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扶刀行
  4. 第六百五十六章 劉杏林的信

第六百五十六章 劉杏林的信

作者:

臨關周邊的一座山頭上,孟離三人的身影相繼出現。

「就這吧!」孟離看着下方的戰場,作出決定。

這裏不僅是上風口,同時也是俯瞰戰場極佳的位置。

從他們這個位置縱觀全局,可以隨時掌握戰場上的動態。

此時,雙方已經交戰在一起。

北梁這邊大軍壓境,士兵們如狼似虎,個個都無比勇猛。

面對勇猛勝過往日的北梁軍,韓瞳派出試探的小部隊瞬間被對方撕裂。

見到這一幕,韓瞳大吃一驚,心想北梁軍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若不是他事前保密做得好,還以為自己泄露了反擊的機密。

為了應對對方的猛攻,韓瞳命令士兵龜縮防線,又以臨關城頭的弓弩手進行配合。

漫天的箭矢猶如瓢潑大雨,傾盆而至,帶走了大量北梁士兵的性命。

不過北梁軍的士兵就如同瘋了一般,即便面對箭矢造成的傷亡,仍然奮不顧身地繼續廝殺,其中有不少人服下一個白色的「丸子」,爆發出更加勇猛的力量。

「他們吃的是什麼?」

在城頭上指揮戰鬥的韓瞳看到這一幕後神色大變。

難不成北梁找到了秘密武器?

韓瞳看得很清楚,因為白色丸子的出現,局勢正在向不好的方向發展,這種情況下很難讓他再有所保留。

令旗揮舞,得到消息的李秉南和馮百祥瞬間從隱藏的地方殺了出來,成尖刀之勢,插入北梁軍的後方。

「竟然還有伏兵?」

劉杏林見到這一幕,不禁皺起了眉頭。

荀久韜和左凡誠這段時間遲遲沒有消息傳來,他就已經猜到要出事,只是沒有想到問題會如此嚴重。

李秉南和馮百祥,這都是南唐如今僅次於韓童的將領啊!

威龍變蠻熊,穩住潰勢,下一刻劉杏林一聲大吼。

「收縮陣型,撤退!」

腹背受敵乃兵家大忌,這種情況下,劉杏林自然不會跟對方糾纏。

可就在他即將率領大軍撤退時,遠處的山頭上突然刮來一陣濃煙。

此時狂風陣陣,濃煙很快便在戰場上瀰漫開來。

「哪裏來的濃煙?」

隨着他的疑問,濃煙吸進體內,隨之而來的虛弱感,讓他心中大驚。

「快屏住呼吸,這煙有問題!」

然而為時已晚。

呼吸到五子果殼燃燒的濃煙,北梁士兵體內的血液流速加快,因食用行軍飯糰而隱藏在體內的隱患瞬間爆發出來。

和劉杏林一樣,士兵們全都感受到一股無力之感,有些因食用飯糰過多的士兵甚至直接癱倒在地。

「北梁軍中招了,這是怎麼回事?」

正在指揮四萬精銳組成血色磨盤陣的李秉南見到這一幕,心中不禁感到疑惑。

就在他遲疑這是不是對方示敵以弱的陰謀時,孟離的聲音從他身上傳了出來。

「北梁軍被我們『下毒』了,他們現在虛弱無力,你們千萬不要放過這個機會!」

隨着孟離的話音落下,他懷裏的一張收音符徹底失去力量,變成一張廢紙。

對孟離絕對信任的李秉南精神一振,立刻組織兵馬加強攻勢。在血色磨盤的碾壓下,北梁軍損失慘重。

「乾的漂亮!」

站在山頭觀戰的孟離見到這一幕,忍不住拍手叫好。

一旁的龍不屈雙拳緊握,氣勢高漲道:「不行,我忍不了了!」

「就知道你閑不住。」孟離撇了撇嘴,看向易無心,誰知後者也說道:「我也想加入這場戰鬥。」

孟離苦笑道:「五子果殼的效用已經發揮出來,也罷,既然你們都這麼迫不及待,我們就下去吧!」

說罷,三人衝下山頭,向戰場疾馳而去。

三人沖入戰場,如虎入羊群,無人能夠抵抗。

李秉南注意到三人動向,指揮磨盤陣迅速靠近。

「你們三個還知道回來!」

與三人會合后,李秉南沒好氣地罵了一句。

孟離嘿嘿一笑道:「我們這不是去給你準備一份大禮嗎!」

「真拿你沒辦法。」李秉南無奈搖頭,隨後又好奇起來,問道:「不過,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北梁二十萬大軍,竟然都中了「毒」,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孟離言簡意賅道:「這都是靈食的功勞!」

「靈食?」李秉南感到不解,即便是因為靈食,也無法讓北梁二十萬人同時中毒。

「難道是那股煙?」

孟離笑道:「算是吧!」

煙只是誘因,真正讓北梁失去戰鬥力的是行軍飯糰。

不過現在時間緊迫,孟離不打算解釋太多,準備等戰鬥結束后再找個機會跟李秉南解釋。

李秉南忽然想到一件事,說道:「剛出我看到了齊玄兵的部隊,他的蒼字營雖然也中了招,戰鬥力卻沒衰減多少,仍然是一塊難啃的骨頭。」

孟離了解李秉南,笑道:「你這是要給我派任務了?」

李秉南目光一閃道:「重振長刀之名吧!」

在李秉南的調動下,包括楊鐵生在內的一千名長刀營士兵從血色磨盤陣中分離出來。

「報告統領,楊鐵生率一千名長刀營士兵前來報到!」

孟離看着滿臉興奮的楊鐵生,以及楊鐵生身後血染戰袍的郭聰和重宗,只覺得內心無比火熱。

噌!

縱馬來到眾人身前,孟離抽出背在身後的極烈刀,振臂高呼道:「長刀出擊,所向披靡!」

「長刀出擊,所向披靡!」

「長刀出擊,所向披靡!」

……

千人吶喊,聲嘶力竭。

易無心和龍不屈被這份氣勢所感染,主動要求加入長刀營,一同行動。

孟離自然不會放過這兩個重量級的打手,讓他們自由發揮,而他自己則取出一塊血珀,以墨髓激發。

他那蹩腳的威龍陣再度出世。

偌大的戰場上,一隻乾瘦的血龍,向北梁軍的內部鑽入。

雖然長刀營組成的威龍陣有些蹩腳,但其威力卻難以輕視,遇到他們的北梁軍無不被瞬間吞噬。

長刀營之威瞬間驚住了劉杏林,只見他面色猶如陰雲,大手一揮,派出齊玄兵。

齊玄兵臨危受命,率領一萬蒼字營迎擊長刀營。

孟離心知齊玄兵人多勢眾,不與對方硬拼,避虛就實,利用行軍飯糰所形成的優勢,從外部一點一點蠶食蒼字營的力量。

被耍的團團轉的齊玄兵氣急敗壞,卻又無可奈何。

易無心和龍不屈地出現讓他投鼠忌器,不敢輕易出手。

劉杏林見大事不妙,立刻調回蒼字營,用一群雜兵堵住孟離,讓齊玄兵向馮百祥所在的方向突圍。

單論戰力,馮百祥的巽州軍比不上齊玄兵的蒼字營,在劉杏林孤注一擲的壓力下節節敗退。

然而,這是韓瞳和馮百祥早就預料到的事情,早在馮百祥到來之前,韓瞳就傳信馮百祥,讓他見機行事。

所以,當馮百祥來到戰場,特意選了一個沒有後路的位置。

當劉杏林派兵衝過來時,馮百祥順勢後退,將這條沒有後路的路不動聲色地讓給北梁軍。

劉杏林遇到這麼多波折,早已頭昏眼花,哪裏還來得及辨別馮百祥身後的位置,見到馮百祥讓出「生路」便立刻率軍沖了過去。

卻沒想到所謂的生路,反倒成了一條絕路。

逃出數里之後,劉杏林的大軍被一條山脈阻擋。

韓瞳親率大軍,與李秉南、馮百祥,將其他三個方向圍堵,斷掉了劉杏林最後的出路。

「劉杏林,你已經無路可走了!」

韓瞳站在軍陣前,以勝利者的姿態看着狼狽不堪的劉杏林。

劉杏林冷笑道:「韓瞳,咱們交手這麼多年,我的性格你應該很了解,如果你想要我投降,我勸你免開尊口。」

韓瞳道:「戰鬥到這種境地,你應該知道北梁已無獲勝的希望,你又何必執迷不悟?」

劉杏林反駁道:「可笑!我們還有旬關,今日即便我劉杏林死在這裏,他日大梁也能捲土重來。」

「旬關?」韓瞳笑了:「你真的覺得旬關能保得住?」

劉杏林好像意識到什麼,神色驟變道:「你什麼意思?」

韓瞳道:「你真的以為我會在局勢大優的情況下對旬關置之不理?四傑上將中,丘落羽與你關係最好,如果讓他知道你被困在這裏,他一定會出兵救援。」

劉杏林不屑道:「你別做夢了,沒有我的書信,丘落羽絕不會帶兵出擊。」

「如果有人幫你寫信呢?」

韓瞳看着劉杏林,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他曾經的夢想是當一名教書先生,臨摹他人的筆跡是他極為擅長的一個手段。

不過,這個手段只是他陶冶情操的東西,從來沒在人前顯露,北梁一方也不知情。

在正式決戰之前,他臨摹了劉杏林的筆跡寫了一封求援信,算算時間,此刻已經送到旬關。

旬關內,丘落羽看到前線送來的戰報,神色大變。

「怎麼可能?劉杏林竟然失敗了?」

在丘落羽心中,劉杏林是不敗的戰神,此次北梁集中兵力給予臨關沉重一擊,就是劉杏林籌備多日的計劃。本應該萬無一失,沒想到還是出了問題。

「究竟是哪裏出了問題?馮百祥也出現在戰場上,左凡誠反而沒了消息,還有荀久韜,他又在幹什麼?」

丘落羽越想越心驚,南唐究竟是何等運氣,被他們如此針對,竟然還能起死回生。

不!

現在的局勢已經不只是起死回生那麼簡單,如果劉杏林出了問題,北梁可就危險了。

丘落羽看向自己下屬,問道:「那個把信送過來的士兵呢?」

下屬道:「對方說戰場事態緊急,必須要立刻趕回去,還說將軍如果不立刻救援,劉將軍將必死無疑。」說完,遲疑道:「將軍,可是那人有什麼問題?」

「應該不會。」丘落羽低頭看着手裏的求援信,搖頭道:「這封信的確是劉將軍親筆所書,他此刻正面臨着難以想像的危機。」

「那我們?」

丘落羽目光一閃,迅速做出決斷:「傳令下去,抽調關內七成兵力,隨我前去支援!」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