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0章 兇手

第2010章 兇手

虎爺翻過身來,躺在地上,唉,真累,他還是一條病虎好嗎?這麼賣力的演出才能讓他們明白,不容易啊。

赤瞳問道:「明白什麼?人是誰殺的?」

澤蘭激動地道:「我一直都疑惑,為什麼手環指向陳武是兇手,我也覺得他有血債的味道,但是我總認為他沒有殺害吳雯,反而認為黃權有嫌疑,這一切我都明白了。」

「所以?」赤瞳坐起來,作為曾經扮演過死者吳雯,她很想知道自己是被誰所殺的。

澤蘭握住她的雙肩,眼底依舊激動,「黃權是兇手,他想要掐死吳雯,但是吳雯當時沒死,還有一口氣的時候黃權就跑了,他甚至沒空去查看吳雯是否死了,因為當時陳武來到兇案現場,他只能逃去,而根據陳武的口供,他當時被藤蔓絆了一下,便滾下土坡,他的腳絆著藤蔓的,那藤蔓應該也纏住了死者吳雯,所以他滾下去的時候也把吳雯拖下去了,吳雯最後咽氣,應該是被帶撲到小溪里,而當時她已經昏死過去,加上當時陳武發現小溪有人,驚慌跑走,然後隔了一陣子再跑回來,那個時候吳雯應該已經死了,所以他也沒看到吳雯最後那微弱的掙扎。」

「但你怎麼確定是湯圓哥哥掐的?」

湯圓提醒,「現在可以叫黃權了。」

赤瞳哦了一聲,對,是黃權。

澤蘭道:「我不是說過嗎?我有這份直覺,當然現在不能僅憑我的直覺了,因為手環指向的是陳武,所以我們需要找證據證明黃權才是兇手。」

太子道:「怪不得,手環說陳武是兇手,吳雯最後一口氣就是陳武弄沒的,這血債自然就記到了陳武的身上,而且澤蘭也看到陳武身上背負了這條人命。」

但是手環也太不靠譜了,只以最後一口氣來判定,這容易讓兇手逃脫律法的制裁啊。

「是這樣的,是這樣的。」澤蘭抱著虎爺,連連地親了幾口,「虎爺,你太了不起了,你怎麼會知道的?你怎麼知道案發經過是這樣的?」

虎爺又翻白眼,吃那麼多年的肉,你們以為我光長肌肉不長腦子嗎?

「但是,黃權有不在場證明。」太子道。

澤蘭說:「這就要調查了,是否有人撒謊,是否有可以偷溜出去殺人的時間,或者說他喝酒的地方離案發地點遠不遠。」

老五悄然離開,心裡有些挫敗感,也很憤怒。

黃權,他最近想提拔的人,如今在考察。

這些年黃權辦事是牢靠的,勤勤勉勉,不貪腐,在吏部這麼多年,考核了無數的官員,也提拔了不少人為朝廷辦事。

他回了殿,叫穆如公公找出黃權的資料瞧了瞧。

黃權,是他登基前一年的探花郎,才出眾,長相俊美,了探花郎之後,娶了褚方正的孫女為妻。

因他當年偵辦此案的時候,就知道黃權,因此案一直沒告破,吳雯屍體送回去的時候,他哭了一路,當時覺得這個男人重情重義。

後來他這麼快就忘記慘死的意人,娶了褚家女,他也覺得有些意外。

不過,當時也覺得沒什麼,人總是要向前看的,但這份感情未必就那麼真摯了。

如今的黃權,一妻三妾,子女十餘。

而陳武至今未娶。

「老元,黃權是不是兇手?」他最終是忍不住,抬頭問了元卿凌。

元卿凌看著他,微微頜首,「嗯!」

「真是他!」宇皓一拍桌子,氣得橫眉豎眼,「這狗東西,枉朕這麼相信他,還打算對他委以重任。」

元卿凌安慰道:「所謂知人口面不知心,你怎會知道他所謂深情的背後藏著這麼歹毒的心腸呢?」

宇皓皺起眉頭,「但也奇怪,當時吳家的人都鬆口了,願意讓吳雯嫁給他,也去找陳武家退親,為什麼他要在這個時候殺了吳雯呢?」

元卿凌握住他的手,「因為……」

金虎殿里,幾個孩子也在思索這個問題。

大家苦思許久,太子道:「會不會有一種可能,黃權根本就沒打算娶吳雯?只不過是需要吳雯的銀子為他打通考場的關係?畢竟,皇祖父那會兒,重農抑商,商人地位不高,而他志在做官,怎願意娶商賈女?」

「那就要調查一下,吳雯到底有沒有給過銀子黃權了。」澤蘭道。

翻查口供,並未提及這一點,所以需要去問吳雯的家人和當日伺候吳雯的丫鬟。

/21/21470/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醫笑傾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醫笑傾城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10章 兇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