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南明第一狠人
  4.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兵至夷陵(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兵至夷陵(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

作者:

「嘿嘿,這時候俺老郝就要說句公道話了。咱小老虎無論從哪個方面,都不比他李定國差。」

郝搖旗上前拍了拍李來亨的肩膀,勉勵道:「小老虎,你可得加把勁啊!」

李來亨被郝搖旗拍的直咧嘴,勉強擠出一抹笑容道:「我這邊好說,倒是郝叔叔你那裡,若是佯攻鄖陽府,會不會覺得有些委屈?」

郝搖旗搖了搖頭道:「再怎麼說這也是陛下的安排嘛,這點道理我還是懂的。鄖陽這一代我最熟悉,陛下讓我去佯攻也在情理之中。不過你們可得加把勁,一口氣拿下荊州,別叫我老郝白費力氣。」

袁宗第捋著鬍鬚笑道:「要說陛下這出聲東擊西也是絕了,就憑荊州府中的這個把萬虜賊,想要阻擋我大軍兵峰是不可能的。」

「那也是老哥哥你戲演得好啊,近些時日一直命士兵在荊州府出沒,到現在恐怕荊州知府還以為我們只是想小打小鬧一番呢。」

劉體純湊近道:「不管怎樣,這次對我們這些老弟兄來說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定要抓住。能否翻身就看此一戰了!老郝啊,明日你我就別過了,等我們拿下了荊州,咱們再聚!」

見賀珍一直默不作聲,劉體純走近安慰道:「咋了老弟,還覺得陛下不給你機會?咱說句公道話啊,從你反正以來陛下可沒有虧待過你。」

賀珍作為一名大順軍將領,曾經駐守在漢中這一要衝之地。但其後來投降滿清,被一眾好友鄙夷。好在他最終大徹大悟,又舉起反清的旗幟,最終和劉體純、袁宗第等人成為夔東十三家之一。

「二虎啊,我可沒抱怨過。我就是覺得這次進攻湖廣怪怪的。你說若是打下荊州甚至襄陽,我們不得分兵去駐守啊?湖廣這麼大,如果我們打下一府就分出幾千一萬人,還沒打到武昌怕是就沒剩多少人了吧?」

劉體純還以為他擔心什麼,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好你個老賀,這也是你需要擔心的嗎?陛下既然定下了東征的路線,自然有他的考慮。我們只需要遵旨打仗就是了。再說,誰說每打下一府就要派重兵把守的?東虜的主力都盤踞在武昌府一線,外圍的兵力極為羸弱,有啥可忌憚的。我覺得打下來后一座省城留個三千人足矣。」

「咳咳,諸位叔叔,我也來說兩句吧。」

李來亨適時的打斷道:「攻打荊州也好,攻打襄陽也罷。我們都要絕對的服從陛下的調撥。至於什麼跟晉王一系一爭高下的想法心裏面知道就行,千萬不要表露出來。如今大明有這個形勢殊為不易,千萬不要讓陛下認為我們淺薄。在大是大非上我們還是得認得清楚一些,當下沒有比抗清更重要的事情了。」

眾人都覺得李來亨說的在理,紛紛表示贊同。

「明日一早大軍便各分東西,郝叔叔去打鄖陽府,賀叔叔去打襄陽。你們一定得儘力牽制住清軍,即便攻不下城池也不要緊,但一定不能讓虜寇起疑心。」

「放心好了小老虎,我老郝辦事穩穩的。」

「陛下交辦給我的,我一定竭力辦到。」

賀珍也拍著胸脯作保道。

...

...

翌日明軍水師主力沿江而下,行知西陵峽處朱由榔忽生感慨。

這是三峽的最後一處,過了西陵峽便是夷陵了。

西陵峽也算是明軍與清軍的勢力範圍劃分點。

在西陵峽以西是夔東十三家控制範圍,在西陵峽以東則是清軍的地盤。

之前在文安之的領導下,夔東諸鎮曾經幾次對夷陵發動攻勢,但都無功而返。

倒不是說夔東諸鎮不肯賣力,而是夷陵的地理位置決定了其易守難攻。

這一段的江面極為狹窄,清軍一旦用鐵索配合沉船封鎖江面,明軍將難以行進。

走陸路倒是可以,但如此一來水師戰船所運送的攻城器械將無法使用。

沒有攻城器械的情況下要想打下夷陵這座堅城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荊州府而言,清軍的絕對重心肯定是放在江陵城上的。

夷陵只是第二重鎮。

但因為夷陵是如今清軍實際控制範圍的最西端,其兵力配比絕不可能少。

從攻打湖廣的那一刻起,朱由榔便清楚夷陵這塊硬骨頭是一定要啃得。

鄖陽府包括漢水流域的襄陽府都可以先不管,但夷陵必須拿下。

唯有拿下夷陵,大軍才能繼續沿長江而下攻克江陵,威脅到湖廣的腹地。

朱由榔之前用計迷惑湖廣總督胡全才就是希望他發現的晚一些,等到胡全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時明軍已經拿下了夷陵。

唯有這樣,下一步的計劃才好推進。

湖廣水系縱橫,各府彼此之間的聯繫很緊密。

所以即便明軍拿下夷陵甚至江陵也不意味著已經徹底掌控了局面,復刻拿下重慶的過程基本是不可能了。

「陛下前面就是壺嘴口了。」

李來亨指著即將靠近的一處寨口恭聲道:「這處窄口很是狹窄,基本只能由一艘大船經過。之前幾次臣跟著文督師進攻夷陵,東虜都在壺嘴口設下埋伏。」

駐紮在興山縣的李來亨算是距離夷陵較近的一支了。

在他印象中,幾次攻打夷陵明軍都沒有佔到便宜。

只要清軍下定決心據守,基本上不會吃虧。

果不其然,當明軍水師靠近后發現狹窄的江口被沉船徹底堵住,根本無法通行。

朱由榔皺眉道:「有沒有辦法把沉船清理掉?」

李來亨搖了搖頭:「我們嘗試過用炮去轟,但效果不好。如果一定要進攻的話只能在此登岸走陸路。」

朱由榔思忖了片刻頷首道:「既如此,傳朕旨意,大軍依照次序下船登岸,朝夷陵進發!」

既然他已經下定了決心,就不會輕易的放棄。

清軍這是自己不想進攻,也不讓明軍進攻的路數。

這證明了他們心裡發虛,害怕明軍主動求戰。

朱由榔倒想看看,這李來亨口中堅不可摧的夷陵城究竟是一副什麼樣子。

「陛下有旨,水師靠岸,全軍登陸,向夷陵進發!」

李定國重複了一遍朱由榔的命令,眼神中滿是毅然。

...

...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重生七零有寶妻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冷情總裁契約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醫妃逆襲:王爺反被撩逆天雙寶:毒醫世子妃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