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女醫青枝
  4. 第233章 大戰之前

第233章 大戰之前

作者:

第二日丑時一刻左右時,太子蕭營中的士兵便開始起床了。

在他們開始起床后,營里便到處是嘈雜的聲音。

士兵們起床時的低語聲,穿鎧甲的金屬摩擦之聲,拿兵器的清冷的聲音,試劍時的劍出鞘的聲音......

接着便是各種吆喝聲,那是讓士兵們從各自的帳篷里往西邊集結的聲音。

青枝剛剛被驚醒時,便聽到了一聲聲的吆喝聲,接着便聽到了士兵們跑步前往某處集結的聲音。

也許是被營地里的戰前的這種緊張氣氛所感染,她心下有些說不出的滋味。

她隨即想到,也不知道陸世康會不會也起了床跟隨部隊前往?太子殿下此次會不會前往戰場觀戰?

畢竟她關於這方面的消息非常閉塞。

她想的是,如果他去了,又會不會面臨危險?

想到這兒她起了床,也不點蠟燭,便往陸世康帳篷里走去。

走到他那邊的帳篷,只見裏面靜悄悄的,漆黑一團中看不到他在不在床上,於是便決定先找火石點起蠟燭再說。

之前火石時常放在帳篷的邊緣,陸世康的箱子邊上。於是她伸直雙手,在裏面摸索著行走。

豈料摸索著才走了不過幾步,雙手便碰著了一個人。

她嚇了一跳,問:「你是誰?」

莫非有人在陸世康的帳篷里站着?

就聽到陸世康的聲音道:「不是該我問為什麼孔大夫會在這個時刻莫名其妙來我帳篷中么?」

他是被士兵們跑步離開帳篷的聲音驚醒的。他同樣也是剛剛知道,今日是大戰之日。

他決定去太子殿下的帳篷里問問,太子殿下會不會親自前往戰場。

若太子殿下去的話,他決意跟着去。

由於本來很快會離開帳篷,他便懶得點蠟燭。

他只是沒想到,自己才剛從床上起身,就有人影鑽進了自己的帳篷里,走了幾步后還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青枝一聽是陸世康的聲音,心下閃過一絲尷尬,回道:「我出現在這兒是因為……我剛才聽到外面的聲音出去了一趟,回來后便走錯了帳篷了。」

說話間,她將手倏地從他胸前縮回。

「孔大夫,你的帳篷在對面。」他聲音低沉道。

「我知道!」她說着便轉身,往他帳篷的帘子處走去。

她聽到背後他的腳步聲也跟了上來。

在她掀開帘子出來以後,他便也掀開帘子走了出來。

她有點驚訝,以為他要去跟着部隊一起出發,於是站定了,看着他的背影在夜色里走遠。

回到自己帳篷后,她便再也睡不着了。

周圍的帳篷里一片安靜,聲音在遠處,她聽着是西營門那兒。

過了不久,已經空寂的營地里,又傳來了一個人的腳步聲,這腳步聲在自己這邊上的帳篷處停下了,接着,她聽到了自己的帳篷的帘子被掀開的聲音。

接着一個人影閃了進來。

她便突然坐了起來,問,「誰?」

「本公子只是想來告訴你,你想要的結果。」是陸世康的聲音。

「我……我想要什麼結果?」

「本次本公子不會跟隨部隊前往。太子殿下也不會去,因為今日之戰並無懸念,不需他親臨現場鼓舞士氣,在此等候消息便可。孔大夫現在還有其他疑問么?」

他口中的「其他」二字有些耐人尋味。

「我……何時有這種疑問了?」

「沒有其他疑問,本公子便離開了。」他也不答她的話,只是摞下這麼一句,便離開了她的帳篷。

他離開以後,她心道,自己到底是沒有瞞過他,出現在他帳篷里的原因一下便被他猜了出來。

不過也是,若說自己當真會連帳篷都走錯的話,自己也不會相信。畢竟帘子開口的方向都不一樣。

所以又怎麼可能騙得過聰明如他的人?

.

冠軍大將軍秦軾在士兵們集結整齊后,便開始帶兵出發前往茚河之岸。

到了茚河岸邊,早有輜重兵在河岸附近五百米的樹林里放好了船,就等士兵們過來,好一起抬着船往河岸走去。

在士兵們到達后,便每十人抬起一隻船,往河岸走去。

到了河岸邊,士兵們把船一隻只地扔進河的近岸處,開始上船。

周靜派人守在河岸邊的巡邏騎兵見河岸邊突然來了黑壓壓的人開始上船,就知道是太子蕭的部隊開始進攻了,連忙飛速往營地處奔去彙報去了。

那巡邏騎兵來到營地處就連忙吹起號角,然後大喊道:「大家快起床了,太子蕭的部隊來了!眼下他們正在茚河之岸坐船了!恐怕會馬上就到達此處!大家速速起床應戰了!」

周靜是被她營外的士兵叫醒的,那士兵進去后就急急說道:「郡主殿下,大事不好了,剛才巡邏騎兵說太子蕭的的部隊已經到達茚河之岸了!」

周靜一聽有些慌了。

本來她昨晚想了半夜,打算今日一早先退兵遠離太子蕭的營地附近的。

此前她之所以沒有考慮鄭杭肅的第二種方法,即退回易守難攻之地,是因為她覺得也許只要士兵開始嚴格隔離,便不會再有太多人生病。

當時軍中生病之人也就是七千而已。

生病人數才區區七千人,又已經開始了隔離,她便以為人數最多也就會達到上萬人而已。

她沒想到短短兩三日,現在軍中已經半數以上的人數都病倒了。

病人的人數發展得竟然如此迅速,是她萬萬沒有料及的。

所以昨晚半夜她決定,先退兵讓士兵養病再說。

沒想到這才寅時不到,太子蕭的部隊便已經開始進攻了。

她到底還是撤離得晚了一步。

眼下並沒有時間讓她後悔,她對這士兵道:「你去通知所有人,讓他們起床后就到訓練場集合!」

這士兵走後,她急急起了床,開始穿起鎧甲,從床頭拿起了劍,就往帳篷外走去。

來到帳篷外,她看到營中亂作一團,每個士兵都像是無頭蒼蠅似的。

她明白,眼下最需要的是安撫軍心,這便是她讓所有士兵都集合到訓練場上的原因。

等所有士兵都集合到訓練場上以後,她知道太子蕭的部隊恐怕馬上就到了,她並沒有更多的時間來安撫他們,只能言簡意賅地略作安撫了。

她聲音高亢說道:「大家不要慌!我們軍中雖然有不少人生了病,但是,還有四萬多人是健康的!以少勝多不是不可能!

大家要知道,我們是百戰百勝的邊防軍!他們是沒有任何作戰經驗的紙老虎!如果我們現在自亂陣腳,本次必敗無疑!

但如果我們提起精神,努力拚搏,則仍有勝算!我再說最後一句,如果咱們一發現苗頭不對!打不過就跑!」

她這話一出,本來心下忐忑不安的士兵們突然鼓起了勇氣,他們齊聲道:「郡主殿下放心!我們必會努力應戰!」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