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0章 尾聲 華燈初上的再邂逅(大結局)

第1360章 尾聲 華燈初上的再邂逅(大結局)

華燈初上。

夜色下的觀布子市,一切寧靜如星空。

行走於其中,給人帶來孤寂無人的寂寞感。

少女行走於市區的街頭,雖然身處於繁華的鬧市,身上照耀著各色霓虹的燈光,卻依舊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彷彿一切都在排斥著她。

不,從心情上說,應該是她自己在排斥著一切吧,排斥這個虛假而又帶來無限悲哀的世界。

「為什麼,只有我……?」

少女一如往常地散著步,心中卻被無盡的困惑和無奈填滿。

現在是1995年9月30日。

是那個萬惡的起始之日,虛假的世界開始轉動的時間。

睜開眼睛之後,她就回到了這個時間。

彷彿得到了什麼,但又更加失去了什麼。

家人、家族都回到了她的身邊,所有的人都還記得她,她的存在痕迹沒有消失,依舊十分清晰地存在於這個世界中。

就好像之前的獻祭只是一場幻夢般。

少女有著一頭及肩的黑色短髮,有著略顯中性卻超出性別魅力的臉蛋,身上穿著一件皂色的和服,行走於城市的夜晚街頭,入目的一切都無比沉重。

「失敗了嗎?」

她所能想到的唯一的答案,就是琉夏失敗了,世界又被重置回了最初的時候,所以她又復活了過來,獻祭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她加快腳步,向著某個小巷走去。

熟悉的小巷之中。

這裡沒有任何人,只有兩側的居民樓中傳出些許的爭吵聲,其他一切都萬籟俱寂。

兩儀式默默地在這裡等待著。

等待著答案,也希冀著奇迹。

「噠噠!」

不一會兒,一陣倉促的腳步聲傳來。

有著一頭茶褐色短髮和琥珀色瞳孔的少年從遠處奔跑而來,時不時向身後投去慌亂的視線,似乎他身後有人在追殺他似的。

在看到小巷中的少女之後,他頓時被嚇了一跳,露出了警覺和戒備的神色。

「不,你不是他……」

少女內心的期待直接落空,明亮的雙眸也隨之暗淡下來。

一旁的少年滿頭問號,他似乎有些焦急,見兩儀式不是追趕他的人,便鬆了口氣,轉身飛快離開了這裡。

這是他出道以來的第一次作案,憑藉能固定未來的雙眼的力量,他成功地爆破了一棟大樓,但畢竟是第一次作案,心中緊張慌亂無比,看誰都像是追兵。

直到這個少年離開之後,兩儀式也沒有追上去。

他的確名叫倉密目琉夏,但絕不是她要找的人。

歸根結底,一切還是失敗了吧。

琉夏在和聯合根源的決戰之中敗北了,導致世界被再度重置,甚至可能連力量和系統都被剝奪,連靈魂都淪為了聯合根源的傀儡。

「你在找誰?」

忽然間,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讓她心中猛地一震,下意識地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有著同樣的茶褐色短髮和琥珀色雙瞳的青年正站在她的身後不遠處,和之前那個少年很像,但氣質上卻有著天差地別,全身都散發著讓萬物著魔般的魔性魅力。

此刻,他就帶著忍俊不禁的笑容,好笑地看著她。

「你就這麼急著想要找到我嗎?」

那是幻覺嗎?

不,絕對不是。

雖然那種燦爛的笑容的確是她第一次看到,但那個聲音,那個容貌,都和她記憶中別無二致,一絲細節都沒有改變。

「你……還活著?」

她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他。

有心想上去相認,甚至做出更加親昵的動作,但心中卻又湧現出濃濃的畏懼,是在畏懼他會消失嗎?還是說擔心他還在仇恨著她?

「當然了,現在的我是三維生物,二維世界的一切都殺不了我,哪怕將整個二維世界摧毀我也不會死。」

琉夏走上前,看著她那忐忑的雙眼,輕輕握住了她的雙手。

溫潤的縴手落入寬大的手掌的剎那,便微微一顫,但並沒有做出半點抵抗,甚至反過來握住了他的手。

「雖然有很多話想說……但是——」

兩儀式深吸一口氣,堵住有些哽咽的鼻頭。

「歡迎回來,琉夏。」

「嗯,我回來了,式。」

琉夏的臉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雖然過程過於曲折和悲慘,但還好,結局終歸是好的。

這樣就好了。

他不奢求更多,這樣的結局他已經滿足了。

…………

夜晚的街頭。

少年少女挽著手,默默地依靠在一起,漫步於霓虹燈下。

「說起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兩儀式滿是不解地向琉夏問道:「既然你沒有輸的話,為什麼我又復活了?」

如果是琉夏輸了,那她被重置復活倒還算正常,可琉夏明顯沒有輸,他的實力和位格高到讓她都看不清的地步,怎麼想都應該是聯合根源輸了才對。

「因為我把整個二維世界全部摧毀了。」

琉夏緊了緊少女的手,五指在她手心中划著圈。

「重置的確是非常強大的能力,但當我把世界全部摧毀之後,祂也就重置了個寂寞。」

連整個二維世界都沒了。

重置也就變得毫無意義,聯合根源當然也就輸了。

「但是,二維世界本身是不滅的,或者說,只要三維世界不滅,二維世界就不滅。」

琉夏詳細解釋著道:「三維世界是二維世界的起源,只要這份起源沒有斷絕,二維世界就永遠不會真正滅亡,我在升維之後便了解了這一點,所以才用你給我的能量摧毀了二維世界。」

被選中者們收集的無數次的能量,凌駕於整個二維世界之上無數倍,甚至足以讓他升維,要摧毀二維世界當然不成問題。

而在所有二維世界都被摧毀之後,因為起源宇宙仍然存在的緣故,所以二維世界便又重生了。

這是高於重置的重生,所有世界都換了一輪。

在這樣的重生之中,聯合根源當然也就隨著上一輪的二維世界被摧毀而徹底消失了。

「原來如此,那麼以後都不會再出現聯合根源了嗎?」

兩儀式聞言微微恍然,又向琉夏問道。

「不,事實上,新的聯合根源已經誕生了。」

琉夏伸出另一隻手,翻開手心。

下一刻,從他的手掌上便浮現出一道瑟瑟發抖的光團。

「就是它,它就是新的聯合根源。」

好弱的樣子!

在琉夏手掌上顫抖的模樣,就像是被欺負的小媳婦一樣。

不過雖然弱小、無助、很好欺負的樣子,但那的確是嶄新誕生的聯合根源。

「二維世界重生之後,我就找上了它,問它臣服還是死,它很沒節操地當場跪了下來,求我不要殺它。」

現在的琉夏,的確擁有著殺死聯合根源的能力。

只要把所有二維世界再毀一遍,那這個聯合根源也會死,然後伴隨著二維世界的再重生,又會誕生出新的聯合根源。

不過這個聯合根源看起來很沒節操,很膽小的樣子,應該比較利於操控,所以琉夏就沒有再摧毀世界。

順帶一提,升維之後,琉夏的力量也已經固定了,那份凌駕於所有二維世界之上的力量,已經成為了他的常態,這似乎也是升維帶來的好處之一,其他還有什麼好處,他暫時還不知道。

「還有一件事。」

琉夏忽然想到了什麼,用手指攆了攆掌心上的小小光團。

「現在我是型月世界的第八位冠位,同時也是無限二維世界的第一位真冠位,職階是——【Saver】,救世主。」

換而言之,也即是【GrandSaver】,冠位救世主。

或許是因為「拯救」了無數二維世界的功績吧,二維世界自發地給他套上了這層光環,雖然對他本人來說可有可無就是了。

雖說是冠位,但其實和型月世界的冠位完全不一樣。

型月世界的冠位是根源挑選出來用來對付人類惡的抑制器,而無盡二維世界所挑選出來的這個冠位救世主,卻是凌駕於整個二維世界之上的超然存在。

沒有人能指揮得動他,他要是不想做什麼,誰都不能強迫,所有根源包括聯合根源在內,都得像供祖宗一樣供著他。

不過成就冠位之後,也的確得到了新的力量。

琉夏看向了自己視角左下方的靈基模版。

除了原本已經全部晉陞SSS級的技能之外,他又得到了一個嶄新的技能,作為第一冠位所特有的力量。

【維度的破壞者救世主】(SSS)。

這是特權技能。

和聯合根源所擁有的重置差不多的技能,有著隨意操控整個二維世界的能力,相當的匪夷所思。

之前的琉夏只擁有力量,現在擁有了特權,也是一樁好事吧。

「這麼說來,你的確可以說是大獲全勝了。」

兩儀式頓時放下了心。

以後再也不用受到聯合根源的威脅,她也已經恢復了自由,和一開始比起來,她們幾乎是毫無損失地贏得了勝利。

「是我們大獲全勝了。」

琉夏糾正了她的發言,「沒有你,我是絕對不可能贏的,甚至現在可能已經淪為祂的掌上傀儡了吧。」

這是實話。

在這過程中,雖然的確是琉夏出力最多,龍宮院聖哉制定策略,但要是沒有兩儀式的話,那一切甚至都夠不成前提。

「一切都結束了。」

琉夏抬頭看向天空,語氣中帶著濃濃的感慨。

沒錯。

悲慘的過去已經一去不復回了,接下來等待著他們的是嶄新且屬於自己的人生。

「話說回來,琉夏,你之前有說過喜歡的是織對吧?也就是說,不喜歡我了?」

兩儀式目光逐漸犀利,開始興師問罪。

一開始的時候,琉夏的確是這麼說的,也是因為喜歡上織,才會追求兩儀式。

「可我也沒說過不喜歡你啊?」

琉夏笑了笑,十分沉穩地回應著兩儀式。

「要我現在告白嗎?」

「……不,這個就算了。」

兩儀式微微臉紅,轉過了頭。

現在還在大街上呢,那種話等回了家,兩人獨處的時候再說不遲。

「但這樣說來,你不就是個花心蘿蔔了嗎?」

兩儀式回過神來,差點被他糊弄過去,又看向了他,繼續問罪。

「而且我裡面可還有第三個人格的,她可是把你當兒子來看待的,你要犯上作亂嗎?」

沒錯。

兩儀式、兩儀織、【兩儀式】,這三個人格全都在她體內,相互之間也早已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只是平常的時候會默契地讓兩儀式出面。

現在那兩個人格也在吵著要出來和琉夏敘舊,尤其是【兩儀式】,情緒波動尤其激烈,只不過被她壓了下去,不準出來而已。

奇迹般的重逢,當然應該由她來享受,之後再讓她們出來不遲。

「要不,我把你們分開?」

琉夏摩挲著下巴,若有所思地向她提議道。

這樣一來,他就有五個老婆了。

嗯……把【兩儀式】當老婆還是有點怪怪的,還是算了吧,四個就行了。

「不,那就不用了。」

兩儀式飛快拒絕。

和其他的自己一起共享老公,那也太怪了,還不如現在這樣呢,起碼勉強可以當做是一個人。

「說起來,艾斯德斯和武藏她們呢?」

一說起老公老婆的話題,她就想起了琉夏的另外兩個女人。

「都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琉夏也收斂了臉上的笑容,向她回答著。

艾斯德斯重生到了斬赤紅之瞳的世界,武藏繼續在不同世界之間流浪。

「她們也都恢復記憶了吧?」

兩儀式想起了自己,微微瞭然地道。

「當然了。」

琉夏點了點頭。

然後,他一伸手,兩顆蔚藍色的小球從他的體內飄了出來,落在了他的手心上。

「記憶儲存器。」

兩儀式認出了那個東西。

這是龍宮院聖哉送給琉夏的禮物,總計四個。

當初他對他說,這是足以一擊摧毀一座現代大都市的核彈,這話的確不假,只是這個小球還兼具了記憶儲存器的功能。

龍宮院聖哉將記憶儲存器交給了【兩儀式】,【兩儀式】將其放在了自己的體內,作為奇點的她不會受到重置的影響,記憶儲存器也就不會消失,重置之後和龍宮院聖哉產生了共鳴,讓重置之後的他迅速恢復了記憶。

也是靠了這個東西,兩儀式、艾斯德斯和武藏才恢復了記憶。

不愧是慎重勇者。

之後他也得去一趟慎勇世界,幫他恢復記憶才行,算是禮尚往來。

「她們不到這裡來嗎?」

兩儀式沉默了一會兒,向琉夏詢問起來。

聽她這話的意思,已經算是默認了她們倆的存在。

無論如何,她都對他虧欠良多,怎麼都彌補不完,那就不能在這件事情上計較太多了。

「不,另外的我在陪她們了。」

琉夏搖了搖頭,又看向兩儀式,輕輕笑了笑。

「你也不喜歡吧?」

誰會喜歡呢?

和其他的女人分享自己的愛人什麼的。

她雖然默認了艾斯德斯和武藏的存在,但終歸心裡是有疙瘩的。

少女聞言,不由得莞爾一笑。

「式,我們的旅途還遠遠沒有結束,這充其量也只是我們旅途中的一個節點而已。」

琉夏看向身旁的少女,臉上的神色逐漸肅穆而起。

「你願意今後也永遠陪我一起走下去嗎?」

這話說得,就好像在詢問你願不願意和我結婚一樣,讓兩儀式心頭一陣悸動,心跳都差點停了下來。

她緩了緩神,然後用著不服輸的笑容回到。

「就算你不願意,我也會永遠糾纏你下去的。」

這是相互之間立下的誓約。

直到永遠、永恆的誓約。

意味著兩人之間的聯繫,將會永遠不可斷。

「嗯!這樣的話,接下來就得先去拜訪一下岳父岳母了,然後也得入贅兩儀家才行,從今以後我的真名也終於要改成兩儀琉夏了吧?」

「喂!」

「式,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女孩吧。」

夜色之下。

兩道人影依偎在一起,走過北郊的盤山公路,越過竹林的羊腸小道,來到了兩儀宅邸之前。

柔和而皎潔的月光照耀下來,兩人對視一眼,相視而笑,然後一併敲響了宅邸的大門。

不一會兒。

整個宅邸都熱鬧了起來,大小姐帶男人回來了的驚呼聲傳遍了整個宅邸。

從此以後。

這個世界就沒有名叫倉密目琉夏的鬼,只有名為兩儀琉夏的超次元鬼神。

而且還是凌駕於所有二維世界之上,作為型月世界第八位冠位,無盡二維世界第一位的冠位。

無人知曉的救世主!

…………

斬赤紅之瞳世界。

北方,漫天雪花飄蕩著,讓大地一片銀裝素裹。

艾斯德斯扛著一隻體型巨大的危險種,頂著風雪走在回部落的路上。

她的目光充滿著堅定和信賴。

她恢復了記憶,知道了一切的前因後果,也堅信著琉夏絕不可能敗北,無論如何,她都會等到他歸來為止。

她本以為自己要等上一輩子,但沒想到——

「看起來好重啊,我來幫你背吧!」

很快,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緊接著,她就感到背上一輕,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她眼眶微微濕潤,然後如狼似虎地撲了上去,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喂,你把我推倒幹嘛?別脫我衣服啊……用不著在這裡吧?冰天雪地的……行吧行吧,怕了你了……」

雪地之中,傳出了一陣和諧的音調聲。

…………

型月世界,一個不知名的平行世界中。

這是一個即將變成剪定事象,已經走入發展的死胡同的世界。

琉夏直接人前顯聖,讓所有人都變成了自己的信徒,收入了自己的實體宇宙中。

「琉夏醬!琉夏醬!我們接下來去哪?」

武藏在一旁歡呼雀躍地問道。

「去迦勒底吧,那裡熟人多。」

「好耶!又能見到立香醬了!」

武藏整個人像樹袋熊一樣掛在了琉夏的身上,和他一起走進了漆黑的世界通道之中。

通道的另一頭,是被琉夏改回去的異聞帶世界,也是他和兩儀式、艾斯德斯、武藏她們都曾經去過的世界。

他還沒忘記,要把菲托莉雅送回自己的世界。

至於多特雅?

那是誰啊,不認識。

少年和少女們的旅途,還遠遠沒有結束。

——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第八冠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第八冠位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60章 尾聲 華燈初上的再邂逅(大結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