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羊腿刀與三把牛角梳
  4. 第177章 為愛決然奔遠方(終結篇)

第177章 為愛決然奔遠方(終結篇)

作者:

石濤決定還是要去找楊瓊的,他想徵詢一下她的意見,看她如何打算,人不能總生活在這種壓抑的環境中。

他到了財務總監辦公室,見到楊瓊,還沒有開口,楊瓊就告訴了他一個不好的消息。

「南轅公司因為環保問題,永久的停工了。」

石濤吃了一驚,連忙問道:「環保問題由來已久,一般情況下罰個款還是可以繼續生產的。這次是為什麼?」

楊瓊嘆息一聲:「廢渣問題。當初設計的時候,沒做防護層,對附近水源造成了污染,上面要求必須治理。治理不好不得開工。」

石濤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支煙,搖搖頭,一聲嘆息,「這下完了,幾千萬噸的廢渣,可不是輕易能夠處理好的,那得需要很多錢。」

楊瓊又說道:「這個錢倒是不用我們公司出,徐圖公司接手了,他們已經派了人前去處理。只是我們的工人都要撤回來了。」

「這駐外企業沒有給公司爭臉呀,全成了無機公司的累贅。」石濤對公司的這種情況,只能表示無奈。

楊瓊輕笑一聲,「前幾天我去了一趟北轍度假村。算了算賬,我們還欠人家一百多萬。再不給錢,人家要把我們起訴了。」

石濤看看楊瓊,發現她的嘴唇都起了泡。

「你不是說你想開了嗎?何必再上那麼大愁,著急上火呢?」

楊瓊搖搖頭,道:「說是那麼說,在其位要謀其政。畢竟負責著這麼一攤子事,不著急是不可能的。」

雖然這麼說,但楊瓊的語氣倒很輕鬆,石濤覺得她好像還沒有聽到外面的風言風語。

「你打算長期這麼幹下去嗎?」這是石濤此行的目的,他一定要聽聽楊瓊的想法。

「其實我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堅強,我已經有了辭職的打算。」

楊瓊眼望石濤,有些不舍,她辭職就得離開無機公司,也就離開石濤了。

石濤一聽,竟然有些興奮,臉上有了淡淡的笑容,「對,辭職!是該辭職了,再這麼耗下去,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楊瓊笑了笑說道:「沒想到你竟然支持我辭職。」

石濤知道了楊瓊的想法,心裡便有了主意。他擔心又被尚美撞見,說了幾句話,便起身告辭。

好巧不巧,石濤一出門,正好遇見尚美。

尚美瞪著大眼睛,劈頭蓋臉就沖石濤喊叫。

「你又來找破鞋!不怕惹一身騷啊?」

看見尚美,石濤就已經吃了一驚了,聽尚美又如此喊叫,心裏面更是緊張。

他緊張的是,尚美竟然在樓道里大聲斥責他。要知道楊瓊的門還敞著,石濤相信楊瓊聽到了。

其他辦公室的門好多也是敞著的,聽到尚美的喊叫,已經有人在門口扒頭向這裡張望了。

石濤惱羞成怒,同樣怒目而視,「注意你的素質,說的什麼話!也不嫌丟人!」

說罷,石濤轉身上樓,回辦公室了,他不願意在樓道里跟尚美抬杠。

尚美在後面望著石濤,依然喊道:「丟人?是你給我丟人!我跟著你丟人!」

樓道里探頭探腦的人們,有的輕輕一笑,見石濤走了,尚美也不再喊叫了,都各回各屋了。

石濤已無心工作。他的情緒很差,心裡很煩,尚美這是在逼他。

接下來的幾天,兩個人都互不理睬。如果尚美不做飯的話,石濤也不求她,就自己去做。

冷戰了幾天之後,石濤決定跟尚美攤牌。

一天晚飯的時候,石濤只喝了一碗粥,便坐在沙發上抽悶煙。

等到尚美收拾完餐具之後,想要回卧室上網的時候,石濤攔住了她。

「你坐下,咱倆談一談。」

尚美站住,把眼一瞪,看來心裡還有氣,「有什麼好談的?只要你不再去找那隻破鞋,什麼事都沒有。你的行為令我噁心!」

尚美說完,真的有些噁心,便跑到洗手間,乾嘔了兩聲,漱了漱口就出來了。

石濤見尚美如此作態,內心的想法更堅定了。

於是,緩緩地說道:「我不跟你爭論這些,咱們離婚吧。」

一聽離婚,尚美蹦了,「我都沒說離婚,你居然提出離婚來了!我算看出來了,你就是一心一意想找那隻破鞋了。我不成全你!」

「一個沒有感情的婚姻,沒有必要再堅持下去了。你也不必大喊大叫,把協議簽了吧。」

石濤從包里取出兩張紙來,這是他在班上左思右想寫好的離婚協議書。他自己已經簽了字,只等尚美同意了。

尚美一看石濤玩真的,便趴在沙發上嗚嗚地哭了起來,好像她已經沒有主意了。

哭了一會兒,終於平靜了下來,便掏出手機給母親打了電話。

很快,尚美的母親就來了,一進門便劈頭蓋臉的訓斥石濤。

「是你對不起尚美,你還提出離婚!你是過錯方,離婚對你沒有任何好處。尚美跟了你,這幾年從來沒有享過福,你要補償她!」

老太太坐在沙發上,氣不打一處來。

「是的,我一定補償,只要離婚。」石濤低著頭只管抽他的煙,他不想吵。

「我們家尚美哪一點配不上你?要模樣有模樣,又能說又能幹,離開了你,會找個比你強百倍的!人家還能生個孩子!」

老太太依然數落個不停。

「是我配不上她,所以我才提出離婚。」石濤拿定主意了,不管他們說什麼都無所謂,只要一個結果。

見石濤堅持離婚,老太太呼呼喘了幾聲粗氣之後,說道:「跟他離!你們財產怎麼分?」

石濤把協議遞給了岳母。

老太太看了看協議,說道:「光把錢留給尚美就算完啦?房子你怎麼不分呢?」

石濤冷笑一聲,「房子是婚前我自己買的,怎麼可能分?錢我都留給尚美了,還不行嗎?我已經凈身出戶了。」

尚美的母親也無話可說了,便把協議遞給尚美。

尚美依然淚眼婆娑,接過協議看了看,又瞅了眼石濤,說道:「真離呀?」

「簽了吧。」石濤皺著眉,只想儘快把此事了結。

「我不想離!」

尚美苦著臉,一副不甘心的樣子。

石濤看來不下猛葯尚美是不會痛痛快快地簽字的。

「對於一個不孝敬婆婆的人,不顧及男人感受的人,這種人做媳婦,誰也受不了的。日子已經過不下去了。」

尚美再次哭了起來,老太太卻沉默了。

僵持了許久,最後尚美在母親的勸說下還是簽了字。

第二天,石濤和尚美都請了假,到民政局辦了離婚手續。

尚美簡單地收拾了幾件衣服,先回娘家住著去了。

雖然之前楊瓊說過,即便是石濤跟尚美離婚,她也不會嫁給他。

現在石濤跟尚美離婚了,這跟楊瓊嫁不嫁給他沒有必然的聯繫。

石濤只是想,今後可以自由自在地跟楊瓊交往,不會再連累尚美,也無需顧慮別人的眼光。

他覺得自己一身輕鬆,當他興沖沖的去總監辦公室找楊瓊的時候,發現門鎖著,人沒在。

石濤掏出手機,給楊瓊打電話,竟然關機。

石濤回了辦公室,李處長找到他,說道:「楊瓊辭職了,做崗位變動的時候,別忘了。」

石濤一愣,「什麼時候的事?」

李處長答道:「昨天,昨天你不是沒來嗎?」

石濤面無表情的坐在椅子上,心想,楊瓊辭職應該跟他說一聲的,怎麼就這麼悄沒聲的走了呢?

石濤悶悶的抽煙,想著心事。過了會兒,取出紙筆,也寫了一份辭呈。

打開電腦,給楊瓊做了崗位變動,同時也給自己做了崗位變動。他也要離開了,做好最後一項工作。

當他把辭呈交到李處長手裡的時候,李處長很驚訝,自然是一番挽留,但石濤去意已決。

辦完離廠手續,石濤到出納室找了尚美。

把尚美叫到會客室,這裡沒有其他人,他想單獨給尚美交代一下。

「我要走了,房子你先住著,你的東西也不需要收拾。」

尚美的眼圈有點兒紅,回娘家去住,實際上是很彆扭的。父母住的是一室一廳的小居室,她咋天晚上是在客廳的沙發上睡的。

尚美或許還抱著一絲幻想,見石濤如此說,竟然答應了。

石濤又交代了一些其他事情之後,便回辦公室收拾了個人物品。

走出廠門,石濤坐公交回了海市。

他又騎著自行車直接去了楊瓊鄉下的老家。

讓他意外的是,楊瓊家的門鎖著。正當他不知所措的時候,看到了鄰家的馬嬸。

石濤是認識她的,便問道:「您知道楊叔叔和楊阿姨去哪兒了嗎?」

馬嬸見是石濤,一拍大腿說道:「哎呀!你問我算問對了,今天早上兩個人去縣城了,說是要到閨女那裡去住。」

石濤雖然聽楊瓊說過,但是不知道楊瓊的確切住址。幸好馬嬸去過,便將詳細地址告訴了石濤。

石濤馬不停蹄,風風火火的騎著車子回了縣城,找到了楊瓊的家,也就是之前牛毅的那套房子。

楊母一開門,見是石濤,只說了句「進來吧。「便向屋裡走去。

楊母沒說話,遞給石濤一封信。

石濤一看,是楊瓊寫的,打開信封,抽出信紙,快速的看了一遍。

石濤:

我知道你會找來,我希望你到此為止吧。我們之間結束了。我走了,離開了海市,不要找我。

你有你的家庭,有你的生活。尚美是愛你的,不要辜負她。

感謝你對我的關心,感謝你讓我擁有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

我只有離開你,你才能夠幸福。

忘了我吧!

楊瓊

等石濤看完信,楊母才說道:「她昨天回家,就說讓我們到這裡來住,說是給她看家,她要到外地去工作。」

楊母說著話,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用手背抹了一把臉,繼續說道:

「她還說,如果你要來的話,就把這封信給你。」

石濤的眼圈兒也濕潤了起來,看看楊母,問道:「你們知道她去哪兒了嗎?」

「具體的地方她沒有說,她說也許是滬城,也許是浙京,反正就是上南方去了。她說安頓好了之後,過些日子會接我們去的。」

楊父在一邊沙發上坐著,只是低頭抽他的煙,一聲不吭。

石濤離開楊家,騎車回了自己的家。

取出行李包,打點行李,找齊相關證件。

當他看到他的相冊的時候,把楊瓊的那一本放進了行李包里。陳茜的那兩本重新又放回了抽屜里。

把他的羊腿刀抽出來端詳了一番之後,與陳茜的相冊放到了一起。

石濤去了火車站,毅然決然的南下了,去找他的真愛去了。

茫茫人海,他將去哪裡尋找楊瓊?

殊不知,真愛難覓!

石濤走後,尚美還真就搬回來住了。

或許是剩下自己孤零零的,她感到鬱悶和失落,總覺得身體不舒服,一直在嘔吐。

終於忍不住了,便到了醫院,然而檢查的結果是尚美懷孕了!

(全書完)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