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勒少的心尖萌妻
  4. 第472章 幸福的模樣

第472章 幸福的模樣

作者:

靳斯辰匆忙趕到恆豐醫院,卻被告知葉初七已經出院。

他當即就愣了一下,不是說好了在這裡等他的嘛,怎麼一聲不響的就出院了呢?他納悶的撥了葉初七的電話……

葉初七聽到電話響的時候,正好在回去的車上。

她看到靳斯辰的名字,正想要接起來,卻被坐在身邊的丁冠榕給制止了。

葉初七愕然的望著身旁的老太太,「媽……」

「不許接!」丁冠榕的話里明顯帶著火氣,明令禁止道,「他現在是翅膀硬了,就憑自己為所欲為了,出了事兒不跟家裡說一聲,還騙我們說只是陪你回御景灣住一晚,結果你人還在醫院裡,他卻為了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不見了人影……」

這個媽,確定是親的,一言不和就將全部的罪責怪到靳斯辰身上。

葉初七不得不解釋道:「媽,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大叔他……」

丁冠榕打斷道:「你別為他說話,小七,你年紀還小,你不懂這男人啊……你千萬不能慣著他,越慣著越是得寸進尺,他能放你一個人在醫院,結果自己卻跑沒影了,你現在就別理他,先晾他一段時間。」

葉初七:「媽,可是……」

丁冠榕:「沒什麼可是,聽媽的,連電話都別接,就讓他急,急死他!」

葉初七:「可是……這也不是賭氣的時候,萬一他正開車呢,或者怎麼的……著急的話容易出事兒。」

丁冠榕:

這麼想想,也有那麼幾分道理。

畢竟是自己親兒子,就連兒媳婦都知道賭氣要分時機,她這個當媽的也不能表現得太六親不認了。

丁冠榕妥協道:「行,那你接吧!記得凶一點……」

葉初七頗為無語的嘆息一聲,然後接了靳斯辰的電話。

剛一接通,就聽到靳斯辰焦急地問道:「你在哪兒,怎麼自己一個人出院了?」

「我……」葉初七剛開口,就看到丁冠榕在旁邊不停的向她打手勢使眼色,示意她要對靳斯辰凶一點。

這個婆婆當的,也是夠可以的!

婆婆如此為她撐腰助威,葉初七也不能拂了她的用心良苦,於是輕咳了兩聲,故作『兇巴巴』的樣子,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不來我還不能出院了?媽親自過來接我的,我現在算是明白了,這個世界上只有媽對我最好!你只能排第二……不對!第二也輪不到你,再見!」

說完,果斷的掛了電話。

然後望向丁冠榕,笑眯眯的道:「媽,你看這樣夠凶嗎?」

丁冠榕滿意的道:「一般般吧!」

葉初七看著老太太神采飛揚的樣子,心裡由衷的羨慕。

明明是一雙歷經滄桑的眼,臉上的每一條皺紋都有一個故事,必然是經歷了酸甜苦辣,見證過世事變遷,可是老太太活到了這把年紀,所綻放的每一個笑容都依然樂觀自信,積極向上。

大概,這就是幸福的模樣吧?

一個女人不管活成了什麼樣兒,最幸福的莫過於攜手一個男人,兩個人一起從風華正茂到白髮蒼蒼。

葉初七傾身過去,親昵的挽著丁冠榕的手臂。

「媽,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可以嗎?」

丁冠榕道:「那當然,你也知道我……斯蘭和斯琴早就大了,她們各自忙自己的事業,至於小雅……這孩子命苦,性情冷淡,平日里也不跟我說幾句話,小四就更別說了,不跟我唱反調已經是慶幸了,也就是你呀,我第一次見你就覺得特別投緣,難得你還願意陪我這個老太婆說說話,有什麼話儘管跟媽說。」

葉初七笑道:「我也是,就是感覺跟媽特別投緣,就跟我親媽似的。」

丁冠榕笑得都合不攏嘴了,拍拍葉初七的手背道:「你這孩子,就是嘴甜……」

一老一少,兩人聊著聊著,越聊越投機。

等到氣氛烘托得差不多的時候,葉初七終於問道:「媽,你和我爸,你們結婚很多年了吧?」

這句開場白來得有些突兀,丁冠榕不由得怔了一下。

不過,依然不假思索的道:「是啊,今年是第五十五年。」

五十五年……

這個數字,是多少人的大半生。

葉初七還年輕,對時間還沒有太深刻的概念,但是光從這個數字還是能感受到這份婚姻的厚重。

「都這麼久了,真羨慕你們,一起走過這麼多年還這麼恩愛。」

丁冠榕的臉上忽然閃過一絲恍惚的表情,笑道:「哎……恩愛只是你現在看到的表面,我跟你說啊,沒有任何一對攜手到老的夫妻是可以一輩子一帆風順的,只有一起經歷了磨難,才能珍惜在一起的幸福。」

葉初七問道:「那你和我爸,你們有過走不下去的時候嗎?」

丁冠榕毫不猶豫的道:「當然有啊!你也知道……你爸今日的權勢地位,都是他自己一手打下來的,早年啊……不比現在的和平年代,在無數個不知他在外是生是死的黑夜裡,我也有過熬不下去的想法,不過這些都不算什麼……」

停頓了片刻,丁冠榕接著又道:「你知道,我當年四十多歲了才生下小雅和小四,在這之前啊……」

丁冠榕苦笑,搖搖頭。

葉初七微微一怔,聽明白了她的話中之意。

「媽,難不成……我爸他還重男輕女嗎?我沒覺得啊!」

丁冠榕搖頭道:「不是你爸,可是呀,我也是從做別人家的兒媳婦熬過來的……」

葉初七這才恍然大悟。

小的時候她也曾聽聞過靳家的一些事情,丁冠榕接連生下兩個女兒,在公公婆婆面前抬不起頭來,在靳家的日子並不好過。

直到後來冒著危險生下來靳斯辰,才總算有所好轉。

至此,她才算是熬出頭了。

葉初七也不再問了,緊握住丁冠榕的手道:「媽,那些都過去了,你看你現在多有福氣,大姐和二姐才應該是你的驕傲才對。」

丁冠榕重新溢出了笑,道:「是啊,都過去了……」

葉初七又道:「其實,只要爸爸跟你是一條心,其他人怎麼看都不重要,何必那麼去在乎外人的眼光呢?」

丁冠榕也欣慰的道:「對,幸好你爸是個實誠的人,雖然脾氣犟了點兒,但是能一路走下來,最重要的還是他跟我一條心。」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