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定河山
  4. 第七百一十章 秦氏眼中的驚喜

第七百一十章 秦氏眼中的驚喜

作者:

這種昏官、庸官,別說繼續陞官。就是留在這位置上,都有些不適合。自己也許,該考慮一個新府尹人選了。批完這道摺子后,黃瓊卻是沒有了心思,在批其他的摺子。而是拿起了從劉妻那裡,順過來的兜衣,看著上面繡的相當精美鴛鴦戲水圖案,坐在椅子上發獃。

這件當時婦人,就貼身穿在身上的兜衣,依稀還帶著婦人的體香。讓黃瓊多少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把玩了良久,黃瓊才依依不捨的放下。小心翼翼的收藏好后,卻是去了秦氏的院子。到了秦氏的院子,想起此女對自己的冷淡,黃瓊儘管多少猶豫,但最終還是推門而入。

擺手制止了殿內服侍的太監宮女施禮,黃瓊信步走到了秦氏的卧室。看著此時已經沉睡,卻依舊是花帶海棠的秦氏。黃瓊寬衣解帶,輕輕掀開被子睡到了她的身邊。而腹中孩子已經兩個多月的秦氏睡得並不踏實。感覺到身邊有人之後,馬上便從睡夢之中驚醒過來。

見到躺在自己身邊的黃瓊,不由得驚訝的啊了一聲。自從懷了孩子后,黃瓊雖說也經常來看她,偶爾還陪著她用膳,但卻再沒有招她侍寢過。雖說這讓秦氏心中鬆了一口氣,可同樣偶爾也有一陣失落。今兒見到這位爺不請自到,一向冷漠的秦氏,心中多少有點小欣喜。

雙臂雖說有些遲疑,但最終還是摟住了這個小男人的腰。感受到一貫對自己冷漠的秦氏,突然展現出來的對自己依賴,自然不會推拒的黃瓊,也伸手一把將這個婦人摟在懷中。兩個人誰都沒說話,只是靜靜這麼相互依偎著。黃瓊現在才發現,這個女人雖說對自己有些冷漠。

可在她的身邊,便與在何瑤身邊一樣,讓自己有一種格外心安的感覺。尤其是這個秦氏,可能是自己離開京兆太久,有些太過於思念家人了,總感覺她與司徒喚霜有幾分的神似。儘管相似的地方不多,可總是有幾分的相似。尤其那個嘴型與鼻子,幾乎是一模一樣。

雖說每次見到秦氏,黃瓊總是不經意的想起這個事情。可一轉念,卻也知道自己在瞎琢磨。兩個人,一個出身自江南蘇州府,自幼在廣南西路長大。一個人雖說也出身江南,卻嫁到了這西北的延安府。而且這兩個人之間,年齡相差太過於懸殊,怎麼可能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裡,黃瓊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將懷中的婦人,抱得更緊了一些后,也許有了一些酒意,也許是這個婦人讓他感覺到心安,不長時間便沉沉睡去。只是在黃瓊睡去后,一直依偎在黃瓊懷中閉著眼睛的秦氏,突然睜開了眼睛,靜靜的看著這個男人,心思卻是極為複雜。

這個男人雖說年輕,比自己要小上近二十歲。還強迫自己做了那些事情不說,現在更是強迫自己有了他的孩子。按理說,自己應該恨他才對。可今兒自己在見到他來自己這裡,卻莫名的發現,自己心中居然掠過一絲的驚喜。哪怕持續的很短暫,但她可以確定那絕對是驚喜。

而現在,自己被他抱在懷中,更是感覺到了,即便是曾經的丈夫,也從來沒有給過自己的安全感。難道自己真的是因為,懷了這個人的孩子而有些變了?這不可能,自己與他的年紀相差太大,根本就不可能會喜歡上。哪怕是已經知道自己動了情,可秦氏在心中還是在否認。

聽著這個男人平穩呼吸聲,還有自己枕著的那具,給自己帶來從未有過安全感,甚至讓自己再也不想離開的胸膛。心思混亂,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麼了的秦氏,眼睛裡面不由得透出一絲的迷茫。輕輕撫摸了自己還平坦的肚子,實在不想離開這具胸膛的秦氏,靜靜閉上了眼睛。

兩個人一個睡得格外踏實,一個幾乎是半夢半醒,直到天亮時分才沉沉睡去。而當黃瓊醒過來的時候,見到還在沉睡的秦氏,輕輕吻了吻婦人微微皺起的眉頭,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沒有用任何人服侍,自己穿好衣服。打消了陪著她用早膳想法后,輕輕的離開了秦氏這裡。

原本昨夜,黃瓊來秦氏這裡,本想著與她說說話。畢竟年齡大一些,經歷的事情相對來說,也更多一些。與她說說話,哪怕不能解決自己心中的煩憂,但總比一直憋在心中為好。秦氏的為人有些冷淡,向來不是那種願意與人交往的人,倒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合適的傾訴人。

只是秦氏在發現自己之後,眼神之中那一閃而過的驚喜,卻讓他隨即便放棄了這個想法。現在看,也許是有了自自己孩子的原因,這個婦人至少看起來,對自己並非是真冷漠無情。自己與她去談論另一個女人,對於這個女人來說有些殘忍,尤其是她還懷著身孕的情況之下。

最終放棄了這個想法的黃瓊,也只是抱著懷中的婦人睡了一夜。哪怕懷中這個婦人的豐盈,也曾經也一度讓他心猿意馬過。可也知道,這個時候實在還不是時候的他,最終勉強按捺住了自己的心火,而沒有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只是抱著這個不安的女人,沉沉睡了一夜。

清晨起床后,有些心思重重的黃瓊不知道,就在他起床的時候,在宮外劉妻也幾乎在同一時間起了床。儘管前一夜,被黃瓊折騰得疲憊不堪,好不容易熬到黃瓊總算放手,連衣物都來不及穿便沉沉睡去。甚至就連那個侵佔了自己的男人,什麼時候走的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但出於慣性的習慣,劉妻還是早早的便清醒過來。只是醒來之後,準備強忍著渾身酸痛,起身給家人準備早膳的她。剛一起身的時候,卻感覺某個部位,一陣陣與初夜類似的疼痛傳來,不由得又坐回了床榻之上。而這陣異樣的疼痛,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昨夜的經歷。

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居然背著丈夫做出這種事情來,還是與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想到昨夜,自己從抗拒到最終也沉入其中,甚至到最後的迎合,劉妻不由得羞愧的捂住了自己的臉龐,一絲清淚流了下來。自己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居然最後還做出那麼羞人的事情來。

抬起頭,看著身邊還在沉睡之中的丈夫,劉妻輕輕的擦拭了眼淚。她不敢想象,以自己丈夫的性格,在知道昨兒夜裡的事情之後,會做出什麼事情來。丈夫苦熬了這麼多年,如今總算遇到了一個欣賞的人,眼看出頭日子就到了。可那個欣賞他的人,卻偏偏做出了那種事情。

這如果讓丈夫知道了,丈夫又怎麼能接受得了?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丈夫知道,否則他會崩潰的。而那個男人,今後自己也絕對不能再見了。昨夜的事情,就權當做一場噩夢吧。想到這裡,女人擦乾淨自己臉上的淚水,強忍著滿身不適,再一次起身準備給家人準備早膳。

只是當她穿鞋子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腳腕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待上了一串手鏈。而這串手鏈,一看就是由上好墨玉雕刻而成,大小均勻一模一樣價值不菲的手鏈,婦人卻是一眼就知道是誰給自己帶上的。而看著這串手鏈,婦人更加羞愧的同時,心中不由得一陣陣的惱火。

這算是什麼?是他在糟蹋了自己后的補償嗎,還是代表他送給自己某樣信物?自己已經失身給他,還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還要他什麼補償作甚?他已經糟蹋過自己一次,怎麼還想著接下來還要繼續?只是就在婦人正要解下手鏈的時候,身旁的劉昌卻是從沉睡中醒了過來。

聽到丈夫的嘀咕聲,婦人急忙放下腿上的裙擺,掙扎著起身去廚房忙乎去了。好在昨兒黃瓊送來了不少的東西,早飯也用不到費什麼手腳。將羊肉切下來一塊,與胡餅一同放在灶上熱著。又熬了一鍋金黃的粟粥,再切上一盤鹹菜和鹹蛋,便是一餐即簡單又豐盛的早餐。

等到兩個孩子起床后,見到盤子裡面的羊肉,不由得高興起來。雖說他們也都是官宦家庭,可一個七品官的俸祿實在有限。便是他們這樣的家庭,也很少能夠吃到肉。看著兩個孩子大口的吃肉,想起妻兒這些年跟著自己受的苦。劉昌自己沒有捨得吃,只是看著孩子再吃。

又給同樣只吃鹹菜和粥,從未向著羊肉伸過筷子的妻子,夾了幾塊肉后道:「吃吧,別只顧我們爺幾個,自己卻捨不得。現如今我跟了太子,今後也算是熬出頭來。太子雖說表面看著嚴厲,可實則內心還是一個寬厚之人,從不虧待跟著他的人。跟著他,以後還愁什麼吃肉。」

「說起來,還是我對不起你們娘幾個。你大小也是一個官太太,可咱們的日子卻過成了這個樣子。這些年,從來就沒有寬鬆過。你們娘幾個跟著我,實在吃了不少的苦頭。如今儲君厚待,咱們一家人總算看到了希望。雖說不能大手大腳的浪費,可也不能總太過於緊著自己。」

聽著丈夫的話,劉妻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將碗中的肉給劉昌夾了過去。又撕開一張胡餅,塞到劉昌的手中后才道:「你也多吃一些,別總惦記著孩子,少不了他們。你這進宮又要忙上一天,只喝點粥怎麼能行?我們娘三,在家裡也不用幹什麼活,喝點稀的就可以了。」

看著愛妻,溫柔體貼的樣子。在看著兩個教育良好的孩子,雖說面前是好久都沒有吃過的肉,卻依舊細嚼慢咽的吃著。而且每個人,也只吃了兩塊羊肉,剩下都推給了父母。有些心酸的劉昌,將裝肉的碟子向兩個孩子面前推了推,將碟子中的肉給她們娘三分了下去。

自己碟子中,除了妻子給夾來的兩塊肉,在沒有碰過一下那碟肉。而大女兒見到父親將肉都夾給了自己,更是貼心的將自己碟中的肉,分給爹娘和弟弟。直到肉又被母親夾回來,在母親的嚴令之下,才將肉又分出來一半給弟弟后,自己就著粟米粥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