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臨淵行
  4. 第三千六百零五章 諸葛萬一

第三千六百零五章 諸葛萬一

作者:

滿含怨恨和死去的魔魂是最好吃的,至於那幾個一直頑強拼搏,傷了他不少邪族的傢伙,她要把他們煉成傀儡,讓他永生永世都活在痛苦之中,永身永世都為自己服務。

只不過在陸塵徹底的抹去了一地死屍,撤去空間封鎖和幻術的時候,莫宣還是感應到了他們這群人的到來。

微微挑了挑眉,我宣佈明白剛剛派出去的那些傢伙,他們此刻去了哪裏,為什麼會讓這些人誤打誤撞的走了過來。不過,她是一點都沒有想到山羊角那群人此刻已經全軍覆沒了,只是略微的想了想,這群人可能是轉移了戰場。

這會兒有人來倒是好的,可以一起玩遊戲。

莫宣咯咯地笑了笑,,原本想要自己去抓人,臨時卻改變了主意,她對着傀儡說道:「你去把那兩個闖進林子的幾個傢伙抓過來。」

「是。」傀儡轉動身子,臉上所以根本看不出它的情緒來,他動作僵硬又遲緩,詭異的模樣看着就讓人心底發寒。

吩咐完了傀儡,莫宣低頭看向一旁地上躺着的奄奄一息的幾個魔人:「放心,你們不會這麼快就死掉的,外面又來了一群人,讓我瞧瞧,你們會不會認識呢?」

地上那些萬雪山莊的人,原本滿是絕望,此刻聽聞他這麼說,眼底驟然爆發出希望,激動得身體都顫抖起來,真的有人來救他們了?他們好不容易熬到現在,終於等到人來救們了嗎!

而那個被莫大當成貓抓老鼠一樣不斷調戲。被打得奄奄一息,在空中勉勵支持的中年美婦,此刻眼中也是爆發了生的希望。

莫宣瞧著這一幕也愈發欣喜,親眼看着傀儡進了樹林,沒了蹤影,才笑着道:「你們一定很期待吧,我也很期待,因為們可以玩更多的遊戲,我再也不會無聊了。」

莫宣的話又讓萬雪山莊的眾人擔憂起來,如果來人能力不足的話,救不了他們不說,反而還得把自己搭進去,到時該怎麼辦?

「果然我還是最喜歡看你們玩遊戲了……」莫宣瞧著這群魔人臉上的血跡和傷痕,不由得感覺心情大好。拍拍手掌,「來,現在讓我來想想我們應該怎麼玩兒。。」

莫宣想了想,從魔戒之中又取出來了三個傀儡,這三個傀儡居然都是半大的小孩子。

小傀儡的臉上都是髒兮兮的,身上的衣服也破爛不堪。每一個小傀儡的頭髮也都是亂糟糟的。像是失去了光澤的稻草一般。僅僅是從這些就能看得出來,他們生前是招受到了多麼大的折磨,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甚至有一個小傀儡的半個手掌都沒有了。

「瞧瞧這可都是我的精心之作,你們知道他們是誰嗎?」莫宣得意洋洋地望着這些萬雪山莊的魔人,對着他們炫耀道,「你們還記不記得在百年之前,曾經有一個處處和我們邪族做對的……哦,我想起來名字了,他們叫什麼靈劍山莊是不是?我左手邊這個小孩呢,就是那個山莊莊主的女兒,只有十三歲呀。多麼可愛的年齡,這小孩也可愛。整整陪我玩了十天十夜才咽了氣。」

萬雪山莊的眾魔人瞧見莫宣那俏麗的臉上,淡然無比的說出這麼殘忍的話,一個個心底都不由的生出無比的痛恨。

「還有中間這個孩子呢,真是可笑,他是我在外面歷練的時候遇見的。迷了路來問路,只可惜他問錯了人。他的身份你們也是都知道的——上一任影宗宗主的兒子。」

瞧見眾人臉上的惋惜痛恨神情,心底越發興奮。

「最後這個呢,那就是真的不長眼,名動天下的諸葛萬一,你們都知道吧?」

說道前面那些孩子的時候,一眾魔人除了一些自己的痛苦和惋惜。還有魔魂深處對於這個女人殘酷殘忍的顫慄,可是最後這個名字一說出來。眾人個個都恨不得拍案而起,立刻將這女人斃於手掌之下。

原因無他,諸葛萬一這個名字何止是在魔神大陸上人人得知,應該說這個名字幾乎僅次於古典。在魔神大陸,每個人都是如雷貫耳,心嚮往之。

因為諸葛萬一他是古典之後另外一個名人,他出名的原因就是:最後一個遺落在魔神大陸的。妖邪之主,曾經妄想,要將半個魔神大陸的魔人全部獻祭,他想藉此將傳說中的妖神召喚出來。而阻止了這個妖邪之主的人,就是諸葛萬一。當時他已經是渡劫境大圓滿的修為,。

不知道他當時用了什麼手段和天道做了交易犧牲自己,活活的將那個妖邪之主給封印了。

從此以後,諸葛萬一就成為了魔神大陸人人敬仰的英雄。而這個妖女,她居然提到了諸葛萬一。結合她之前說的話,眾人都料定這個小孩,一定是和諸葛萬一有牽扯不開的關係。

果然眾人接下來便聽到這個妖女說道:「這個小傢伙,正是你們每個魔人的心中景仰無比的諸葛萬一,他的玄玄玄孫呢?」

她說着,伸出手摸了摸最後那個小傀儡的頭髮。小傀儡那頭黃色的捲髮,亂糟糟的一團,正是他的手掌缺失了一隻。小小的圓臉上,黑乎乎的眼珠子眨也不眨的盯着人,明明是面無表情的模樣,卻彷彿能看見它臉上陰冷的微笑。

一眾魔人瞧著這一幕,不由面色蒼白,渾身發冷。

此刻天空對戰的中年美婦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因為那個莫大一次又一次的不斷對着她攻擊而去,雖然她一開始還能支撐,但是終究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她現在不過是困獸而已,再這樣對抗下去,她最終的結果就是一樣的會被邪族給凌辱致死……

她腦子炸裂一樣的疼,最終中年美婦發出了一聲慘叫痛呼,直接從天空墜落了下來,卻被那莫大追上,然後直接將她抓住,扔到了一眾白袍任的中間!

「長老!」

「長老,您沒事吧?!」

「張青長老!」

一眾白跑魔人立刻便跑了過來,圍在她的身邊。

此刻中年美婦原本就雪白的臉龐更加的蒼白無比,嘴唇乾裂,因為失血過多,重傷和一直的對戰,這麼半天又沒有得到過救治和休息,此刻的她極為虛弱,全憑一口氣撐著。

此刻這個叫張青的美婦,已然發不出一句話了。

看着她這個樣子,一個白袍人沉重道:「怎麼辦,難道我們要這樣束手就擒嗎……」

另外一個長著牛角的地族白袍人道:「你覺得我們束手就擒了就會有什麼好下場嗎?與其窩囊的死在他們手上,就這麼認輸,我看還不如拼一拼,就算最後死了,那也沒有什麼遺憾。到底咱們的身上都有族內發的毒丹,到時候大不了就是一死,或者……」

地族白袍人低下了頭,似乎伸出手在撫摸張青的臉龐,然而其實在悄悄的傳音道:「咱們乾脆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集體自爆,到時候連魔魂都爆了,不留給他們片瓦!我寧願死的痛快,也不要在他們手上苟活,更別說還可能在他們的手上遭受種種折磨,最後被他們用來傷害我們族人!」

先前說話的那個魔人沉默了,當然不能這樣,被魔人煉製成什麼東西,都是一種莫大的恥辱,更是一種對他們的諷刺和折磨。生前不能殺了這些邪族人,就連死後也要被這些傢伙利用來傷害其他的魔人……這是何等的悲痛何等的諷刺……

自爆不是不痛苦的,就連魔魂也會終將消散殆盡,永遠不能在這個世界存在,更別提什麼輪迴轉世。

可是現在他也沒有別的辦法,他們這裏沒有人是傀儡和那個女孩的對手,他們在這些邪族的高手面前根本不夠看。

一個牛鼻子的白袍人一直都沒有發話,此刻思量了半天,終於傳音說道:「其實張飛說得很對,咱們現在先咬牙堅持,要麼一起死,要麼一起生,無論如何,我都想活久一點,要是能夠看到那幫邪族人去死,那就是最好!總之,多撐一會兒,都是希望。」

他們的目標就是要耗死這群邪族,不到最後一刻,絕對不會輕易放棄。

見到這群白袍人莫名的突然振作了精神,莫宣陰沉沉的盯着他們看了許久,陰冷一笑:「你們居然這麼有精神,看來好像是突然很有信心了……那我要看看,你們到底誰先死!」

莫宣真的同意了,不過她雖然同意了,卻也特別記恨他們剛剛殺了不少的邪族人,所以也就愈發想要折磨他們久一點,想要他們好好的嘗一嘗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刻中年美婦整個人都快崩潰了,她可以挺著精神和這些邪族人戰鬥,可是如今要眼睜睜的等死,看着自己的族人和這些邪族奮戰到最後一刻……

她做不到,她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這些孩子都算是她親眼看着一個個長大的,如今要就這麼看着他們被邪族人逼死,她渾身都透露著抗拒。

莫宣見到這些白袍人一個個都不動彈,似乎也懶得反抗似的,都呆在原地一動不動,當即不由眉頭一挑,陰沉道:「怎麼了,你們是不想陪我玩遊戲了嗎?還是說想現在就死?」

「不!」牛鼻子連忙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運轉起全身的魔元力量:「你接下來還想玩什麼?我陪你就是了!」

剛剛他們就是陪着這個妖女和那個傀儡玩什麼魔魂抓人的遊戲,被抓到的就要被傀儡殺死,幸虧那個帥一點的魔人機靈,對他們商量乾脆要是輸了,就輪流給他們輸送一點魔元能量,反正他們邪族抓人的目的也就是要煉製為己用,他們輪流給傀儡輸送一定量的魔元能量,在別人玩遊戲的時候,他們還能有喘息之機,這還是好的。要不然,就統統會死在傀儡的手下了……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