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魔幻海之永恆指針
  4. 第88章,看不見的囚籠

第88章,看不見的囚籠

作者:

「好了好了,我做就是了。你們過去等著吧……」小老頭無奈的說了一句,然後悄悄的對著夏爾二人說了一句:「小鬼我建議你最好別看那個女人,不然你肯定會拋棄尤菲的……」這一句話,如果夏爾與尤菲真的是情侶,小老頭顯然是破壞兩人的關係。

夏爾訕訕一笑,不做表態。旁邊的尤菲也沒有多說什麼,兩人相遇也不過三天而已,現在最多也就一個普通朋友的關係。而且她普通的長相,根本沒有人會喜歡她,而且她也沒有考慮過這些問題。

兩人來到客桌前。

「坐吧……」那粉發女子忽然放下的刀叉,低著頭的面孔抬了起了,好似熟人一般,一雙大眼望著二人。

她的面容,這是一個連夏爾也不禁為之心動的女人!

盯……

就這樣夏爾與尤菲盯著她,安菲西亞也盯著他們。

「熟人?」夏爾試著緩解尷尬。

尤菲搖頭。而安菲西亞已經起身:「打擾你們很抱歉,再見!」

尤菲和夏爾無語,這個女人的行動實在讓人琢磨不透。可是看著接踵而來小老頭的飯,他們的思想被炒飯所束縛。

隨著她的離去,一陣不和諧的風,忽然吹過夏爾的眉頭,他的腦袋上出現一絲刺痛,但是看著香噴噴的飯,也懶得計較這些細節了……

當然,剛剛的安菲西亞他自然沒有忘記,他除了給她定義了一個「奇怪的人」之外,其他自動被無視了。她對現在的夏爾而言,只是個路人罷了……

兩人吃完飯菜,便直接又開始了巡遊。

夏爾下船后的神色有些不自然,比起今日異常的心慌,現在更是多了一絲哽塞,不過並不是什麼疾病。如果要說一種的感覺的話,就像是有人在他的心裡留了一句話。

但是他並沒有告訴旁邊的尤菲,自從尤菲說出阿庫拉格娜海嘯后,他的心就一直壓抑著。同樣,尤菲也是一樣。自從夏爾到了她的家,那存錢罐傳出的聲音開始……

「怎麼啦?夏爾先生。」尤菲有些心不在焉的說道。

「沒有什麼。」夏爾連忙回答道。

於是,又是一陣沉默……

一直步行著,一直步行著。尤菲雖然一直在介紹著,而永久指針里也時不時的說收集了什麼風景。雖然夏爾想強制的屏蔽心中的感覺,但是就是靜不下來。

「抱歉,我可能有點事情,今天就到這裡好了……」淡淡聲音從夏爾的口中傳出。他實在忍不住了,在尤菲的呆愣之間,直接消失不見。

眾所周知,他吃的是嵐嵐果實,也就是風。他的情緒在剛剛到達水之都的時候一直都是輕鬆的。不,可以說自從吃了嵐嵐果實一直都是輕鬆的。但是這種情緒實在是太詭異了,簡直像是被什麼詛咒了一般……

不,說是詛咒。倒不如說這種感覺是中了他自己發明的絕招。

嵐體……他只能想到這個名字。

————————————————————————————

奔跑著,夏爾手撫摸xiong口。他並沒有發現他的臉色隨著時間在漸漸變的蒼白,毫無預兆。

「咕噗……」在街道某個小巷奔跑的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一口猩紅的鮮血噴洒了出來。

「這是什麼……」夏爾不敢置信,手捂住zuiba,但是猩紅的味道,卻是真真實實的。

此刻的夏爾。「英年早逝」「絕症」「即將死亡」這一些詞語全部都浮現於他的腦海里。期間,又閃過邦妮,緹娜,卡普,傑爾妮的面容。

正在此刻,又一股強烈的風向著他襲來,這股風極其的不詳,被吹動的方向,就連地面,也開始像剎那般風逝了一樣。

「果然如此啊……」隨著這道聲音,一個女子出現在了夏爾的面前。

夏爾依舊半跪在原地,他甚至已經沒有了一絲力氣爬起來,這個女人的面容,他看不清:「你是誰……」

一襲黑衣,一縷粉色髮絲,女子彎下了腰,雙手抬起了夏爾的頭。印入他眼前的是,夏爾瞪大了眼睛。眼前的女子,竟然是先前那個鴨舌帽女人。

安菲西亞!

沒有等夏爾繼續提問,安菲西亞慢慢靠近了夏爾的距離,小zui一下印上了夏爾雙唇。

「誒?艷遇?」夏爾的大腦有些反應不過來。

安菲西亞沒有多說什麼,搖著頭笑了笑。zui唇在夏爾的額頭上輕輕一點:「沒有什麼,你現在該怎麼樣怎麼樣吧。我不會再限制你,不會再制約你。不過這次是最後的一次了,下次如果再背叛我的話……」

她盯著夏爾,zui角翹起一個微笑:「會殺了你哦……」

一股冷颼颼的風盪起,印入了夏爾的整個骨髓。當夏爾愣在這女人的話中再次回過神來,安菲西亞早就已經在原地消失不見,好似未曾來過一般。只有那被咬傷的zui唇下淡淡酸麻,證實著這一切都是真的……

從這個女人的話中,夏爾得出一個結論。

他現在不在懷疑以前那個另一半靈魂說的是假的。這個女人很強,強的甚至讓他連一絲反抗之力都沒有。這股挫敗感,只能讓夏爾苦笑這另一半靈魂所說的似乎並沒有錯。

但是這女人的話,也讓他現在「單純」的思想微微安心了一點。不再限制,不再制約,那另一半靈魂說的囚禁,似乎也不存在了啊……

可是剛剛這女人的實力。即使現在他也有些不放心,剛剛他吐血的那一下,毋須質疑,就是他研發的暗招「嵐體」!

為什麼這個女人也會?似乎每次遇到她就能有一股yin冷的風,她也是嵐嵐果實?或者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何如此熟悉?她口中的「那個女人」又是誰?

這一切都是迷,或者說都是一堆坑,需要他自己來填滿……

夏爾坐在原地,背靠在小巷的牆上,剛剛吐完血他臉色顯得好轉了不少。再次望向天空,只有沉悶渾濁的空氣。腦海里,印入的是無數個安菲西亞的面容。怎麼也揮散不去……

意識海中,他的身子宛如螞蟻般細小,而他的背後,則是安菲西亞一雙無形的大手抓住了他,露出微笑的面容:

「殺了你哦……」

「殺了你哦……」

「殺了你哦……」

風,靜止了……

一年後,平靜無浪的蔚藍海面上,一襲華貴黑袍,身負無上大黑刀的人雙手相握低垂著頭讓人看不清他的神情,而前方不遠處的小島處,一艘破舊的海盜船正停靠在海邊,島上時不時傳來歡呼叫嚷聲。

「依舊還是這般狂妄不羈,竟然膽敢公認將船隻停靠在海邊,恐怕整個大海上也只你這個傢伙了。紅髮香克斯!!」,猛的抬起面龐,那雙如鷹般銳利的雙眼望著那船頂隨風飄揚的海盜旗,zui角不禁扯起一個笑容。

「黑夜!」,豁然起立,在眼花繚亂中拔出黑刀對著那個小島砍出一劍,頓時一道上百米巨大黑色劍芒破開海面,空間,空氣朝著小島席捲而去。整個小島都在這股毀滅的劍芒下搖搖欲墜。

「哈哈!!你這混蛋,難道這就是你見朋友的方式么,真是不友善啊!」,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島嶼邊一塊巨石上猛的發出一道上百米的紅色刀芒,捲起層層激浪破開一切,直直的衝擊而去。

轟!!!!!衝天的水柱,海浪不斷的翻騰,兩股同樣恐怖的劍氣碰撞產生的餘波直接讓周圍的海平面一時餘波不斷。

「哈哈,想打架么,那麼我就奉陪到底吧!」,海浪散去,巨石上一尊頭戴草帽,身穿破衫的高大身影手握一柄平凡無奇的彎刀傲立與海浪之中,身形陡然一動,整個身體便已經飛上天空,無邊的刀花激蕩著飛向鷹眼。

「來的好!」,。幾乎沒有任何遲疑,鷹眼手握黑刀朝著面前虛空劃出一個十字,身影也是飛入空中,一紅一黑兩道身影在空中不斷的翻飛,撞擊,凌烈的刀光劍影頓時吞噬了方圓百米內的海平面和如眼所見的一切存在。

偶爾散落出來的劍氣刀芒落在海平面上,頓時一道上百米的深坑便會產生在海面上,高大的浪花不斷的繁華。

海洋時代,是屬於英雄的時代。只有勇者,才能勝出。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