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步步生蓮
  4. 第033章 路見不平一聲吼

第033章 路見不平一聲吼

作者:

丁浩吃了一驚,失聲道:「那人就是廣原將軍程世雄?」

老漢道:「正是。」

丁浩笑道:「呵呵,這位程將軍果然是沒讀過書的,竟連韓信都不知道。」

老漢不以為然地道:「知道韓信又能如何?程大將軍雖是個不識字兒的,卻比許多讀書人更懂得忠孝仁義的道理。」

「此話怎講?」

老漢道:「程太尉本是舊晉大將杜重威府上一個家奴,那杜重威貪財好色、膽小畏死,卻有一樁好處,對自己下人十分寬厚。程太尉在杜府做家奴時,頗受杜重威厚待,後來又提拔他做了侍衛,使他習了一身的好武藝。

後來晉國亡了,杜家男丁被滿門抄斬,程太尉背着老母一路逃到中原,從軍入伍,如今官至大將軍。程大將軍知恩圖報,派人找到了那杜重威家女眷,杜家女眷早已盡被充沒為官婢,程大將軍把杜重威的元配夫人贖買回來,把老太太在自家安置了,仍以主人之禮相待,還不避嫌諱,為舊主杜重威立了衣冠冢,這樣忠義的事有幾人做得到?

而且這程太尉事母至孝,如今雖貴為一方大將,統兵數萬,在外邊那是說一不二的人物,可在家裏,無論老母如何呵斥訓罵,那是絕不敢頂一句嘴的。老漢聽程府下人說,雖說程府奴婢如雲,可是每天程將軍只要在家,都要親手端水,侍奉老母洗腳歇息的,這樣的孝子又有幾個大官兒做得到?」

丁浩聽了也不禁肅然起敬,一個人值得別人發自內心的敬重,不是看他言談和地位,而是看他是不是比別人更像個人,事老母至孝,待舊主至忠,這樣的漢子,識不識字,都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二人一路說着話,七拐八繞的走到了一條衚衕里,丁浩走得又冷又餓,他捏捏口袋裏還有幾文錢,便站住腳問道:「老爺子,你這餛飩是怎麼賣的?」

「老漢這餛飩十文錢一碗。」挑着駱駝擔子的老頭兒站住腳道。

丁浩咋舌道:「十文錢一碗?怎麼這麼貴。」

老漢笑道:「我老關手藝好,餛飩味兒地道,你來一碗嘗嘗,那是保證用料十足,童叟無欺。」

丁浩笑道:「誰做生意都是這般吆喝,成成成,我如今又冷又饒,且來一碗嘗嘗。」

關老漢笑道:「好嘞,那請稍坐,餛飩馬上就好。」

關老漢說着摞下了駱駝擔子,他這擔子是竹木支架,一頭兒放置爐灶,另一頭是貨物架。內有三排抽屜,分別放置著皮、餡、面板、碗筷等等,最上面則是各種調料,儼然就是一個活動的小廚房。

如今正有包好的餛飩凍在那兒,一個個跟小元寶兒似的,關老漢麻利地將餛飩下了炭鍋,小個兒的餛飩熟的快,很快一個個鼓著肚兒的餛飩就在水面上打起了滾兒,老關拿出個大碗,連湯帶水的舀了一碗,又把剁碎的蔥花、蝦皮、紫菜、麻油調配進去,一時香氣四溢。

丁浩嗅了食指大動,不禁贊道:「嘿,你這手藝,還真不錯。」

「那是,要不怎敢要十文錢呢。」老關得意洋洋地將餛飩遞過來,又順手遞過一雙筷子,笑嘻嘻地道:「來,趁熱吃,這餛飩可香著呢。」

丁浩接過碗,見那餛飩皮薄如蟬翼,目視能看見裏邊紅紅的肉餡,再加上白嫩嫩的蔥花、黑紫色的紫菜,蝦皮,麻油做澆頭,一嗅起來就算不餓也要饞涎欲滴了,何況這時腹飢如雷鳴,當下便在老關備的杌子上坐了,端著餛飩吹着涼,片刻功夫便吃了大半。

老關看他快吃完了,就開始收拾餛飩攤子,這時,一陣聲嘶力竭的小兒啼哭聲傳來,一個穿着臃腫棉衣的婦人用毯子裹着一個小孩子抱在懷裏,正匆匆從餛飩攤前走過,一塊遮風的青布巾從額頭扎到頜下,只露出三角形的一塊面容。

丁浩喝着香噴噴的餛飩湯,隨意地瞟了她一眼,目光所及,忽地泛起一陣疑慮……

那婦人懷中抱着一個哇哇啼哭的胖小子,看起來還不到兩歲,哭得鼻涕眼淚一塌糊塗。那婦人一邊急急走路,一邊輕拍孩子的屁股,哄道:「乖乖寶貝兒,不要哭了,一會兒回了家,娘就給你煮菜粥吃。」

懷裏的孩子哪肯答應,一邊哇哇啼哭,一邊手抓腳踹,在他身上本來裹着一張擋風的氈毯,這時也踢散了,惹得那婦人氣惱不已,卻又毫無辦法,只是走起路來就困難了許多。

丁浩本來只是隨意一瞥,可是那孩子踢鬆了氈毯,露出裏邊的穿着,丁浩見了心中卻忽生古怪的感覺。那小娃娃身穿百家衣,頭戴虎頭帽,尋常人家的孩子為求孩子健康平安,大多都是這樣的打扮,並不稀奇。

可是正如丁浩所御駕的丁家車轎,儘管載人的車轎不管貴賤都有轎圍子,可是高低貴賤,就體現在不同的用料上,這個孩子的衣着飾樣雖與普通孩子一樣,但是用料絕非凡品。他仰面號啕時,頸間還露出一條鏈子,胸前一個金光閃閃的長命鎖,就算那是銅的,這時節銅也是很值錢的,這樣的衣着飾物,是一個要給嬰兒喝菜粥渡日的人家能置備得出來的么?

「站住!」丁浩什麼都來不及想,眼見那婦人抱着孩子已從餛飩攤前匆匆走過,立時大吼一聲站了起來,把餛飩碗往攤位上重重地一放,把老關嚇了一跳。

他這一聲吼,絲毫不亞於方才那位猛虎般的黑臉將軍的吼聲,事不關己的老關都唬了一跳,那婦人如何不怕?吃丁浩一吼,那婦人嚇得腳下一個趔趄,險些便摔倒在地。

「不能讓她走!」丁浩急急想着,已快步追了上卻去。

如果是他誤解了人家,很可能會挨這孩子的娘一頓臭罵,如果這婦人就住在附近,說不定他還會被她聞訊趕來的家人暴打一頓,只是心中這絲疑慮若不解開,就像一根有毒的刺,會刺得他一刻不得安寧。

「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不能讓她走!」這是丁浩此時唯一的想法。

丁浩是孤兒,無親無故,卻比許多父母雙全的人更珍惜親情。他最看不得親人離散的凄慘,他是個男人,可是他在電視上看到孩子被拐賣后那些痛不欲生的父母親哭得站立不住,他的眼睛也會跟着酸澀起來。他看到報上報道的乞丐集團偷去嬰兒,弄殘手腳眼睛,用殘疾嬰兒來騙取人們的同情心的紀實報道,他會怒不可遏,恨不得國家馬上恢復凌遲、點天燈這種不人道的古代酷刑,來狠狠懲治這些沒有人心的畜牲。

胸中血氣翻騰,丁浩快步趕去,攔在那婦人前面,雙眼盯視着她,盡量平抑了呼吸問道:「這個孩子,是你的什麼人?」

大家還在看:帝尊邪情公子內定嬌后 卷四校園逍遙高手極品修真邪公子全職高手(公子諾)我的貼身大小姐超級學生一夜萌妻5塊5:壓倒腹黑老公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