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步步生蓮
  4. 第016章 臨清尉記

第016章 臨清尉記

作者:

丁浩走到趙縣尉那間房時,房中的趙縣尉的臉色比剛才還要怕人。

他現在的心理就像一個溺水的人,哪怕抓到一根稻草都不捨得放棄。那位秦公子急著離去,在趙縣尉「鄭人失斧」的猜忌心理中,立時就把他當成了最有可疑的人。

不料他把那位秦公子帶進房中軟硬兼施一番盤問,不但沒有問出半點有用的東西,反被那秦公子劈頭蓋臉一頓痛罵,弄得趙縣尉反而忐忑起來,那個所謂的秦公子穿著打扮的確不像秦家少爺,可是那囂張的氣焰……

別的人不提,就說霸州丁家吧,那也是地方上有頭有臉的豪紳財主,在自己的官威之下又敢如何?可這個秦逸雲卻囂張的無所顧忌,莫非他真是太原秦家的人?存了這番心思,趙縣尉就沒敢對他動刑,只叫人把他帶下去好生看管,自己在房中猶自生悶氣。

就在這時,清水鎮里正林濟明站在門口兒點頭哈腰地道:「縣尉老爺,霸州丁浩求見。」

「丁浩?又是丁家的人?」

「是的,縣尉老爺。」

趙傑略一思忖,緩緩坐定道:「叫他進來。」

丁浩走進房來,大大方方向趙傑揖了一禮,謹聲道:「小民丁浩,見過縣尉大人。」

趙傑微眯雙目,上下打量一番,只見眼前這人一身粗布衣衫,下人打扮,眉目清秀,神態不卑不亢,並無普通小民見到官吏時的忐忑惶恐,心中不覺有些疑惑:「方才見那女扮男裝的姑娘,我還有些奇怪,丁家怎麼會讓一個女子拋頭露面。如今看來,這個丁浩才是真正的主事人了……」

那時節許多小民從生到死,都沒離開過家門十里,所見過的最大的官,也就是鎮上的保正,偶爾福氣好,能見到穿官差制服的胥吏。一個縣太爺在他們眼睛里簡直就是和皇帝一般大了。丁家雖是地主豪紳有氣派的人家,一個普通家僕見了他也斷不可能如此從容,所以一見丁浩氣度,閱人多矣的趙縣尉便把他判斷成了丁家少爺。

他怎知這個丁浩見過許多後代的知府、知州、朝廷大員,不要說皇帝,外國皇帝都有不少叫得上名字的,心理上自然從容的多,不可能像一個沒有見識的普通小民那樣誠惶誠恐。

趙縣尉先入為主,所以也不盤問他的真實身份,徑直說道:「丁浩,若你此來是為了糧隊的事,那麼提都不必提了,官印被盜,丟的不止是本官的前程,還有朝廷的體面。丁家人多勢眾,魚龍混雜,焉知其中沒有宵小之徒?此案未破之前,本官是不會放行的。」

丁浩微笑道:「大人誤會了,小民此來,為的就是官印失竊之事。」

趙縣尉目光一凝,陡地變得銳利起來,道:「此話怎講?」

丁浩道:「小民是昨晚入住此店的,當時大人正在飯堂用餐,想必是看到了的。小民在此住了一晚,發現了一些蹊蹺事,原本還不覺有什麼奇怪,可是大人官印失竊的事一傳出來,便越想越可疑了。小民不通刑獄提點,所以想說出來請大人蔘詳一番。縣尉大人慧眼如炬,想必可以從中看出一些端倪……」

丁浩慢吞吞地說著,趙縣尉的氣息卻越來越是粗重,丁浩還沒說完,他已一步踏至丁浩面前,急不可耐地道:「丁公子,檢舉不法,正是良善本份,本官甚為嘉勉。你發現了些什麼蹊蹺事,快向本官一一道來!」

※※※※※※※※※※※※※※※※※※※※※※※※※※※※※

飯館里,丁玉落和幾個管事面面相覷半晌,李守銀才訥訥地道:「阿獃那小子去見縣尉大人……,他要幹什麼?」

說起來,他們這幾個丁府執事和長工頭兒、佃戶頭兒,平時接觸的最高級別的官吏也就是鄉正保正、差役稅丁,那都是吏,權力不小,卻不是官。像縣尉這種朝廷上有品秩的官員,他們長這麼大還真沒有什麼機會瞧見過。

尤其是縣尉管著一縣司法,有調動民壯緝賊捕盜的大權,有行文上司借調官兵剿匪的大權,其職權擱現在,就相當於公安局長兼保安司令,那是既有兵威又有殺氣。這幾個鄉下土老財似的執事見了陰著臉的趙縣尉,腿肚子就突突亂顫,躲還閃不及呢,他們實在想不通一向木訥的阿獃今兒哪根筋不對勁了。

丁玉落知道薛良一向與丁浩交好,便把狐疑的目光投向了他,薛良憨憨一笑,撓了撓後腦勺道:「阿獃……自打高燒退了,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看起來比以前更傻了,我也挺擔心他的。」

他看眾人臉色都有點古怪,曉得自己說錯了話,卻又不知道到底錯在了哪兒,只好拿起一個包子,使勁堵住了自己的大嘴。

整個飯館里的人都靜靜地等待著,一會兒清水鎮里正林濟明從後面出來了,裘掌柜的忙迎上去探問,得知並無官印下落,眾人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又過了一陣兒,後邊一隊民壯持著梭槍氣勢洶洶地走了出來,眾人下意識地站了起來,待見隨後走出來的人,不由都驚愕地瞪大了眼睛,尤其是丁家的人,更是人人錯愕。

方才陰著個臉,好像人人欠他幾百吊錢沒還似的趙縣尉,此時那乾巴巴的臉上竟難得地露出了一絲笑容,更叫人摔掉下巴的是,他居然還拉著丁浩的手,親熱得就像哥倆兒似的,肩並著肩地從後院走了進來。

二人進了飯館站定,丁浩眼神向旁邊一睃,趙縣尉會意,目光立即投向那人,陰陰一笑,只把手輕輕一擺,八桿鋒利的梭槍就刷地一下平刺了出去,把好整以瑕地看熱鬧的桃花眼嚇了一跳,連忙舉起雙手道:「噯噯噯,幾位小心一些,你們……你們這是幹什麼?」

「幹什麼?」趙縣尉慢慢踱了過去,一雙陰沉沉的眼睛盯著他,嘴角慢慢露出一絲獰笑:「說,本官的印信,在什麼地方?」

廳里頓時一陣騷動,那桃花眼的年輕人更是滿臉錯愕,好半晌才回過味兒,登時叫起撞天屈來:「大人,學生冤枉,實在冤枉啊。大人丟失官印的事,怎麼竟然怪到學生頭上了。學生壁宿,世居博州,家世清白,家父在博州經營油米藥材,開著十幾家店鋪,若論家道殷實,在整個博州雖非首富,也是坐三望二的人家,豈能行此宵小之事?」

趙縣尉語氣更形森冷:「喔?既然如此,這新春佳節,你不在家侍奉父母,獨自一人到這清水鎮作甚?」

壁宿道:「學生遊學天下,本來正想新春返節,不想路上著了風寒,醫治良久才好,因此耽擱了行程。如今這不正星夜兼程趕回故鄉去么?」

趙縣尉冷笑道:「巧言令色,想欺瞞本官么?來啊,給我搜他的身。」

立時撲上兩個民壯,當著趙縣尉的面便搜起了桃花眼的身子,壁宿滿面委曲,昂然而立,兩個民壯從頭搜到腳,連頭髮絲都沒放過,卻仍沒找到他的官印,本來神色篤定的趙縣尉頓時有些焦虛起來。

飯館里的人冷眼看著,也不甚相信趙縣尉的判斷,眼前這青年眉清目秀、舉止斯文,著實不像個雞鳴狗盜之徒。而且看他穿著十分豪綽,除去羊皮袍子,裡邊錦袍玉帶,腰間還有翠玉掛飾,確實像個大戶人家的公子哥兒。

丁浩冷眼旁觀,一直盯著壁宿的一舉一動,甚至他眼神的細微變化,也未發現異狀,心頭不覺也有些動搖起來:「難道自己真的看錯了?」

一見壁宿身上搜不出東西,趙縣尉沉不住氣了,向旁邊問道:「他的房間可曾搜過?」

一旁有人答道:「回大人,小人細細搜過,不曾露過一處。」

趙縣尉蹙起眉來,略一思索道:「裘掌柜,此人可曾在柜上寄存財物?」

裘掌柜忙道:「有的,有的,不過……昨晚投宿時,那財物就寄存在小老兒這裡了,似乎不該……」

「少廢話,取來看看。」

「是是是」,裘掌柜的連忙取了鑰匙去開箱子,那箱子是用榆木圪塔製作,木紋糾結,既不好劈,又不好鋸,十分結實,而且箱子外面還裹了一層很厚的鐵皮,光是這口箱子就有百十來斤重,又用釘子牢牢地固定在櫃檯下面。

用鑰匙打開裡外三道鎖,取出了壁宿寄存的包裹,提過來交給趙縣尉,趙縣尉扯開包袱,唏里嘩啦地就倒了一桌子,金葉子、銀錁子,玉飾銀環,還有兩件緋色的絲綢。

趙縣尉把那絲綢抻開一看,丁浩一旁也抻著脖子去瞧,還沒瞧明白怎麼回事兒,丁玉落已輕啐一口,臉色微暈地扭過頭去。

原來那兩件緋色的絲綢竟是兩件女子貼身之物,綉著鴛鴦戲水的一件抹肚、蓮花出水的一件抹胸,俱是女子貼身小衣。飯館里頓時傳出一陣轟笑,壁宿面紅耳赤,氣極敗壞地道:「縣尉大人,你雖是個官,可也不能如此羞辱學生,斯文掃地、真是斯文掃地!」

趙縣尉罵了一聲:「晦氣!」就像邪物沾了手似的,趕緊丟開那兩件女人的褻衣,再轉頭望向丁浩時,臉色便有些不愉:「丁公子……」他的聲音也有些沉鬱了。

柳十一等人聽得莫名其妙,這阿獃什麼時候成了公子了,而且還是從趙縣尉嘴裡喚出來的,那可是堂堂的朝廷官員吶。

丁浩一直盯著壁宿的舉止,始終不曾發現什麼破綻,但是在趙縣尉丟下女子褻衣的時候,他終於發現了一絲可疑之處,不禁兩眼一亮,臉上也露出了成竹在胸的笑意。

趙縣尉畢竟是官場老吏,只不過因為丟的是自家前程,這才方寸大亂,其實他為人還是極為精明的,扭頭一見丁浩臉上的笑容,他先是一怔,神色隨即便和緩下來。

丁浩的視線從一臉羞憤的壁宿臉上慢慢移下來,落到他面前那盤始終沒有吃完的包子上,淡淡笑道:「大人,這位壁公子對那盤包子在意的很吶,金銀滾了一桌子他都不在乎,倒像生怕大人把那盤包子給碰到地上似的。」

趙縣尉聞弦音而知雅意,縱身探手便向壁宿面前那盤包子抓去。壁宿臉色大變,大喝一聲,振臂一揚,兩枚銀錁子便砸向趙縣尉的面門,隨即一個斜插柳大彎腰,躬身換步,趁著趙縣尉撲上前來,那些梭槍避讓露出了空隙,一個前滾身便如靈鼠一般向外遁去,那身手之利落靈活,實是讓人嘆為觀止

「篤篤篤篤篤……」壁宿一溜煙滾到門口,雙手扶地,臀部抬起,一個頗似現代百米衝刺的姿勢剛剛擺出來,面前就射了密密麻麻一地羽箭,箭尾嗡嗡亂顫,最近的箭矢距他的手指尖只有半尺距離,他躥出去的動作要是再快一點,此刻就要變成一頭豪豬了。

壁宿駭得雙膝一軟就跪到地上,背後四枝梭槍立時便抵住了他的脊樑。趙縣尉進飯館之前就已吩咐里正做好了準備,他本來就是干緝盜這一行出身,若讓一個小賊在他有所準備的情況下從眼皮子底下逃了,那豈不是笑話。

趙縣尉頭也沒回,將那滿桌金銀和女子貼身褻衣掃到一邊,端過那盤包子,略略一掃,便拿起那個已啃了一口的大菜包子,小心地掰開。「叭嗒」一聲,一枚銅印落到桌上,趙縣尉的眼睛頓時亮了。

印為正方形,邊長兩厘米,瓦形鈕,黃銅所鑄。銅印右邊刻著鑄造時間,左邊刻著鑄造機構,印紐頂部還刻有一個「上」字以指示印文上下方向。印面為陰文纂刻。

宋制,州縣官署以上級別的官印稱印,縣之僚屬以下級別的官印稱記。各級官印均由大宋文思院統一鑄造,新官上任頒印,舊官卸任繳印。這枚新鑄的臨清縣尉官印正是趙縣尉失竊的那一枚:「臨清尉記」。

大家還在看:帝尊邪情公子內定嬌后 卷四校園逍遙高手極品修真邪公子全職高手(公子諾)我的貼身大小姐超級學生一夜萌妻5塊5:壓倒腹黑老公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