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武俠世界穿穿穿
  4. 第三十章煙雨亂戰迷霧蛇陣

第三十章煙雨亂戰迷霧蛇陣

作者:

周伯通聽到瑛姑的名字,直嚇得落荒而逃!因為自己在大理皇宮與劉貴妃苟合之事,讓自己的師兄王重陽很是斥責了一頓,這給他的心裡留下了陰影。雖然半夜十分,周伯通還是會想起和劉貴妃在一起的事情,可是他卻再也不敢有和瑛姑親近之意了。

一想到因為自己的一時貪玩衝動,而沒有機會學成全真教最頂級的內功「先天功法」時,老頑童都深為悔恨。更何況在自己和劉貴妃私通之事上,周伯通最後得知,自己深深的傷害了南帝段智興,他就很是自責。也因此,他發誓再不與劉貴妃相見,好讓彼此兩不相欠……

當自己那點見不得人的隱私被小黃蓉得知后,他只想到逃離此地,根本就沒有其他想法。老頑童拔足北逃,再也不想洪七公、柯鎮惡之事。反正義弟郭靖,小黃蓉二人此時武功大進,有他們倆在此,那群烏合之眾,即便再來,也無所畏懼。而自己,只想逃離到,能夠再無瑛姑的地方……

老頑童一口氣跑到天光大亮,看左右無人,才放下心來。這時他才想起,自己答應彭連虎、靈智上人五人,七日後要在嘉興煙雨樓比武決一勝負!那個賭約是「全真七子」和「江南七怪」,與沙通天和梁子翁等人定下的。到時候不用想,西毒歐陽鋒一定會參與其中。

周伯通已經決定,為了全真教的面子,自己也要前往,不能讓西毒歐陽鋒欺負了「全真七子」!雖然丘處機、孫不二等人對老頑童不大尊敬,但是關乎到全真教的面子問題,這些私人恩怨,周伯通根本就看不到眼裡。更何況老頑童根本就不介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否則的話,他也不可能和郭靖,結為異姓兄弟了。

老頑童吃飽喝足,打探好方向,就開始向嘉興煙雨樓而來。其實三天前周伯通就已來到了嘉興煙雨樓,他看過煙雨樓的地形,這裡乃是個湖心小島。對於這種地方,老頑童有種天生的抗拒之情。沒辦法,來到這裡,老頑童就會想起桃花島來,所以他只會當天才會來到這裡。

對於桃花島,這輩子周伯通也不會再去了,那裡已經給老頑童留下了一輩子的陰影。雖然被困這十五年,讓自己闖出了七十二路「空明拳」,「雙手互搏」這樣的神功。但是那一十五年的孤獨寂寞冷,又有誰有比老頑童感觸深刻呢?那種非人的日子,他再也不想體會。

周伯通在嘉興找了一個客棧住了下來,在這裡有吃有喝,他也能夠玩的不亦說乎。這個客棧離煙雨樓很近,就在湖邊上,客棧就有小船,可以載客人前往煙雨樓遊玩。這日午夜十分,老頑童也睡不著,他想著一早自己就趕去煙雨樓赴約,去看看「全真七子」這些師侄,看看他們的武功到底長進了沒有。

可是就在老頑童依窗而坐時,天空中出現了一道流星!周伯通當然記得,全真教的這種煙火流星,是遇到緊急情況,召集眾人所用的方法。周伯通來到湖邊,不管不顧,此時大霧瀰漫,相隔數尺便即人形難辨。他一樣是亦然駕舟而行,趕赴煙雨樓而去!

到了湖心小島,周伯通就已發覺了不同,這裡已被官軍包圍,而煙雨樓上,更是群雄逐鹿,各自為戰!老頑童天性好玩好鬧,別人可能遇到這種情況,就會趕快找到「全真七子」,告訴大家外圍已被官軍包圍,好一起逃離險境了。而周伯通根本就沒有把外圍的官兵看在眼裡,他相信再有一倍官兵,又耐我何?

老頑童有把握,自己可以帶著「全真七子」安然離開,自然就越發的喜歡這種大

(本章未完,請翻頁)

霧之下,與眾位高手能夠大亂斗的場面了。老頑童在霧中高聲大喊道:「我是周伯通,誰來找我打架啊?」

丘處機已叫了起來:「周師叔,你老人家好啊?」

就在此時,烏雲中露出一個空隙,各人突見敵人原來近在咫尺,一出手就可傷到自己,不約而同地驚叫后躍。

周伯通笑嘻嘻地站在眾人之間,高聲說道:「人這麼多啊,熱鬧得緊,妙極,妙極!」

老頑童右手在左臂彎里推了幾下,搓下一團泥垢,說道:「給你吃毒藥!」

就往身旁沙通天嘴裡塞去,沙通天急閃,饒是他移形換位之術了得,仍沒能閃開。給周伯通左手揪住,將泥垢塞入了口中。沙通天吃過老頑童的苦頭,知道倘若急忙吐出,勢須會挨上一頓飽打。只得悶聲不響地含在口裡,料知此丸無毒,倒也並不害怕。

王處一見周伯通突然到來,大喜過望,大聲叫道:「周師叔,原來你當真沒給黃島主害死啊,可想死師侄了。」

周伯通怒道:「誰說我死了?黃老邪一直想害我,十多年來從沒成功。哈,黃老邪,你倒再試試看,看看如今你我,誰的武功高些!」

說著話,周伯通已經揮拳,向著近前的黃藥師肩頭打去。黃藥師不敢怠慢,還了一招桃華落英掌。黃老邪說道:「全真教的雜毛老道怪我殺了你,跟我纏夾不清,說是要為你報仇雪恨!」

周伯通怒道:「黃老邪,你殺得了我嗎?別吹牛!我幾時給你殺死過了?好纏夾不清,你瞧清楚了,我是老頑童呢還是老頑鬼?」

老頑童心中有氣,他把這腔怒火,都撒在了黃老邪身上,不由得越打越快。黃藥師見他不可理喻,真正纏夾不清的倒是此公,但是出招卻精妙奇幻,只得全力接戰。

全真諸子滿以為師叔一到,他與黃藥師就可聯手對付歐陽鋒,哪知這位師叔不會聽話,霎時之間與黃藥師鬥了個難解難分。馬鈺連叫:「師叔,別跟黃島主動手!」

歐陽鋒介面說道:「對,老頑童,你決不是黃老邪的敵手,快逃命要緊。快逃,快逃跑啊!」

周伯通為他一激,越加不肯罷手,與黃藥師打得天翻地覆。黃蓉叫道:「老頑童,你用《九陰真經》上的功夫與我爹爹過招,你師兄在九泉之下,會怎生談論你呢?」

周伯通哈哈大笑,得意之極說道:「你瞧我使的是真經上的功夫嗎?我老頑童費了好大勁兒,才把經文忘記了。嘿嘿,學學容易,忘記可麻煩啦!我使的是七十二路『空明拳』,雙手分搏全真教的掌法。這些都是老頑童自己想出來的,跟《九陰真經》有屁相干?」

黃藥師在桃花島上與他動手之時,覺得他拳腳勁力大得出奇,這時見他拳法雖極精奇,勁力卻已較前減弱,只堪堪與自己打了個平手,正自奇怪,聽他這麼說,不禁暗暗納悶,不知他使了什麼稀奇古怪法子,竟能將一門上乘武功硬生生從心裡忘記了去。

歐陽鋒從霧中隱約見到周伯通與黃藥師斗得緊急,暗自心喜。但又怕他打敗黃藥師后便與全真諸子聯手對付自己,心想乘此良機,正好先破北斗陣。當下揮動蛇杖,招招進擊,北斗陣頃刻間險象環生。王處一與劉處玄大叫:「周師叔,先殺歐陽鋒!」

周伯通見眾師侄情勢危急,於是左掌右拳,橫劈直攻,待打到黃藥師面前時,忽地哈哈一笑,拳變掌,掌成拳,橫直互易。黃葯

(本章未完,請翻頁)

師萬料不到他出此怪招,急伸臂相格時,眉梢已給他掌尖拂中,雖未受傷,卻熱辣辣的一陣疼痛。

周伯通一掌拂中對方,倏地驚覺,左手啪的一聲,在自己右腕上打了一記,罵道:「該死,該死,這是《九陰真經》中的功夫!」

黃藥師微微一怔,手掌已遞了出去,這一招也快速無倫,無聲無息地在周伯通肩上一拍。周伯通彎腰沉肩,叫聲:「哎喲!報應得好快。」

濃霧瀰漫,越來越難見物。郭靖怕兩位師父遭逢不測,伸手扶起柯鎮惡,挽著他臂膀走到洪七公身旁,低聲道:「兩位師父且到煙雨樓上歇歇,等大霧散了再說。」

黃蓉叫道:「老頑童,你聽不聽我話?」

周伯通說道:「我打不贏你爹爹,你大可放心。」

黃蓉叫道:「我要你快去打老毒物,可不許殺了他。」

周伯通說道:「為什麼?我想與誰動手,就與誰動手!又為何要聽你的指揮?」

黃蓉叫道:「老頑童,你不聽我吩咐,我可要將你的臭史都抖出來啦。」

周伯通說道:「我有什麼臭史?你盡胡說八道!」

黃蓉拖長了聲音說道:「好,四張機,鴛鴦織就欲雙飛,可憐未老頭先白……」

這兩句話只把周伯通嚇得魂飛魄散,老頑童忙喊道:「行了,行了,聽你話就是。老毒物,你在哪裡?拿命來吧!」

只聽馬鈺的聲音從濃霧中透了出來:「周師叔,你快佔北極星位,我們大家一起圍住他,好一起拿下歐陽鋒,給譚處端報仇!」

黃蓉又說道:「爹,這裘千仞私通番邦,是個大大奸賊,你快殺了他。」

黃藥師說道:「好孩子,你到我身邊來,這裘千仞就交給我啦。」

重霧之中,卻不見裘千仞到了何處。但聽得周伯通哈哈大笑道:「老毒物,快跪下來給你爺爺磕頭,今日我才能饒你性命。」

郭靖將洪柯二人送到樓邊,回身又來尋找完顏洪烈,豈知適才只到煙雨樓邊這一轉身,不但完顏洪烈影蹤不見,連沙通天、裘千仞等人也已不知去向。但聽得周伯通叫大聲叫道:「咦,老毒物呢?你逃到哪裡去啦?」

此時濕霧濃極,實是罕見的異象,雖是中秋,卻星月無光。各人互相近在身畔,卻不見旁人面目,隻影影綽綽地見到些模糊人形,說話聲音聽來也重濁異常,似是相互間隔了什麼東西。

眾人都屢經大敵,但這時陡然間均似變了瞎子,心中無不惴惴。馬鈺低聲發號施令,縮小陣勢。人人側耳傾聽敵人的動靜。一時之間,四下里寂靜無聲。過了一會,丘處機忽然叫道:「聽!這是什麼聲音?」

只聽得周圍嗤嗤噓噓,異聲自遠而近。黃蓉驚叫道:「老毒物放蛇啦,真不要臉!」

洪七公在樓頭也已聽到了,他高聲叫道:「老毒物布蛇陣,大夥快到樓上來!」

周伯通的武功雖然在眾人中算得第一,可是他生平最怕蛇。但聽得小黃蓉和老叫花子都說,老毒物已布蛇陣,他一馬當先,第一個搶先往煙雨樓狂奔。老頑童施展輕功躍上樓去,他坐在樓頂最高的屋脊之上,兀自心驚膽戰。

預知西毒歐陽鋒和金國六王爺完顏洪烈會用何種毒計?眾人如何脫險離開煙雨樓?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本章完)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