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不負大明不負卿
  4. 第1548章 先鋒的覺醒

第1548章 先鋒的覺醒

作者:

「在妹妹面前說這個,是不是有點不地道?」徐文穎淺淺一笑。

「姐姐是怕你的感情與我的感情形成鮮明的對比從而令我傷心嗎?」王姽嫿心思洞明地笑,繼而搖了搖頭,「說吧,沒關係的,妹妹我都已經傷成這樣了,還有什麼可以傷到我呢?」

「也對。」徐文穎點頭道是,「生活很有意思,有時候總是讓我們受傷,可到後來才發現,那些受過傷的地方最後都變成我們最強壯的地方。」

「當經歷過一場大風暴之後,我早已經不再是原來的那個我了。」王姽嫿也點點頭,感慨地道,「現在回想起來,在烏蟒島上,我都佩服我自己,到底靠什麼支撐到最後的?原來人的靈魂可以承受許多原本不敢想的東西。」

「我與皇上都佩服妹妹超強的意志力呢。」徐文穎由衷地道。

「既然如此,姐姐還怕我受不了你與皇上的恩愛嗎?」

「好,妹妹想聽,我說便是了,但不許怪姐姐在你面前秀恩愛哈。」

「知道,姐姐曾經沒看上他嘛,曾經皇上不是撮合過你們嗎?」

「說來我與妹妹還真是有緣哈,居然與同一個男人扯上關係。姐姐當初確實沒看上他,因為見到皇上第一面我就喜歡,對其他男人都沒興趣了。」

「要是皇上不打算娶姐姐怎麼辦?」

「孤注一擲賭一把,要想得到最好的東西,當然得下血本,這叫置之死地而後生。畢竟未來的事誰也說不準,當時想着最壞的打算無非就是這輩子一個人過嘛,也沒什麼了不起。」

「姐姐果然是女中豪傑!可既然姐姐覺得一個人過也沒什麼了不起,那為何勸妹妹試着接受他呢?」

「姐姐是說如果你心中還有他,就不妨試着接受。一個人過是沒問題,可如果有人願意陪你過不是更好嗎?餓了可以讓他給你買吃的,渴了可以讓他給你端茶倒水,關鍵他還能掙錢。」

「皇上就是這麼對姐姐的嗎?」

「對呀!」徐文穎雙眉向上一挑,「該撒嬌的時候撒嬌,該是小性子的時候使小性子,女人不就要這樣?」

王姽嫿道:「還是因為姐姐遇到一個寵愛你的好男人。」

「皇上說申用嘉也是一個真男人,如果他一旦認真起來,對妹妹可以像對作畫一樣,那妹妹就幸福了。」

「我可不敢奢望。」

「想想又不虧嘛,萬一實現了呢?就像當初姐姐一樣,豪爽地賭一把,贏了就賺了,輸了一個人過。」

「這點妹妹還是比不過姐姐,甘拜下風。」王姽嫿搖頭笑了笑。

「皇上看人的眼光很准,他一直看好申用嘉,認為他是個真男人,我想應該就是吧。妹妹不要氣餒。」

「姐姐陽光,積極,向上,皇上娶了你也是他的福氣。」王姽嫿道。

「先不管妹妹說得對不對,但這個思維姐喜歡。」徐文穎道,「憑什麼對女人的評判標準要建立在男人的基礎上,而評判男人時卻不能反過來?」

「姐姐是想為女性爭奪話語權嗎?」

「爭取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也需要我們這些女子的覺醒,倘若處處自卑總以男人為中心,那女子永遠都將沒有地位沒有自己的話語權。」

「……」王姽嫿有些驚訝,不禁問,「姐姐這思想,皇上認同嗎?」

「當然認同,皇上若不認同,我也要爭取。」徐文穎堅定地道。

「姐姐不怕被人說你是女強人嗎?」王姽嫿又道。

「女強人?」徐文穎搖頭而笑,不以為然道,「姐這算不得強勢吧,在皇上面前我依然還是小女人一個,只不過是想告訴天下女人,不必處處站在男人的視角評判自己。」

「可女人不能盼頭露面,這也不能那也不能,終究還是弱勢群體。」

「所以才需要我們努力爭取啊,但前提是我們要改變自己的思維,不要以為自己處處低男人一等。」

「以後妹妹要多向姐姐學習請教。」

「妹妹覺得有道理不?」

「有啊。皇上都贊同,怎麼會沒有道理?」

「假若拋開皇上不談呢?」徐文穎追問道。

「如果沒有皇上的支持,姐姐的想法再好,恐怕都將付之流水,絕沒有生存的空間。」王姽嫿回道。

「看來妹妹還是覺得男人才是天。」徐文穎微微嘆了一口氣。

王姽嫿也沒有爭辯,可心想難道不是這樣嗎?在這個男尊女卑的男權社會裏,男人本來就是天啊。

「妹妹是不是覺得姐姐的思想與這個時代格格不入?」徐文穎鑒貌辨色,望着王姽嫿輕輕地問。

「我想很大程度是皇上的思想影響了姐姐吧?」王姽嫿如是般回道。

「也許是有皇上縱容的原因吧,但妹妹相信姐姐,姐姐真是這樣想的。」

「我當然相信,姐姐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為女性之覺醒吹響號角的人。」

「嘿嘿!」徐文穎笑了笑,「皇上說我是這個時代當之無愧的先鋒。」

「我現在總算明白姐姐當初為什麼敢向天下人發誓非皇上不嫁了。」王姽嫿覺得自己已經找到了答案。

「妹妹是不是覺得姐有點虎?」

「放在別人身上肯定是了,可放在姐姐身上,一切都是那麼合情合理。」

「其實我有今天的身份地位,全靠之懌姐姐,皇上最愛的人並不是我。」

「我想那是因為皇上是一個不忘舊情的人,倘若皇上最先遇到姐姐,那皇上最愛的人肯定就是姐姐了。」

王姽嫿還以為徐文穎情緒有兩分低落,所以趕緊撫慰道。

但其實沒有,徐文穎只是一想起李之懌,便情不自禁地懷念、傷感,並非因為感覺皇上最愛的人不是她。

「好了,與姽嫿妹妹說了那麼多,我要是為你做吃的。」

「姐姐真的要為妹妹做吃的呀?」

「當然。」

「姐姐是淑妃娘娘,妹妹豈敢讓姐姐親自動手?」王姽嫿忙站起來。

「今天妹妹只把我當作姐姐就好了。」

「那我去忙姐姐。」

「今天是第一次不用,下次可以。」徐文穎將王姽嫿按下。

「那,好吧。」王姽嫿見徐文穎盛意拳拳,也就不再推卻了,今天一席話又讓她感觸頗深。

對徐文穎也更加了解了。

……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