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唐末大軍閥下載
  4. 唐末大軍閥
  5. 第720章 同樣僭號稱帝,那個人,你卻說服不了

第720章 同樣僭號稱帝,那個人,你卻說服不了

作者: |返回:唐末大軍閥TXT下載,唐末大軍閥epub下載

當晉國內部,又開始緊鑼密鼓的安排那一樁大事期間。李天衢也放還了一直被幽禁看管的郭從謙至魏、晉兩國交界,自會有戎邊將士再將其護送至太原,而向李存勖復命。

當萎靡不振的郭從謙終於又見到了李存勖,便立刻跪倒在地,高聲請罪道:

「被魏人識破我朝策反的計劃,可恨微臣辜負了大王重託,反遭擒執...今日雖終有幸得以再覲見大王,還望降罪,微臣也自當領受責罰!」

李存勖瞧郭從謙身子仍很虛弱,臉上、脖頸等部分還留有結痂的疤痕,明顯他被魏朝擒獲之後也沒少吃苦頭,遂長嘆了聲,便道:

「罷了,現在還尚不清楚,魏朝又是如何識破孤意圖策反淄青軍,而你也完全是奉本王的旨意行事。是以在徹查清楚之前,且安生歇養身子便是,孤也不打算降罪懲處你......」

郭從謙聞言,口中又連聲稱罪一番,也只得灰頭土臉的退下去了。然而當他再與劉知俊碰面時,相互可絲毫不像先前暗中密謀時那般的熟絡親近,兩人大眼瞪小眼,點頭打個招呼不但也有幾分尷尬,彼此目光當中也不由都透著幾分怨意。

畢竟淄青軍於戰時突然易幟背反的計劃徹底失敗,而劉知俊、郭從謙兩人也都開始記恨是因為對方的過失,才致使自己淪落到這般境地。

而郭從謙這個要暗中對魏朝不利的麾下臣子,卻又被對方放還回來。李存勖相信以李天衢的為人秉性,別人既然已經算計到頭上來,他也絕對不會還要一直與河東李家維持和睦共處的關係...所以他也如受到了挑釁一般面露忿意,並心中暗念道:

魏帝李天衢,你這是要給孤來個下馬威啊......

你我都要爭天下,那麼註定將有一番龍爭虎鬥,而要向你發起挑戰,成就宏圖霸業,孤當然也不能一直以晉王的身份自居。

然而晉王稱帝,也已是勢在必為之際。李存勖卻還註定要面對一樁煩心事,甚至還將會是動搖政權朝堂的大事......

太原王宮就大殿當中,李存勖面色陰沉,與一眾文武官員卻儘是默不作聲。而就在殿內正中,就見有個人捶胸頓足,並尖著嗓子大聲嚎道:

「大王與先主父子兩代,當初與梁賊血戰不休,乃是為國家報讎,而恢復唐室社稷...如今梁賊雖滅,可是尚還有李天衢、王建僭號稱帝,大王也合當繼續扶唐國祚,征討逆臣...可如今您卻也要稱帝,這卻不是要與閏朝偽帝同流合污...如此而失信於天下,讓世人寒心吶!!」

改國號稱帝前夕,卻有臣子跳出來如此強烈反對,可李存勖偏偏也只能按捺住性子,先是任由對方發泄一通。而那人雖是閹官,卻於晉國朝堂中素來以威嚴能震懾群臣,如今他卻歇斯底里的哭嚎著,髮髻散亂,倒也有些像是一個承受天大般的傷痛,而只得哀嚎哭訴的老嫗......

而在場一眾晉國高官勛臣,也沒有人剛站出來斥責他在大王面前失態。畢竟就連素來強勢霸道的先王李克用,對這個心腹重臣張承業也一向敬重有加。

然而確定自家主公果然要稱帝改制,甚至還是沿襲唐室國號...張承業果然要跳出來大鬧一番,李存勖再瞧下去,面色已是愈發的難看,可是張承業勞苦功高,又是奉自己的父親遺命輔佐自己的託孤大臣...他忍住心中怒氣,仍是出言勸道:

「七哥,您又何故如此?我河東李家,固然忠於唐室,可是如今唐廷都已經亡了多少年了?您以往說應先誅滅篡唐梁賊,為昭宗、末帝報仇...如今朱溫狗賊的偽梁已滅。而魏、蜀既已稱帝,以我晉國當初為唐廷功績,也有今日這般成就,難道註定要矮人一頭,只能坐視其餘諸往各藩相繼向魏帝稱臣?

孤又怎麼失信於天下了?您說要我晉國當冊立唐室後人...可是即便已有唐廷李室子孫散落於民間,也早非是宗室帝胄...七哥,我河東將士出生入死,能打下今日這般基業不易。您卻當真以為...這社稷江山,便要拱手讓於一個只是延承唐室李家血脈,卻早非宗室子裔,而並無安國定邦之能的販夫走卒不成?」

張承業聽了,卻更是又驚又怒,他瞪目望向李存勖,又一字一句的說道:

「當年先主向老奴訴說心中志願,可不是如此說的!大王繼續打出扶唐國祚的旗號,蕩平魏、蜀等僭號逆臣,而扶立唐室後人,河東李家扶危安邦定國,立非常之功,也能成就不世基業!

即便唐室已無可以接掌社稷之人...可到了那個時候,天下誰又能與大王相爭?然而現在便急於僭號稱帝,甚至還要篡襲唐室國號...這便是自污聲名,而要遭世人唾罵啊!」

「...七哥,你此言何意?當年唐廷李氏於太原起兵,而後推翻隋朝,一統天下...他那帝胄世家,便是世代沿襲的?我河東李家,得賜國姓,而待唐室也已是仁至義盡了。事到如今,天下自據一方的豪雄稱王稱帝,難道你以為只因我這李家是沙陀人,是以也要稱帝,便就該受世人唾罵?」

眼見李存勖面色忽的一沉,再沉聲言語時,語調中也多了幾分森寒之意...張承業渾身一震,面色似乎也又蒼白了幾分。然而李存勖微微一頓,又放緩了語調,而嘆言說道:

「扶唐國祚...呵呵...如今這般世道,七哥,您以為再亮出唐廷的招牌,還能唬得住誰?前朝國祚早已斷絕,諸國各藩,也絕對不會因已覆滅的唐室而向我河東李家稱臣。你說魏帝是篡權僭號,是閏朝偽帝,可他既然有能力驅逐梁賊,雄踞中原...其餘諸方勢力,就會向其臣服,哪個在乎他是不是唐室正統!?

而孤要與魏帝競爭霸業,要爭取其餘藩國藩鎮投從,所以帝君這個名分,孤必須要有。七哥您本來有輔弼之功、安邦之能,怎麼偏偏在這等大事上卻仍是如此食古不化,不知變通?」

聽李存勖這一番話說罷,張承業已感到萬念俱灰,心也徹底涼了。

而在場一眾文臣武將當中,同受李克用遺命輔佐李存勖的勛臣之一,在先王一眾義子裡面資歷深厚,如今主要留在朝堂輔弼治政,已甚少領兵出征的李存璋輕咳了兩聲,便站出身來,又安撫張承業說道:

「張公,大王稱帝,也已是為勢所驅。我等自知您忠於唐室,可前朝國祚到底已經斷絕...我河東李家感念您的恩德,待大王稱帝之後,也必然厚封重賞,而不負張公的汗馬功勞......」

然而張承業卻猛的一揮手,推開了上前勸慰的李存璋,他慘笑一聲,又喃喃念叨:

「無論當初還是現在,咱家只就是唐室一老奴!只希望重扶國祚之後能夠榮歸故里,退隱田園。到了那個時候...也只盼著旁人能喚我一聲唐朝敕使,而能輔佐晉王安定天下、復唐廷社稷的藩鎮監軍使...這才是我的無上之榮!

無論是當年先王在世之際,還是如今大王竟也意圖僭號稱帝...你河東李家的封賞,咱家又何曾稀罕過!?」。

大家還在看:一戰成婚:厲少,要抱抱抗日之鐵血智將我想當巨星海賊之文虎大將凡塵戰歌嬌娘撩夫超品醫仙諸天時空行絕世武帝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