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定河山
  4. 第七百二十二章 盟旗制度

第七百二十二章 盟旗制度

作者:

對於這個族長的意思,黃瓊卻是微笑道:「朝廷對於出售軍械的數量,做出一些限制,真正的意圖是不想讓自己自相殘殺。你們自己說,這些年你們之間除了與唐古拉雪山南面的部族廝殺之外,你們自己也沒有少結怨吧。若是不受限制的出售軍器,恐怕你們自己損失更大。」

「一些小的部族,恐怕早就已經滅族滅種了。朝廷限制向你們出售軍械與盔甲,着眼點主要還是為了你們好。至於今後,可以考慮酌情增加向你們出售軍械的數量,但完全放開這個不可能。朝廷並不能只考慮你們這些大部族的利益,而對那些實力薄弱的小部族視而不見。」

「不過,你的要求也不是全然沒有道理。寡人也知道,你們脫思麻部族,因為正處在吐蕃腹地與青海之間要道上,被吐蕃腹地的那些貴族,當成了肥羊一樣看待。每年夏天,經常會翻越唐古拉雪山與巴顏喀拉雪山,過來搶劫你們的牧場牛羊,還有你們的子民、婦女和奴隸。」

「你放心,你們脫思麻部與其他部族不同,所在地位重要,朝廷會有一個通盤考慮的。不過,你們脫思麻諸部如今四分五裂、各自為政,自保能力太差,以寡人來看還是稍微整合一下才好。拳頭還是攥緊了,打人才會打的痛不是嗎?一個巴掌,永遠都打不過一個拳頭的。」

黃瓊這番話說罷,在座的脫思麻諸部的族長與頭人,臉色都有些變了。他們以為,朝廷這是還要給他們在派來一個爹。自前唐年間吐蕃內亂,對青海吐蕃早已經是鞭長莫及。除了腹地那些打了敗仗,窮瘋了的貴族時不時的過來搶劫一遍之外,他們的日子過得很安詳和自在。

在他們看來,唯一差一點的就是大齊朝的那些官員,有時候搜刮的實在太狠了。尤其是那位李節度,幾乎是刮底三尺。但不管怎麼說,雖說負擔重了一些,可有大齊朝的軍威保護。如今還生活在雪域高原腹地那些同族,在怎麼對他們羨慕嫉妒恨,也不敢動輒興兵前來討伐。

現在朝廷,居然還要給他們在派出一個管事的人來,這如何不讓他們感覺到不舒服?而且不是一般的不舒服。那位李節度的嘴臉,讓他們着實在見到了什麼叫做貪官。若是派來的人,都與那位李節度一樣,那麼自己日子還有什麼奔頭?這群漢人的官,又有幾個不貪不佔的?

只是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黃瓊接下來卻是道:「除了六穀部為朝廷直接管轄之外,阿柴、脫思麻二部,朝廷決定設置盟旗制度。每一部按照所屬部族不同,以部落為基礎,每一部落設置一旗或是兩旗。以同屬一部族四到五旗設置一盟,相互不為同屬,同歸朝廷統一管轄。」

「旗設置旗噶倫兩名、僧、俗各一人。協理噶倫兩名,噶倫同知兩人,具體處理旗內事物,朝廷不予任何干涉。不過除了僧人噶倫由諸活佛提出人選之外,其餘的協理噶倫與噶倫同知,均有噶倫自己提出,但需要報請朝廷批複。旗俗噶倫由朝廷冊封一定的爵位,並由諸位世襲。」

「僧人噶倫則根據俗噶倫,以及旗中大多數百姓所信奉教派,分別由諸活佛指派,並上奏朝廷承認后冊封。只處理旗中僧人事務以及管理寺廟事務,不得干涉普通旗務處理。僧人噶倫一旦被選定,則不為終身制,每五年重新選擇一次。中途除了活佛之外,任何人不得替換。」

「協理噶倫與噶倫同知,如果出現空缺,一樣由噶倫從本旗挑選後上奏,得到朝廷批准之後才能正式上任。至於盟設盟長、副盟長統管各盟內部事務。由朝廷頒發印信,任期為終身制,但不得世襲。盟內同時設置幫辦盟長兩人,協助盟長處置盟事務。不過這盟長嗎?」

說到這裏,黃瓊掃了一眼在座的這些,聽到自己這番話之後,不約而同耳朵都樹立起來的青塘吐蕃各部族長與貴族。知道這些人,最關心的便是這個盟長,是由朝廷委派還是從他們之中挑選。畢竟大家都各自為政,都自由自在慣了,誰也不願意頭上,再多一個爹不是嗎?

對於這些人心態,心知肚明的黃瓊卻是淡淡一笑。在擺足了架子,將這些人的胃口徹底吊起來之後,才慢悠悠的道:「盟長與副盟長,皆由盟屬各旗執政噶倫之中挑選,朝廷不另派管事人員。六穀部與唃廝啰直接編為旗不設盟,由隴右安撫使與西京兵部尚書直管。」

「諸盟旗對內處理盟旗內部政務、刑名、徵稅、差派,清理本旗丁口,管理各自的部族軍等事情。但需每三年要在指定地點簡稽軍實、巡閱邊防,清理刑名、編審丁冊。設置盟旗之後,每一旗由朝廷制定劃定區域,便為各自永久游牧地區,諸旗不得擅自越界放牧、耕種。」

「諸旗噶倫一旦被選為盟長、副盟長,便不得在兼任本旗噶倫。由朝廷在其所屬旗貴族之中,指定人選接任。盟長與副盟長,主要責任是協調處理盟內各種事務,整理本盟諸旗丁口數量,尤其是牧場的紛爭。荒年協同其餘未受災的諸旗救濟,或是向朝廷申請救濟。」

話音落下,黃瓊看了看在座的這些聽完自己這番話之後,臉色各異的族長與頭人,又拋出了一個就連兩位活佛都有些坐不住的話:「至於兩位活佛,則在其駐蹕寺廟周邊設置直屬喇嘛旗。對於喇嘛旗,朝廷有特殊的待遇。旗下百姓有納稅和出徭役供養活佛的義務。」

「我大齊朝在一天就永遠免除,喇嘛旗的一切賦稅與差役。喇嘛旗與地方旗平級,雙方不得干預地方旗務。喇嘛旗所屬的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一切財產,都屬於活佛所駐蹕之各寺廟。喇嘛旗不對地方任何盟負責,一切事務均由西京禮部直屬管理,朝廷同樣頒發給印信。」

「至於其他諸旗,朝廷將按照其對朝廷貢獻的大小,分別賜予貴族鎮國郡公、輔國郡公,輔國將軍、奉國將軍,以及驍騎尉、雲騎尉等世襲爵位,並頒發世襲罔替的丹書鐵劵,並給予一定錢帛的俸祿。如果今後對朝廷有特殊,或是重大貢獻的,朝廷將不吝賜予郡王爵位。」

說罷這些之後,多少有些口乾舌燥的黃瓊,端起茶碗喝一了一口之後。才抬起頭對着這些部族頭人道:「這種盟旗制度,是朝廷考慮到你們的特殊需要,專門研究決定的。即可以使得你們免於相互因為牧場爭鬥,損耗各部的元氣。也考慮到脫思麻、阿柴兩部平日的自衛。」

「脫思麻部,要面臨唐古拉大雪山,以及巴顏喀拉雪山南面、西面諸部族的攻擊。阿柴部,要面對黃頭回紇的不斷騷擾。建立盟旗,可以把你們分散的力量相對集中起來,足以應對其他部族的攻擊。同時也可以解決你們各自因為牧場,以及土地動不動便相互廝殺的內杠。」

「誰若是有什麼不同意見,也可以提出來。當然,寡人也不是要求你們現在便答應朝廷會給你們一定時日考慮的。畢竟朝廷派出人手去勘察你們的轄區,以便給你們劃分旗地也需要時日的。寡人認為,青海一地足夠富饒,也足夠寬大。足以容納你們這些部族同時生存下去。」

「你們的利益和爵位,朝廷不僅要保護,還要給你們更高的俸祿與爵位。你們在自己的旗地上,各自耕種青稞,放牧牛羊也完全可以不用相互打攪。有什麼事情,大家都在一個盟內,也可以上報盟主統一協調解決嗎。實在不行,也可以上奏朝廷,由朝廷給予相應的處理。」

「寡人以為,設置盟旗制度,總比你們如今各自為政要好的多。你們原本的許可權沒有減少,得到助力卻是大大增加了,而且權利也沒有減少。應對黃頭回紇與其他吐蕃諸部的時候,也不用各自為戰。一旦戰敗,只能淪為奴隸。放心,朝廷在設置盟旗的時候,會替你們考慮的。」

黃瓊這番話說罷,在座的三部族長與頭人,都陷入了沉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沒有說話。至於那兩位活佛,則是對於黃瓊的整個思路眼冒金光。眼下吐蕃的僧人,雖說地位相當高,但更多的財富與地位,來自於對那些信仰虔誠奴隸主的贈與,本身還沒有太多權利。

寺廟雖說也佔據了大量的土地,但是沒有任何的權勢。只是靠的,還是自身的影響力。遠還無法與幾百年之後,政教合一的地位相比。如今大齊朝的這位太子,不僅授予了他們向所駐蹕地區派遣噶倫官權利,還答應讓他們設置各自所直屬的旗,等於讓自己有了自己的部曲。

這無疑,又讓他們獲得了更高的權勢與地位,更有利於他們傳教與發展信徒。而信徒發展越多,自己的影響力也就越大。只要讓自己寺廟,遍佈每一個吐蕃人所在的地區,獲得更多旗噶倫的支持,那麼自己便可以在接下來爭鬥中穩佔上風,對方就是存在又能怎麼樣?

想到這裏,二位活佛不約而同的站起身來,高宣一聲佛號:「朝廷與太子殿下,如此心懷慈悲,為吐蕃諸部族着想,老僧等自然感激不盡。回去之後必定下令所屬寺廟日日在佛前,為朝廷為太子殿下誦經祈福,以求佛祖保佑我大齊國事興隆,更保佑太子殿下龍體康健。」

黃瓊是什麼人?這二位一張口,便知道他們雖說並未看透自己真實的用意,卻是明了這種制度對他們大力弘揚佛法只有好處,沒有任何的壞處。尤其是一向在青塘吐蕃諸部傳教的白教,更是看出來了,這種制度對於他們來說,遠比還未受到大齊控制的吐蕃腹地的紅教有利。

這個制度一旦實施,紅教再想向白教佛光普照之地,滲透進來可就很難了。想想,每一旗都有自己派出的總管僧人事務的噶倫,紅教想要滲透進來,還能有這個機會嗎?自己又豈會給他們傳播他們邪說的機會?至於吐蕃腹地還是一盤散沙的情況之下,自己機會卻是大大的。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