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4. 第244章 天青色等煙雨(求月票)

第244章 天青色等煙雨(求月票)

作者:

「好啦好啦,別說了,讓我安安靜靜看着吃完這碗飯吧。」

「唉,我手裏的老壇酸菜怎麼越吃越不香呢,就跟雞肋一般。」

「我剛點的外賣已經丟了,看大力傑做的菜,我喝西北風就能飽了。」

「樓上開始上演皇帝的新衣了嗎?」

「我算是看明白了,食材很重要啊!」

「天然的食材加上精湛的手藝,就是最好的美味。」

「獵人傑,等我排到檔期,一定要讓我吃頓小龍蝦啊qwq。」

「我不挑食,只要是神廚傑做的,我都吃啊!」

「我也是我也是,加一加一,這次假期我一定要過去。」

……

這一大盆龍蝦看起來多,吃起來真是快!

轉眼的功夫,就已經只剩下一堆龍蝦殼了。

打了個飽嗝,兩人懶懶地躺在藤椅上,休息休息消消食。

「傑哥,下午準備幹嘛?」

宋小東扭頭問道。

抬頭望着蔚藍的天空,夏傑想也不想地答道:「得去磚廠,那邊做好的青花瓷毛坯還沒上釉呢。」

「上油?上什麼油啊?」

對瓷器一竅不通的宋小東眨了眨眼。

「呵呵,不是油,是釉,青花瓷里印坯的工序,印的便是釉,這就是青花瓷的印,就像畫家的印章一樣。」

夏傑隨口介紹道。

宋小東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哦,那等會我送你過去吧。」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

夏傑揮了揮手。

「嗨,我有啥好忙的,你這邊只要有事,儘管叫我好了!」

宋小東咧嘴笑道。

只要跟着夏傑後面,老頭子那邊是一百個沒意見,求之不得呢!

休息片刻,給牛牛送了點蘋果胡蘿蔔后,夏傑跟着宋小東的三輪摩托車回到了磚廠。

直播間內,依然是不缺觀眾。

「3、2、1!廚神傑已下線,瓷師傅上線。」

「不知道瓷師傅準備畫什麼樣的青花瓷呢。」

「我覺得不管手藝傑畫什麼,肯定都不會差。」

「樓上說的不是廢話么,他可是國畫界的一絕啊!」

「有前輩能說說,國畫界一絕是什麼梗嗎?新人剛入坑,在線等。」

「國畫界裏,齊大師的蝦是一絕,徐大師的馬是一絕,咱們主播畫熊貓是一絕,我敢斷言,當今畫壇無人可出其右者。」

「贊同+1!畢竟也只有畫家傑能面對面擼熊貓,懟臉畫熊貓。」

「卧槽,主播這麼吊,必須關注啊!」

「大寫的羨慕,我連貓兒都擼不到,只能擼個鳥!」

……

磚廠內,夏傑拿起已經陰乾好的花瓶坯,用手摩挲了一陣,覺得差不多了,就開始調配釉料。

一切準備妥當,他在腦海中構思一番,緩緩說道。

「青花瓷分繪和紋,紋是花瓶邊上的墜飾,而繪,則是花瓶的主題,每個制陶人都有自己的上釉順序,有的喜歡先繪,后紋,讓繪能全憑心意,灑脫自由。」

「有的呢,則喜歡先紋后繪,這樣就能確定自己要繪的面積有多大,從而確定主題。」

說着,夏傑開始提筆描繪起了花瓶的繪。

轉眼的功夫,就勾勒出了一副綠水青山的畫卷。

「根據剛剛學到的知識點,先繪后紋,看來手藝傑是個灑脫之人啊。」

「畫的很好看,不過這場景怎麼看起來有點眼熟啊?」

「因為這場景咱們天天看啊,這不就是大力傑家的景色嗎。」

「西洋畫講究寫實,咱們的國畫講究寫意,畫家傑這寥寥幾筆就能讓咱們看出此處是何地,足可見其功力之深厚。」

「當年我要是有這實力,也能考個美校了,裏面應該有很多美女!」

「別嘮嘮叨叨,畫壇一絕就完事兒了,xdm刷起來。」

「畫壇一絕!」

「畫壇一絕!」

……

夏傑下筆十分精準,點,鈎,抹等國畫技巧皆熟練地使在了陶瓷花瓶上。

每一筆彷彿都擁有別樣生命力那般,筆走龍蛇,靈動自若。

「這印繪和普通的國畫看着相似,但實際繪起來,實際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首先一點便是畫布,國畫在平攤的宣紙上繪畫,描繪的是一個二維的場景。」

「但是印刻繪則截然不同,花瓶本身就有着高低弧度落差,繪畫起來的時候,讓人感覺整個畫布像是三維的,空間感十足,也更加不好把握。」

「其次,就是力道,繪畫的力道深淺,能表達不同的意境,印坯卻是大大不一樣,上釉的每一筆都需要小心再小心。」

「如果力道過大,可能就會在瓶身上造成裂口,產生瑕疵,這個過程是不可逆的。」

隨着夏傑不經意的話語,瓶上的綠水青山已經被他完成了大半。

網友們看到了摸河蚌的溪流,爺爺造的木橋,牛牛住的竹林等等,熟悉的景象都一一躍然於夏傑的畫筆之上。

明明是件難度系數5.0的事,但是在夏傑手中,卻是那麼的輕鬆自若,那麼的令人賞心悅目。

「我的天啦,瓷師傅這畫得也太好看了吧。」

「為什麼手藝傑說得那麼難,卻做得那麼輕鬆……」

「那是畫家傑自己本事好,手藝精湛,換別人,哪能畫得那麼輕鬆,沒個十年八年的苦練,想出師根本是痴人說夢。」

「這點我可以證明,我們這邊做青花瓷的,都是分段實施,那些老師傅都是專精一項,做不到主播這麼全能!」

「我算是看出來了,大力傑絕對是個技術型選手,原本以為他只能上單,其實他是全職業統治者。」

「我覺得用天賦型選手來形容瓷師傅更好吧,畢竟瓷師傅不光技術好,更是啥都會啊,說到全都做到,從來不放空炮!」

「別說了,看看看,手藝傑快畫好了!」

鏡頭中,夏傑筆鋒不斷落下。

很快,場景便構築完畢,雲霧之下的小山村,看上去是那麼幽靜,仿若那世外桃源一般。

打量了片刻,夏傑覺得似乎少了點什麼,又在溪流邊添上了一道撐傘的佝僂身影。

他遙望遠方,似乎在等待着什麼歸來。

「就這麼一加,整個繪的立意更上一個台階!」

「我忽然有點想哭了,我家裏就是在鄉下,外出打工七八年了,還沒回去看過,家裏人老人一定很牽掛,今年我要回家。」

「真的萬萬沒想到,看一個直播也能淚目,可能很多人體會不到,我每年回老家的時候,我外婆都會這樣等着我,無論颳風下雨。」

「誰還不是個遊子呢?誰不想家呢?」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能把人的情緒調動至此,畫家傑太厲害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