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帝國星穹
  4. 第554章 牢牢謹記

第554章 牢牢謹記

作者:

彼時在所有人眼中,時間的流速彷彿都慢了下來。

沉悶的炮聲,飛騰的焰火,墜落的怪物,在所有看到這一幕並且還保持著清醒的人眼裡,都彷彿變成了慢動作。

轟的一下,綠芒墜落於地,仰面朝天,讓祂的腹部曝露在陽光之下。在祂的身體上,一個大的窟窿再加上數十上百個小的窟窿里,噴湧出綠色的如同火焰一般的血液,最高者甚至噴出了數十丈!

這個來自虛空自詡神祗的怪物,發出最為瘋狂的囈語嘶吼,如同風暴一般的心靈衝擊,瞬間席捲整個戰場。

所有生命,無論是人類還是火妖的動作幾乎都因為這場心靈風暴而出現了變形。當心靈風暴結束之後,火焰們在一瞬間更為瘋狂,他們已經完全不在意犧牲或者傷亡,拼盡全力想要突破秦軍的堵截,接近這個怪物。

秦軍在此之前就受過教育,知道這是為什麼。

當這個怪物受到傷害時,祂有可能召喚祂的信徒,藉助信徒的生命來彌補自己的傷損。

也就是說,此時綠芒還未死絕,祂還在試圖以火妖的性命來為自己療傷!

秦軍的中下層軍官不約而同發出怒吼,命令自己所率領的部隊不惜代價要將火妖堵住。

兩支同樣不畏懼死亡的軍部撞在一起,因為不畏懼死亡,所以在瞬間出現的死傷數字達到極致。無論是火妖還是秦人,都是大片大片地倒下,無論火妖還是秦人,都是拼盡一切,試圖消滅對方。

而在此時,高崗之上,從上一次心靈衝擊中恢復過來的秦軍炮兵軍官開始喝斥和整理隊伍,他們慌亂但又堅決地重新給火炮裝填火藥與彈丸。

趙和喘著氣,扔下火把,手按劍柄來到高崗邊緣,伸出頭去,向著下方望。

在高崗之下,趙和殘存的親衛和其餘秦軍紛紛圍了過來,舉起武器對準綠芒。

而綠芒躺在那裡,身上數十隻大大小小的觸手在輕微顫動,成百隻的眼睛虛弱地閉著,看上去奄奄一息。

秦軍小心翼翼地逼近,試圖用刀槍去切割、刺擊綠芒的皮膚。

然後突然間,綠芒那些閉著的眼睛一齊睜開!

綠芒身上原本已經黯淡了的綠色火焰,也在這一瞬間騰起!

圍上來的秦軍將士轟然被掀起擊飛,而綠芒的身體也在觸手的支撐下,騰空躍起,目標正是高崗之上!

趙和將劍從自己的劍鞘之中拔了,高高舉了起來。

若是綠芒再度衝上,此時身後的炮兵還在裝填火炮,趙和必須用這劍來保護他們!

「呔!」

綠芒騰空而起的同時,一聲厲吼從祂的腹下響起。

卻是解羽!

方才沖回的解羽並沒有因為綠芒中炮而停止腳步,他恰於此時沖至綠芒身側,綠芒騰身而起時,將祂受了傷的腹部完全曝露在了解羽視線之中。解羽借著棗紅馬的衝力,舉刀,然後全力擲出!

嘩的一聲,原本人類鑄造鍛制的兵刃無法傷害的肌膚,被這一刀猛然穿透切開,解羽的刀如同利箭一般從綠芒腹部的傷口貫入!

星星石非此時人類的鍛造技術可以熔煉,只有少數星星石被打磨出來,其中便有部分給鑲嵌在解羽的陌刀之上!

現在這柄刀深深穿入綠芒身體之中,星星石特有的力量破壞了綠芒內部器官,解羽可怕的巨力之下,刀幾乎從綠芒身體中透體而出,也切斷了綠芒的力量傳輸。本來要騰空而起,藉助觸手之力飛上高崗的綠芒,瞬間失去了氣力,再度從半空中墜落下來。

而這一墜落,讓解羽的陌刀更深入地破壞了祂的身體,也讓祂最後的生命力也因此流逝。

那些觸手無力地垂了下來,滿身的眼睛也半睜半閉,再無神光,唯有其身體上環繞的綠色焰狀光芒,雖然已經黯淡,卻還隱約存在。

「呸呸!」

正在秦軍再度圍上來時,一隻觸手突然動了一下,嚇得秦軍嘩然一片,然後看到解羽從這隻觸手下爬了出來。

解羽的棗紅馬倒是無恙,但綠芒落下之時,祂的這條觸手將解羽從馬上掃了下來。

喘著氣,解羽捋了捋須,發現自己的美髯竟然脫了一綹,頓時大怒,一腳踹在了綠芒的身上。

「解將軍,解侯!」一名秦將叫道。

解羽「啊」了一聲,才意識到這個綠芒是不能靠近的,凡在其一定距離之內,身體必受其腐化,產生諸多異變,頓時快步跑開。

雖然現在綠芒看似死了,可誰知道祂造成的腐化是否還存在呢。

趙和在高崗之上看到這一幕,將劍又收還入鞘,抹了抹額頭的汗水。

他舉目向遠處望去。

綠芒的死似乎讓火妖陷入了慌亂之中,秦軍佔據了戰場之上的優勢。雖然他們此時仍然面臨著兩三倍於己的敵人,但反而變成了秦軍在主動攻擊火妖。

不過趙和旋即發現了問題。

原本火妖是全力壓上,毫不畏死,因此給秦軍造成很大的傷亡。此時火妖不再瘋狂,卻開始一支支地逃跑、撤離。

「火妖……變聰明了?」

趙和心中又浮起了一個猜測。

此前火妖之中,中層以上火妖有相應的智慧,但底層火妖卻皆是愚笨如野獸,只有自爆火妖這樣少數特殊者除外。

正是因為這種愚笨,所以底層火妖在戰場之上不畏死亡。哪怕擊殺負責指揮的中層火妖,或者是摧毀那種被其當作旗幟和力量來源的小團綠火,這樣底層火妖也只是陷入混亂之中,而不是破膽崩潰。

但現在不同,底層火妖明顯表露出恐懼,並且因為這恐懼而崩潰了。

「莫非此前並不是底層火妖沒有智慧,而只是因為受到綠芒的控制,現在綠芒已死,他們失去了控制,反倒有了自我意識?」

趙和心中猜測,至於這個猜測是不是真實,則需要繼續觀察了。

對他來說,這未必是個好消息。

最完美的結果,自然是隨著綠芒的死,所有火妖都失去了力量來源,變得虛弱甚至直接死去。可如今看來,火妖個體確實變得虛弱了一些,也失去了統一的力量來源,但他們也更聰明、更靈活了。接下來大秦面臨的,將會是持久而且分散的麻煩,想要就此獲取全勝,分明是不可能了。

不過這只是沒有達成最完美結果罷了,綠芒被誘入伏中擊殺,從根本上重創了火妖,火妖雖然還會是大秦的威脅,但在短時間內,不會是致命威脅了。

想到這裡,趙和招手呼來幾名衛兵:「你們充作信使,告訴諸將,窮寇勿追,以摧毀火妖綠火為先。」

那些詭異的綠火來自於綠芒,也不知道其中是不是暗藏著綠芒的後手,畢竟這種誕生於虛空中的怪物根本不是人所能想象的。

至於火妖,趙和覺得,他們既然生出智慧,那麼接下來顯而易見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在綠芒的控制之下,他們能夠用一個意志、一個聲音說話,可沒有了綠芒,火妖頂層成員沒有一個擁有綠芒的力量,彼此之間很難再合作下去;中層火妖來自許多原本的人類國家、種族,彼此並非一體,甚至有著深仇大恨;底層火妖豈願意久居人下,在有了智慧之後肯定會謀求地位與利益——所以火妖接下來將會陷入混亂之中,他們想要再給大秦再來威脅,至少要等其混亂出現結果。

最大的可能,是火妖分裂成幾個甚至十幾個部族,然後彼此爭鬥,在大秦的壓力之下,遠離大秦的邊疆,退至遙遠的泰西或者崑崙洲去。也不知道在失去綠芒之後,火妖是否能夠繁衍生息,若是不能的話,大秦只需扛過他們的最後瘋狂即可。

「陛下,陛下!」

趙和正思忖之時,身後突然傳來呼聲。

他回頭望去,看到解羽與一群文武也已經上了高崗。

解羽方才沾染了綠芒的血,故此身形有些畸變,原本光潔的面上長出了許多小疙瘩。有醫師跟在他身邊,他自己卻是完全不顧。

「你情形如何?」趙和問道。

「我尚好,不過是容貌受損,小事罷了。」解羽昂然道。

「卿此一刀,將傳千古……今後各家門前辟邪穰災之畫,只怕要用卿畫像了,故此卿之容貌,不是小事。」趙和笑了起來。

見趙和還能與自己開玩笑,解羽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他沒有說什麼,但其餘文官少不得上前一通埋怨,就是說趙和不該以身試險,趙和笑著連連點頭,表示以後再也不會如此,那些文官才勉強作罷。

雙方都明白,此後趙和也完全不用象這次一樣以身試險了。

班直望著遠處追亡逐北的戰場,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向趙和道:「恭喜陛下,經此一役,億萬江山,盡入大秦矣!」

趙和噗的一笑:「你擔心我好大喜功直說就是,何必如此矯飾?」

班直面色不變:「臣若不矯飾,如何能顯陛下聖明?」

「聖明……身為至尊,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自己並非無所不能的聖明……」趙和喃喃道。

周圍無論文武,盡皆舒了口氣。

此次戰役,雖然還有些掃尾,但所有人都知道,大秦勝了。

大秦不但讓自己度過了這一場大劫,而且還真正成為了無數預言與傳說之中的「希望之地」。火妖席捲天下,摧毀了幾乎所有國家,如今整個天空之下,都是無主之地,等待著大秦前去征服、佔領。

可越是在此時,大秦就該越冷靜。

以此時交通狀況,從咸陽至大宛尚且要兩個多月的時間,更何況比大宛更西的河中、波斯、天竺?

大秦如今最重要的是鞏固本土,在一些交通要道上佔據戰略位置,然後繁衍生息,用上五十年或者一百年的時間,讓大秦的人口增長兩至三倍,如此才能佔據更多的領土。

「欲治大國,必須保證政令通暢,欲令政令通暢,又必須使得交通便捷,故此回去之後,大軍不會全部裁撤,我欲保留精銳之餘,取部分青壯,以興修驛道、水利。」趙和伸手指了指眼前之地:「河中就不去想了,但大宛……在我有生之年要將之轉為郡縣!」

班直取出筆飛快地將趙和的話語記下來。

這意味著大秦國策將從以軍備戰爭為主轉為以國內建設為主了。

「然後就是……這個。」趙和又指了指高崗之下。

眾人全部向下望去,看著綠芒的屍體。

這可怕巨獸的屍體仍然在散發出淡淡的綠色光芒。

「此邪自虛空中來,難免還有同伴,所以我還需要聚集天下才智之士,好生推演,哪怕花上幾百年一千年的時間,也要弄清楚此邪是如何橫渡虛空的……此等邪物,不可不防。」趙和又道,「此事須召告天下,不僅僅是大秦,萬邦諸國,凡受此難者,都須牢牢謹記!」

班真深深看了趙和一眼,將這句話也記了下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