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大道之極
  4. 第九百三十八章:各方感應

第九百三十八章:各方感應

作者:

一股莫名的陰冷氣息在那日真魔將聖古的左膀右臂一斬一傷后,無聲無息地充斥在浩渺源域上空。

沒有人會傻到認為那夜青龍大帝對幽府之主的平靜之言是在開玩笑,可就在正魔兩道的高層已經做好應對聖古即將可能出現的古帝軍時,青龍大帝卻在接下來的半個月中徹底沉寂下來。

越是沉寂、正魔兩道強者卻是風聲鶴唳,甚至到最後,連炎天之主都對於青龍大帝的忍耐感到疑惑。

難道青龍大帝暗中準備的計劃真的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

源域南域、幽府、

這段時間,納雪天華口中時不時會傳出一道若有若無的嘆息,甚至這位跟在幽府之主身邊太久的魔道大祭司連回家的次數都頻繁起來。

離天詢問納雪天華時,這位天華族長也沒有隱瞞,直言接下來聖古可能會對魔道發起不堪設想的衝擊,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若是別人說這話,離天聽與不聽是兩說,生氣是難免的,畢竟為了應對聖古即將到來的攻擊,魔道這段時間已經是草木皆兵,甚至他離天已經做好了隨時召喚魔魘大軍的準備。

然而此言由納雪天華所說,離天卻陷入了深思。

冰玄天、冰崖之上、

「納雪、這段時間你…」

冰玄天上充斥着縷縷令人心生壓抑的魔氣,遙遠處的冷風吹來,凍得人骨子都開始生寒,盤膝坐在冰崖之巔,離天轉過頭望着坐在自己身邊的心腹。

離天似乎想說什麼話,可最後又沒將話音落盡。

「納雪能感覺到,接下來青龍大帝會針對我天華一族。」

伸手輕撫著天華族傳承下來的白玉羅盤,納雪天華唏噓笑道。

「那這段時間就先將天華族人盡數召回,我們且看龍稚那老傢伙下一步是何打算。」

離天擺手笑道。

「這幾萬年下來,天華一族的占卜之能早已分散在魔道各大勢力之中,甚至連九幽十八落都囊括其中,而這段時間四大家族與九幽十八落已經是我魔道應對聖古大軍的主力,前線上若是少了天華族人相助,各大勢力的損失最不濟還得增加三成。」

聞言,納雪天華索然笑了笑。

「已經很好了,想當年吾主收下我天華族時只有寥寥幾人,如今天華族已有百位之數,所以也該是那些小傢伙為吾主奉獻力量的時候了。」

納雪天華拍了拍大腿,咧了咧嘴說道。

「這說的是哪裏的話?」

離天聳著肩膀無語道。

「無礙、無礙、該是迎接宿命之時,天華一族絕不會退縮,這事兒…吾主便依了納雪的意思吧。」

納雪天華這話聽的怎麼都像是將種族中的一些人推向了火坑,可偏是這位源域明面上最強悍的占卜大能又一臉的風輕雲淡。

真不知該說納雪天華心硬如鐵,還是這個承受着源域陰陽詛咒的種族是在以族人之血消除災難哩。

「放心吧,此事本主有分寸。」

摩挲著下巴的離天輕拍著納雪天華的肩膀安慰道。

「如此、納雪就先行謝過吾主了。」

納雪天華輕輕起身,隨後拄著其貌不揚的樹枝拐杖對離天彎了彎身。

「吾帝、族中孫兒出生,納雪就先回去了。」

「嗯?有小傢伙出生了?這可是天降之喜,走、本主一同過去看看。」

離天聽此先是一怔,緊接着就是起身爽朗笑道。

先前納雪天華還在說青龍大帝極有可能會對付天華族,便是此事為真,天華族再添一丁足以將籠罩在這個多災多難的種族頭上的陰霾驅趕。

而走在前面的幽府之主心情不錯,納雪天華也跟着笑了起來。

老人與嬰兒最能見證壽歲與命運輪迴,孩子預示著輪迴初始,而老人印證著輪迴落幕。

輪迴嘛…看似有始有終,卻又無始無終。

如此循環、生生不息、

「夫君、這段時間你就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么?」

炎天之城、與丈夫閑適游漾在殿外泳池中的人兒轉頭望着身旁丈夫。

青龍大帝可是睚眥必報之人,聖古九大軍隊覆滅,青天傲迎接宿命而死,安天重傷瀕死還在艱難恢復,可青龍大帝還能在聖古穩坐如鐘半月之久,這種反應簡直是鍾離靈無法想像的。

當然,人兒也清楚這是山雨欲來之前最後的平靜。可再一想山雨該以怎樣的姿態前來,鍾離靈卻拿捏不準。

「有所暗觀,不過也只能是暗觀,真要說出來而龍稚那老傢伙日後行事與為夫所思不一,到時候為夫豈不是在靈兒面前丟了顏面。」

炎天之主抻直了手臂將妻子摟在懷中輕笑道。

「嘁、都到了這個節骨眼兒,夫君需要隱藏嗎?」

這段時間被龍稚沉默的反應壓的心緒有些緊繃,今日好不容易想着出殿放鬆片刻,此刻他夫妻二人不著寸縷的曬著殿外浴,經由丈夫霸道的攬臂擁懷,鍾離靈的嬌嫩臉蛋兒立時羞紅下來。

可緊接着鍾離靈又無語呡起嫩唇,半個月來,因為青龍大帝之前留下的兵解令,正魔兩道避免不必要的傷亡,也並沒有對聖古大軍出手,可源域的氣氛已經緊壓到這種地步,她這丈夫的心還能再無所謂一點兒么?

「倒也不是,而是宿命無可改易。」

炎天之主並沒有『趁勢追擊』的意思,輕拍著嬌妻的光華玉背數息,那雙眸子又遙遙望着天穹上的溫煦大日。

「該說的之前為夫也給那些小傢伙說過了。」

炎天之主又喃喃道了一聲。

「那些小傢伙?說過什麼了?」

見丈夫賣的關子越來越深,鍾離靈嘟著嫩唇,玉手擰著丈夫耳朵不滿道。

「就讓為夫先打個啞謎吧,實則來說,此次龍稚那老傢伙的心思已經有些超乎為夫的意料。」

面對妻子的威脅,炎天之主此次倒極是倔強。

鍾離靈並不懂一件事,聖古萬族有他們的氣運與意志之力,魔道亦有,同樣的源域也有,如若他真篤定的對妻子說出青龍大帝先一步的舉動,這便屬於源域意志對聖古意志的干擾。

如他們這種存在,可以對於對手的心思早做準備,可要將這些話擺在明面上卻是很難。

「好吧,不說就不說咯,那夫君只要告訴靈兒,此次影兒丫頭和孫兒會不會有危險啊?」

大事裝不到心裏,人兒只能挑着緊要的盛裝了。

「應該會吧,不過又不會。」

炎天之主嘖嘴輕笑。

「龍稚那老傢伙只要沒徹底瘋掉,應該知道那小東西自罰道洞天回來之前,聖古還無法真正對影兒丫頭動手。」

「接下來…我們只要等一個人出現就好了。」

炎天之主輕語一句,又抬頭望了天穹一眼。

今兒個這天,比起昨日更深藍些…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