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二十九章 詭影妖狼

第三千五百二十九章 詭影妖狼

這種局面,像是隆科這樣身經百戰之人,都忍不住會心神崩潰,甚至想要提前了斷。

秦城能夠一路頂着空前的壓力,冷靜無比的走到現在,幾乎每一場都是碾壓瞬殺,已經讓許多修士為之驚嘆折服。

但很明顯,百越並不是普通的強者,他敏銳抓住了秦城那冷靜中唯一一絲瑕疵,甚至於不能叫做瑕疵的顧慮。

接着便藉助這個缺口,撕開了一個更加巨大的口子。

「怪不得百越當年,是九州陸最年輕的渡劫境,甚至超越了嬴不凡……」有修士感慨。

「道友噤聲,誰知道周圍有沒有龍州修士。」

「就算有又如何?誰不知道,那嬴宮主為了將星辰宮資源全部用來培養嬴不凡,無端打壓百越,才最終導致百越流落至此。」

一個修士明顯不怕這些,冷笑一聲。

「否則以百越的實力,怎麼可能嬴不凡早已突破二衰,而他還只有半步的修為,難道龍州勢力大,真相也不能說了?」

「其實百越也的確值得同情,但是九州劍神我也頗為敬佩,而兩個只能活一個。」

不少修士神情都頗為惋惜。

百越上台,肯定會不惜一切,而秦城也曾經放言,會殺死每一個上台之人。

兩個絕世天驕,註定有個要隕落在血腥擂台之上。

刺啦!

正如同刀痴大師所推測的那般,躲閃之中的秦城,衣衫一角被刀氣掠過,猶如風卷落葉般飛起。

百越的神情越發的張揚,黑色長刀猶如萬蝶翻飛,一刻不停的襲向秦城。

「現在,你還能往哪走?」

不知不覺,秦城已經被百越逼到了擂台角落。

而百越的戰意則濃郁到了極點。

黑色長刀封住秦城四方退路,隨後刀鋒狠狠朝着秦城手臂斬去。

而與之前一樣,秦城手中嶽陽刀,也橫掃向百越的胸膛,但百越毫無顧忌。

噗!

不過接下來,讓百越詫異的是,秦城雖然這次沒有收刀,在他身前劃開一道血痕的,但卻揚手手臂,一把捏住了他劈下的黑色刀刃。

「你!」

看着秦城抓着自己刀刃,掌心流出的鮮血,順着刀身留下,百越瞳孔一縮,難以置信。

秦城或者可以選擇和自己以傷換傷,或者繼續找機會躲閃。

但為何要抓住自己的刀刃,他為何要主動選擇受傷?

「我明白了。」

秦城攥著刀刃,看着百越,時隔許久之後,第一次開口。

「你明白什麼?」百越一愣道。

「我雖然全身心投入到了戰鬥之中,捨棄了周圍一切繁雜和心思,但戰鬥之心依然不夠純粹,我有顧慮,我不想受傷,而你無所畏懼,所以我節節敗退。」

百越驚訝的看着秦城,發現這個對手的目光,再度產生了變化。

如果說之前的秦城,氣質猶如一汪深潭,深不見底的話,現在則是天空之雲。

虛無,無形,卻又氣象萬千。

這小子的境界,居然又提升了。

「既然是比斗,就應該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贏。不被其他念頭左右,不被得失所困,才是真正的拋棄一切。」

「從現在開始,我心無念。」

說到這,秦城用力一甩,黑色長刀拖動百越稍稍後退。

而接下來,秦城竟然緩緩閉上了眼眸。

百越陡然感覺到,四方虛空竟然突兀的顫抖了起來。

一股特殊的氣息,從四面八方的虛空中涌動而來,它們匯聚成絲,在秦城四周環繞流轉,交織成一道道玄妙,縱橫交錯的道網。

這股氣息,並非來自秦城,而彷彿是這片天地,對於秦城的認可。

「大師,這是什麼氣息?」

擂台之上,眾修士都是感覺到了異常。

秦城似乎什麼都沒變,但似乎有哪裏變得不同了。

「老夫記得,曾經在某部典籍中,聽說過一種傳聞中的境界,但究竟叫做什麼,老夫忘記了。」

刀痴大師也是眉頭緊鎖,

「不管你故弄什麼玄虛,我百越也不會在意。」

重新掌控住黑色長刀,百越眉毛擰在一起,再度揮刀斬去。

噗嗤!

而這一次,百越的黑色長刀,在秦城肩膀劃開一道血口,而他的右腿上,也中了一擊刀芒。

身體吃痛,膝蓋一軟,百越差點跌倒在地。

他咬牙起身,再度上前。

接下來,讓所有修士頭皮發麻的是,之前的戰鬥,若說是兩人片葉不沾身,各種驚心動魄的術法展示,現在則是刀刀見血的死斗。

秦城和百越猶如兩個凡人界的武者一樣,在貼身肉搏,都在不斷受傷,甚至每一招都在以傷換傷。

唯一的區別,便是秦城受傷更淺,而百越的傷口越來越深。

到了最後,百越已經渾身浴血,手中長刀被秦城一挑,整個人半跪在地。

「你輸了。」

秦城衣衫上也是多出破碎,露出裏面深深的血痕,乃至於有幾處同樣流淌鮮血。

可以說,以秦城的道體堅韌程度,能在他身上留下這麼多傷痕,足以見得百越的實力之強。

即便換做上界大陸,百越也是不折不扣的天驕。

「我輸了,你殺了我吧。」

百越粗重的喘息著,突然咧嘴一笑,甚至將手中的刀丟在了一旁。

「你很聰明,乃至於敏銳,我唯一的機會,便是利用你心有負擔,不能夠全情投入此戰的心態,但當你空手接刃,反應過來后,我就知道我輸了。」

「所以,其實你可以投降。」秦城道。

在那之後,兩人又戰了十幾息的時間,足夠百越邊戰邊退。

「既然上了擂台,就沒有退下的可能,人生同樣是擂台,難道你感覺要輸,就要退後?」百越大笑一聲。

「我百越面臨的死局太多,能活到今日,靠的便是堅持,我寧死不退。」

「我是靠着這個活下來的,死前又怎麼可能背棄我的意志。」

秦城沉默,走上前去,岳陽刀尖一掀,挑飛了百越的長刀,落在自己受傷。

此時終於分出了高下,秦城也有精力仔細打量百越。

傷痕纍纍,全身幾乎沒有半處好的皮肉。

此時的百越,手腳經脈全都被秦城割斷,身上深可見骨的傷口便有十八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白富美老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我的白富美老婆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千五百二十九章 詭影妖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