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陰美人
  4. 第2063章 不做仙3(七殿番外篇)

第2063章 不做仙3(七殿番外篇)

作者:

她是一朵花,開出了七色天,蒼麻之日,黎明之時本可成仙,可卻錯愛了宿主,成仙之日斬了善,藏在忘川河下。

那一日,她的眼淚滴落,在彼岸的盡頭,化成了一片紫色的海。

而她的善,在那忘川河下,依舊是妲女。

而她,從此化為了黑色,不再是妲女,而是彼岸花之母,她回往生洞內,欲重新洗禮自身,求一個往生,斬斷曾經,可她尋找了整個往生洞,也沒有找到往生,她明白,所謂的往生洞,只是一場夢幻而已。

無法往生,沉淪在過去的回憶里,她的痛苦,天地間。

沒有人可以明白,當看到我的那一刻,她忽然在我的身上。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此刻她輕嘆一聲,目中追憶的畫面越發璀璨。可她的身軀,已大半枯萎,彷彿化作了一朵即將死亡的花。

「但是我沒有想到,你卻獨自一人去往忘川河,把我斬斷的善重新讓她蘇醒過來。」彼岸花露出痛楚,低喃道,「你若不愛,為何又要給我希望?你若是愛,又為何止步不前。」

「從斬斷善念開始,我便恨盡天下負心人,同樣也……恨你!」

「可是當我看到你為了她奮不顧身時,我又遲疑了。泠修崖……如果,換做是我……你……會為了我去闖那荒古鏈嗎?」彼岸花的身軀已經透明,要看就要消散,只是在這話說出來的時候,她的目光里透露出期待,帶着認真和惆悵。

我虛弱的睜眼,看着眼前泠修崖的輪廓,他的面容還是那麼平靜,只是我能夠感覺到他此時內心早已經波瀾四起,他……並非是鐵石心腸。

不過,他並沒有給彼岸花答案。

「對不起!」

泠修崖輕聲的從喉嚨里說出了三個字,這三個字,夾着太多的情緒。

「我不怨你……」她苦笑如哭一般輕聲喃喃,看着遠處,目中空洞。藏着外人看不到的回憶。

她的整個手臂,此刻全部枯萎,蔓延中,已到了她的頸部,彷彿有一條條絲線生長,爬上了她的臉頰,漸漸覆蓋了整個頭顱,當蔓延到她的雙眼時,她的目中。

畫面停留在了與其宿主,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刻。

那一刻。他看着她,她望着他。好似成為了永恆。

「從來,我都不怨你……」她枯萎的目中,流下了兩滴眼淚,順着枯萎的臉頰劃過,滴落在了地面上,傳出輕微的聲響。

她的雙眼,慢慢無神,在閉目的瞬間,她已枯萎的右手抬起,似乎想要去最後去觸碰泠修崖,但終究,還是收了回去。

「這世間,沒有往生……」她的身體,在最後全部都枯萎時,她望着泠修崖,內心喃喃,生命就要離去。

「可惜,我只能讓她的七魄重聚,無法讓她的三魂歸體。她的三魂若是不能融入本體,她依然無法好轉。七魄又將消散!」

「她的三魂,並不在陽世和冥界,或許……也不在三千界內,我已無法尋覓。想要救她,你需要找你的摯友……第九山海界主,北冥夜!」

「我儘力了。我的命,給你……泠修崖。從此……我們……兩不相欠了,若是有來生……」

彼岸花抬頭望着虛無,那從她眼角滑落的淚水,此刻終於從她臉頰滑落,她重複的呢喃道,「若是有來生,但願……我可以徹底的忘了你。」

彼岸花開七色天。

花葉相錯一千年。

冥府山海葬生死。

回首凡塵不做仙。

彼岸花的身軀完全淡化,化為了枯萎的紅色彼岸花,凋零飄落,她用了她這一生的命,來凝聚我消散的七魄。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泠修崖輕聲的道,地面散落了一地的紅色花蕾,不過都已經是枯萎了。

她沒有徹底的死亡。

彼岸花若是繼續存在,終有一天她會再次醒過來,到了那時候,對於她來說,可能是新生,是一場輪迴。

那場輪迴后,或許……沒有了泠修崖。

我搖了搖頭,「如果我是她,我也會這麼做的。」

我能體會彼岸花愛而不得的情感,她的出現了間接性是因為泠修崖曾經的幫助,對於她來說,泠修崖是她的宿主。

一朵,愛上了宿主的彼岸花。

最讓人痛徹心扉的,莫過於近在咫尺,卻愛而不得,如今……她虧欠泠修崖的,已經還了,這對她來說,或許…是一次解脫。

……

我們,離開了往生洞。

但我其實,根本就沒有好轉,彼岸花只讓我的七魄重新凝聚在體內,可是三魂並沒有歸體,重新凝聚,不過是讓我多活幾天罷了。

因為用不了多久,沒有主魂的我。

七魄又會再一次消散,這是……輪迴咒,如果真的能夠輕易的恢復,那帝鋣鄍就不會佈置這場上千年的佈局了。

曾經的帝鋣鄍以半帝之修,最終都無法讓九宮主復活,只能讓她的屍首千年不腐,最終動用了很大的代價以此佈局。

而如今,我與泠修崖同樣面臨相同的局面。

趁著現在我的七魄凝聚,雖然沒有三魂,但是在七魄沒有消散前泠修崖讓我陷入沉睡,如九宮主那樣,將七魄用莫大的手段。

融入新的生命里,或許需要數百年,一千年,幾千年……誕生出新的生命后,將那宿女的魂魄取出,融合到我的身軀。

我或許會再次蘇醒。

可若是這樣做,和帝鋣鄍的手段如出一轍,說不清誰對誰錯,我們的想法不一樣,帝鋣鄍為了九宮主可以毀滅全世界,可以讓三千界生靈塗炭,可以讓整個西域屍橫遍野。

但我不想那麼自私,也不會允許泠修崖那樣去做。

從我身上原本散發出來的濃郁死氣已經淡化消散,轉而的是微弱的生機,不過體質依舊虛弱不堪。

而且這一切都是短暫的,因為很快……我的生機又會徹底的消散,從而凝聚的七魄再次滿滿的從我體內流失。

一個破了的氣球,如果不把缺口補上,即使反反覆復的打氣,也會在打氣后慢慢地流失,最終變得乾癟。

這個道理,我們都懂。

我與泠修崖回到了第七山海冥府大殿,我躺在冥府的龍上,仰頭看着泠修崖的輪廓,他的臉上佈滿了愁容。

我不知道是因為彼岸花。或者說是因為妲女,還是因為我的緣故,但是我並沒有開口去問。

「她…還會活過來嗎?」我低喃道。

泠修崖愣了下,隨即露出微笑,只是那笑容很苦,「會的,不過……或許要百年,千年,幾千年……但她終究會蘇醒過來的。」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