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我必將加冕為王
  4. 第616章 安森的選擇

第616章 安森的選擇

作者:

當撤退的命令下達的瞬間,伯納德·莫爾威斯就很清楚,自己完了。

徹底完了。

對於一支正在和敵人交手的軍隊而言,如何撤退是非常複雜且精密的工作,需要各個作戰單位間的嚴密配合甚至是壯士斷腕的勇氣,才能確保整個過程有條不紊的進行,讓主力在對手咄咄逼人的進攻面前保存完整。

而之所以案例很不多見,就是因為能完成這種高水準操作的軍隊一般也不會遇到這種事;士氣崩潰的士兵,組織度為零的建制,指揮系統混亂,溝通聯絡不暢,敵人的反覆襲擾……

所有會導致一支軍隊失控,從撤退變成潰退的標誌,伯納德和他麾下的四個步兵團基本全中。

明媚的陽光下,連綿不絕的凄嚎和衝鋒時的吶喊甚至蓋過了槍炮的轟鳴,精神飽滿的第五步兵團取代已經付出了不小傷亡的擲彈兵團,配合從右翼死死咬住敵人的阿列克謝發起全線反撲,同時左翼的空心方陣繼續保持有序射擊,驅趕着敵人潰退的方向。

這也是整場戰鬥最困難的部分…只要計劃得當並且不犯錯誤,擊敗敵人並困難,難的是如何儘可能殲滅其有生力量。

無論是克洛維還是自由邦聯,能夠徹底消滅帝國在新世界勢力的機會有,且只有這一次;如果不能一鼓作氣,甚至是讓揚帆城繼續左右橫跳,之後再想來一次都要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代價。

畢竟無論邦聯還是克洛維,在帝國的龐大體量面前都過於弱小了;帝國可以犯錯但自己不行,每一次機會,每一處優勢都必須牢牢把握,才有逆轉翻盤的可能。

而正當風暴師主力開始對帝國中線展開絞殺的同時,東線的戰鬥也逐漸分出了勝負——手兩個邦聯步兵團的若瑟夫,趁著濃霧未散時向雷耶爵士的第七線列兵團發動了突襲,成功打了被寄予厚望的「東線援軍」一個猝不及防。

奇襲加上絕對的兵力優勢,令烏合之眾的邦聯軍隊在若瑟夫手中變得「優秀」了起來:數以百計的冬炬城散兵揮舞著開山刀和土製火槍,沖向猝不及防的敵人側翼大殺特殺,配合長湖鎮步兵團的縱隊攻勢,成功完成了對雷耶爵士的包夾。

而當又驚又怒的雷耶爵士召喚驃騎兵連掩護突圍,長湖鎮步兵團立刻原地展開成兩個左右配合的空心方陣,一邊逼退騎兵,一邊繼續向第七線列兵團不間斷的開火。

在付出了兩百多人的代價后,兩個邦聯步兵團終於完成了對敵人的合圍;退無可退的雷耶爵士被迫投降,光榮的成為了新世界戰爭以來,第一個向殖民地叛軍投降的帝國騎士。

而他甚至還不是最倒霉的…被伯納德派去攻佔丘陵高地的艾瑪爾爵士,好不容易等到大霧散去,就看到整個中部戰線全盤崩潰,大勢已去。

然後他就發現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自己還有自己身後這一千多人該怎麼辦?

首先守是肯定的守不住的,所有的火炮都成了廢鐵,倉庫被搬空,陣地被破壞;但要是進攻掩護中部主力撤退…現在下面全都是克洛維人的主力軍,主動下山就是自投羅網。

進也不行守也不行,艾瑪爾爵士就這麼被困在了敵人主動讓給他的高地上,只能眼睜睜看着四個帝國步兵團被包圍,擊潰,最終殲滅。

和他有着相同感覺的還有帝國西線的主力軍——手握這支擁有三個步兵團,騎兵炮和將近一個團騎兵的精銳之師,同樣被伯納德寄予厚望,忠心耿耿的傳令官。

這支部隊最初被安排的任務是提防揚帆城的突襲,於是當伯納德的求援命令傳來后,拿着兩份自相矛盾命令,進退兩難的傳令官只得下令讓部隊緩緩向中間靠攏。

直至太陽升起,還沒等他下定決心解圍救援,就遭到了圍攻陣地的炮擊——從開戰伊始就藏在陣地西線的炮兵連和僅存的數門火炮,終於得到了向敵人開火的命令。

一道道呼嘯的拋物線劃破長空,在西線帝國主力的必經之路上炸開衝天的火光;儘管同樣缺乏準頭,但無論是野戰炮還是攻城的大口徑火炮,威力都足以對帝國僅有的幾門騎兵炮形成絕對的火力碾壓。

嗆人的硝煙中,撕裂一切的轟鳴築起了用火光和漫天砂礫碎石組成的「帷幕」,硬生生打斷了帝國西線的支援勢頭,迫使其無法展開兵線;同時橫在他們和中部帝國線列之間的兩個團級空心方陣,也打消了騎兵們迂迴突襲的勇氣。

全線崩潰又得不到支援的中部帝國線列,就在震天的吶喊聲下,被猶如潮水的風暴師步兵們徹底淹沒。

「結束了。」

看着這場彷彿眨眼間就迎來尾聲的決戰,薩多爵士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鬆開了手中的單筒望遠鏡,表情複雜。

雖然不是沒想到過克洛維人能逆風翻盤,以逸待勞的戰平甚至擊敗已經沒有多少籌碼的伯納德·莫爾威斯大人,可當真正發生的那一刻,還是……

不僅僅是他,塔樓頂端的眾人都是一片噤聲,安靜的甚至聽不到是否有人正在呼吸。

當然,僅憑四五千人的克洛維軍隊,是不可能在短短半天的時間內殺光八千帝國大軍的,翻一倍也不太可能;哪怕是現在,中線的四個帝國步兵團仍還在做最後的負隅頑抗,西線精銳也保留着相當的戰鬥力,佔據丘陵高地的一千名帝國士兵更是完好無損……

但哪怕最最普通的胸甲騎兵,也不會認為這些人還有任何翻盤的可能;等待他們的命運,大概率就是中部的四個步兵團被吃掉后,再被分批逐一消滅。

至於揚帆城最後的下場…薩多默默抬起頭,看向年輕騎士的背影。

緊抿著嘴角的路易望着不遠處的戰場,沉默不語。

「薩多爵士。」

良久,出神的胸甲騎兵營長被對方的話語聲拉回現實,驚醒的他下意識抬頭挺胸,向對方行了一禮:「總督大人?」

「讓待命的軍隊集結起來,做好出擊的準備。」路易回首看向他,冷靜的表情顯得十分嚴肅:

「我給您一刻鐘的時間…十五分鐘后,全軍向西進軍,配合克洛維人與叛亂殖民地軍隊,擊潰伯納德大軍的殘部!」

向西?!

眉頭皺起的薩多猛地抬起頭,一臉震驚的看向年輕騎士。

說實話,路易的命令里沒有任何錯誤的地方——既然佔據高地的敵人不用管,而中部已經被風暴師主力完全牽制,剩下的自然只有西線的精銳還值得揚帆城這個「場外援軍」出手,配合友軍徹底擊潰這最後的殘敵。

但那是之前!

哪怕半小時前,揚帆城只要派出軍隊都還在能被稱之為「援軍」的範疇,可現在…薩多甚至懷疑就算他們擊潰了帝國西線,克洛維人還會不會願意把他們當成是「友軍」。

以自己對路易的了解,他不認為這個貌似稚嫩實則經驗豐富的年輕人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那麼如果不是為了爭取「友軍」的身份,就只能是為了別的…再參考他剛剛剛話中的用詞:伯納德大軍殘部,克洛維人,叛亂殖民地——全然不像是對待盟友的口吻。

可要是換成揚帆城總督…真正的揚帆城總督,那就非常的貼切了。

路易·貝爾納…他…他該不會是要……?!

短暫的沉寂中,年輕騎士用他那湛藍色的眸子靜靜地望着薩多,沒有說一句話。

感受着目光里無形的壓力,原本還打算反駁的薩多最終並沒有開口,而是畢恭畢敬的微微頷首:

「遵命!」

話音落下,胸甲騎兵首領轉身離去,塔樓頂端再次歸於沉寂。

望着薩多爵士的背影,年輕騎士的眼神中流露出幾分歉意,但旋即又恢復了冷靜。

一旁的精靈少女默默走到他身側,牽住了路易右手的同時小心翼翼望向他的臉頰:「有把握嗎?」

「說實話,沒有。」路易苦笑了一聲:「決定一切的關鍵不在於我,而是安森·巴赫的選擇。」

「究竟是為了剷除帝國在新世界的存在,不惜任何代價;還是能為了避免更大的矛盾和無謂的犧牲,願意選擇妥協。」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為了揚帆城還有那些已經沒有繼續戰鬥下去意義的帝國士兵們,總該是要試一試的。」

「失敗的話,我大概會和克羅格哥哥一樣吧…一樣的眾叛親離,不要說帝國的軍隊,大概揚帆城的民眾也不會想站在我這個失敗者這邊了。」呼出一口氣,看向精靈少女的路易緩緩道:

「到時候,就只能委屈你來保護我了。」

芙萊婭先是一怔,旋即露出了微笑。

……………………

「揚帆城的軍隊開始行動了,似乎是要朝着西線進攻。」望着揚帆城方向捲起的煙塵,卡爾猶豫的扭頭對安森道:「要不要派人攔截一下?」

「攔截,為什麼要攔截?」

安森很是無所謂的聳聳肩:「有人幫忙收拾這個最大的大麻煩,讓我們可以專心致志的幹掉伯納德和他的主力軍…這不是挺好的嗎?」

好?

卡爾瞪大了眼睛,略有些錯愕的看向面前的總司令——彷彿和幾分鐘前那個說「一定要全殲帝國大軍」的傢伙完全判若兩人。

感受着身旁那萬分不理解的目光,嘆了口氣的安森只得公佈答案:

「你覺得以我們現在連全殲四個團…哦,外加東線的一個團和丘陵高地上那個倒霉蛋都費勁的情況,還有閑心思理會那幫『西線精銳』嗎?」

卡爾這才恍然大悟。

「如果有把握的話,誰不想把問題一口氣全部解決,關鍵還是實力不夠啊。」安森的表情相當無奈:

「歸根結底,這都是因為某人在荒草林鎩羽而歸,導致邦聯軍隊全線潰敗;沒有了那六千多***軍!你讓我拿什麼阻攔揚帆城的軍隊,啊,拿什麼一邊圍剿足足四個線列兵團,一邊和敵人的精銳殺個你死我活?」

「這怎麼能怪我呢?!」

卡爾一臉的無辜:「明明是你自說自話扔下我和阿列克謝,非要先替揚帆城解圍結果讓我們被伯納德一輪推平,差點兒沒能活着逃出來——我還沒怪你呢!」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就事論事——而且我們實事求是的講,你沒守住荒草林這件事是不是造成了決定性的……」

「你要沒把主力全都帶走,我能守不住荒草林?!」

「你要守住荒草林,我現在能攔不住揚帆城?!」

「那是誰非要這麼迫不及待替揚帆城解圍的?!」

「廢話,不解圍難道看着伯納德收復揚帆城嗎?!」

「你為了解圍把主力全帶走,還怪我守不住荒草林?!」

「不就是因為你沒守住荒草林,我現在才攔不住揚帆城?!」

…………爭執不休的兩人在周圍人的注視下,面紅耳赤的吵了足足十分鐘;直至騎兵中尉氣喘吁吁的趕回來,才打斷了這場看不見盡頭的輪迴:

「大人,騎兵連報告——目標已經被生擒!」

嗯?!

安森猛地回頭,一邊扯著卡爾領口一邊摁住企圖捅過來的煙頭:「在什麼地方?」

「陣地附近,暫時和幾個帝國騎士一起被我們包圍了!」騎兵中尉顯得相當興奮:

「法比安中校和擲彈兵團已經接手,正準備把他們解除武裝后直接押送回來!」

「很好!告訴法比安,讓他儘快…嗯?」

忽然愣住的安森話音戛然而止,發現自己周圍突然空蕩蕩的,好像少了一大群人。

「衛兵連呢?」

「早就走啦。」卡爾癱在一旁,鬆了松衣領,氣喘吁吁道。

「走了?!」

安森緊張的皺起眉頭:「什麼時候?!」

「幾分鐘前,就差不多是你非要和我吵架的時候;莉莎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一臉擔驚受怕的就帶着衛兵連朝丘陵高地殺上去…哦,這是戰鬥已經快結束了么?」

卡爾一邊回憶,一邊直著身後的丘陵道。

在那炮兵陣地的最高處,一面克洛維王旗正冉冉升起。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