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步步生蓮
  4. 第019章 碰瓷

第019章 碰瓷

作者:

柳十一匆匆跑上前來,一見這番場面便趕緊跑上前,滿臉陪笑、點頭哈腰地道:「這位差爺,這位差爺,莫要動手,有話好說。畜牲它又不生眼睛……」

那公人梗著脖子罵道:「老爺看你這頭牲口的的確確是不長眼睛,不抽你幾鞭子,你不曉得馬王爺三隻眼~~~,給我打,打得這頭牲口給老爺我學驢叫喚!」

那公人一聲令下,幾個剛剛掀了一輛車的囚犯就跟打了雞血似的衝上來,一個賽一個的兇狠,打得柳十一滿地打滾,號啕連天。

陳鋒、楊夜幾個人見這些公差像賊囚,賊囚如公差,一個比一個的兇悍,都嚇得站在那兒不敢靠近,丁玉落匆匆趕至,一見他們已掀翻了三輛馬車,糧食灑了一街,還在那裡連打帶砸,騰地一下就火了,她柳眉倒豎,嬌斥一聲道:「給我住手!」

「喲嗬,我說這動靜聽著像個雌兒,果然是個大姑娘。」

那公差見這小伙是個女扮男裝的俊俏大姑娘,一雙眼睛頓時色眯眯地彎了起來:「小娘子,本老爺押運犯人前往淺口大獄,這可是要緊的公事。你們的騾子驚了不要緊,你瞧瞧,不但傷了我的人,還撞壞了這麼多鹹菜罈子,囚犯要是沒有吃的,萬一生起亂子來,你說怎麼辦才好呀?」

丁玉落強忍怒氣道:「這位官爺,我們的車衝撞了您的車子,小女子在這裡向您賠個不是。人傷了,小女子拿醫藥費,鹹菜罈子壞了,小女子亦予以補償,不知官爺以為小女子如此處置可還妥當?」

「哈哈哈,小娘子,你說的真輕巧,這麼容易就把爺們打發了?」那公人一臉的痞氣,簡直就差在腦門上大書四個大字:「我是流氓」了。

丁玉落硬梆梆地道:「那依著官爺,該當如何?」

那公人還沒說話,一旁有個犯人已高聲道:「這還用問么,只要你這花不溜丟的小娘子陪我們公爺困一覺,那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哈哈哈……」四下的差人、犯人們盡皆大笑,丁玉落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羞辱,聽過這樣粗俗的話語,一張臉紅得幾乎噴血,她氣往上沖,厲聲喝道:「你們到底是官還是匪,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還要訛詐勒索不成?」

那差人嘻皮笑臉地道:「小娘子,你還真說著了,你家老爺我還就是披著官衣的匪了,怎麼著哇?是你招惹老爺我,不是老爺我招惹你,你撞得老爺人仰馬翻,丟下兩錠銀子拍拍屁股就想走路?天下間哪有這樣的道理。」

這些西北地區看押流放囚犯的公差平時沒什麼油水可撈,差務冗雜繁重,餉銀又微薄,僅靠餉銀很難養家餬口,漸漸便沾染上了地方衙門的油滑風氣,不少人在當差之餘,都想盡辦法撈錢獲利。平時看到一些路過的小行商,都要想辦法以「碰瓷」為手段進行訛詐。

每年秋審之後,這些差人們就和被判處重刑的犯人相勾結,承諾日後在獄中給予他們優厚的待遇,然後趁著轉獄之機,在押運途中故意尋隙,詐取他人錢財,若是對方膽敢反抗違逆,差人就指使一眾亡命之徒搶劫行兇,西北地區地曠人稀,那些商旅又非本地人,哪裡耗得起功夫打官司,真要追究起來,差人就把責任全部推到犯人的身上,這扯皮官司打起來就沒完沒了。

而且一般情況下,遭劫的人若是沒有顯赫的背景,地方官員也不願為此進行深究,因此「碰瓷」之風愈演愈烈,屢次得手之後,押解的差人也愈發的放肆胡為,無所顧忌。今兒見丁家車隊十分龐大,這些差人才沒起意勒索,可是如今既然丁家先衝撞了他們,這些痞子哪有不狠敲一筆的道理。

丁大小姐亭亭玉立,眉眼如畫,一顰一笑時都別具韻味,那差人還很少看到如此味道十足的大姑娘,心裡是越看越痒痒,他也知道未必有資格和這樣的美人兒銷魂一番,但是占點口舌便宜心裡也是美的,故而丁玉落越是恚怒,他越是得意。

柳十一眼見自家小姐受辱,鼻青臉腫地站在一邊,壯著膽子道:「這位官爺,我們這些糧食,是運往廣原的軍糧,耽擱了時辰,只怕你也難逃干係,錯在我們,賠你些銀錢也就是了,怎可如此欺人?」

那公人一聽他語帶威脅,不禁勃然大怒,戟指罵道:「你們這些糧商,最是不仁之至,賤價以糴,貴价以糶。有那喪盡天良者,又於糧中摻雜糠秕沙子,但逢天災人禍,必屯積居奇,以粒米搏千金,奪人血食田地,但往官府販糧,也是欺上瞞下,從中漁利,如今竟使邊軍壓我,不知你這軍糧是哪位軍爺押送,請回來給本都頭看看!」

那都頭一罵,柳十一臉色發赧,頓時作聲不得。

販糧欲謀大利,屯積居奇是必然之舉。而官府收購軍糧,當時實行「時估」制度,每旬由官府召集當地行會商人共同評議決定收購價格。這些商人便買通牙儈、公吏與中賣之人,將價格訂得高高的,又故意不收其他運糧商人貨物,迫使其低價賣給本地商人。

許多商人一遇兵事,更是擁糧自傲,囤積居奇,迫使官府抬價收購。若逢天災,不少家有餘糧者更是馬上「閉糴」,封倉不動,哄抬物價,目的就是為了乘災荒之機兼并貧民田產。

丁家能從一無所有短短二三十年間大富大貴,除了丁家主人丁承訓為人精明,眼光獨到,也是得到了天時之助,當初丁庭訓存糧待售時,正逢天災匪患並重之時,赤地千里,百姓流離失所,遍地都是屍骸,災情最慘重時兩個金元寶才能從有糧者手中換三個包子。丁家正是乘此天時一躍而起,買下萬頃良田,成為霸州首富。

原始積累都是血腥的,丁庭訓為人還算正派,尚且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後人時常慨嘆人心不古,卻不知他們究竟對古人的真實行為和道德水準又有多少了解?竟不知古人中高義者固然有,史書上為此大書特書,然則實際上不義者更多,而且因為當時制度較現在更加不完善,故而古代奸商較之現代奸商為禍更烈。

丁承訓正是熟知糧食交易中的許多門道,才與邊軍交易,以「不提價、不抑價」,永以中平之價獨家承運軍糧,用承包的手段,軍方預貸糧款,由他們獨家承運。廣原邊軍將領苦於胥吏從中弁利過甚,實在是治理不來,才把有地萬頃的丁家定為獨家糧商,減少許多中間環節,節省了大量軍費。

如今丁家的糧食是要運去廣原賣給軍方的,但他們只是通過與邊軍將領的個人關係,獲得了壟斷的糧食經營權,現在糧食未入官屯,便不算是官糧,漫說軍隊不會派人護送,他們也沒有運輸途中的各項特權。那都頭乃是地方上的一個胥吏,焉能不知其中原委,柳十一胡亂抬出軍糧的名頭嚇人,反而惹惱了他。

丁玉落眉尖一挑,沉聲問道:「那依官爺,此事該如何解決?」

那都頭一見這大姑娘輕嗔薄怒,風情撩人,渾身骨頭輕的都沒有四兩重了,在同伴和犯人們的起鬨下,竟輕薄地拿手去勾丁玉落的下巴,口中笑嘻嘻地道:「本老爺被騾馬驚了,一時也想不到合適的辦法,小娘子不如陪本老爺去喝兩杯,咱們坐下來再慢慢地談。」

丁大小姐見他如此輕薄,這一下可真的火了,手中馬鞭向下一掃,「啪」地一下便抽中他的手背,那差人穿得不厚,氣血不暢,被她一抽,疼得哎喲一聲,兩道眉毛便豎了起來,四下犯人一見公差大哥挨打,立時向前一擁,把丁玉落團團圍在中間。

大家還在看:帝尊邪情公子內定嬌后 卷四校園逍遙高手極品修真邪公子全職高手(公子諾)我的貼身大小姐超級學生一夜萌妻5塊5:壓倒腹黑老公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