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詭秘之上
  4. 第272章:一心證道蓋非衣

第272章:一心證道蓋非衣

作者:

事發之前無天教主命千指給心魔宗送去虛空帝鏡,五道門攻破心魔宗山門之後大肆招降,保住了不少的魔道後輩。

天教滅亡心魔宗之勢不可阻擋,徐北涼在與天女等人商量之後決定明殺暗保,五大道門聯手覆滅心魔宗。

天教則是被他們擋下,而蓋非衣也樂得其成,坐收了漁利,沒有在那一戰出手。

徐北涼負在背後的手輕輕捻動,輕聲道:「那一戰我們看到了一個宗門的氣節,魔道死戰不敗的骨氣,很難想象在這個時代還有一個勢力一方大道有這樣的心氣兒,若是地星修士人人如此,天外邪魔又有何懼……」

當死則死,死得其所。

心魔宗三十餘人,戰死大半,許多人寧死不降,當時為了瞞過天教耳目,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帶頭圍攻心魔宗的五大道門高層不知內情,只領了命令覆滅心魔宗,以收降為己用為主。

「如果這件事讓他們知道了,嘖嘖,後果不堪設想……」佐傾天瞧著床上昏迷不醒的白夜,抬手勾了勾額前的頭髮。

徐北涼不主動提起,誰也不知道心魔宗的滅亡竟然隱藏著如此之大的隱情,誰也不知道五大道門圍攻心魔宗只是因為避免天教出手。

真要是天教出手,對上心魔宗還真不一定誰勝誰負,直到現在天教對上心魔宗的勝算也不會超過三成。

心魔宗雖然在道祖勢力中墊底,但是跟天教的差距還是很大的,說到底天教始終是蓋非衣一個人撐起來的,可心魔宗不同,峰主長老都是數百年上千年的老一輩人物。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小不忍則亂大謀,不然天女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殺死獨孤扛天。」徐北涼低沉著眼說著。

獨孤扛天早在王化向他求一道輪迴元神的時候就料到自己要死了,與天女廝殺不過是做樣子給天教看而已。

宗主定風死前也知道了內情,因此沒有開啟護宗大陣同歸於盡,慷慨赴死,心魔宗就這麼迅速的覆滅了。

佐傾天

呵呵一笑:「邪魔還沒入侵,自己人倒先死了,你們的謀划再精妙,也再難得到他們的認同了。」

徐北涼默然良久,說道:「我也不知道這件事做的是對是錯,近幾年來我們也一直放任他們,白夜他們才能一路順風順水,要不是他插手邊境的事,也不會斷了條胳膊。」

「我明白白夜他們心裡積攢的怒氣,各方勢力對他們都很是縱容,一直相安無事,直到前不久你們打上泰澤殿,我們還在猶豫要不要出手你們就殺死了鍾心正,直到這個時候我發現局勢有些出乎意料,便與天教天後商量過後,吸引天教的注意開闢了第二個人間戰局,分化這些小傢伙的注意力,免得他們聚在一起搞事。」徐北涼娓娓道來,面色淡然。

佐傾天掀起杯蓋,熱氣騰騰,茶葉上下翻滾,千里之外的天教倒懸山出現在杯中,幻明幻滅,蓋非衣正在給座下弟子開壇講道,法相莊嚴。

倒懸山上講經說法的蓋非衣抬頭看向虛空,隔著千里之境,與佐傾天對視一眼,隨即收回目光繼續講道。

這一次與北涼對壘,一是為了分化戰場阻擊漢帝證道,於人於己都有好處;二來是為了裴青莞,一旦兩人合體,他就能在數年之內重回半帝之境,於漢帝所在的人界之外無敵。

人道最大的弊端便是有著極強的地域性,人道修士只有在人間界才能發揮出跟境界對應的戰力,便是漢帝一旦出了人間界,半帝修為可能還不及一個普通的尋常神橋強大。

在人間,人道修士能夠發揮出越水平戰鬥力,同階無敵甚至越階戰鬥,可以說人道是九道之中最為特殊的大道。

雲煙閣中,佐傾天合上杯蓋,輕描淡寫的道:「一個漢帝,一個蓋非衣,絕不是易與之輩,你們在算計,他們也有謀划,心魔宗覆滅,鍾心正殞落,你們沒有佔到半點便宜,反而折損了不少力量。」

天教橫空出世,看似底蘊不足,實則處處佔盡先機,王化想要分化戰場,蓋非衣順勢而為,雙方不謀而合,但絕不是

蓋非衣被牽著鼻子走,而是雙方的布局出現重合。

「我們也跟蓋非衣談過,希望他能與我們一起同舟共濟,共同對抗邪魔,遺憾的是,此人一心證道,不相信任何人,沒想到他居然與邪魔勾結。」徐北涼嘆息一聲,略顯無奈。

地星雖然有過勾結詭秘生靈的前例,但是像天教這樣道祖級別的勢力還是頭一次,有天教做掩護,詭秘生靈行事會容易很多。

加上魔道修士噬血,好殺戮,常常有魔修為害一方,濫殺無辜,也極好的掩蓋了詭秘生靈的動作。

蓋非衣縱橫太古數十萬載,與龍尊爭鋒三世,在龍尊第三世以人身證道之後匣血自封沉睡到這一世,縱觀蓋非衣的一生,都在征戰帝路,他的眼裡只有帝位。

三世敗於號稱海中無敵的龍尊之手,蓋非衣是真正見過大場面大亂局的人物,自負到了極點,論資歷,他還在徐北涼、王化等人之上,僅在神秘柳聖之下。

而現在又多了位佐傾天,資歷遠在蓋非衣之上的太古聖帝,蓋非衣深居幕後,唯一一次出手便擊殺白夜這個黎明時代最大的變數。

佐傾天沉吟道:「白夜的心性太差,跟公輸、獨孤等人差得太遠,等他蘇醒之後我準備讓他去南嶺歷練一番,封鎖他的記憶,從小門派重新走一趟修行路。」

徐北涼點了點頭,白夜在年輕一輩中天資戰力確實不錯,但是心性易怒,做事欠缺考慮。

招呼徐北涼落座,佐傾天給他沏了杯茶推了過去,說道:「現在的年輕人啊,一個個都不讓人省心。」

說話間嘆了口氣,白夜可以說是大哥的第十世身,繼承了滄海的血脈和寶物,是他最看好的一個年輕人。

也只有滄海這個名字能帶給人一種安全感,能夠號召三界萬族生靈。

「年輕人血氣方剛,年輕氣盛,很正常的事,誰還沒個幾十歲的時候意氣風發,我當初可是比他還有過之無不及。」徐北涼一手搭在茶杯蓋上,瞧著床榻上的年輕人笑道。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