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4. 第330章 閑聊三國(求月票)

第330章 閑聊三國(求月票)

作者:

常言道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直播間里終究是有那麼一兩個懂行的,開始向網友們科普微雕的難處,大伙兒在了解后,對於埋頭苦幹的夏傑,也是越發敬佩了。

幾個小時后,巴掌大小的木料,在他靈巧的雙手下,從一個大概的輪廓,逐漸變成了一個刑場。

直播無人機緩緩降下高度,調整對焦,圍繞著這巴掌大的微雕拍攝著特寫。

隨著無人機的環繞,場景也變得生動了起來,網友們只見一個滿臉絡腮鬍的老者弔掛在行刑架上。

這老者臉上皺紋好似山川溝壑,腦袋歪在一旁,緊緊貼合著手臂,身上傷痕纍纍。

表情之生動,只需一眼,便能讓人瞧出這老者精神萎靡不振,出的氣似乎比進的氣還少。

在行刑架前站著的,是一個羽扇綸巾,劍眉星目的俊俏男子,嘴巴微微張開,似乎是在高談闊論著什麼,左右還各站了一個手持長戈的侍衛。

這麼一瞧,網友們哪裡還瞧不出來夏傑今天下午雕的是什麼,不過也有極個別的確沒有歷史底蘊的網友一開口就鬧了笑話。

「啊啊啊!羽扇綸巾,這肯定是諸葛亮吧!不過這個諸葛亮會不會太帥了啊,身上穿的也不是長衫,好像是皮甲,大力傑你這次在細節上,可是有些不講究哦。」

「哈?諸葛亮?樓上的你不會是在釣魚才故意這麼說的吧,這很明顯是周瑜啊,受刑的是黃蓋啊,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小學沒學過?」

「哈哈哈哈嗝~我肚皮都快笑破了,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的有人不認識周瑜吧,你就算不認識周瑜,那你至少也應該認識黃蓋吧,不然這綁著的人會是誰?張飛嗎?」

「這位兄帶,羽扇綸巾這個詞其實最早是用來形容周瑜的,不過其實羽扇綸巾在當時算是流行裝扮,所以也不是特定限於周瑜和諸葛亮。

只不過他倆名氣比較大,所以知道的人比較多,說不定賈詡,荀彧什麼的都羽扇綸巾過呢。」

「嘖嘖,雕師傅雕的是真的好啊,周瑜和黃蓋的表情生動無比,所以才能讓你們一眼就認出來,這手藝,一個字:絕。」

「是啊是啊!而且人物看上去也是氣質十足,所以我看到立馬就認出來了,這是我家大嘟嘟!瘋狂為大力傑打CALL!為我大嘟嘟打CALL!」

「曲有誤,周郎顧,這周瑜雕的是真的帥,夏老師,給你點個贊喲!」

夏傑抬頭看到這些彈幕,也是微微一笑,心想周公瑾不愧是周公瑾,人氣果然高啊。

喝了口茶水,潤了潤嗓子后,夏傑也是來了興緻,站起身來,眺望遠山,賦詩道。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

在夏傑朗誦赤壁賦的同時,無人機也盤旋在微雕周邊,頻頻變換角度,從多方位的展示這個微雕的精美和逼真。

再配上夏傑磁性的朗誦聲,一時間,那種彷彿回到古代的意境越發濃郁。

這時候,有網友發送彈幕,向夏傑問道。

「小傑哥哥,你最喜歡的三國人物是誰啊?」

「對啊,大力傑,跟我們聊聊唄!」

「我最喜歡的人物么?」

夏傑微微一笑。

以前上學的時候他也是特別迷三國,對於其中大大小小的事兒也是如數家珍,今天做的既然是周瑜打黃蓋,最喜歡的人物自然是江東大都督:周瑜。

想到這裡,夏傑直接開口答道。

「我最喜歡的人物,應該算是周瑜了吧,只可惜江山更替,孫策的去世,讓周瑜的處境越發艱難。」

「赤壁之戰的輝煌,更是將他推上了風口浪尖,江東伐蜀大業初見端倪,便隨著江東大都督周瑜的死,隱匿於歷史滾滾長河中。」

「正所謂月有陰晴圓缺,或許正是周瑜這略顯遺憾,有些不完美的人生,才如此吸引我吧。」

聽完夏傑的言語,又有好奇的觀眾發問了。

「夏老師,我比較喜歡玩三國志的遊戲,但書我沒怎麼讀過,我也知道周瑜不是被諸葛亮氣死的,但是他究竟是怎麼死的,我還真不清楚,你講講么?「

夏傑望見這條彈幕,笑了笑後方才開口為網友們解惑道。

「周瑜之死么?有的野史記載,周瑜是死於一場疾疫,有的則是記載他死於箭瘡複發。」

「更有民間傳說,說是孫策暴戾,引起了江東士族的不滿,孫權為了安撫江東士族,所以賜死了周瑜。「

網友繼續發彈幕問道。

「哦,死法有這麼多嗎?」

「夏老師,那你傾向於哪一種呢?」

夏傑拿起蒲扇搖了搖,揚起一股清風,在陽光的映照下,整個人彷彿裹上了一層金輝,襯得他越發不凡,頗有幾分古時謀士羽扇綸巾的味道。

「其實周瑜的死因,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正式記錄,只有野史記載流傳了下來,我個人的話,倒是傾向於第三種,雖然有些陰謀論,不過前兩種仔細推敲來的話,都有些站不住腳。」

「咱們先說說這疾疫吧,據史書記載,當時軍中並未有大規模的流行病傳播,但是周瑜卻突然病倒了,從染病到病亡的時間不過短短一天的功夫,這可是真正意義上的暴斃。」

「但是周瑜在去世前的一晚留下了決絕遺書遺言,彷彿是知道自己第二天必死無疑一般,這其中的確有很多細節值得推敲。「

「接下來再說說箭瘡複發這個說法吧,周瑜的箭瘡是在一年前攻打南郡的時候落下的,不過需要注意的是,那是外傷,而且也沒有感染的徵兆,如何能在沒有外力的因素下,短短一日間奪走一個健康成年人的性命呢。」

隨著夏傑的緩緩訴說,外加旁邊的微雕,彷彿一下子就引領眾人回到了一千八百多年前,回到了那個群雄割據,英雄輩出的戰亂時代。

跟著,夏傑喝了口茶水,用蒲扇遙遙一點,方才繼續道。

「我以前讀三國志的時候,總是會反覆思考事件的合理性,周瑜之死這一段我也反覆看了數次,也找到了一些有意思的記載。」

「當時,江東內部有著伐蜀和借荊州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周瑜是堅定的伐蜀派,而與此同時,赤壁之戰與周瑜堅定站在一邊的魯肅,卻毅然決然的支持了借荊州的策略。」

「要知道在當時的情況下,兩種策略是無法並存,劉備的幕僚在當時也一針見血的提出了吳終不能越荊有蜀。」

「倘若江東沒了南郡,西進巴蜀就沒了補給路線,江東也無了門戶,周瑜和呂范以及龐統甚至向孫權提出了,以借荊州之名扣押劉備的建議,孫權也接受了這個建議。」

說道這裡,夏傑稍稍頓了頓,然後跟著說道:「但是最終孫權是怎麼決議的呢?史書上是這麼記載的,『權即從之。』這是出在借荊州的討論會上。」

「沒錯,孫權同意了,輕而易舉的就把周瑜與江東將士打生打死才拿下來的南郡,拱手借了出去,那麼孫權的態度也就很顯而易見了。」

「哦,原來如此,這上位者的心思,真是沒法說啊!」

「人多嘴雜,意見多了,還真是不好選呢!」

「歷史的真相,還真是撲朔迷離呢!」

「三國梟雄打生打死,最後便宜了我大司馬!」

……

太陽西斜,落日的餘暉將天邊染的通紅一片。

夏傑看了看錶,已經快六點了,便開口道。

「好了,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今天咱們就先說到這裡吧,預知後事如何,且聽我下回分說。」

「對了,以上觀點僅代表個人意見,你們可別用我說的到處去開團啊。「

聽夏傑這麼一說,直播間的網友們都有些遺憾。

他們聽得正精彩呢,感覺有種聽百家講壇的味道,而且歷史陰謀論這種東西,天然就是個十分吸引人的主題。

「有一說一,夏老師這個百科傑的外號是真的沒叫錯啊,居然連三國都分析得這麼透徹,不得不說聲佩服!」

「讀了那麼久的三國,我發現我白讀了,根本想不到這麼深,這麼一對比,我在第一層,而大力傑這一波是在第十幾層啊。「

「說書傑這口才沒得挑,上一次講故事就有評書那味道,今天這就更頂了,手邊就差一塊驚堂木了,下一步是不是要去參加百家講壇了啊!「

「小傑哥哥不光說的情節吸引人,口條也好順啊!「

「哇!發現寶藏了!這年頭居然還有人說書開直播?「

「咳咳,樓上的,很可惜,你這次來晚了,已經結束了,預知下回如何,你就慢慢等吧。「

「大力傑,以後這種環節還有嗎?我真的對這個好感興趣啊!「

「是啊是啊,夏老師,以後你還會說嗎?「

夏傑也是微微有些意外,自己只是隨便說些《三國志》的觀后感,這幫人怎麼這麼感興趣呢?

……

與此同時,莫柔柔與丁甜正百無聊賴的躺在沙發上。

搬家搬了整整兩天,將雜七雜八的東西都收拾妥當后,她們倆也是累得沒脾氣了。

此時屋裡面都已經布置好了,客廳正面是一台65寸的4K電視,前面擺放著一套北歐風的茶几沙發,與黑白色的牆壁壁紙契合無比,其餘幾個房間也大致如此。

如此精心修整,付出的心力著實不小。

莫柔柔和丁甜的電量已經被徹底耗空了。

望著依舊在收拾屋子,幹勁滿滿,元氣十足的林洛瑤,莫柔柔嬌笑一聲,忍不住打趣著說道。

「呦呦,洛瑤啊洛瑤,頭一次見你收拾屋子這麼勤快,這是為啥啊?」

丁甜則十分默契地附和著說道:「也許,是怕某人來了看到房子裡面亂糟糟的,怕人設不穩吧。」

莫柔柔吐了吐嬌嫩的香舌道:「嘖嘖嘖,原來如此啊。」

聽了這話,林洛瑤立馬站直身子,雙手叉腰,撅著嘴說道。

「嗨嗨,我說你倆夠了啊,不來幫忙也就算了,還在旁邊說風涼話,我都答應你們,後天就上門跟夏傑打招呼,說咱們搬過來了,你們還要咋樣啊。」

莫柔柔一雙媚眼泛著秋波,風情萬種地開口道。

「你那是直說么,還不是想騙大力傑,說小丁搬過來了,你過來借宿嘛,咋那麼不坦誠呢?」

丁甜吐了吐舌頭道。

「就是就是,還拿我當擋箭牌,略略略。」

「哼!你們這兩個傢伙,是不是要嘗嘗我的厲害了!」

聞言,林洛瑤知道自己說是說不過她們了,氣得直接將拖把扔到了地上,舉起雙手撲了上去。

霎時間,三個女孩子扭成一團,尖叫聲,嬌笑聲在客廳中不斷響起。

這就是青春啊!

……

日月交替,時間流逝,一夜無話。

翌日。

夏傑起床后收拾了一番,填飽肚子,隨後從儲物間里翻出了一本《三國志》,仔細翻看了起來。

這本《三國志》的書頁都有些泛黃,看起來年頭稍稍有些久遠。

夏傑還記得,這是在他考上大學的時候,老爺子特地送給他的。

一開始夏傑還有些不了解,為啥要送這個書呢,後來在大學里生活了一段時間,夏傑方知老爺子送他這本《三國志》究竟有何深意。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昨天做周瑜打黃蓋的微雕,今天翻讀《三國志》,這一切,都是為了夏傑後面的大製作做準備。

「十指上的華夏」不是就要過來拍攝了么,既然是弘揚傳統文化,夏傑就想著,把作品做的越浩瀚,越宏偉,使其衝擊力十足,這才能為華夏傳統文化的宣傳造足勢頭。

這麼一來的話,《三國志》中的赤壁之戰,正好符合這樣的條件。

屋舍前,竹棚下,清風陣陣,花香幽幽。

夏傑泡好一壺紅茶,又從沉香木上刮下一點木料做成熏香。

點燃后,青煙繚繞。

拿著蒲扇,夏傑正襟臨坐在軟墊之上。

在熏香與晨間微風的伴隨下,開始了意境十足的晨讀。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