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靈界此間錄
  4. 第882章 影墜(一)

第882章 影墜(一)

作者:

啊……你覺得……這個世界……還會變好嗎……

「寧清……你說……它們……會飛到哪去?」

他,穿著那身黑底白梅花的長服,嬌小的身子被風帶著將流雲的袖口與白邊的長襟吹起來,林子里桃花朵朵,溪水相伴,綿遠流長。

他尋著河畔,悠悠閑閑的陪著小船輕搖,這座他們自己造的小舟上,只有太過簡單的木筏,在【問路姻緣】之上,恍如花海的流星。

輕輕的水聲,靜靜的風聲,還有,天空的雁雀,引頸嘶歌。

「南邊,冬天了,它們要去南邊了……」

寧清腳踏桃花枝,手裡抓著一片桃花,攥著狠勁,一咬牙,用桃花打了個水漂。

而那水花一點一點的盪開,一連十幾下,桃花才傾側著沒入水流。

「啊……就不能留在這裡嗎?」

寧極坐在舟首,腳丫子也靜悄悄的沒入水中,魚兒跟著他們的小舟,吐著輕盈的泡泡,它們擠在一起,顯得太過肥美,粉色的鱗與微光相織,編繪成桃花與金鱗在他的側顏,渾然如光,山色空濛。

「笨蛋,白靈山雖然暖和,但是這裡終究不是他們的家啊。」寧清輕輕一跳,像是一位訓練有素的刺客躍上另外一顆桃樹的枝芽,左顧右看著,將另外一枚桃花打入水中。

一擊,兩擊,三擊,那桃花「鋒利」的「刀」割裂水面,這個精準的「水漂」一下子躍到寧極的舟首之前,將跟隨的鯉魚驚散,又直直的向著河邊的凹槽彈射過去,插在岩石之中。

隨後,他才正式的回到了舟首,像是完成了行動的「暗者」,單手撐著地,直視著問路姻緣蜿蜒曲折的沒有盡頭的桃花林。

那些雁,與這裡的五彩斑斕,格格不入,灰,粗糙的展示著它們的羽翅。

「它們來自於南方,棲息於精靈王國的泥沼,只是因為躲避寒冬,才來到北方的。只是路過這裡而已,怎會停留呢。」

這句話讓寧極瞪著大眼睛看著他。

「為什麼不可以停留呢?」

隨後他疑惑的看著寧清,又重複了一遍。

「我的意思是……既然它們本身因為寒冷而兩頭跑,為什麼不選擇一個常年溫暖的地方留下來呢?對吧?」

寧極坐著,目光隨著寧清的站立而仰起頭來,光滑而少有稜角的臉龐長鬢飄飄,桃花也不捨得遠離,緊緊的挨著他,從他的臉上靜悄悄的逃離。

「對吧?對吧?寧極,為什麼呢?這是為什麼呢?」

他接連的問,讓寧清像看傻子一樣嫌棄的翻了個白眼,閉上眼睛,雙手插腰,平淡的回答了他愚蠢的哥哥一句。

「因為你不是大雁,你不了解大雁為什麼要回到精靈王國,不懂它們不僅僅是因為溫暖而回巢……不明白……」

「可……你也不是大雁啊……你真的見過它們回到精靈王國嗎?那麼遠!」

雁一排排的飛過他們的頭頂,遍地桃花的山林,一道灰色將這裡浸染。

「我不要和你討論這種白痴問題。」

「唔……可我實在是想不通……明明白靈山一年四季都比精靈王國要溫暖,為什麼還是會出現大雁這種在兩個地區……飛來飛去的生物呢……」

寧極完全不理解的樣子,一臉壞笑的看著不耐煩的自家弟弟,將腳丫子在水裡晃了晃,那些魚兒又回來,緩緩的跟隨著他,跟隨著舟兒前行。

「明明,哈,一直在白靈山生活不就好了~白靈山,可是……成千上萬靈獸棲息的居所呢……多好……」

「你不是大雁,你不會懂的……」

寧清睜開眼睛,瞥向一邊,哼聲一下,便又不說話了。

「那寧清你是大雁嗎?你懂大雁嗎?」

「我說了,我不和你討論這樣的白痴問題。」

「哈哈哈哈,說不過我啊……寧極……你太過死板了……」

寧極側躺著,在舟首搖晃著竹制的魚竿,銀絲的長線上點著一滴銀勾,沒有誘餌的魚線被快速的拋入舟的側沿,那些魚兒便又被驚擾,散了又聚。

「哼……」

寧清一屁股坐下,靠近了寧極,叉著手閉目養神。他可不會再回答自己哥哥愚蠢白痴的問題了。

他們是白靈山的傲氣,是帝國的天選,卻在聽一位老先生授課的時候翹課了。

寧極想要悠閑的釣魚,寧清只是來陪著他的。

「啊哈~我還是沒有辦法理解……」

寧極說的,應該是大雁。

他向後撐著,坐了起來。

「為什麼……我的綠豆糕會被老鼠吃掉啊……」

他說的原來不是大雁。

「我哪知道……」

寧清翻了個白眼一樣,小睜了眼睛,又閉上。

「白靈山有老鼠……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畢竟老鼠也是靈獸啊……白靈山什麼都不多,就是靈獸多……靈獸多,那就一定會有老鼠……老鼠又不是什麼益獸……真是……」

「你自己已經回答了自己。」

「什麼?」

「沒什麼……」

寧清搖了搖頭,落花流水,伴他左右,他一身精緻的黑色長服,稍顯瘦削的他,手指修長的好像能夠看到白骨。

他們沉默了一會兒,隨後,便又是這位煩人的哥哥煩人的抱怨。

「啊……為什麼……總是釣不到我喜歡的魚呢?」

「……」寧清聽這個月問題聽了幾次,這次,他乖乖的不再回答。

「寧清!寧清!寧清!」

他的哥哥不厭其煩的喊他。

「有人喊救命,你聽到了嗎?」

微弱的求救聲,或許真的能夠被他聽見吧,寧清細細的聽,才能夠聽到。

那是一聲一聲,呼喊著的求救。

救命……救命……救救我……

他們腳踏舟首的船板,一個前身便朝著求救的聲音奔去。

「周圍……沒有魔獸的氣息……才對……」

寧極皺著眉頭,腳踏桃花,提劍奔踏,風塵難追。

「是個女孩!大概……是遇到人禍了……」

寧清腳點桃枝,目光如炬,青劍晃蕩,花隨影落。

山林之間,問路姻緣橋一過,他們便見到了那呼救的女孩。

還有一位就連他們也無法判斷來頭的另一個女孩子蹲在女孩的身旁。

那女孩斗笠面紗遮面,一身異域的白綢素衣,看不出是哪兒的人,而需要救助的女孩躺仰著,卻是血流不止,虛弱十分。

異域的女孩見他們兩人前來,一個側身回望,斗笠面紗一轉,青色的風便掠過了。

伴隨著這股風,他們驚疑的注視著對方……

那雙無比清澈的眸,怎會是……壞人呢……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