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女醫青枝
  4. 第523章 舌戰群醫

第523章 舌戰群醫

作者:

青枝剛打算邁步時,突然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傳來,她迴轉身看了一眼,見是於其書。

於其書老早就醒了,醒來以後就在錢六睡覺的屋裡等著,坐在桌前聽著外面的動靜。

現在他見青枝要自己出門,問:「剛才那人是來叫你去六里長汀的吧?」昨日抄寫了那麼多遍一模一樣的信,他在心裡默默記下了六里長汀這個地名。

青枝道:「對。」

於其書道:「要麼我和你同去?」

青枝道:「不用,我自己去便可。」她擔心他一起去反而壞事。

畢竟他去的話,一定會有人猜到父親的企圖,他也會被理所當然地認為以後會是孔家的女婿和醫術的接班人。

所以,她寧願自己一個人前往。

於其書明白她的顧慮,道:「你自己去需小心一些。」他實在擔心她,畢竟她的外表就是一弱女子而已。

青枝道:「師兄放心。」說著便出了門。

在青枝走後,於其書本來想在這兒等她,但又不放心,便決定喬裝打扮一番前去,他不擔心別的,就擔心青枝被哪個大夫動粗。

畢竟發生這種情況也不是沒可能。

他想到向孔家的小廝去借身衣服,於是看到院子里正在掃地的彭四問:「這位小哥,你有沒有一件衣服可以借我用下。」

彭四看了看他,道:「於大夫是打算喬裝打扮去往何處?」

於其書道:「我想去外面走走。」

彭四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幹嘛,但又明白再問下去他大抵也不會說,於是道:「於大夫要是真想喬裝打扮一番讓別人認不出,最好還是穿身乞丐服,畢竟您也在孔家藥房里呆過,給人看過病,換換衣服和髮型怕是還能被人認得出。」

於其書道:「那不知去哪裡找乞丐服?」

彭四道:「你在這兒等著,我去幫你找。」

江北城有個乞丐受了風寒時會來孔家藥房拿點葯吃,當然,不管是老孔大夫還是小孔大夫,都沒給他要過葯錢。

彭四決定去找那個乞丐要身衣服。

彭四說著便往外走去,於其書便在藥房里等著他回來。

大概兩刻鐘以後,彭四手裡拿著一團東西進了藥房,他將那團東西放在櫃檯上,對於其書道:「這就是他的衣服了,你試試看能穿得下不?他比你矮一點。」

於其書道:「好,我試試。」

說話間他拿著衣服出了藥房,往錢六睡覺的小屋走去。

到了錢六的小屋,他先把衣服放在地上,然後把門關上,把衣服脫下,換上彭四拿來的乞丐服,雖然褲腿那裡略短了一些,但好在衣服寬大,穿得上。

穿好衣服后,他便用手在牆上抹了抹,將牆上的灰塵塗在了臉上,接著把頭髮弄亂,便打開錢六的房門,經藥房後門進了藥房,又從藥房前門出了孔家。

一路上他倒也不怎麼引人注意,大多數路人都是把他當做真正的乞丐來看待的,看到他便皺起眉頭,唯恐他的衣服蹭到他們。

.

話說於其書剛剛上路時,青枝已經走到六里長汀北端的涼亭處了,她沒有看到那些大夫,而是先看到了擠得里三層外三層的人群。不必猜,她也知道那些等著她的大夫被圍在裡面。

圍觀的人里有眼尖的看到她過來,喊了聲:「孔青之來了!」

剛才喧鬧的人群立刻靜寂起來,都齊刷刷地扭頭往她看過來。

她淡定自若地緩緩向前,在她所過之處,人群自動地為她開出一條通道。

她到了涼亭內時,環顧了一眼眾位大夫,嘴角微揚,道:「各位前輩,同行,沒想到今日風這麼大,你們還有心思在這兒切磋醫術,此等不畏嚴寒的求知精神,真是讓晚輩甚是感動。」

方遠冷笑了一聲,道:「孔大夫,我們這麼不畏嚴寒,自然是等著你過來教我們醫術啊。你能不能告訴我們那什麼心肺復甦之術是怎麼做的?要不,我躺在地上,當個工具,你來給其他大夫示範示範?」

青枝道:「本來本大夫是不吝惜自己的醫術的,耐何方大夫一看便是有口臭之人,本大夫不想勉強自己,所以便不教了。」

方遠道:「哼,孔大夫,你休要胡說八道!你想讓我當工具,我還不願意呢!我就問你一句,為何你還敢出現在眾人面前的?當大家都知道你是個女子之時?還是說你臉皮夠厚,認為犯了此等大錯,也無所謂?」

青枝道:「方大夫這話我就不明白了,不知道在下到底犯了什麼錯?能讓方大夫說話的語氣如此咬牙切齒?」

方遠道:「犯了什麼錯你不知道?這還用我說?江北城現在誰人不知道你是個女子,卻冒充男子來行醫?」

青枝冷冷一笑,道:「姑且不論我是不是女子,就算我真是女子,為人醫治病症,又錯在何處?我可有虧待過某個病人?還是說我曾經失過醫德?」

方遠道:「只一點,你冒充男子就錯了。」

青枝道:「古代花木蘭代父行軍,有沒有錯?為何我代父行醫便錯了?」

方遠道:「代父行軍和代父行醫怎麼能一樣?」

青枝道:「怎麼就不能一樣?」

方遠道:「你是有意欺瞞世人。」

青枝道:「花木蘭不也是欺瞞世人?」

方遠道:「可是,你是個女子,怎麼能為男子醫治?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

青枝道:「你是個男子,每年也醫治過許多姑娘,方大夫難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

方遠氣呼呼說道:「那怎麼能一樣?」

青枝道:「有何不同?」

這時錢才插嘴道:「當然不同,你是帶著欺騙為人醫治,方大夫卻是光明磊落為人醫治。」

青枝道:「他剛才說男女授受不親,我便針對此句,他這句便是不對,男大夫可為女子醫治,女大夫因何不能為男子醫治?大隸哪條律例規定女大夫不能為男子治病了?」

方遠道:「我可沒有一出生便被當成女子來養,你欺瞞世人,便是犯了大錯!」

青枝冷冷一笑,道:「不知道這和方大夫有何干係?就算是我自小被當作男子養,也是我家的私事,和旁人沒有半個子兒的關係!」

方遠道:「欺瞞世人還可以說成和世人沒關係?」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