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以帝衛銘
  4. 第四十九章(求收藏)

第四十九章(求收藏)

作者:

《以帝衛銘》

第四十九站

一轉炎龍!

(ps:圖為一轉炎龍圖)

「該死!」山琅在落地之後怒吼一聲,用靈力支撐著自己不倒下,用眼睛恨恨地看着帝銘,彷彿能冒出火來。

重哼一聲,山琅在眾人的眼神下從納戒中迅速掏出一顆丹藥,並張zui毫不猶豫的一口吞下。

吞下丹藥之後的山琅明顯不用靈力繼續支撐自己的身體,就連身上的肌ròu都鼓了起來,雙目通紅,髮絲變長,半紅半百,就連身高都增高了不少。

很短的時間內,丹藥的藥效就完美地體現!

現在的山琅,更像是一個怪物,他用充滿戰意的眼神看着帝銘,zui里發出野獸般的「嗚嗚」聲,身體向前微曲,最後匍匐在地上,整個身體弓起來。

帝銘連忙擺好戰鬥姿勢,雙眼緊盯着山琅的一舉一動。

緊接着,山琅動了!猶如離弦之箭一樣沖向帝銘,然後舉起雙爪狠狠地cha.進了帝銘的雙肩,並快速的扭動起來,不一會兒,就gao得帝銘的雙肩血ròu模糊。

帝銘並不是不做任何反應,而是此時的山琅實在是太快了!快到自己根本就看不到他的運行軌跡,自己的雙肩就被擊中,根本來不及反應!

「好快!」這是帝銘腦子裏第一個反饋的信息,緊接着的便是疼痛,在看清了山琅之後,他趕忙踩一個爆步躲開山琅的攻擊範圍。

忍受疼痛中他只好用腳來戰鬥,但血魔崩山腿是絕對不能用的,多數會被躲開,只能用來輔助,如果能夠增大攻擊範圍的話倒是不錯,但現在這個局面,再加上山琅剛剛表現出來的速度,血魔崩山腿就是空耗靈力而已。

沒辦法,帝銘只好躲閃山琅快速的進攻,但山琅現在的速度根本就不是爆步能夠比得上的,幾個回合下來,帝銘的身上又多出幾道傷疤,顯得觸目驚心。

「夠了!」媚芳大喝一聲,準備終止比賽:「山琅你的行為嚴重的違反了比賽規則,現在停止你的行為!」

她本想下去直接擊倒山琅,但冰雪神殿明顯規定主持人不能登上比賽場地,這也是她沒有辦法的事情,由此,她憤恨的咬着牙,雙拳緊握,美目之中迸發出殺意的火焰。

反觀場上,山琅自從吃下了丹藥之後爆發出強大的殺傷力,速度快的無法比擬,帝銘引以為傲的靈技「爆步」竟然毫無作用,這也使觀眾席的人破口大罵山琅無情無義,是個小人。

但這又有什麼用呢?

「大推碑手!」山琅大喊一聲,雙掌一起揮出,而掌心之處凝聚了濃厚的靈力,帝銘若是中了這一招,不死也殘!

可帝銘突然躺下,任憑山琅從他身上越過,卻絲毫不在意,但這一躺,正好躲過山琅的靈技,還能趁機反擊,帝銘趕緊shen.出shuang腿,用背頂地,用力的向山琅的小腹踢去!

「砰!」地一聲,帝銘一位踢中了山琅,他必定會被踢走,那麼就有機會反擊。但山琅卻好像沒有受任何影響,反而把已經被帝銘閃過的「大推碑手」轉向了正躺在地上無處可躲的帝銘!

無處可躲,帝銘只好運轉起煉體訣硬接,但想像中的疼痛卻並沒有傳來,奇怪的看了看,卻發現山琅突然飛了出去,身體上的肌ròu也全部都變為消瘦,就連頭髮都變回了原樣。

但山琅好像並不在意這些,他欣喜若狂地大笑道:「哈哈哈!副作用終於過去了!理智也恢復了,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

「嘿嘿,廢物就是廢物,怎麼樣都打不過我!」山琅怪笑一聲,一把扯掉上身的衣物,露出本就不太健壯的身體,但卻很是白皙。

「受死!」山琅一躍而起,從空中落向帝銘,並運作起靈力,凝聚於掌上道:「小推碑手!」

帝銘看着愈來愈近的的山琅,帝銘沒有辦法,使出一記靈技:「百層浪!」

「砰!」第一層浪與小推碑手相碰撞,並沒有多大的響聲,但山琅與帝銘的雙掌則是很近很近,但將近五十浪被帝銘加快靈力推了出去。

終於,兩人的雙掌貼在了一起,靈力之間的互相碰撞發出一聲悶響,彷彿一個禮花煙火在鍋湓里爆炸一樣,聽上去很是平靜,但真正卻不是那樣。

帝銘此時正承受着右掌傳來的靈力反彈,這是百層浪未能擊出去的余浪,在還未打出時就被山琅一掌擊回,夾雜着山琅的靈力衝進了帝銘胳膊中的經脈,在其間亂沖亂撞。

再這樣下去,帝銘的左臂必然會廢掉,於是,他靈機一動,趕緊卸力,左臂一扭,將山琅的力道轟擊在地上,爆發出一陣強橫的轟響聲。

但並沒有這麼簡單,山琅見到自己的一招被卸掉,一腳蹬地,迅速跳到帝銘的左臂旁,用力踩了下去:「斬臂!」

「不好!」帝銘心中暗道,他的瞳孔縮小,一副恐懼的樣子,連忙用左腿化解了山琅的攻擊,然後迅速向另一旁一滾,爬起身來,扶著右臂,臉上的表情很是痛苦。

而蒼彤也很想衝上去協助帝銘打敗山琅那個混蛋,但她的導師卻拉着她不允許她上台,一方面是因為學院的規定,而另一方面......這個導師希望自己的學院成為勝利的一方。

而想要勝利,就可以不擇手段!

「蒼彤,你若是去了,北蒼學院就再也沒有你這個學員!」見蒼彤仍舊在掙扎,這名導師抓住她的手臂厲聲呵斥道。

蒼彤聞之憤怒的瞪了這名導師一眼,隨後說道:「哼!你真是可惡,令人厭惡至極!就算山琅那個混蛋贏了勝利也絕對不是屬於你們的!」

「你們的?」導師聽到蒼彤話語中的奧秘,反問了一句:「難道你已經決定要離開北蒼學院么?!」

「離開就離開!有你作為我的導師,我都感到xi吮!」蒼彤憤怒的大喝一聲,掙脫被導師抓在手中的手,衝出休息區的門口,卻見到了她一輩子都忘記不了的一幕——

帝銘放棄了將近殘廢的右臂,將全身的暗靈力全部都集中在左掌上,右膝跪地,右臂耷拉在地上。但他左臂高高舉起,任誰都能看見掌心之中凝聚起的黑色的靈力。

「暗靈力!」台上這才有人認了出來,大叫道,彷彿是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聽他這麼一喊,有些人也將注意力放在了帝銘的左掌之上,就見到了雄渾的正在翻滾之中的黑色的靈力!

「天吶!真的是暗靈力!」

「哦神!我真是今生有幸!」

「暗靈力,這帝銘才是真正的天才啊!」

說着,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着驚訝的、欣喜地神色。

就連蒼彤都是張大了zuiba瞪着眼睛看着場上半跪的帝銘,以及他左掌上凝聚的黑色靈力!最終喃喃自語道:「帝銘,真的很是不一般啊......」

媚芳在台上見到帝銘的靈力后,身體退後,倒是沒有什麼驚訝的意思,倒是蠻有趣味的輕聲笑了起來,tuì.去了對帝銘的擔心,開始欣賞起場上的戰鬥。

但山琅可就不這麼淡定了。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是天生無源氣的人!」他怒喝一聲,調動起全身的靈力,在雙掌上凝聚起來,憤怒的沖向帝銘,大吼道:「去死吧!我才是最強的啊!大推碑掌!」

「九轉炎龍掌!」帝銘凝聚好了靈力,彷彿身體內的力量都被抽空一般,疲憊的吼了出來:「一轉炎龍!」

「一轉炎龍!」在帝銘的大喊聲中,他的左掌迅速地印上了地面,發出一聲清脆的拍擊聲,與索隆的氣勢磅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但好久都不見動靜,山琅倒是離帝銘愈來愈近,直至帝銘面前不過一尺的地方,他的zui角浮起一抹令人厭惡的狂笑,彷彿已經見到了帝銘的失敗。

但就在他的靈技快要碰上帝銘的時候,一道黑色的火焰打斷了他,這道火焰根本沒有溫度,離近了反而感到冰冷,然而就是這種冰冷才令山琅不得不後退。

「嗷!」一聲龍吟穿耳,山琅手中的靈技還沒有散去,但帝銘跟前卻是從他剛剛左掌拍擊過的地方爆發出一股強大的黑色靈力,赫然便是暗靈力!

但這一股暗靈力衝出后在空中逐漸形成一條巨.龍的磨樣,雖然看上去很虛浮,但那種震撼卻是無與倫比的。

火龍形成后盤旋在帝銘的頭頂上空,時不時發出一聲象徵性的龍吟,像是在警示著山琅不要輕舉妄動。而那雙發着huang色光芒的眼睛如利劍一般直刺入山琅的心臟,令他不寒而慄。

「這......」靈技散去,靈力散去,山琅突然跪倒在原地,雙手無力的置放在地上,一雙眼睛失去了焦距,彷彿在喃喃自語,又像是在告訴其他人:「這怎麼可能,我怎麼會輸!我不可能輸的啊!」

「我有父親給我的護身符石,還有黃階上品中的極品丹藥獸靈丹,還是一名一階武靈,怎麼會敗給這個廢物!」最後的幾句話山琅基本是吼出來的,表明了他內心的疑問與不甘。

但又有什麼用呢?

帝銘雙眼無情的看着他,心中自然是記得剛剛他留給自己的恥辱,操控著體內剩餘的一丁點靈力,讓炎龍沖向已經喪失了所有行動能力的山琅。

「嗷!」炎龍聽話的怒吼一聲,像是連帶着主人的憤怒,轟然沖在山琅的身體上,將他直接頂上天空,然後將他包裹,撕咬,抽打......

「轟!」帝銘的靈力徹底消耗的一乾二淨,炎龍也迅速消散,在空中本被戲耍的山琅也落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

而帝銘才不去在意山琅此時有多麼的面目全非,有多麼的痛恨自己,有多麼的痛苦,他徑直地按著自己的右臂緩緩地走向山琅。

「踏~」

「踏~」

「踏~」

十幾步距離,帝銘走得很慢,很慢,彷彿過了好久好久,帝銘才走到索隆的身邊,居高臨下地看着半死不活卻仍舊瞪着自己的山琅,然後......

一腳踩下!

一腳踩在山琅的臉上!

毫不猶豫,毫不留情!

「我說過吧......」

「我的尊嚴......」

「不容任何人的踐踏!」

——————————————————————————————————————

求收藏,求花花,求打賞~

當然目前最重要的還是收藏啦~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