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大唐孽子
  4. 第1555章 算不算拔苗助長?

第1555章 算不算拔苗助長?

作者:

做科研的人,要沉得住氣,忍受得了孤獨。

要不然是不大可能成為一個成功的科學家的。

很顯然,李諺和趙小二都是屬於那種耐得住寂寞的人。

之前研究蒸汽機的時候,好長時間的進展都不是很順利。

但是錢財卻是花掉了不少。

當時他們承受的壓力是非常大的。

現在蒸汽機已經順利的製作出來了,並且成為許多作坊重要的機械設備。

每個月的蒸汽機產銷量基本都是在不斷增長之中,前途一片廣闊。

李諺更是憑藉着蒸汽機的發明,獲得了大唐皇家科技獎。

如今,蒸汽機研究所將短期內的工作重心調整到了蒸汽機發電后,電燈的研究之中。

這段時間,他們研究所嘗試了許許多多的材料。

通電之後的物質,或多或少都出現了發熱、發光的現象。

甚至他們還找到了一些看起來效果比較不錯的物資。

不過,目前的這些發現,顯然還不足以支撐電燈的製作。

「師父,各種各樣的金屬我們都嘗試過了,各種木炭、竹片、羊毛等東西,也都嘗試過了。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似乎不是很樂觀呢。」

趙小二看着眼前一堆的試驗記錄,也有點發愁。

要製作一個成熟的電燈出來,那麼燈絲肯定是通電之後能夠快速的發出光芒。

並且這個燈絲的使用壽命要足夠的長,否則效果就會不好。

「結合現在各種情況來看,化學院新發現的一些物質作為燈絲的話,有着非常不錯的效果。

這個方向可以繼續的研究下去。

除此之外,這個竹絲的效果,似乎也是不錯的。

但是每次通電之後,竹絲很快就發熱發光之後,斷掉了。

我們能不能找到什麼辦法,讓這個燈絲斷掉的速度變慢呢?

如果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話,那麼我們現在嘗試的許多材料,都具備不小的潛力呢。」

李諺基本上也是參與了所有的實驗。

對於各種材料通電之後的表現也有了比較清晰的認識。

很顯然,作為一種燈絲,導電效果很好的銅、鐵之類的物資,肯定是不合適的。

但是一點導電效果也沒有的石頭之類的,顯然也不行。

這個時候,通電之後導電效果不好,但是多少又還具備一點導電性能的材料,如果能夠將電能轉化為光的話,就是非常理想的材料了。

「這些燈絲之所以那麼快就斷掉了,最主要的原因應該就是在發熱的過程中,它們在空氣中發生了化學反應吧?

之前化學院那邊不是有專門研究過各種物資加熱後跟空氣反應的情況嘛。

這些燈絲要達到能夠發光的狀態,本身的溫度肯定是非常高的。

這個時候它們跟的空氣發生的化學反應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

到現在為止,所有製作的比較細的燈絲,只要能夠發光的,基本上都撐不住一分鐘就斷掉了。

如果我們能夠將這些燈絲放置在一個沒有空氣,準確的說,是沒有氧氣的地方,那麼斷掉的速度應該就會大大的下降吧。」

趙小二覺得蒸汽機研究所距離製作出電燈就差一步之遙了。

但是這關鍵的一步,他暫時還沒有找到特別好的辦法去邁過去。

「要讓這些燈絲隔離在沒有氧氣的地方,其中一個辦法就是用一個罩子把它罩住,裏面抽成真空狀態。

我聽說玻璃作坊那邊製作熱水瓶的時候,就使用了專門的抽真空設備,我們應該是可以考慮活用一下的。」

在趙小二的提示下,李諺的思路一下子就發散了很多。

甚至他都想到了是不是也可以讓玻璃作坊專門給他們製作燈罩,然後把燈絲放置在燈罩裏頭,想辦法抽真空之後再進行使用。

不過這個過程當中,顯然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

「這個方向從理論上來說,似乎是沒有問題的。

師父,這兩天我好好的想一想具體的設計方案,然後跟玻璃作坊那邊一起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製作出來。」

趙小二想了一會,覺得使用玻璃來製作燈罩,可能是一個最好的方案了。

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發現其他物質具備密封性的情況下,還能有玻璃那麼好的透光性。

「嗯,這裏面需要考慮的東西確實比較多,我們一起來把這個方案定下來,然後看看玻璃作坊那邊怎麼製作出一批樣品出來。」

……

當長安城的官員們都為改道為省的事情議論紛紛的時候,始作俑者的李寬,卻是再次連續好幾天都沒有上朝。

看完最近一期的《科學雜誌》,李寬對觀獅山書院各個研究所裏面的實驗項目充滿了興趣。

特別是盧照鄰和饒永祥聯合組建的煤油發動機研究所,更是吸引了李寬的興趣。

沒有誰比李寬更加理解發動機的意義。

這絕對是取代蒸汽機最好的東西。

並且跟蒸汽機相比,發動機的好處,準確的說是內燃機的好處,那絕對不是一點兩點。

首先就是同樣輸出功率的情況下,內燃機的體積比蒸汽機要小的很多。

其次就是在能量的轉化效率方面,內燃機顯然要比蒸汽機高很多。

再者就是內燃機通過燃燒煤油也好,汽油也好,亦或是柴油等其他燃料,總體來說是以能量密度比較高的液體燃料為主。

但是蒸汽機卻是一般都是通過燃燒煤炭來加熱水的方式來進一步通過蒸汽驅動機械機構。

這裏面的能量補充來說,也是差異很大的。

對於內燃機,只要有一個不大的油箱,就能支撐它運作很長時間。

但是對於蒸汽機的話,需要燃燒的煤炭數量顯然要多很多。

如果作為固定的機械設備,蒸汽機的這些缺點還不是很明顯。

畢竟大不了就多準備一個倉庫來存放煤炭就是了。

但是一旦要使用到移動的設備上面,這個差距就特別的大,甚至是已經到了無法比較的程度了。

為什麼歷史上蒸汽機車雖然也出現過,但是只是曇花一現就被內燃機車給取代了?

實在是雙方在各方面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對手。

當然了,這並不表示李寬就不重視蒸汽機的發展了。

未來的幾十年內,蒸汽機在船舶、火車和作坊之中的運用還是非常有前途的。

相較於內燃機,蒸汽機的結構會更加的簡單,製作難度也會低很多。

相應的成本,自然也是更低的。

特別是當你的功率需求達到比較大的程度的時候,短期內蒸汽機的優勢還是比較明顯的。

「太子殿下,我們的第一台樣機已經在設計製作之中了。

從原理的論證上面來說,我們覺得煤油發動機是完全具備可行性的。

您看這幾個展板,這就是我們初步設計的煤油發動機的主要結構圖。」

在煤油發動機研究所裏頭,饒永祥跟盧照鄰在那裏親自給李寬介紹研究所裏頭的研究成果和進展。

「這個使用煤油作為發動機的染料,你們是怎麼考慮的呢?」

李寬一邊看着展板上的內容,一邊問著問題。

煤油發動機是什麼鬼,他在後世幾乎都很少聽說。

雖然也有航空發動機使用煤油的說法,但是至少在普通百姓接觸的動力設備之中,還真沒有使用煤油的。

各個加油站裏頭加的都是汽油或者柴油,從每見到過哪個加油站有加煤油的。

所以哪怕是李寬對發動機的結構沒有做深入研究,也知道煤油肯定不是最佳的染料。

「煤油燈現在是許多人家中都有在使用的燃料。

我們覺得如果能夠把煤油的燃燒放在汽缸裏頭的話,那麼這個發動機的運轉就可以順利的展開。」

饒永祥小心翼翼的在一旁解釋著。

很顯然,他已經感受到李寬的話裏面,對煤油發動機的質疑了。

作為大唐科技圈的權威人物,李寬對於新事物是最有發言權的。

從過去的這些年的情況來看,李寬認可的東西,基本上都成功了。

相反的,基本上都失敗了。

如果煤油發動機得不到認可的話,顯然是前途堪憂的。

「煤油燈確實是百姓們非常好的照明工具,但是火油的冶鍊過程之中,產生的物資不僅有煤油吧?

你有沒有使用其他的產物作為燃料呢?

從你的這個發動機的結構來分析,燃料在蒸汽機裏頭的燃燒環境是非常惡劣的。

在這種環境下面,一定要使用比較容易點燃的燃料才能讓發動機順利的運轉起來。

而煤油燈之所以能夠取代汽油燈或者火油燈等其他東西,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的燃燒非常的穩定。

換句話說,它沒有那麼高的易燃易爆性能,相對來說也沒有那麼容易點燃。

只有使用明火的狀態下,煤油燈的燈芯才能比較順利的點着。

這種情況下,使用煤油作為燃料,估計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當然了,到底哪種材料好,你們到時候可以多試一試。」

李寬倒也沒有直接說使用汽油是最好的選擇。

反正不管是使用哪種材料,工作的原理是差不多的。

研究所裏頭多試一試就是了。

「太子殿下說的很有道理,我們回頭一定把火油加工過程中的各種物資都試一試。」

饒永祥聽了李寬的話之後,只是稍微思索了一下,就覺得很有道理。

「然後這個凸輪軸的設計,其實是很重要的。汽缸上面進氣閥門和排氣閥門的關閉,都是依靠這個凸輪軸的旋轉來達成的。

然後這個噴油嘴的噴油時間,也需要跟凸輪軸的旋轉結合起來。

要不然到時候發動機運轉的時候,噴油時間與進排氣門關閉時間不吻合的話,是沒有辦法正常運轉的。」

雖然盧照鄰之前跟李寬請教過發動機的大體結構,李寬也跟盧照鄰說明過一次。

但是一次交流就能把發動機給完整的設計製作出來,顯然是不現實的。

李寬現在看着饒永祥和盧照鄰在展板上繪製的相關信息,雖然整體結構上跟自己說的已經比較相似,但是在細節上卻是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的。

有些東西看上去可能不重要,首次設計的時候只是很隨意的繪製了一個形狀,但是真正運轉的時候就會發現發動機的零件都是很有講究的。

你隨意設置一些參數,結果就是發動機沒有辦法正常運轉。

或者說運轉的效率非常的底下。

「師父,這方面的計算,我們現在是正在聯合算學院和格物學院的一些學員和教諭,利用木製的模型先進行模擬。

然後找到最適合的參數,最終製作正式的樣件進行測試。

不過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有一個問題應該是比較麻煩的,那就是這些零件的加工精度問題。

各個零件之間的配合是非常緊密的,一旦有零件的尺寸太大或者太小,都會導致安裝出現問題。」

雖然現在還處在很早期的階段,但是盧照鄰他們顯然已經發現了一些問題。

「零件的精度問題,除了提高加工設備的精度之外,就只能是多推進加工工序的標準化了。

以後要大規模的量產,各個零件之間要儘可能的保持一致性。

現在的情況來看,加工這些零件,最好就是儘可能的使用蒸汽機設備,然後設定好參數,讓同一個匠人加工同一個工序。

通過流水線生產的方式來完成零件的加工和製作,最大程度的保持零件的一致性。

並且提高零件的精度。

剩下的就只能是多安排質檢人員,只使用符合尺寸要求的零件來安裝發動機。

不符合條件的進行重新加工之後再使用。」

零件精度這個問題,絕對是一個永恆的話題。

哪怕是到了後世,很多零件的加工,仍然面臨各種各樣的問題。

當然了,這也跟要求的條件有關係。

而放在貞觀二十二年來考慮這個問題,那就更加麻煩了。

當然了,現在的要求也比較低。

只要能夠順利的安裝,順利的讓發動機運轉起來,就算是成功了。

至於以後的事情,等以後再一步一步解決。

首先要解決有沒有的問題。

「嗯,我們明天去蒸汽機研究所跟李諺和趙小二好好的溝通一下,看看能不能針對我們發動機零件準備開發一些蒸汽機設備。

特別是缸體和缸蓋這些東西,都涉及一些機械加工。

如果單純的依靠人工來進行的話,效率應該是非常低的。」

盧照鄰在觀獅山書院的人脈顯然是非常廣的。

不管是李諺還是趙小二,跟他的交情都非常不錯。

「太子殿下,其實我們還有一個問題是想到了,但是沒有找到好的解決辦法的。」

饒永祥看到李寬今天很樂意給大家解答疑問,自然要趕緊抓住機會,把困擾自己的一些問題趕緊提出來。

「有什麼問題,都提出來,大家一起討論一下,爭取今年內儘快的拿出一款有實用性的樣品出來。」

李寬今天既然選擇了來到煤油發動機研究所,自然是要好好的跟盧照鄰和饒永祥交流一番。

未來跟發動機相關的研究,將會是觀獅山書院非常重要的一項工作。

在上面的很多零件,都是有單獨的研究意義的。

不管是剛剛提到的凸輪軸這些東西,還是其他的各個零件。

「我們的發動機要能夠順利的運轉起來,在合適的時間點燃缸內的混合氣體就顯得非常重要。

按照我們現在的設想,我們會涉及一個點火線圈來完成這個任務。

但是這個點火線圈要深入到汽缸裏面,尺寸必然是非常小才行的。

但是尺寸小的情況下,怎麼讓點火線圈的頭部產生火花,使用什麼材料來產生火花,目前我們還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方法。」

饒永祥說完自己的擔心,就滿懷期待的看着李寬。

如果在李寬這裏也得不到解決的答案的話,那麼他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搞定這個問題了。

「點火線圈這個東西,你肯定不能按照最開始發現電的時候的那種發電機的結構來設計的。

因為在缸體上面不可能有足夠的空間來滿足你一邊發電一邊點火。

這個時候,我們可以把發電機安裝在其他的地方,通過電線來與點火線圈進行連接。

當然了,發電機跟點火線圈連接在一起之後,什麼時候給點火線圈通電,讓他能夠進行點火,那就需要在中間增加一個電路控制開關。」

李寬儘可能的藉著自己後世了解的一些信息,給饒永祥和盧照鄰進行說明。

「電路控制開關?這是什麼樣的零件?」

饒永祥顯然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東西。

「簡單的理解,就是當我們需要讓點火線圈通電的時候,這個電路控制開關就會接通。

發電機中的電量就會傳遞到點火線圈,實現對火花塞進行點火。

這個開關需要結合凸輪軸的結構進行聯動的設計和控制。

將來你們也可以考慮是不是有一些特殊的小零件,能夠專門用來控制電路的開閉,或者是控制水路、油路的開閉。

至於原理,可以好好的利用電磁感應現象,也可以結合彈簧的機械機構來進行。」

李寬也沒有辦法說出太過具體的一些東西出來,他畢竟也不是一個發動機專家。

不過,能夠提出這些思路出來,對於盧照鄰和饒永祥來說,已經非常難得了。

這至少讓他們有了努力的方向,不至於在那裏瞎折騰。

所謂的選擇比努力更重要,在研究零件的時候,其實也是適用的。

如果你的技術方向有問題,那怎麼折騰都估計不會有成果。

但是方向對了的話,順風順水的出成果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師父,回頭我們會找個合作方專門研究這些零件,到時候我們把相應的需求提出來,如果誰能夠製作出符合我們需求的各種零件。

那麼我們就可以承諾今後發動機量產之後的零件訂單就交給他們來製作。

按照我們研究所對發動機應用前景的推測,到時候這個訂單的數量絕對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盧照鄰自然不是傻傻的什麼零件都自己去搞定。

長安城各種各樣的作坊非常多,有意進入到發動機零件加工中的作坊也不少。

到時候觀獅山書院煤油發動機研究所哪怕是設計出了可以批量生產的發動機,肯定也是要從外面採辦一些零件的。

什麼東西都自己生產,這不是最經濟的一種做法。

之前的平治四輪馬車和永久自行車作坊,都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嗯,你這個思路很好。可以把各種零件的技術要求註明出來,然後把一些主要的尺寸要求提出來。

看看長安城中,那些作坊能夠製作出滿足要求的零件出來。

通過這些方法,慢慢的帶動一個發動機相關的產業鏈出來。

將來你們量產生產發動機之後,才能快速的實現大規模的擴產。」

李寬就沒有見過哪家的發動機是所有零件都自己生產的。

所謂術業有專攻,有些作坊就專門生產一兩種零件,他們在這個領域的專業性,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

「太子殿下,如果我們這樣子做的話,很多作坊立馬就知道我們的發動機的信息了。

到時候他們直接拿着這些信息去生產屬於他們自己的發動機,搶在我們之前進行發佈的話,豈不是虧大了?」

饒永祥提出了一個非常實際的問題。

觀獅山書院煤油發動機研究所的圖紙信息一旦流傳出去,很難避免不會到了一些競爭對手的手中。

到時候人家直接抄襲你的話,指不定比你更早的推出產品呢。

這樣的情況,顯然不是饒永祥希望看到的。

「發動機的結構是不可能保密的。

哪怕是你現在偷偷的生產出了樣機,到時候你批量生產之後,總是要售賣的吧?

競爭對手只要購買一些發動機回去進行拆解,一一模仿進行零件的生產製作,不就可以搞清楚我們的發動機結構了嗎?

這個時候,大家都能生產發動機了。

但是不同的作坊生產出來的發動機肯定是不同的。

同樣一個零件,我們的精度要求,對方是比較難通過拆解來搞清楚的。

我們的組裝順序,他們也不見得能夠完全模仿。

再加上我們可以掌握一些獨特的核心零件,讓對方沒有辦法模仿。

最終其他人模仿給我們帶來的壓力,應該不會很大的。」

李寬顯然是比較樂觀的,他也只能樂觀一些。

要不然的話,整個大唐的官員看到李寬發愁,估計都要睡不好覺了。

畢竟位置到了一定程度之後,很多事情就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

「師父說的沒錯,別人哪怕是拆解了我們的發動機,照着外形去生產的話,很多細節還是沒有辦法注意到的。

我們跟各個作坊合作的時候,肯定會簽訂保密協議。

只要對方拿不到我們所有零件的圖紙,就製作不出跟我們一樣好的發動機出來。

再加上缸體缸蓋這些比較大,比較關鍵的零件我們可以留着自己來生產製作。

到時候別人哪怕是想要從別的地方購買,很可能都買不到這樣的零件呢。」

盧照鄰在旁邊也補充了一下自己的觀點。

作為觀獅山書院旗下的研究所,背後又有李寬撐腰。

他其實不是很擔心別人模仿抄襲自己的情況發生。

到時候他肯定也會找大唐皇家專利署申請許多專利,其他人哪怕是模仿了,也很難避免不侵犯自己的專利。

如果人家模仿出來之後,沒有搞出什麼大動靜出來,那麼盧照鄰就可以不理會。

但是如果有人跟風之後,給自己的發動機帶來了威脅了,到時候他自然有辦法搞對方。

這一點,盧照鄰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沒辦法,不管是作為范陽盧氏的子弟,還是作為當朝太子的弟子,他都有這方面的自信。

「這些東西留在以後慢慢的考慮吧。

現在先把發動機生產製作中的問題都給解決了再說。」

連發動機的設計圖都還沒有定型,現在就去考慮抄襲模仿的擔憂,李寬覺得為時尚早。

「確實如此,師父,我正好還有另外一個疑問。

就是我們的這個發動機,到時候汽缸內的活塞在不斷的運動的時候,面臨的工作情況肯定是非常惡劣的。

一方面,我們要確保活塞不容易產生磨損,要不然不用多長時間,活塞的精度就不滿足要求了。

另外一方面,我們還要確保活塞的四周不能出現漏油和漏氣的現象。

要不然這個發動機的效率肯定是非常低下的,並且是非常危險的。

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怎麼讓活塞能夠正常的運動,並且保持耐磨性的情況下,還能保證不漏油和不漏氣呢?」

盧照鄰問的問題越來越具體,但是卻也是沒有辦法迴避的。

很顯然,目前這套發動機系統之中,以汽缸內的燃料燃燒而產生的曲柄連桿運動機構,應該算是最核心的機構了。

只有這套機構能夠順利的運轉起來,這個發動機才能正常的工作。

否者,不管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最終都會前功盡棄的。

「這個問題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

活塞的四周肯定是需要經過一些特殊的耐磨處理,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特殊的表面處理工藝,讓活塞表面耐磨性得到提高。

除此之外,在活塞的中間必須要有活塞環。

通過幾個活塞環的安裝,來達到氣密性的問題和防止漏油的目的。

像是活塞這樣的東西,算是發動機之中比較關鍵的零件了。

如果你們研究所下屬的作坊將來想要自己生產發動機的話。

那麼除了剛才提到的缸體缸蓋之外,活塞也是可以考慮自己製作的。

甚至凸輪軸和曲軸也可以考慮。

當然了,如果能夠找到比較好的合作夥伴,這些也不是絕對的。」

李寬不予餘力的將自己知道的那點知識掏出來給饒永祥和盧照鄰進行說明。

經過這樣的一番具體溝通之後,要生產出一台比較靠譜的樣機,才會變得有點可能。

否者的話,這個研究進度還不知道要什麼才能達到可以研發出發動機的狀態呢。

「凸輪軸和曲軸,我們已經跟金太打鐵作坊合作研究了。

他們在這方面可能比我們更加專業,並且也引進了非常先進的蒸汽機加工設備。

至於活塞這個東西,暫時倒是沒有找到合作的機構,後面我們把具體的設計參數和尺寸給出來之後,看看有沒有哪個作坊跟我們合作。」

盧照鄰之前的方案之中,顯然並沒有打算讓煤油發動機研究所下屬的作坊投入太多的人力物力到零件加工之中當中。

頂多就是到時候他們投資一部分的作坊,讓這些有他們股份的作坊去生產一些非常關鍵的零部件。

這個做法,在後世也是非常通用的。

就像是豐田汽車,他們的車子上很多的核心零件都是愛信、電裝、豐田合成、豐田紡織等跟豐田汽車有着千絲萬縷的股份關係的供應商製作的。

本田自然也不例外。

不管是發動機上的凸輪軸、曲軸,還是一些發動機控制系統、車體核心骨骼件之類的,都有本田控股的零部件企業的影子在裏頭。

至於比亞迪和長城,那就是更多的零件都是自己製作的。

「你們已經在找人合作的了的話,那麼先按照這個模式合作下去也沒有問題。

總是現在的方向就是先把東西給製作出來,先讓大家看到發動機的順利運轉,這樣才能吸引更多的作坊投入到發動機相關零件的生產製作當中。」

如果說以前李寬把大唐工業化的寶壓在了蒸汽機和平治四輪馬車上面的話,那麼現在他覺得可以把一部分的賭注壓在發動機上了。

要知道,一旦發動機順利的研究出來,哪怕是質量和性能遠遠比不上後世。

那麼它的前途也是非常廣闊的。

各個道路上行走的四輪馬車,很快就可以被汽車給替代。

發展汽車工業,對大唐整個工業的拉動作用,是非常巨大的。

想一想後世美國在二十世紀初期的時候,福特汽車搞出了T型車,一下就把汽車的產量給拉升了起來。

這麼一來,相關的零部件企業立馬就跟着發展壯大。

與此同時,其他的汽車公司也對生產汽車充滿了信心,會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到這個行業之中。

最終出現萬花齊放的繁榮景象。

讓大唐在自己的手中達到後世二十一世紀初期,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的工業化水平,李寬還是有點信心的。

畢竟,自己至少還有幾十年的時間可以等待呢。

要是命夠硬的話,再活個六七十年也不奇怪。

畢竟,在後世,九十歲的老人,並不是什麼稀罕物。

「太子殿下您說的非常有道理。

為了儘快的讓我們的樣機能夠順利的製作出來。

如今我們已經跟金太打鐵作坊、金太鏈條作坊、長安精工、水均製作所、米其林橡膠作坊等許多作坊進行了合作。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下個月我們就會製作出第一輛樣品發動機出來。」

饒永祥在旁邊把煤油發動機研究所的情況進行簡單的說明。

雖然現在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但是只是簡單的生產第一台發動機的話,他還是有點信心的。

當然了,這台發動機生產出來之後,能不能順利的點火,這就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按照饒永祥和盧照鄰心中的推測,第一次的樣機,估計哪怕是能夠點火成功,也不見得能夠順利的運轉起來。

到時候需要解決的問題肯定是非常多的。

這個年代又不存在電腦輔助設計的說法,很多問題都需要安裝上去試運行之後才能發現。

甚至一些零件的配合干涉問題,如果不真的組裝一下,很可能都發現不了。

「發動機的製作難度雖然比較高,但是將來的運用前景絕對是非常廣闊的。

在這個研究的過程當中,肯定也會碰到許多各種各樣的問題。

你們也不用因為碰到了一些問題而灰心或者氣餒。

至於參與到發動機研發的人員,我覺得你們需要大膽的擴大。

就現在幾十號人,肯定是不夠的。

按照我的理解,這個發動機研究所如果要成為一家大作坊背後的依靠的話,至少是需要幾百號研究人員的。

只有這樣,你們才能有足夠的時間對每個零件的情況進行確認。」

雖然觀獅山書院煤油發動機的各種配置在長安城裏頭算是比較頂級的了。

但是在李寬眼中,卻是連後世的小作坊都比不上。

要不是饒永祥和盧照鄰這些人都是天才級的人物,他還真是對發動機的順利研發沒有太大的信心。

「這個我們已經在努力了。

一方面,我們會從學院裏頭招募一批教諭和學員進入到研究所。

另外一方面,我們也會從各個作坊之中挖一些過來,跟着我們一起去設計發動機零件。

當然了,考慮到要同時管理那麼多的人員,其中的難度也比較大。

我們自然也會將一部分的零件設計工作委託給各個作坊,由我們雙方共同確認來進行開發。」

饒永祥自然是希望這個研究所的規模越來越大的。

隱約之中,他已經感受到這個研究所將來在觀獅山書院裏頭的地位,應該不會比蒸汽機研究所差到哪裏去。

甚至將來觀獅山書院最耀眼的兩個研究所,可能就是蒸汽機研究所和發動機研究所了。

這些東西,都是足以改變時代的存在呢。

「發動機也好,蒸汽機也好,這些都是系統性的東西,不可能指望一個作坊全部自己生產所有的零件。

既然你們已經有了相應的規劃,那就儘快的實施下去吧。

只有拿出了大家都看得見的成果出來,大家心中才有譜。」

李寬覺得今天已經把主要的問題點給說了,甚至的有些東西他們自己就可以不斷的研究解決,那就沒有必要繼續糾結下去了。

等到以後樣機生產出來的時候,自己再幫忙確認一下相關的問題,基本上就足夠了。

畢竟,他如今已經是大唐的監國太子。

再怎麼偷懶,很多事情也都是沒有辦法逃脫的。

「師父,我聽說勞牛運輸隊旗下的蒸汽機車作坊生產的產品,每個月的銷量其實還不錯,他們如今也在研究發動機。

你說我們要不要乾脆跟他們一起合作,大家儘快把成熟的產品搞出來。

然後以後再各憑本事,對發動機進行改善?」

盧照鄰從李寬的話裏面感受到他對發動機的重視。

所以想着是不是乾脆先把東西搞出來再說。

「他們的蒸汽機車製作的確實還算不錯。

雖然每個月的銷量跟馬車沒有辦法比較,但是也已經是一個非常大的突破了。

如果你們覺得跟他們合作可以更好的讓發動機研究出來,那麼合作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說不定到時候他們的勞牛運輸隊還是將來汽車的主要使用者呢。」

對於李寬來說,很多東西沒有必要全部局限於自己的勢力範圍。

如果有其他的作坊願意合作,大家完全可以搞起來。

反正將來李寬登基為帝,整個大唐的事情都需要他去考慮。

看問題的角度和處事的格局,自然也要有一定的變化才行。

「發動機研究出來之後,要讓大家看到他的好處,最關鍵的就是要讓大家看到發動機的運用場景。

從這個角度來說,跟勞牛運輸隊旗下的蒸汽機車作坊合作,可以直接生產製作安裝了發動機的樣車,這個意義確實也是不凡。

太子殿下,我們明天就會找時間去跟勞漢三和荊木溝通一下,看看大家能不能達成一致意見。

先把發動機給研究出來,並且製作出第一台安裝了發動機的車輛。」

饒永祥已經是大唐皇家科技獎的獲得者,如今也不差錢。

所以對於跟勞漢三他們合作,他並不是很抗拒。

「嗯,大唐如今的水泥道路已經越來越多了。

這為將來的馬車或者汽車市場的擴大,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希望下一次過來的時候,你們已經有可以動起來的汽車了。」

李寬的時間還是非常寶貴的。

在煤油發動機研究所待了一上午,就算是非常難得了。

所以跟盧照鄰和饒永祥交流的差不多之後,他就回宮了。

留下饒永祥和盧照鄰幹勁十足的在那裏繼續忙碌。

原本存在的不少問題,在跟李寬溝通之後都有了方向,他們的研發進度自然變得加快了不少。

至於這算不算拔苗助長,李寬就管不了那麼多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