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4. 第672章 鱷魚皮VS絲綢

第672章 鱷魚皮VS絲綢

作者:

隨着時間一點一點流逝著,不少觀眾都已經在場地之中就位了,等著比賽的開始。

即使在面對如此之多的安保條件攔截下,依舊還是有着接近千人的觀眾到場,足以證明香奶奶生產點的神秘,以及夏傑和馬修在大家心中的影響力。

而在香奶奶的總部里,副總也在觀看這一次的比賽。

身為香奶奶的副總,馬修是他一手提攜起來的首席設計師,若是這一次馬修能夠獲得比賽的勝利,那麼自己身為伯樂,就等於擁有了一個籌碼:一個能夠和董事會決議,讓董事長下台,自己上位的籌碼!

因此,他讓那邊的工作人員實時轉播生產點的比賽情況,以滿足自己此刻的期待。

「馬修,好好乾,別讓我失望。」副總自言自語道,目不轉睛地盯着屏幕。

終於,時間來到了準備環節,主持人開始上台介紹本次比賽的相關事項。

雖然香奶奶的生產點在此之前,都從未如此對外曝光過,更別說是舉辦比賽了。然而,助手依照馬修的意見,還是找來了一個專業的主持人。

「作為一個公開擊敗夏傑,證明我製作的時裝究竟有多麼優秀的場合,若是沒有一個主持人來帶動現場的氣氛,那該多無趣啊。」馬修是這麼交代助手的。

於是,才有了主持人登場的這一幕。

「大家晚上好,因為場地的原因,大家只能站着,這確實有些不太舒服。不過接下來強強對決的時間,我想會分散掉大家的注意力,讓大家忘記長時間站立的疲憊!」

主持人對着台下的觀眾們說道:「雙方選手我就不多做介紹了,想來大家都應該認識,不認識朋友們,建議回去開一個能上網的電話卡。」

「強強對決?說好單人完成,不使用先進機械輔助的,我並不認為違背規則的人,能夠被稱之為強者!」台下很快有觀眾憤怒的對着主持人大吼道。

不過,作為一個專業的主持人,對於這種場面早已經見怪不怪了,況且在此之前,馬修的助手還特意交代過這一件事情。

「這位觀眾,或許是你誤會了。這一場比賽兩位選手都需要單人完成的,但是至於『不使用先進機械輔助』這一個條件,似乎這一場比賽從頭到位都沒有提到過呢。」主持人對着觀眾說道。

主持人的話,讓現場的觀眾們瞬間炸鍋!

之前以為馬修已經足夠無恥,並且願意承認了。可沒想道現在到了真真正正比賽的時候,馬修卻突然想要洗白自己鑽空子的行為。

「按照華夏的古話來說,這種行為,簡直就是『表子立牌坊』!」

「我算是知道了,原來西方人都這麼不注重禮儀的,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公平公正』,難怪總是以侵略者的角色出現在世界各地的歷史之中。」

「洋鬼子真是讓人覺得噁心,怎麼會有這麼道德敗壞的人啊,鑽了空子還恬不知恥,做出一副自己才是清純白蓮花的模樣,真是令人作嘔!」

「唉,誰讓夏老師太仁慈了呢,之前也的確沒有說清楚,就下意識的認為咱們這邊用的是最簡單的工具,對方也會如此。」

「手藝傑,給我好好的教訓教訓對面的洋鬼子!就讓他們看一看,咱們東方的服飾究竟有多麼的美!」

「他娘的,要是我也會服裝設計的話,立刻創建一個品牌叫做『香爺爺』,別的先不考慮,直接品牌口號:『乾死香奶奶』!」

「哥們可以啊,這種時候就讓我不得不感嘆華夏文字的博大精深了,香爺爺干香奶奶,確實合情合理,有理有據,符合邏輯。」

「干,往死里干!讓他們看看咱們華夏上下五千年歷史之中流傳下來的服飾,比他們僅僅發展了百年的服飾好了不止一兩倍!」

「說是這麼說,但是面對專業的設計師,加上專業的工具,夏老師就只帶了一把剪刀,一些針線,不知道能不能行。」台下,一位觀眾說出了自己此刻的擔憂。

此刻,馬修的這一邊,無數精密而又先進的輔助工具環繞着他,彷彿一個渾身鐵甲的聖殿騎士,俯瞰著舞台另一側的夏傑。

而夏傑這裏,正如那一位觀眾所說的那樣,並沒有任何的先進、專業工具輔助。有的只是一把剪刀,以及一些針線,相對於「裝備精良」的馬修來說,就像是一個落魄的武士,手邊只有一直陪伴着自己的長刀。

兩個人之前的對決還未開始,便已經有了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氛。

在馬修的眼中,光是從條件上來說,這已經是一場碾壓式的比賽了。

「對了,那個主持人,問問夏傑需不需要設備,在香奶奶的生產點當中,這些先進的設備數不勝數,他要是會用的話,給他一套也耽誤不了多長時間。」馬修對着主持人說道:「不然總有人覺得這場比賽有失公正。」

馬修刻意抬高了分貝,即便沒有主持人傳話,在場的觀眾,以及舞台另一側的夏傑都能夠聽到。

「不必了,一把剪刀已經夠用了。」夏傑一如往常,依舊是那一副平靜的樣子。

「好的,經過確認,夏傑選手選擇不添加其他的器械。看來夏傑選手是很有信心啊,希望他手中的剪刀能夠創造出魔法,否則很難打敗咱們『全副武裝』的聖殿騎士。」主持人的聲音再一次響徹會場。

「呵呵,西方的聖殿騎士,和東方的佩刀武士,到底誰更勝一籌呢?是裝備精良,有着系統訓練的聖殿騎士碾壓東方的佩刀武士,還是東方的佩刀武士,用一直伴隨着自己的長刀,將聖殿騎士斬於馬下呢?」

「顯然,現實不是影視劇或者是小說,以弱勝強的傳奇並不常見,我已經在期待着馬修究竟能夠給我們帶來怎樣的藝術品了。」

「一把破剪刀,真不知道這個農夫究竟是有什麼勇氣,走進香奶奶的生產點的。」

「來吧馬修,讓大家看一看香奶奶究竟是憑藉什麼樣的設計,才能夠在奢侈品這一個猶如原始森林的行業里殺出一條血路的!」

「對面只不過是華夏的一個農夫罷了,對於美學沒有一點兒了解。雖然聽說他在其他行業獲得了不少的認可,但是在時裝這個行業里,可不是這麼好混的!」

「哈哈,就像是主持人說的那樣,除非他手中的剪刀會有魔法,否則別說是贏下比賽了,就算是在五個小時內做出一件衣服,也難入登天。」

「要知道,這可是比賽,並不是什麼過家家,用一把剪刀就說自己會設計,還恬不知恥的前來參賽,簡直是玷污了時裝這個行業!果然是蠻夷,未開化的東方人!」

在場的觀眾之中,自然也是有些人支持馬修的。

終於,在這樣的氣氛之下,時間也來到了比賽開始的時刻。

「五小時倒計時開始!希望兩位參賽選手都能夠發揮自己的全力!」主持人宣佈,比賽開始。

主持人話音剛落,馬修這邊就率先有了動作。

作為香奶奶的首席設計師,對於奢侈的面料,馬修很有研究,上來就選擇了一塊鱷魚皮作為加工的材料。

見到馬修上來就選擇了鱷魚皮,在場支持馬修的觀眾全都沸騰了。

「馬修!永遠的神!當他拿起鱷魚皮的時候,我就已經看到了這一場比賽的勝利!」

「這可是時裝設計啊,時髦是必要條件,無論是在任何年代,鱷魚皮都是頂級的面料,不知道那些孱弱的東方人,是不是能夠理解這種皮質的優秀所在!」

「哈哈,當馬修拿起這一塊鱷魚皮的時候,我不禁在想,夏傑究竟要有多大的力氣,才能夠用剪刀剪鱷魚皮呢?這種行為,跟用雞蛋砸石頭有什麼區別呢?」

「這就是生產力上的巨大差距啊,咱們先不說設計得如何,光是工具,就已經碾壓對面好幾條街了!」

「馬修最擅長的就是皮質時裝,而且這一類時裝目前在國際上的評價也是最高的,看來這一次馬修是認真了呀,夏傑要吃苦頭了。」

馬修的舉動以及台下觀眾的聲音,夏傑自然也看得到,聽得到,然而臉上卻浮現了一抹微笑。

是的,面對一眾唱衰,夏傑卻不合時宜的笑了!

「鱷魚皮嗎?有點意思,不過在咱們華夏,春天可不流行穿皮衣。」夏傑開口說道,轉而拿起了一卷絲綢。

將絲綢展開,感受着上邊傳來的觸感,夏傑點了點頭,算是肯定了對方提供給自己的面料。

「夏老師選擇了絲綢嗎?看來這是要展現咱們東方的時裝藝術了。」

「看着這絲綢反射出來的光澤,咱們這邊選擇的面料,也不比他們那破鱷魚皮差啊。」

「呵呵,這一群洋鬼子,是真的不知道當年從咱們華夏延伸出去的『絲綢之路』,究竟有多麼的輝煌!」

「有點意思,看來這一次夏老師依舊保持本色啊,桌面上如此之多的頂級面料不使用,依舊使用咱們最熟悉的絲綢。」

「絲綢就挺好的,況且這一次的主題是『春季時裝』,誰在春天還穿皮衣啊,那不都是秋天穿着的嗎?」

台下的觀眾們在看到了夏傑的選擇之後,紛紛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呵,還是絲綢嗎?你的上限,恐怕也就上一次的中式禮服了。」馬修在看到了夏傑的選擇之後,輕蔑的說道。

而夏傑這邊,依舊是有條不紊的挑選著面料,絲綢、輕紗等等,都是選擇了華夏元素的面料。

很快,雙方都挑選好了面料,開始繪製設計圖。

馬修在紙上輕快的畫着自己的設計,因為走的是時裝風格,皮質風衣成為了馬修的選擇。

「好啊,風衣在時裝周一直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中性化的風格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都能夠適配得上,確實不錯。」

「馬修對於時裝的嗅覺一直都被業內所認可,香奶奶的首席設計師可不是那麼好當的,若是沒有兩把刷子的話,馬修也根本走不到今天。」

「馬修真不愧是馬修啊,光是看着設計圖,我就能感受到高端大氣的觸動,真不愧是咱們西方的優秀設計啊。」

馬修在繪製設計圖的時候,台下支持他的觀眾們也都表示了讚許。

然而,在舞台的另一邊,當馬修的設計圖只畫到一半的時候,夏傑已經將設計圖繪製完成,並且開始向台下的觀眾們和台上的評委展示自己所繪製的設計圖。

「漢服!居然是漢服,傑哥打算用漢服參加時裝的比賽嗎?!」

「雖然漢服確實還可以地,但是是不是過於簡單了一些呢?」

「現在的時裝周,都是在審美合格的基礎上,更多的傾向於創意,傑哥若是選擇漢服的話,恐怕會因此落入下風的。」

「我倒不這麼認為,漢服本來就是咱們華夏的時裝,而且你們看仔細一些,傑哥所設計的,可不僅僅只是普通的漢服。」

台下的觀眾們對着夏傑的設計圖一通點評,發表著各自的看法。

絲綢用來製作漢服,的確是最合適的,這是華夏從古至今以來最合適的做法:因為用絲綢製作出來的漢服,冬暖夏涼,在春天這樣氣候變化無常的季節里,一件漢服顯然十分符合主題。

台上的評委們看着夏傑的設計圖,也點了點頭。

夏傑此刻展示出來的設計圖,不僅僅速度快了馬修足足一半,上邊所繪製的細節,也是應有盡有:從簪花到腳上的繡花鞋,整套時裝的細節都在設計圖上有所體現。

看到夏傑著如同鬼魅一般的繪圖速度,馬修開始慌了,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順着臉頰滑落,滴在了繪製稿上。

馬修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從剛剛開始繪製設計圖的環節,速度上就已經輸了夏傑整整一半的時間!

要知道,自己可是一個專業的設計師,若是裁剪方面速度慢了,倒是情有可原。可是這繪圖的速度也比夏傑慢了整整一半,這就是馬修沒想到的了。

況且,馬修使用的還是更加先進的平板輔助繪圖,而夏傑用的卻是最簡單的紙和筆,除此之外並沒有使用其他的工具。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