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逍遙小地主
  4. 第1361章 大夏6年的第1場雪

第1361章 大夏6年的第1場雪

作者:

大夏六年冬月十三。

長安城陰沉了足足三天的天空終於在傍晚的時候飄下了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

戶部尚書雲西言下了馬車,抬頭看了看紅彤彤的燈籠下飛舞的雪花邁入了家門。

游西鳳從裏屋走了出來,拍了拍雲西言肩膀上的那幾朵雪花,瞅了他一眼,有些抱怨的說道:「這都戌時末了,怎麼一天比一天回來的晚?真有那麼忙么?公公婆婆來長安都半個月了你也沒時間去陪陪他們。」

雲西言咧嘴一笑:「這不到年尾了么?」

「這戶部啊,一年到頭都在忙,年尾可就更忙了。」

「各地呈報上來的這一年來的賬目都要再次核算,這些日子燕熙文那傢伙催得緊啊,三省都急需知道今年的歲入與開支,畢竟明年的財政計劃得看看今年戶部的盈虧如何。」

「那是賺了還是虧了?」

游西鳳問了這麼一句便啞然一笑,又補充了一句:「肯定是賺了,前兩天我不是和種瑜一塊吃了個飯么?」

夫妻二人沿着抄手迴廊向主屋走去,游西鳳又道:「她說呀,而今她將那蜀綉開到了利亞大陸,現在利亞大陸可繁華了,生意也很好做,這些年裏賺了不少的銀子。」

雲西言跨入了主屋,游西鳳為他脫去了官服,「她說她在阿麗亞城裏開設了兩個鋪子,另外還在那三個國家的國都也都開了鋪子。」

「那可夠她忙的,」

雲西言回了一句,又問道:「這就快到年節了,正是生意最好的時候,她怎麼回來了?」

游西鳳將雲西言的官服抖了抖掛上,「說她公公年歲大了,這些年她公公在外面操勞身子骨有些受不了,在利亞大陸呆了三年,這不想家了,再說她的孩子也要讀書,於是就回長安來了。」

「那她的生意怎麼辦?」

「請了幾個掌柜的,說現在生意已經上路,這幾個掌柜也跟了她公公幾年了,放心……」

游西鳳頓了頓,又道:「我想,她也是想要回來了,畢竟三刀的墳就葬在觀雲城外的寒山上,這些年在外面奔波也沒時間在三刀的墳前去燒一把紙,她恐怕會去一趟觀雲城。」

雲西言抬頭望向了窗外,沉吟片刻,低聲的嘆息了一聲,「這三年我們也沒時間去一趟觀雲城,三刀那傢伙是喜歡熱鬧的,哎……種瑜孩子讀書的事你幫她安排一下,就安排在青蓮書院啟蒙吧。」

「嗯,對了,今兒個下午司馬韜來過一趟府上,說今年這個年回來了許多好友,魯夕會種濟堂他們都回長安了。說如果你有空了給他們一個信,一起喝兩杯……」

說着這話,游西鳳又瞪了雲西言一眼,「酒可少喝點,看你那肚子可越長越大了!」

雲西言嘿嘿一笑,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驚喜。

這些年來,曾經從金陵而來的那些友人們各奔東西都在忙碌,一轉眼還真又有兩三年未曾再聚了。

他們都抓住了大夏這飛躍發展的大好時光,各自家族的生意都迎來了突飛猛進的發展。

他們賺得盆滿缽滿,同時他們給大夏繳納的稅賦也極為可觀。

現在的大夏,真正實現了傅小官當年所推行的商農並舉之策——商人的地位不知不覺之中已經被提高,現在再也沒有人瞧不起商人,甚至許多人也參與到了經商的行業之中。

而農業這些年也因為基礎設施的大力改善、再有科學院對農業器械的改良,讓農人們種田也變得比以往輕鬆了許多,

田地里的產量也達到了千年以來的頂峰。

這就是最好的時代。

這是雲西言當年遊歷天下的時候想都不敢去想的時代。

若不是在金陵與傅小官的那一場相遇。自己現在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呢?

「這肚子變大可不是因為酒,你看這一年我哪有幾個時間去喝酒?」

「日子好了,生活過得滋潤又無憂無慮,這自然是會長胖的……」

雲西言話音未落,府上的老管家匆匆走了過來,他躬身一禮說道:「老爺,燕相府上來人說請您去一趟燕府。」

雲西言一怔,「可有說何事?」

「說請老爺過去喝兩杯。」

雲西言又笑了起來,沖着游西鳳雙手一攤,「這可是燕熙文那傢伙相邀,我不能拒絕吧?」

游西鳳咬了咬嘴唇,杏眼一瞪,伸手在雲西言的腰上掐了一把,「少喝點!」

「遵命!」

「多穿點,外面冷!」

「好!」

……

……

燕府。

大紅的燈籠早已亮起。

燕熙文和秦墨文以及寧玉春三位大辰最有權勢的人此刻正坐在一起。

並不是坐在某個廂房裏,而是坐在那後花園中的亭台下。

八面來風,風還帶着大片大片的雪花,這自然有些冷,哪怕這亭子的四角都燃著一個暖爐。

「你這是唱的哪一出?」

秦墨文打了個寒顫,伸手到一角的暖爐上烤着火好奇的問道。

「嘿嘿,你們說這些年來咱們可有那閑暇賞雪?」

賞雪?

這個詞似乎早已忘記。

寧玉春哈哈大笑了起來,「你是不是還想要吟詩?」

燕熙文斟茶,搖頭笑道:「這多少年未曾吟詩了?十餘年了吧?自從當年在金陵被傅小官那傢伙的詩詞給打擊了之後,我可再也生不起吟詩的念頭。」

「那怎麼忽然想起了賞雪?」

「其實賞雪是次要的,我尋思咱們在這雪中吃一頓火鍋,這感覺一定會很好。」

「那怎麼還不煮上?」

「別急,等雲西言,另外還有一個你們會大吃一驚的老朋友。」

「誰?」

「別急,到了就知道。」

片刻之後,雲西言到,他左手拎着一隻烤雞,右手拎着一隻羊腿興沖沖走了過來。

他站在了這涼亭外,四處張望了一下,愕然問道:「我說燕相,你這是請我們喝酒還是請我們喝風呢?」

燕熙文頓時瞪了他一眼,沖着身旁的那小廝吩咐了一聲:「取火鍋來煮上!」

雲西言踏入了涼亭,將手裏的東西交給了那家丁,「吃火鍋啊?這大雪天吃火鍋可是一件享樂之事,將這羊腿片了,涮火鍋正好,將這烤雞宰了,下酒正好。」

雲西言坐下,自個取了茶壺倒了一杯茶,「司馬韜他們都回來了,等休沐了我做東,咱們去流雲樓上坐坐,順便聽聽容朵兒唱那一曲將進酒。」

雲西言話音剛落,那管家又帶了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了過來。

雲西言等人抬頭看去頓時大吃了一驚——

樊天寧!

而更令雲西言等人吃驚的是樊天寧身後的那個人——

枯蟬!

閱讀逍遙小地主最新章節請關注()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