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雪中悍刀行(全集)
  4. 第1023章 小乞兒登基為帝,好兄弟喜逢酒樓(4)

第1023章 小乞兒登基為帝,好兄弟喜逢酒樓(4)

作者:

溫華聽到后笑得合不攏嘴,連忙點頭道:「乖!真乖!」

徐鳳年無奈道:「對了,我身邊這兩位呢……你就喊嫂子吧,記住嘍,不分大小的啊,喊錯了,自己收場!我可是天大地大媳婦最大,只會幫著揍你。」

溫華先罵了一句滾蛋,然後望向她們,一本正經道:「弟媳婦們好啊!在下姓溫名華,曾經綽號太多,且不去提,如今不幸正是姓徐的兄長,的確是有些家門不幸,哈哈,以後我這個不成材的小弟,就麻煩兩位弟媳婦多照顧了。別看不上他,就算真看不上,也行,勉強將就著過日子得了,既然不小心嫁了,就只好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了嘛。」

徐鳳年剛放下小地瓜,聽到這鬼話連篇后,忍不了啊,作勢要抬腳踹人。

溫華心有靈犀地同樣抬腿,只不過顯然這個男人在那一刻,忘記了自己瘸腿了,頓時就要踉蹌跌倒。

徐鳳年迅速踏出兩步,扶住他的肩膀后,輕聲道:「姓溫的,對不住了。」

溫華不以為意,嫌棄道:「滾滾滾,這話老子不愛聽,還想不想喝酒了?!」

不等徐鳳年說什麼,溫華轉身大聲道:「今兒我這酒樓,所有人喝的酒,都算我請客!」

只是很快溫華就被徐鳳年挽臂捂住嘴巴,哈哈笑道:「諸位英雄好漢女俠,別當真別當真!咱們姓溫的說酒話呢,天底下哪有到了酒樓喝酒不需要掏銀子的道理!根本沒有這樣的道理嘛!」

等到徐鳳年鬆開手臂后,溫華就跟著厚顏無恥道:「喝高了,哈哈,喝高了。」

惹了眾怒的溫華識趣地亡羊補牢:「不過今兒酒樓的酒水,一律八折!」

這還差不多。

然後溫華給說書先生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繼續說書,隨便說便是。

最後溫華領著徐鳳年一行人走上二樓,好說歹說才跟一桌客人要了張桌子,代價就是酒樓贈送給他們十壇花雕。

一張桌子四條長凳,溫華和徐鳳年面對面各佔一條凳子,溫華倆孩子坐了一條,姜泥和白狐兒臉破天荒坐在一條凳子上,小地瓜擠在中間。

叫溫良的小男孩時不時偷瞄那個綽號小地瓜的傢伙,只是他每看一次,她就立馬回瞪一眼,還不忘揚起一次拳頭。

然後一個故意把腰間木劍輕輕放到桌上,後者就把狹長小木刀重重放在桌上。

針鋒相對。

樓下大堂中央的老先生又開始說書,只要暫且撇下桃花劍神鄧太阿那一茬,老人就十分熟稔路數了,再次漸入佳境,滔滔不絕。

又兩碗酒喝下肚子后,可就真有些喝高了,有些舌頭打結,也說了些不當講的話語,只不過在這遠離是非的小鎮,也無人當真深思,更無人上心罷了。

老人說:「我以桃花賒春風,試問神仙給不給?我以綠蟻買中原,敢問帝王賣不賣?」

之後有人詢問那位西北藩王到底去哪了,都聽說是戰死在了北伐草原途中,也有說是病死在去往京城的路上,但也有人說是解甲歸隱了。老人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感慨唏噓道:「死了,自然是死了。你們想啊,一次次大戰,光是跟拓跋菩薩,就在西域、龍眼兒平原和拒北城,接連打了三場,更別提那些層出不窮的天上神仙了,之後更要馬不停蹄率領麾下鐵騎北上攻打草原……唉,咱們這位年紀輕輕的異姓藩王,積攢了太重的傷勢,委實是積重難返哪,惜哉惜哉!天妒英才,一語中的啊!」

二樓,徐鳳年差點一口酒噴出來,瞪眼道:「這也是你教的?!」

溫華沒好氣道:「劉老夫子自己瞎編的,我聽著挺舒坦。」

很快樓下就又說道:「功名只向馬上取,脫鞍暫入酒家壚。好一個『脫鞍暫入酒家壚』啊!那位北涼王若是還在世,又若是能來這棟酒樓,老夫雖是一個破落書生,卻也願意對他作揖致禮,長揖不起!」

徐鳳年笑眯眯道:「聽著挺舒坦。」

溫華齜牙咧嘴:「老子回頭就扣他工錢!」

這個時候溫華媳婦小跑上樓,看到這一桌人後,她有些羞赧,一時間咬著嘴唇不知如何開口。

徐鳳年趕緊站起身,沉聲道:「徐鳳年見過嫂子!」

不但是徐鳳年,就連姜泥和白狐兒臉兩人都站起身,小地瓜更是清脆喊道:「嬸嬸好!我叫小地瓜,哦不對,我叫徐念涼,懷念的念,北涼的涼!」

她連忙對徐鳳年施了個萬福,然後對那兩個能夠讓世間所有女人都自慚形穢的弟媳婦微笑致意,最後對可愛的小地瓜笑著柔聲道:「小地瓜,你好。」

小地瓜報以一個大大的燦爛笑臉。

徐鳳年輕聲道:「嫂子請坐。」

她歉然道:「我就不坐了,這就去后廚那邊,給你們哥倆炒些下酒菜,手藝不好,別見怪。」

她雙手攥緊衣角,哪怕自己男人的這個兄弟和顏悅色,比想象中要好相處太多,但她顯然還是十分緊張,猶豫了下,看了眼轉頭對自己笑的男人,還是鼓足勇氣對徐鳳年說道:「自從認識溫華起,他就一直念叨你,他真的……這輩子除了他親哥哥之外,就只把你當兄弟了……對不起,我先下樓了。」

不等溫華和徐鳳年說話挽留什麼,她就已經轉身下樓去了。

徐鳳年說道:「姓溫的,你能找到這樣的媳婦,是這個!」

他伸出大拇指。

溫華挺起胸膛,滿臉理所當然道:「我是誰?」

徐鳳年嘿了一聲,伸出兩根手指:「可惜我啊,還是比你強一些,現在就有……」

不等徐鳳年得意揚揚說出「兩個」這兩個字眼,就只聽姜泥冷哼一聲,白狐兒臉更是冷冷斜瞥一眼。

酒桌上只剩下剛才客人留下的小半壺酒,很快就給兩人分完,徐鳳年咳嗽一聲,挑眉道:「姓溫的,酒呢?!」

白狐兒臉站起身,冷笑道:「我去拿,記得等下好好喝,慢慢喝。」

徐鳳年正襟危坐,如同慷慨赴死,使勁點頭。

姜泥也站起身:「我去后廚幫忙。」

小地瓜乖巧伶俐地附和道:「我也去!」

溫華揉了揉女兒的腦袋:「圓圓,幫忙帶路。」

小女孩臉皮薄,好不容易壯膽子想要喊一聲「徐叔叔」或是「小年叔叔」,沒想到那個傢伙對她做了個鬼臉后,到嘴邊的稱呼一下子就給嚇沒了,趕緊跑。

小男孩溫良是最後動身,跑出去幾步后,轉身喊道:「小年叔叔!」

徐鳳年點頭笑道:「這次來得急,忘了帶見面禮,叔叔下次一定補上!」

小男孩使勁點頭,剛轉身跑出去幾步,又轉頭喊道:「小年叔叔,我爹說喊你老丈人也是可以的!」

徐鳳年這下子是真一口酒噴出來了,估計就差沒有一口老血了。

真他娘的是百感交集啊。

溫華一隻手捧腹大笑。

喝完各自碗中最後的酒,兩人都沒有再開口。

樓下說書先生也說到了尾聲。

「縱有千種風情,縱有萬般豪情,與誰說?有誰聽?

「世間人,縱是不舍,終有離別。世間事,縱有遺憾,且放心間。」

徐鳳年點了點頭,轉頭問道:「溫華,你這說書先生哪裡請來的,說得真好。」

溫華笑道:「當年這位老夫子是偶然路過這棟酒樓,我那會兒還只是個店小二,不過聽著老先生說話那股子酸勁,很像當年的你,就勸說老掌柜,給留下來了。就想著讓他說一說你的江湖故事……」

溫華舉起碗,發現沒酒了,也沒放下:「聽著聽著,就越發想著將來有一天啊,一定要讓老劉在咱哥倆都在的時候,我請他坐下來,然後請你請他喝一杯酒。」

徐鳳年也舉起空碗,跟溫華碰了一下:「應該的。」

白狐兒臉拎來三壺酒,不算好,更不貴,但滋味夠烈,僅此而已。

溫華在她把兩壺酒放在酒桌后,一拍額頭:「酒樓雖然不賣你們北涼的綠蟻酒,可我還藏著好幾壇的啊。」

徐鳳年笑道:「急什麼,先喝著。」

溫華點頭道:「是這個理兒,咱哥倆總算到了可以放開肚子喝酒吃肉的好時候了,不用擔心有了這頓沒下頓,是該多喝些。」

白狐兒臉沒有落座,拎著那壺酒走向圍欄,遠遠背對這兩人。

溫華輕聲問道:「過得還好?」

徐鳳年想了想:「還行。」

溫華笑道:「我過得比你好些,所以今天這頓酒,我請。」

徐鳳年白眼道:「何以見得?」

溫華伸出拇指,指了指自己背後:「我有倆孩子,你只有一個!」

徐鳳年本想說比一比媳婦的數量,突然想到腰佩綉冬春雷的白狐兒臉,她就在那裡站著呢,只得咬牙切齒道:「算你狠!」

當說書先生不再說書說故事,酒樓上下的酒客不再續杯添酒,也就很快散去了。

在喝完兩壺劣而烈的燒酒後,溫華起身去拿那些珍藏已久的綠蟻酒,還把那位年邁先生拉到二樓,徐鳳年也起身敬了老人一大碗綠蟻酒,當時老人忙不迭起身,雖然對方讓他隨意,老人還是儘力喝了小半碗。

老人只知道那個不算太年輕的男人,是酒樓掌柜的兄弟,大概是叫「小年」來著,倒是跟北涼王徐鳳年都有個「年」字來著。

老人喝過那一碗果真燙口燒腸子的綠蟻酒後,就搖搖晃晃告辭下樓去了,覺得今天喝了這麼多酒,意思也到了,尤其最後承受了那個陌生男人的敬酒,覺得有些……挺值得驕傲的,至於到底為何,老人醉了七八分,不去深思,也深思不得了。

這一天,徐鳳年終於又喝醉了。

在他走完第一趟離陽江湖后,然後回到涼州,回到那座清涼山,很奇怪,在那之後,好像就真的再沒有喝醉過酒。

兩撥女人孩子們,就坐在二樓遠處的酒桌上,從頭到尾,都不去打擾那喝酒聊天的兩個男人。

徐鳳年醉著說他找了個四面環山的地方,帶著她們隱居。

說他們都認識的李東西,和一個叫吳南北的小和尚去了江南道,小和尚說要建造一座寺廟,因為等有了廟,就有了香客,有了香客就有了香火錢,有了香火錢,就算他成不了佛燒不出舍利子,也能有錢給東西買胭脂水粉了。

說他弟弟徐龍象也找著了滿意的媳婦,那個叫慕容龍水的女子為了黃蠻兒,愣是從兩百斤的胖子,變成了百來斤重的女人。

說他一定要找到那個叫陳芝豹的傢伙,不相信這個狗屁白衣兵聖真的死了,一定要當面問一個為什麼。

說他本來想要介紹溫華跟一個叫趙鑄的傢伙認識認識,只可惜那個王八蛋太小氣,連請人喝酒都不樂意,還是算了。

說一個曾經名字是趙篆的傢伙,跟他的媳婦在北涼道陵州安家樂業了,當了個私塾先生,挺好的。

說前任武當掌教李玉斧走得不應該,不值當,哪怕那個年輕道士是為了天下蒼生。

說你溫華是沒能瞧見那萬千謫仙人如雨落人間的盛況,太可惜了。

說他不知道以後自己的徒弟餘地龍,能不能真的成為陸地蛟龍,成為人間那最後一位陸地神仙。

說他徐家如今改成了北涼道經略使府邸,不能帶你溫華去那邊擺闊了。

……

夜幕中,徐鳳年醉得趴在酒桌上,溫華也是一模一樣。

已是醉得不省人事。

徐鳳年說著不知是醉話還是夢話:「小二,上酒!」

溫華還是一般無二,呢喃道:「唉!客官,酒來啦——」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