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明日方舟之重返羅德島
  4. 第1234章 章209. 虎鯨小姐

第1234章 章209. 虎鯨小姐

作者:

夜色正濃,燈火微弱。

一名穿著黃褐色外套的男人打破了小巷的寧靜,撒腿狂奔,不時回頭張望,試圖甩開身後的賞金獵人。

背著大劍的獵人不緊不慢的追著,好似玩弄老鼠的貓,雙方之間的距離一點一點縮短。

倏忽,一側房屋的樓頂飛快掠過一道身影,從二層建築上方一躍而下,輕薄的黑色大衣隨風展開,就像一對羽翼,跑在前面的托曼瞬間被按倒,下巴重重的磕在地上,頭暈目眩,連一絲反抗的力氣都失去了。

獵人如紅玫瑰般瑰麗的眸子落在搶走她獵物的人身上,嗓音輕柔卻冷漠:「他是我的,這不合規矩。」

披著黑色大衣的男人用皮鞋壓著托曼,沙啞道:「規矩就是我幫你抓住這傢伙,賞金要分我三分之一。」

比起分賞金,白髮紅瞳的獵人更擅長用武器講道理。

一分錢都不會給他,這片大地還沒有人能從她這裡強行拿走東西。

「看起來你好像不願意,好吧,那我就不要了,算免費幫你。」

「哼。」

男人忽然嘆了口氣:「斯卡蒂,好久不見,我以為你能認出我的。」

獵人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疑惑:「我沒有見過你,你是誰?」

「我們見過,斯卡蒂,我知道你來自哪裡。」

呼!

狂風席捲,寬厚的劍刃劃破空氣,照著男人的肩膀劈了過來,他就站在原地,紋絲不動,筆直落下的大劍停留在他的身體幾厘米上方。

獵人冷冷道:「你為什麼不躲?」

「我們是朋友,我不覺得你會傷害我,等一會兒喝一杯吧,我們聊一聊,你請我,就當我幫你抓住這傢伙,或者我請你,慶祝我們老友重逢。」

男人踢了一腳嚇得昏死過去的托曼。

獵人沒有拒絕他的提議,略顯冷淡地問道:「你叫什麼?」

「四先生。」

「我不認識你。」

「現在不就認識了嗎?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

周金儒彎下腰,抓起獵物的衣服,將他扛在肩頭,問道:「送到哪裡?」

斯卡蒂警惕地看著他,思考幾秒后,如實道:「當地警署。」

「我不認識路,你帶我去吧,而且,你也不想扛著他吧?」

這是個難纏的傢伙,獵人一時間沒想好該怎麼對付,直接幹掉顯然不合適。

算了。

斯卡蒂呼出一口氣,伸手壓低了帽子,做了個「跟我來」的手勢。

……

警署的燈亮著,隨著兩個人從外面推開門,胸前帶著警徽的警長站起來,驚訝道:「斯卡蒂,你已經抓住犯人了?」

一個小時前,背著巨型武器的怪異女人拿走了懸賞海報,原本以為要過一兩天甚至更久才會有消息,沒想到他還沒下班,人就被抓到了。

警長揪著托曼的頭髮看了一眼,驚嘆道:「就是他,連續入室搶劫,還殺了一個人,呵,你下手真狠,就剩半條命了。」

周金儒耐著性子:「扔哪裡?」

「地下室牢房裡,過兩天送到附近的移動城市絞死他。」

等周金儒從地下返回時,斯卡蒂從警長手裡接過一疊紙幣。

警長的小鬍子動了動:「你來的時候沒說是兩個人。」

「一個人能幹,兩個人也能,有賞金就行。」斯卡蒂的回答。

周金儒跟著她離開警署,他們站在路燈下面,相顧無言。

獵人分出三分之一賞金遞給身邊的男人,後者卻拒絕道:「我不缺錢,走吧,去喝一杯。」

斯卡蒂把錢收起來,她剛才還在猶豫,現在已經決定了。

1094年的斯卡蒂可不是1098年那個跟周金儒在水下接吻的小虎鯨,走上岸的獵人還帶著一股凶性,就像伸出利爪的大型貓科動物,揮出爪子開腸破肚時不帶半點心慈手軟。

這片大地不比深海之下來的溫柔。

斯卡蒂深有體會。

所以她才會對自來熟的男人抱有很高的警惕。

當然,喝一杯不算什麼,以深海獵人的體質,要喝醉是很難的,而且買醉也不是她的風格。

把自己關在屋子裡,不敢接觸外界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

臨近深夜,喝完酒後回去休息的人散場,兩人重新回到酒吧,人滿為患的場景已經不復存在。

「喝點什麼?」

「白蘭地。」

周金儒將硬幣拍在吧台上:「給她一杯白蘭地,我只要橘子味汽水。」

斯卡蒂挑起眉頭,為什麼這傢伙只喝汽水,他想表現什麼嗎?

當初踏上陸地時,斯卡蒂還不清楚自己的容貌有多大的殺傷力,深海獵人們專精戰鬥,對普通人的生活沒有多少概念,後來的經歷讓她開始學會偽裝,再到一個人獨來獨往時的強硬與冷漠,她已經學會如何在這片大地生存,以及對付好色之徒。

「我的體質特殊,不能喝酒,一杯就倒。」

真的有這樣的人嗎?

斯卡蒂表示懷疑。

她看著酒保將白蘭地推到自己面前,給身邊的男人倒了一杯汽水,橘黃色的液體撞擊著杯壁,細小的白色氣泡打著旋。

「我沒有見過你。」

獵人重複了一句,彷彿在宣告什麼,她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上好的白蘭地在阿戈爾人的嘴裡和白開水一樣沒味兒。

如果他再敢說在哪裡見過自己這種蠢話,獵人轉身就走,接機套近乎的登徒子,她見得可多了,沒一個有好下場的。

「我也沒有騙你,我見過你,也知道你來自哪裡,深海獵人,你並不孤獨。」

斯卡蒂聽見前半句時,右腿動了一下,她剛要離開,卻聽見後半句直接點破了她的真實身份。

他怎麼知道深海獵人的?

他是敵人嗎,不,獵人血統沒有預警,不過也不是獵人,深海獵人之間是能相互感應的,血統毫無反應。

斯卡蒂的瞳孔微微收縮,換了個坐姿,打算聽他繼續說下去。

「這裡是萊塔尼亞的領土,讓我猜一猜,你來這裡做什麼……」

周金儒的手裡捏著杯子,目光轉向斯卡蒂絕美的側臉,心想白髮紅瞳腿夾大劍,再加上冷淡的性格,真是將特攻疊滿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