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不讓江山
  4.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出手時機到了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出手時機到了

作者:

夏侯琢笑著說道:「你的酒是天下第一好酒,他的酒也是天下第一好酒,你倆又誰都不服誰,所以你倆換換,你現在喝他的酒,他喝你的酒。」

他這話一說完,冬潛淵是楞了一下,迦樓國的副使薩瑪也愣住了。

然後他倆又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來些不對勁。

夏侯琢見他倆這個樣子,起身走到那倆人中間,伸手把兩個人的酒杯換了過來。

然後做了個請的手勢:「來吧,互相品嘗,酒好不好,哪有自己一股勁兒吹噓的,還是要讓人別人嘗過了才知真的好壞。」

薩瑪看著手裡的酒杯,一時之間有些發獃,像是不知道怎麼做了。

這時候沐言沐笛輕輕嘆了口氣,伸手把薩瑪手裡的酒杯拿了過來:「我來吧。」

夏侯琢看向沐言沐笛:「怎麼,你想搶這小月獅國的好酒喝?」

沐言沐笛笑了笑道:「回大將軍,我是迦樓國的主使,這迦樓國的酒好還是小月獅國的酒好,還得是主使之間來做判斷,既然冬潛淵端了這杯酒,那我也必須端這杯酒。」

在他的笑容之中,夏侯琢看出來幾分已對這人間毫無留戀的釋然。

或許他想著,就這樣被一杯毒酒送走了,也是不錯的選擇吧。

他是迦樓國的功臣,是迦樓國的英雄,沒有他,迦樓國就不會成為西域霸主。

可正因為如此,他的親哥哥,迦樓國的國王勒野庫辛不能容他。

「看來你們都對自己的酒很有自信。」

李叱起身:「那要不要朕來替你們喝,朕來替你們品嘗一下,這酒到底誰家的好?」

李叱的話一說完,冬潛淵的表情顯然變了變,眼神里都有了些許光彩,只是這光彩一閃即逝。

然而即便如此,還是被他對面的沐言沐笛看了出來,在這一瞬間,沐言沐笛判斷冬潛淵的酒有問題。

沐言沐笛在李叱說完這句話后,雖看出冬潛淵有些不對勁。

可他卻忽然將酒杯舉起來,往自己嘴裡一倒,咕嘟咕嘟的把這酒都灌了進去。

喝完之後,沐言沐笛把酒碗放在桌子上,抬起手擦了擦嘴角:「倒也不錯。」

冬潛淵見他如此,他手裡的酒是沒辦法再給別人喝了。

於是他端起酒杯也咕嘟咕嘟的灌了進去。

這一下,坐在稍微遠一些地方的滿來亞曼像不自然起來,臉色明顯也變了變,眼神中意味複雜。

冬潛淵敢喝,是因為滿來亞曼告訴他,他們的酒里有問題,迦樓國的酒里是沒有問題的。

一切都已在掌握,絕對不會出問題,因為迦樓國的使團內,有滿來亞曼安排的內應。

到時候,他會想辦法讓兩個人換酒喝,如此一來,就能毒死沐言沐笛。

他還告訴冬潛淵說,那酒里的毒是慢性毒藥,如果沐言沐笛喝下去,或者是寧帝喝下去,都不會當場有事,所以讓他放心。

誰都知道,冬潛淵這個傻親王,一是對他哥哥的話言聽計從,一是對滿來亞曼的話從不懷疑。

所以冬潛淵接過來迦樓國的酒,才會那麼直截了當的一飲而盡。

滿來亞曼奉旨殺了冬潛淵,哪怕冬潛淵是一個腦子壞了的人,小月獅國的國王保隆樺依然不容他。

那本就是一個從來也不把親情當回事的皇帝,冬潛淵腦子怎麼變傻的,難道還需要

去懷疑?

老國王最喜歡的三王子,自幼聰慧,十來歲的時候就能與當朝大臣對辯,且穩佔上風。

老國王問他如何處置國事,所問之事,三王子的想法,比保隆樺還要好許多。

所以老國王在臨死之前是多麼的後悔,當初就不該露出來他想立三王子為繼承者的態度。

正因為這態度,他的長子保隆樺才會生出殺心,也不是......殺心必然早有,只是因為他這態度,讓保隆樺不再藏著這殺心了。

二王子冬潛淵和他一起出去玩的時候,被滾落的石頭砸了腦袋,沒砸死,但是傻了。

三王子和四王子一同出去游湖,也是他慫恿的,他說湖中有五彩斑斕的魚,誰抓了獻給父王,父王一定大為開心。

於是那兩個孩子便上船去找魚,說是不慎落水,可那怎麼可能是不慎。

在場有上百名護衛,那艘船四周有五六條船在周圍保護,這些護衛,哪個是酒囊飯袋?

結果兩個王子落水之後,這上百名護衛,竟是一個都沒能救上來。

保隆樺的陰狠,由此就可見一斑。

但他更陰狠的地方在於,老國王在打算查這件事之前,保隆樺就帶著他的隊伍,把所有的護衛都殺了。

哪怕他的弟弟冬潛淵是個傻子,依然是他的心頭大患。

所以這次本該是滿來亞曼做主使,保隆樺卻力排眾議,讓他親弟弟冬潛淵做了這個主使。

當時小月獅國內多少人不理解,讓一個傻子做主使去大寧覲見大寧皇帝,這不是開玩笑嗎。

然後國王如此下旨,誰又能反對?

這次讓冬潛淵來,保隆樺給滿來亞曼下的死命令就是,若冬潛淵沒有被藉機除掉,那國師你也不必回來了。

此時,滿來亞曼眼見著保隆樺把那碗酒喝了下去,他心裡不由自主的有些恐慌起來。

就算他經歷過大起大落,經歷過那麼多兇險,可如今要殺的是一位親王啊。

這個計劃的關鍵就在於,到底會不會換酒喝。

小月獅國的那酒里是真的沒有毒藥,如果夏侯琢不讓他們換酒的話,滿來亞曼也會讓他們換。

迦樓國的酒里有毒,他們的酒里沒毒,只要換酒喝,冬潛淵喝了以後就毒發身亡。

這就說明了迦樓國是要毒殺大寧皇帝的,迦樓國的使團,必會遭受滅頂之災。

可若是不能把酒換過來的話,滿來亞曼就沒辦法藉助迦樓國人之手毒殺冬潛淵了。

但這對於迦樓國要毒殺大寧皇帝陛下,卻沒有多少影響。

因為就算是沒有換酒,冬潛淵喝了自己的酒什麼事都沒有,沐言沐笛喝了自己的酒卻毒死了......

所以當夏侯琢說讓冬潛淵和沐言沐笛換酒的時候,滿來亞曼心裡都激動起來。

沐言沐笛喝了小月獅國的酒,他以為自己會死,結果什麼事都沒有。

等了片刻后,沒有任何反應。

他那般決然的喝下去小月獅國的酒,就是因為他之前判斷,這酒里有問題。

沐言沐笛都有些茫然,他心說小月獅國的人如此老實嗎?

據他推測,若黑武人在西域諸國的使團中,必然是在小月獅國的使團內。

所以小月獅國的人向大寧皇帝陛下獻酒,酒里一定會有問題。

就在他稍稍有些詫異的時候,站在他對面的冬潛淵忽然間臉色變了變,然後捂著肚子就蹲了下去。

「好疼啊!」

冬潛淵喊了一聲,然後就撐不住倒在地上,不停的打滾,沒多久,嘴裡就有黑色的血液往外溢出來。

看到這個場面,大內侍衛統領葉小千第一個沖了過來:「你們好大的膽子!」

他向前疾沖的同時,已經抽劍在手,指向臉色大變的沐言沐笛。

「迦樓國的人試圖行刺,把所有人拿下!」

夏侯琢立刻喊了一聲。

可就在這時候,黑武人甘洛知道機會來了。

那個大內侍衛統領離開了寧帝身邊,而他此時就在距離李叱不到半丈的距離。

以他的實力,這半丈的距離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真正的高手面前,半丈,不過三分之一息。

他忽然將懷裡抱著的酒罈砸向夏侯琢,因為他很清楚,能成為禁軍大將軍的人,必然實力超群。

這一砸,是為了阻止夏侯琢救李叱。

酒罈砸出去之後,甘洛從自己腰帶里抽出來一柄軟劍,腳下發力,朝著李叱的咽喉刺了過去。

距離實在是太近了,他這樣一名擁有大劍師實力的強者,在這個距離突然出手,就算是神仙大概也要嚇一跳。

李叱沒有被嚇一跳,因為李叱根本就沒有看他,而是看著別處。

眼看著甘洛動手,在人群中有不少人,也將暗藏的兵器抽了出來。

他們帶著的都是軟兵器,便於藏起來,此時動手,全都朝著李叱所在疾沖。

李叱站在那像是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一樣,居然沒有躲閃。

可你若是能在此時看看李叱的眼神,就知道他為何沒有躲閃了。

距離他最近的甘洛已經出手,下一息那軟劍就能刺在他的咽喉上。

可他的眼睛居然沒有看著甘洛,而是看向那三個彩發女子,一個紅的一個棕的一個黃的。

若有人看到這一幕,大概會很難理解,大寧皇帝陛下這是怎麼了。

若了解李叱的人就會感慨一聲,陛下這賭的可是九兩銀子呢,對於陛下來說,那可是豪賭!

都是豪賭了,不看著點行嗎,非但要看,還要仔仔細細的看。

所以李叱不看黑武人甘洛,這也就能理解了,純粹是因為那九兩銀子。

甘洛又怎麼會浪費如此良機?

一位大劍師出手,只要動,便如雷霆。

這一劍他志在必得,劍上灑出三點寒芒,一為過去,一為現在,一為未來。

一劍出,便是永滅。

啪的一聲輕響。

就在甘洛的劍距離李叱不到一寸的時候,他背後的衣服忽然被人一把抓住了。

緊跟著一股巨力出現,竟是將他硬生生的拉了回來。

粗粗一看是被人抓著衣服了,唯有高手才能在這一瞬間看出來,那隻手並非抓著他的衣服。

而是手指已經扣住了甘洛的脊椎骨,五指死死捏住,猶如鐵鉗。

......

......

【第一件事,推薦好友新書,瀟銘大大的新書醫品龍王,請大家收藏支持。】

【第二件事,還是求年終盤點的票,請大家投給最佳作者那個選項,謝謝,咱們過年群里發大紅包。】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