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那些有錢的年輕人(《陳二狗的妖孽人生》後傳)
  4. 番外篇 王見王

番外篇 王見王

作者:

陳二狗和趙八兩的終極相逢!

隆冬風雪才歇,一輛寶馬7系駛入了白雪皚皚的安縵法雲酒店露天停車場,「馬夫」是個極為顯老的傢伙,見到坐在副駕駛席的大老闆下車后忘了捎帶圍巾,趕忙拎起,很狗腿地下車就要給老闆送上,不過三十來歲的老闆擺了擺手,韓道德也就彎腰小心翼翼放回車中。在杭州,寶馬7系不算顯眼,賓利才能湊合,這讓他這個堂堂新金海帝國的御用司機偶爾會有些鬱悶,不過既然大老闆這幾年入鄉隨俗,習慣了跟太上皇一樣乘坐寶馬7系,他自然不好多嘴什麼。

相對大多數功成名就的商業帝國掌舵人,韓道德的大老闆就算到了而立之年,相較而言還是極為年輕的歲數。趙甲第,金海這個黑金帝國洗白成為冬雷集團后的第一把手,他在等司機的時候點燃了一根煙,見到韓道德把車鑰匙揣入褲兜,順手丟給他一根,韓道德連忙低頭哈腰接住,也不急着抽,擱在耳朵上,輕聲問道:「大少爺,咋回事,那個姓陳的怎麼想到要見您,以前又不認識,咱們跟他也不是一條道上的,有啥可聊,該不會是來跟您故意套近乎,來結交香火情了吧?」

趙甲第走在通往法雲村的小徑上,吞雲吐霧,沒有作聲,伸手摸了摸胡茬子。他對這裏並不陌生,這些年裴洛神那個娘們每次自覺受了情傷,就跑來這裏閉關修鍊,也沒有點新意,得他用八抬大轎才能把她抬回去。韓道德見自己老闆沒有說話的慾望,也就識趣閉嘴,下意識扶了扶耳朵上的香煙,生怕半路丟了。

在靈隱寺跟法雲村之間,有座曾經的錢塘第一福地永福寺,只是如今名聲不顯,遠不如靈隱寺那般常年香客多如過江之鯽,那個姓陳的男人跟他就約在了那裏見面。趙甲第對他並不陌生,前些年有一個跟趙三金相同級數的梟雄陳龍象,聽說就被這人硬生生拖下馬,據說還給綁去了東北老家的墳頭上,關鍵陳龍象還是這傢伙的親生老爹,反正趙三金每次說起這一茬,都尤為幸災樂禍,還說這傢伙挺像自己,天生就跟老丈人不對付。可見這個發跡於南京、至今還不到四十歲並且有個有趣綽號的男人,很有趣,也很危險。長三角一帶,刨去「紅色」層面不說,就灰色疆土而言,上海很大程度上屬於從金海脫離出去自立門戶的徐振宏,他趙甲第在杭州還算說得上話,但是南京,則純粹是那個傢伙的「藩鎮」,他要對誰說一個不字,那就真的是滴水不進了。

他找自己圖什麼?有跨不過的門檻?從沒有聽說過他的資金流有問題,何況這傢伙也是黑白通吃的狠人,做事做人手腳都很乾凈,不會不小心成為挨槍子的出頭鳥。還是說純粹是喝個茶吃個飯,雙方混個臉熟?趙甲第不覺得這有什麼實質性意義。雙方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真要哪天碰了頭,也是以後在正式桌面上在商言商,以陳浮生現在的江湖地位,還不至於跌份到主動跑來杭州跟自己見面。趙甲第思來想去,只能揣測是吃相較差的徐振宏惹到了這哥們,陳浮生想必清楚徐振宏曾經當過趙三金的司機,所以要自己給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趙三金帶句話,以便大家都有台階下?

趙甲第一根煙抽到煙屁股為止,找了個垃圾箱丟掉,穿過法雲村,就已經離永福寺不遠了,出村子去永福寺還要買門票,韓道德駕輕就熟,早已搞定。走過第一道山門,雨花亭是第二道山門,過了橋就是主寺,青石板拱橋上,站着兩男一女三個香客,看模樣,是中年父親帶着一對雙胞胎兒女來永福寺燒香求平安的。興許是大雪才停,寺里僧人掃雪不及,男人帶着兒女在那兒用鞋子把橋面上的積雪踢入橋下池中,十幾歲的兒子瞧著就很敦厚穩重,反倒是那個已經有美人胚子輪廓的女兒,穿着件很喜慶惹眼的大紅棉襖,非但不土氣,反而異常襯景,她正嚷着要堆兩個大雪人給寺廟當門神,一家三口,其樂融融。中年男人倒是穿了雙土氣到只剩下結實的旅遊鞋,背對趙甲第,聽到女兒的提議,笑着點了點頭,轉過身看到趙甲第,善意一笑。趙甲第愣在當場,記憶力卓絕的趙八兩同志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傢伙,當年在上海跟蔣談樂去皇后酒吧那一次,就是這個男人,幫忙解了圍,對兩位挺有味道也挺有家世的良家姑娘抬了抬手,說他結婚了,算是婉拒了那位大家閨秀的主動搭訕。後來在黃浦江邊上,趙甲第又恰巧瞥見了他一次,這個男人手裏牽着一個孩子,脖子上騎着一個孩子,一同仰望着東方明珠塔,那時候,趙甲第就覺得這男人十有八九也是大有故事。

這算不算他鄉遇故知?趙甲第覺得是個好兆頭,笑着說了聲「緣分吶」,湊近幾步,問道:「還記得我不,上海皇后酒吧那次,多虧你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嘿,有些年數了。」

少年跟少女都盯着這個跟他們父親一樣剃平頭的傢伙,然後相視一笑。趙甲第主動掏出那包乾癟的利群煙,幸好還剩下小半包,抖出一根,那男人猶豫了一下,接過趙甲第遞過來的煙,然後轉頭對女兒一臉無奈問道:「閨女大人,能抽不?」

容貌出彩的少女大手一揮,頗有大將風度:「今天破例,准了。」

中年男人轉頭對趙甲第拋出一個「家裏子女才是大領導,咱們都是成家立業的苦命男人,你懂的」眼神,見趙甲第要給自己打火,身上沒有打火機的他也沒有拒絕,由衷地笑着說道:「謝了。」

兩個孩子已經跑去堆雪人,趙甲第跟這個男人就蹲在橋邊抽煙,也沒如何客套寒暄,一切盡在不言中。趙甲第突然一瞪眼,呲牙咧嘴地小聲問道:「兄弟,你該不會就是陳浮生吧?」

中年男人會心一笑,回了一句:「緣分吶。」

趙甲第重重吸了口煙:「我操!咱倆如果真要干架才能擺平事情,那早早欠你人情的我,豈不是就得未戰先降了?」

少女遠遠聽到趙甲第的粗口,輕輕咳嗽了一聲,已經三十歲出頭的趙甲第趕忙舉手做投降狀,看到他這個動作,少女做了個俏皮鬼臉。陳浮生,或者說從不介意別人喊他陳二狗的中年男人搖頭笑道:「錯了,這話該是我說才對,你可能聽說過我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但我對你可是真的一點都不陌生。你寫的所有文章,你參加過的幾場財經辯論,我都看過,我還知道你德語很厲害,甚至前年還順道去過你資助的一所希望小學。至於當年那場金海風波,我更是一直在關注。嗯,用我閨女的話說,那就是你在智商上完全碾壓我這個戰五渣,當然,畢竟是自家閨女,沒忘記補上一句,情商嘛,我這個當爹的還是有丁點兒勝算的。」

趙甲第差點被煙嗆到,自己這麼出名了?

陳浮生接着說道:「放心,這次來杭州沒別的事,就是我兒子,陳平,一直很佩服你,趁著這趟我來杭州見個老朋友,就厚著臉皮耽誤你掙錢了,這孩子的書房和床頭,都貼著當年你接班金海的那張雜誌封面。都說女生外向,我家顛倒了,女兒向著我,兒子天天喊著以後要跟你混,給你當跟班打下手,跟你學私募,成天在我耳邊叨叨你趙甲第是多麼爺們多麼霸氣,把我氣得不行也煩得不行,乾脆就讓他親自來見你,我是有私心的,想着見過你以後,這小子會覺得這個叫趙甲第的傢伙也就不過爾爾嘛,還沒自己老爹英俊瀟灑不是?」

趙甲第哈哈大笑,轉頭朝那個一直豎起耳朵關注這邊動向的少年大聲問道:「陳平,我帥不帥?是不是比你爸更能拐騙女孩子?」

陳平豎起大拇指,嘿嘿笑道:「對!」

趙甲第一臉促狹對陳浮生笑問道:「咋樣?服氣了沒?」

陳浮生忍着笑意,點頭道:「算你贏了。」

趙甲第打趣道:「陳平跟我拜師學藝,別的不說,撈個情場不敗的江湖名號肯定不難。」

陳浮生笑罵道:「滾蛋,別帶壞我兒子。」

趙甲第一本正經問道:「不帶壞陳平也行啊,要不我今兒就先喊你一聲岳父大人?」

陳浮生趕忙瞥了眼女兒陳安,轉回頭,看到捧腹大笑的趙甲第。陳浮生嘆了口氣,並沒有如何生氣,趙甲第鬼鬼祟祟遞給他一根煙,兩人趕忙相互打掩護各自點上,在無傷大雅的玩笑過後,陳浮生悠悠然吐出一個煙圈,淡然說道:「錢這東西,終歸是賺不完的,我這些年賺了不少,說到底爭一口氣,都是掙錢給別人看,自己其實花不了幾個銅板。這一點,趙鑫趙閻王肯定能理解,我跟你父親,都是鳳凰男出身。我這些年修身養性,脾氣好了很多,但還是希望陳平在做事情上,能多學你,別學我,盛世走陽關大道,亂世才走獨木橋,這句話是我媳婦當年說的,我一直記着。我身邊很多朋友,草莽氣還是太重了,對陳平來說,是好事也是壞事,他如果以後真的能來杭州,我更放心。」

趙甲第嗯了一聲,點頭平靜道:「既然你願意對我放心,那我也可以請你放心。」

陳浮生正要說話,只聽到背後女兒陳安哼哼道:「兩根煙就可以了啊。那位趙八兩同志,千萬別成為我黑名單上的階級敵人啊。」

趙甲第嘖嘖道:「你閨女真厲害。」

陳浮生站起身,深以為然:「相貌和性子,都像她媽。」

趙甲第一同起身,輕聲問道:「你這麼多年一直單著?」

陳浮生笑道:「這點,我對你趙甲第,那是打心眼甘拜下風。」

趙甲第撇嘴道:「罵人不是?」

陳浮生嘴角翹起:「真的誇你。」

趙甲第接到一條短訊,打開一看,裴禍水的,頓時倒抽一口涼氣。

陳浮生笑道:「正事說完了,咱們就別來推杯換盞那一套,你有事就先忙去。」

兩人道別,趙甲第很興師動眾地跟陳浮生握了握手。

看着趙甲第下山的背影,陳浮生笑了笑,雙手插在口袋,然後掏出手呵了口氣。

陳安笑道:「爸,他還跟你握手?趙甲第一直對人這麼客氣嗎?」

陳浮生走過去,幫忙堆著雪人:「應該是的,這個男人很不錯的。」

蹲在他身邊的陳安想了想,老氣橫秋地點了點頭,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老爹羽絨衣口袋裏繳獲出一包煙。那自然是握手時,趙甲第偷偷塞給陳浮生的。

陳安狠狠瞪眼:「陳浮生同志!」

陳浮生苦着臉:「是那傢伙給老爸的,沒法子的事情,總不能不接吧?」

說到這裏,陳浮生自己笑起來,搖頭道:「不行,不能過河拆橋,這也太對不住趙甲第了。」

陳平使勁點頭道:「就是!」

陳安破天荒地把那半包煙還給父親,碎碎念叨著:「留着可以,但是不許抽多了,對身體不好,咱爸四十一枝花呢,出門在外,眼饞死那些鶯鶯燕燕……」陳安一直說說笑笑,然後抬頭,望向山下方向,早已沒有趙甲第的身影啦,她問道:「爸,我知道他在賺錢方面很厲害,報紙雜誌上都溜須拍馬說他在商場舉世無敵呢,但這次見過以後,我覺得他也是個挺好的人,對不對?」

陳浮生揉了揉女兒的腦袋,再幫她攏了攏圍巾,微笑道:「嗯,說到底,趙甲第就是個好人。」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