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逍遙小地主
  4.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不夜坊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不夜坊

作者:

長安城的四方樓從沃豐區搬到了朱雀大街三百七十八號。

這地方還有一個名字,叫七道橋——秀水河繞皇宮一周穿城而過,連接皇宮的有四座橋,然後沿着朱雀大街而行,從南至北便是五道橋六道橋到九道橋。

七道橋在朱雀大街的北端,跨過七道橋就是長安街的不夜坊——長安城沒有宵禁這麼一說,這不夜坊顧名思義就是沒有夜的坊市。

長安居民們的夜是如何渡過的呢?

有錢人家的夜生活其實挺豐富的,女人們會約上三五好友閨蜜在家裏打麻將,而男人們嘛……更多的就是喝酒上青樓打茶圍。

不夜坊就是長安城興起的青樓集中地。

這個位置也極好,通過七道橋和朱雀大街相連,在長安城中依舊算是個中心的位置。

四方樓這個位置當然更好,它就在七道橋頭,面向寬闊的朱雀大街,背靠秀水河,站在三層樓上往不夜坊一望,說不定還能看見某個到樓頂來吹風散心的小姐兒。

若是有望遠鏡……說不定還能偷窺到一些香艷的春花秋月。

此刻燕熙文等人就站在四方樓的三樓上。

這是樓頂的挑台,挑台極大,上面甚至還佈設了假山亭台。

站在這挑台上,燕熙文指了指燈火輝煌的不夜坊,笑道:「瞧瞧,那麼大的一片坊市,全是活色生香的地方,比之金陵的秦淮河可熱鬧了許多!」

說着這話他轉頭看向了秦墨文,「墨文兄當年建造這座長安城的時候肯定就想過,將秀水河引了一支去不夜坊,這簡直就是神來之筆!」

「你居然將那條河命名為胭脂河……墨文兄,當年你是不是就是將不夜坊設計為青樓聚集地的呀?」

秦墨文一聲苦笑,「這可不是我的主意,這是陛下的主意。至於那條胭脂河倒是我命名的,不過修那條河的意圖原本不是給那些青樓去放畫舫的。」

「那是用來幹啥?」

「陛下說用來防火。」

雲西言一聽頓時大笑,「誰的火氣能有那麼旺盛?不夜坊那麼多的小姐兒莫非還滅不了火?」

他這話當然是胡掐,卻引來眾人開懷。

「來了長安半年了,莫要說今兒才知道原來咱們眼皮子底下還有這麼好的一個地方……」雲西言看向了霍懷瑾,「我說霍司令,這可是你的地盤子,給兄弟們說說,不夜坊數百家的青樓,哪一家最為有名?」

霍懷瑾一聽瞪了雲西言一眼:「你們可比我早來了許多時間,再說……我還真不信你雲尚書沒去過不夜坊!」

雲西言雙手一攤,「你這可就真冤枉我了,接手戶部至今,我真的是兩點一線,忙得個腳不沾地才將戶部和商業部合併之後的一應賬目給理清楚,若不然,這四方樓恐怕都沒心思來。」

這倒是實話,無論是燕熙文還是寧玉春或者是秦墨文等等,當今大夏新的領導班子都忙得個昏天黑地,以至於不夜坊的那些青樓至今都沒有接待過幾個這長安城的官員。

於是有流言說大夏皇帝禁止官員們來不夜坊,也有傳言說新官上任三把火,陛下就在長安,他們哪裏敢去。

事實是傅小官並沒有禁止,而是這些官員真的沒空。

白天累的像狗一樣,腦子裏裝着的是滿滿的朝中事物,再加上新的權力機構誕生,各部門之間的官員要磨合配合,下了班多會去拜訪一下各部門的頭頭們,為自己的部門行事理個便利。

這是暫時的,當大夏新的權力機構正常運轉了之後,當各自熟悉了自己的崗位之後就會有了閑暇,自然就會邀約三五好友去不夜坊消遣消遣。

「今歲怕是沒有時間了,不過現在一切都在走向正軌,我估摸著明年……明年咱們喝酒聽曲兒的時間就會有了。」

寧玉春望着那歌舞昇平之處,又笑道:「我倒是聽說金陵的國色天香和觀雲城的流雲台都在這不夜坊斥巨資打造了各自的青樓,據說設施一流,各地的花魁在此齊聚,至今還沒有分出個勝負來。」

「聽說不夜坊三百八十青樓約定在明年三月三舉行一次花魁角逐賽,那恐怕會是長安的一場盛會!」

燕熙文一聽眼睛亮了起來,「那感情好,若是到時候有時間,咱們也去湊湊熱鬧瞧瞧。」

雲西言笑道:「那花魁一旦角逐了出來,只怕會身價倍增,連帶着會將其它小姐兒們的身價也給抬起來,看來……要去不夜坊玩樂得趁早,明年怕是會漲價了。」

就在眾人說笑的時候,傅小官帶着劉瑾和寧思顏,三人走入了這四方樓,上了二樓。

二樓都是雅間,傅小官不知道霍懷瑾他們在哪個雅間呀,於是他派了劉瑾去挨個的敲開了門。

這時候正是用晚飯的時候,二樓的雅間已經滿座。

當劉瑾敲開第五個雅間的門,向裏面望了望,還小意的賠了一個不是的時候,門裏有吼聲傳來:

「你特么誰啊?不長眼的東西!」

「……啊,公子對不起,我尋個人打擾您了!」

劉瑾正要退出來,傅小官又聽見了裏面有罵聲傳來:「尋人尋到老子這房間來了?你知不知道這裏坐着的都是誰?滾!」

劉瑾真的是滾出來的。

裏面那人一腳踹在了劉瑾的腹部,將他從那門裏給活生生踹了出來。

劉瑾捂著肚子就哭了,他爬到了傅小官的身邊,一把抱住了傅小官的大腿:「皇、主子,小人給您丟、丟臉了!」

這打狗還要看主人呢,現在的人居然都囂張到了這種地步?

寧思燕瞧了瞧傅小官的臉色,傅小官的臉色有些黑。

他走了過去,來到了那雅間的門前,抬腿就是一腳。

「砰……!」

那門被寧思顏直接給踹得粉碎,裏面的人似乎被嚇了一跳,然後一個聲音陡然響起:

「你又是誰?想造反了不成?來人,將他給老子抓起來,打得連他媽都不認識!」

寧思顏淡定的站着,才發現這雅間里居然站着六個極為強壯的異域漢子。

不是漢人,倒像是刺勒川或者西夏自治區的蠻人。

那六個漢子腰懸九環大刀,邁著大步向寧思顏走了過來。

「拓跋公子,算了,這裏畢竟是長安,天子腳下,還是少生是非。」

「天子腳下又如何?本公子乃西夏自治區總督之子,這些賤民三番五次來打擾本公子,若是在西夏,本公子早就把這些賤民給砍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