。」

她自己現在不方便交給他。因為偶爾在路上遇到時,他從來不會和自己打個招呼。

青枝接過信,道:「行,我幫你轉交給他。」心裏也不知是該笑還是該笑。

這也......太巧了。

「謝謝你了,那我先回去了……」

穆溪說着來到青顏房裏和青顏告別。她剛才告訴青顏找青枝的目的是問問能不能每天偶爾做些女紅。青顏還以為她當真是這個原因去找青枝。

「我四弟怎麼說?」青顏問。

「他說每日可以做個一小會女紅。」

「那你就每日只做一小會吧,我和你說,你真要聽我四弟的,他現在醫術大增呢!」

穆溪心裏不以為意,她認為青顏大概是見自家藥房生意不好,所以才這樣說,想要招攬自己這個生意。

但嘴上卻應道:「放心,我回去會試試的!還有,謝謝你家的助眠葯了!」

既然給錢不要,那她只好就這樣回去了。到時候送青顏一個小禮物,這人情也就還了。

於是,她提着青枝給她包好的葯,離開了孔家。

穆溪離開的時候青枝還在原來的花圃前站着。

青枝見她背影消失在院門后,打開了她剛才交給自己的信。

雖然知道拆人信件不甚禮貌,非君子所為。

但,不拆她又難受極了。

反正自己也不想當什麼聖人君子,拆就拆吧。

拆了信,從中拿出信紙,只見上面寫着一首詩:

致陸公子:

夏日別後秋已至,日日思君漸成疾。

如君尚有舊情在,花前月下猶可期。

下面寫着她的名字穆溪。

字跡清秀,如其人。

手裏捏著這張信紙,怎就覺得這麼彆扭呢。

這穆溪偏偏讓她去送給陸世康這信,而她認為自己無法完成這項任務。

將信折起放進信封,來到藥房,她對錢六道:「錢六,去幫忙送封信到陸世康那裏。」說着將信放在錢六面前的櫃枱上。

「你給他寫的信?」錢六從醫書中抬頭問,並看了眼那信封。

「不是,是穆溪姑娘寫的。」

「她還沒對他死心呢?」錢六嘆道,接着接過信封,往外走去。

去陸府那麼多次了,錢六這是唯一一次給人當跑腿的。

來到陸世康房門口,見他在房裏邊喝茶邊看書,吳山正在他邊上站着給他沏茶。

錢六手捏著信走進去,道:「陸公子,您的信。」

聽到錢六的聲音,陸世康抬頭,面上有些疑惑。彷彿沒想到錢六會給他送封信來。

他從錢六手上接過信,從信封里拿出信紙,開始看信。

吳山悄悄偷瞄了一眼那張信紙。

見上面的落款處是穆溪,道:「穆溪姑娘又來信了?三公子打算去見她么?」

錢六本來打算離開了,聽到吳山的這句,便停了腳步。

他也有八卦之心。

就聽陸世康道:「四日以後巳時時分,我會在江心島上見她一面。」

吳山道:「什麼?三公子你真打算去見她?」

他三公子並不答話。

吳山道:「我當你不會去見她呢!」

陸世康微微一笑,仍未說話。

錢六回去后,立即將自己聽來的陸世康和吳山的談話說給了青枝,末了還感嘆道:「我當陸公子會置之不理呢,誰能想到他竟然真打算去見她了,這可是破天荒頭一回,從沒聽說他會吃回頭草的!」

青枝沒有應聲。

她想起,昨日他說以後每五天讓自己觀察一下他的近況。

那麼他見這穆溪的日子不正好和讓自己見他的日子是同一天?

難道,他會是上午見她下午再來找自己?

他竟然想享齊人之福?

想到這兒她就血液直往腦袋裏沖。

她決定了,到了那天喬裝打扮去偷窺他和穆溪見面的情況去!

他要是有任何不靠譜的行為,那自己就可以死了心離他遠遠的了!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神醫王妃要和離戰神媽咪又爆馬甲了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