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滄神訣下載
  4. 滄神訣
  5. 第446章 鬼妖對決

第446章 鬼妖對決

作者: |返回:滄神訣TXT下載,滄神訣epub下載

「嘶——」斷掌決下,四面狂如驚風,竄裂的聲響貫絕整個洞口,彷彿無數的妖魔鬼魂纏繞而出。

田栩的掌法依然犀利,恍如鬼王迷蹤冽影疾馳,身手老練的斷殺招數,常人所及恐粉身斷骨。田栩的武功還是驚威,出掌化招有如魔鬼降臨,深寒洞中迷影魑魅,四殺襲來令人戰兢不止。

田栩的目標很明確,對方雙腳無法動彈,只需瞄準底盤強攻,效果自當顯著。

然而莫秋蘭卻始終一臉無視的表情,似乎在她看來,田栩的招式根本都是花招伎倆。只見她不偏不躲,「若柳拂風」竟是硬悍,以古墓派陰柔掌術正抗強襲,恐怕也只有像她這種內功沉澱的「老傢伙」,才敢這麼做。

「砰——」雙掌洞口對殺,只聽一聲巨響,內力碰殺之間,四周石壁震搖。雙方彼此寒老交手,「老魔」與「女妖」的撕纏對決,互不相讓間,洞內四周驚寒交錯,兩式破招狂震激石。

田栩遭受衝力反噬,貼壁向後退卻十步。而莫秋蘭這邊鐵索縛足,佇立原地毫髮無傷。其實本質上莫秋蘭的內功更高于田栩,曾經的「戰神」,加上積澱五十年的怨念寒功,如今的「老魔女」,強勢不可同日而語。田栩自恃武功高強,卻不想對手竟比蘭姑還要厲害數番,身體年邁焦灼之下,明顯有些難以吃消。

「呼……呼……」果然,田栩退卻后,一手撫牆,一邊喘著粗氣。他的眼神不再褻瀆,而是謹慎兼并著吃力,好久沒有遇到過這麼難纏的對手,田栩也是表現出鮮有的心慌。

「怎麼,本尊已至七十有餘,你個『年輕人』還勝不過我?」莫秋蘭反聲嘲笑道,竟把同樣年老的田栩,稱作「年輕人」,明顯充滿了刻薄的鄙視。

「老傢伙,真的是比那糟老婆子還令人討厭……」田栩自顧調侃一句,隨後內心默默道,「不過有一說一,這老太婆的武功好厲害,糟老婆子不是她對手不說,就算是當今的武林傳奇前來,也未必能佔得便宜……五十年啊,這老太婆能在這種荒寂之地深熬五十年之痛苦,其功法和心力令人畏懼,難怪那個糟老婆子都拿她沒辦法,這個老傢伙身上,一定有特別關於古墓派的秘密!」

田栩強忍著站起身,扭了扭脖子和手臂,示意剛才只是熱身,接下來要動真格了。

而莫秋蘭永遠都是那副不屑的神情,彷彿任憑對方如何「花拳繡腿」,最後的勝負結局不會改變……

「古墓派的男人,有點意思,看來那個掌門小妹跟你關係不淺,是有道理的……」莫秋蘭這邊,還有心調侃笑道,「要放在五十年前,你的武功確實驚艷,只不過在本尊這個曾經的『戰神』面前,根本寥寥無語……」

「戰神?……」然而聽到這裡,田栩似乎想起什麼,莫名問語道,「我好像有點印象,之前在古墓派,聽過那糟老婆子提及起類似的事——五十年前,古墓派曾有出過驚艷武林的弟子,好像就和『戰神』的稱謂有關……」

「呵,五十年前很久遠了,你們這些後生之輩,不過都是道聽途說……」莫秋蘭繼續笑道,「只是無所謂了,反正你今天跟我杠上了,就別想完身離開這裡——」

「你想殺了我?」田栩謹慎問道。

「也不是沒可能,只要我高興……」莫秋蘭繼續猙獰道。

「那我死之前,能告訴我有關你的過去嗎?」田栩又不禁問道。

「將死之人,沒有資格知道這些——」莫秋蘭十分不屑道,「畢竟,我更喜歡看著一個人抱憾死在我面前,那種不甘心又無能為力的掙扎感,簡直太讓人舒心了……」

「看來這五十年折磨的,不只是你的肉體,還有你的精神……」田栩聽到這裡,不禁冷笑道,「你現在就像一個瘋子一樣,不諳世事,想法行動如此偏激……」

「真要說瘋子的話,五十年前我就是了……」誰知莫秋蘭並不在意,而是借話說話道,「或者說,我早在五十年前就死了,如今留下的,只不過是一具心寄復仇的軀殼而已……」

「復仇?你要對誰復仇——」田栩不由驚問道。

「再往深的東西,就不是你該知道的範疇……」莫秋蘭露出狡黠的表情,振振說道,「而這其中,誰敢阻撓本尊的復仇大計,全都得死!」

說話間,莫秋蘭的周身頓起一片陰雲,彷彿無數的亡魂聚靈附身其中,巍巍恐懼之下,不斷顯露詭霧與殺氣,讓人不寒而慄。

田栩看在眼裡,不自覺戰兢調侃道:「呵,這就是積聚了五十年的怨恨嗎?女人的執念真可怕……」

「嘣——」突然,就在陰雲聚驟的一刻,一聲裂響,莫秋蘭周身的「亡靈」慫恿而上,岩頂一處鍾石瞬間斷裂,如天隕一般墜落下來。

然而還未落地摔碎,莫秋蘭伸手牢牢抓住尖石——原來莫秋蘭是想以石為劍,御劍過招,就跟之前與華天雲的對決如出一轍。

「是劍嗎……」田栩似乎能感覺到,對方既然是古墓派的武功,劍法自然捉襟在手,揮袖間雙掌齊喑蓄勢而待,似乎不敢有任何怠慢。

然而莫秋蘭可不管,無論對方作何反應,自己的出手已不會改變——石劍驚出飛蝗一變,「枯骨神劍」如紫光破月,洞影寒穿而殺,雖然雙腳被縛無以動身,但莫秋蘭長距使鋒依然威懾震雲。

田栩所見也欲全出,雙掌撲殺驚鴻十方之落——「啕虎烈掌」撼如神寅咆哮,雙懾驚雷創震九聚之風,深冥洞口剎那間百裂封魂,一式羅魄四光瞬間飛散開來。

劍掌雙出有如洞霄驚裂,冥暗中幾發震魂,魄似天旋地崩。但劍法終歸穿殺掌力,田栩自認為自己的招式驚魄,卻不想對手的單一劍術,遠有洞破神威,相殺之下自己竟是敗退半分。

「可惡,這老太婆的古墓劍法,比一般的門下御使,要強太多……」田栩不慎,臉部被劍風戳傷一撮,撕血忍痛之下,不由暗暗驚道。

而莫秋蘭這邊,似乎還未使力,一式劍法力消一瞬,另一式殺刃奪命而出——

「四影驚辰」寒輪聚變,與之強深的幻影劍法,冷不丁由暗中出殺,自如凌風而去,四面絕刃現鋒。

雙劍相殺雙掌,深邃洞口頓時一股逆流之風,疾如塵歸破去,掃落驚土揚塵。如果說一式驚劍能夠勉力抗衡,那對手再使雙招,田栩明顯就吃不消了,「啕虎烈掌」的餘力愈加削弱,再迎雙式盤劍驚威,局勢平衡瞬間傾倒。

「額啊——」撼力窒息間,田栩甚至大喊一聲,被一道狂洪之力沖涌退步,瞬間飛至洞口邊緣。招式威力懸殊的差距,連田栩這樣的老手都自愧不如,這還只是莫秋蘭所使最簡單的劍法,其威之懾令人膽寒。

不過畢竟是敢跟蘭姑叫板一輩子的人,田栩可不會就此嚇倒,單手抓著岩壁一側,指嵌縫中強度停止,咬牙立足重新站立,不甘心就這樣敗給一個連路都走不了的臭老太婆。

「哼,還挺執著……」莫秋蘭倒不急著出招,似乎不打算直接殺死對方,而是想要慢慢將其折磨,看著對方痛苦死去。

「切……」田栩吐了吐嘴角的撣灰,示意自己沒受什麼傷,稍許平復心中的驚訝后,回嗆一句道,「剛才只是熱身呢,別以為你這樣就算贏了……」

「男人果然是執拗的動物,從來不會在強者面前低頭……」莫秋蘭也不著急,始終冷笑著嘲諷道,「不過差距就是差距,你的武功或許能比肩那個古墓派的掌門小妹,但跟本尊比起來,還差得遠呢,畢竟五十年前別說古墓派,江湖之中能與本尊交手之人,除了武林四聖以外,幾乎少之又少……」

「是在炫耀自己「戰神」的過去嗎?哼,女人果然就是愛顯擺……」田栩也忍不住回諷一句,隨後撿起之前從洞外帶進的樹枝,振振笑道,「不過別以為,只有你這個臭老太婆會使劍——」

莫秋蘭看著田栩的動作,不由好笑道:「呵……怎麼,難道你還想用『那個』作劍不成?」

「草木竹石,皆可為劍,你都拿石頭了,我拿根樹枝怎麼了……」田栩倒是不以為然,洒脫笑道,「你拿石,我撿枝,你是個老太婆,我是個糟老頭,這種『純樸』的決鬥,對我們太適合不過了——」

「你的性格可真有意思,我簡直快要被你迷上了……」莫秋蘭冷笑一聲,甚至有心思玩笑一句,隨後狡黠說道,「不過愛的越深,傷的也越深,你這麼喜歡『勾引』我,那我一定會讓你死得徹徹底底……」

寒語彷彿塗蜜的尖刀,莫秋蘭雖然被封印隔世五十餘載,說起話來卻如口蜜腹劍,令人膽寒。

田栩不敢大意,雖然嘴上喜歡耍寶,但他深知對手的本事和無情,比蘭姑還要刻薄和危險,要是稍有一絲大意,自己很有可能今日命喪此地。

「噌噌——」然而莫秋蘭不再跟對方磨嘰,揮手舉劍先斷出招——兩式寒響,「枯骨神劍」「四影驚辰」御殺左右,非為強攻之弩,而是用以架招之式,分殺斷聚而出。

「這個劍法是?!——」然而,田栩看到對方架招的一瞬,腦子頓時一抽,彷彿熟悉的畫面,再次湧入腦海。

莫秋蘭可不管田栩的反應,架招過後,鏡中絕懾聚靈而出,和林霜兒「靈朔」劍法如出一轍的方式,打破傳統古墓劍術的招法,寒枯洞中頓時四風揚起。

田栩兩眼驚詫,但自己還不敢確定,索性「木劍」絕起一道鋒寒,準備對招之中,確定對手的劍術與否……

「唰——」田栩想要先發制人,趁著對手架御之時,一道鋒芒破影襲出——「落月無雙」驚鋒使過,斜刺破殺斷冥開來,四面石壁恍如絞震驚開,劍靈呼使萬千塵影俱滅。

田栩的劍法可謂強悍,即使木枝為鋒,其力之威依然震絕,在古墓派的時候,趙成安和林霜兒就都見識過了,二人聯手都破招吃力,可想其術之強。

可在莫秋蘭眼裡,這些似乎只是扁舟一葉,望著對方看似破威的劍法,即使自己雙腳無法動彈,卻依然自信能夠輕鬆擺平。

只見破風劍術殺來之時,莫秋蘭御手驚中一變,隨著兩道「劍魂」飛出,兩式古墓劍法幾在同一瞬間斷殺開來——「風冥神劍」「玉花神劍」絕落而出,幾乎和林霜兒獨創的「靈朔」劍法一模一樣,通過架招御使集力多劍神發,旨在一點爆發驟烈,其威破聚可撼九重天靈。

「雙劍」殺伐一瞬,土壁岩層創裂,田栩目若驚撼魔威,舉劍瞬間,自知無法震恐,右手劍枝不由顫抖。可是一旦猶豫,幾乎就註定了敗北的結局,田栩從來沒有親臨過如此狂撼的劍殺,滅刃風影湮滅瞬間,身體浮空隨石而散。

手中的「木劍」就更不用說,脆弱的樹枝無法承受雙劍斬殺的強威,還沒看清劍鋒的路數,木枝便在煙影之中,瞬間被斬四分五裂。

田栩本人更是身負多處創傷,連慘叫都來不及呼出,便全身滾落石土而去。本來狹窄的洞口,就難以躲避狂劍的驚威,一旦硬招相抗沒能勝出,最後的「慘劇」可想而知。

而莫秋蘭御劍「雲淡風輕」,指殺過後寒魅一笑,似乎一切都在預料之中。待到眼前煙雲散去,留下田栩倒地的落景,莫秋蘭不禁冷笑道:「連我一招都抗不過啊,看來你這個臭老頭,只會吹牛嘛……」

田栩的性格自然不能忍受嘲諷,當然他也立刻站了起來,似乎剛才的受傷並沒有什麼大礙。不過跟之前不同的是,這時的他表情變得凝重許多,與最開始的褻瀆頗有不同,就好像被對方的劍法震懾到了,狀態發生了不小的改變。

「喲,還能站起來呢……」莫秋蘭趁機冷嘲一句。

「為什麼,你為什麼會……」田栩站直身子后,想到對方剛才的劍術,不由冷汗驚道,「為什麼你會……使出和霜兒同樣的劍法?」

果然,田栩懷疑的,正是莫秋蘭剛才的架御之術,跟林霜兒的「靈朔」劍法幾乎如出一轍……。

大家還在看:重生異能小俏媳皇上,本宮很會撩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青葉靈異事務所絕世天君勝者為王我的美女教師夜天子異世為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