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死刑犯的生存遊戲
  4. Chapter16 溟河·盜取冥王星82

Chapter16 溟河·盜取冥王星82

作者:

虛擬城市·第二組玩家

昏暗的燈光落在黑色的吧台上,吧台後的酒架上整齊地放著一排排酒瓶,美人看不清楚那都是些什麼酒,但這並不重要,要緊的是,此刻,她能否借著醉意,拖住眼前這個女扮男裝的人。

美人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右手輕輕拿起吧台上的酒杯,將酒杯靠近了紅唇,輕輕抿了一口酒,伏特加的味道便在一瞬間擴散在口腔中,混合著檸檬的幾分酸澀,更讓人沉醉。

「其實很多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很微妙的。」

「約瑟夫」先生的聲音從身側傳來,美人回頭看去,看見那個穿著黑色西裝、梳著大背頭的女人正一手插著口袋,一手端著酒杯,看向自己。

「……您的意思是?」

「約瑟夫」先生搖了搖自己手中的酒杯,眼眸似乎也染上了幾分酒意。

「就像這杯伏特加,單獨喝,沒什麼特別的味道,但是如果增加一些檸檬的味道,就讓酒香格外濃烈。」「約瑟夫」先生說著,抬眼看向了美人,「就像你和方才那位女僕小姐一樣,你們一個似火,一個如冰,一個嫵媚靈動,一個嚴苛沉靜,如果你們搭檔著行動,應該能互相中和不足。我想,給你們分組的人,也是考慮到了這一點吧……」

美人心中暗暗吃驚。

聽著「約瑟夫」先生的話,他似乎已經猜到了她們同時出現是別有用心,而且,還猜到了背後安排這所有行動的人,並非泛泛之輩。

但美人也不是傻子,不會被輕易套話。

「……我和她,的確曾經搭檔過,在【鏡面連結】的時候,我們就是鏡子兩面的搭檔,只不過很可惜,我被殺了,害得鏡子另一頭的她也自爆而死,說不定她到現在還在記仇呢,怎麼會和我一起行動呢。」

「多餘的話,也不用多說,大家都是聰明人,打開天窗說亮話,應該更輕鬆一點。」

「約瑟夫」先生說著,端著酒杯走到了美人身邊,將杯中剩餘的酒,一飲而盡。

「小姐,你敢不敢和我玩一個遊戲?」

「遊戲?」

「沒錯,我們互相說出一句對對方的猜測,如果被說中了,即那句話是真的,那麼那人就罰一杯酒,如何?」

「約瑟夫」先生黑色的眼眸流轉著狡黠,壓低的聲音就像溫柔地為獵物精心地編製了一個陷阱,就等著獵物自己鑽入其中。

美人微微蹙眉:「不好意思,我覺得這會侵犯我的隱私,我選擇不玩。」

「你怕輸了?」

「不是。」

「你怕被我看穿你所有的心思?」

「恕我直言,我認為您並沒有那樣的威脅力。」

「那麼就試著玩幾局如何?如果這幾局讓你不愉快了,你隨時可以終止遊戲。」

「約瑟夫」先生彬彬有禮地說著,聽起來真像是一個舉止得體的英國紳士。

美人看著「約瑟夫」先生的雙眼,沉默了一下。

毫無疑問,這是個陷阱。

她隨時可能在這樣一來一回的問題中套出與美人有關的更多線索。

但她究竟想知道什麼呢?

她看上去像是什麼都知道的樣子,正如她自己所說的那樣,她不是NPC,不是【獵人】,不是攻擊型生物,是獨立於這三者之外的存在,就像【法官】那樣,是更高維度的存在,既然如此,又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呢?

或者說。

又有什麼,是美人能夠提供給她的呢?

美人張了張口,本想堅定地拒絕「約瑟夫」先生關於玩遊戲的提議,但是轉念一想,她想起了美人還在隔壁的房間偷鑽石,如果自己不能很好地拖延時間,「約瑟夫」先生隨時可能回卧室,到時候發現了正在撬保險箱的公爵,她們的行動不久暴露了嗎?

雖然瑪爾斯在樓下接應,但是樓梯口有許多保安,就憑她們兩個女人,真的能打得過那些人高馬大的攻擊型NPC嗎?

一個兩個說不定還不在話下,如果有十多個保安,那就另當別論了。

一念及此,美人咽下了原本要說的話,那些話到了嘴邊,便被換成了另外一番話。

「是嘛,雖然不知道您哪兒來的自信,但是玩遊戲,我從來是不會輸的。」

美人微微勾起嘴角,眼中帶著幾分傲慢。

「約瑟夫」先生輕輕一笑:「很好,這次才是我所知道的你,從來不怕輸,也不怕任何挑戰。」

「不要說得很了解我一樣,抱歉,我今天才剛認識您。」

「你是剛認識我,但我卻不是剛認識你。」

「……為什麼這麼說?」

「這個問題,我想我沒有必要回答。」

「約瑟夫」先生說著,輕輕一笑,她繞過了吧台,走到吧台後,拿起了吧台上的酒瓶,往自己的酒杯與美人的酒杯中倒了半杯酒,輕輕抬手,將美人的酒杯推回到了她的面前。

「那麼,開始吧。」

「……」

美人一挑眉,帶著幾分戒備地看著「約瑟夫」先生,上下打量著她,她看起來行為舉止都像是上層階級的人,特別是西裝的領口,還按照英國紳士的方法特地整理了,就連衣角也十分平直,一看上去就是個注重細節的人。

「你……有一點強迫症?」

「約瑟夫」先生輕笑:「如果硬要說的話,的確是有一點。畢竟細節決定成敗,只有做好了細節,才能確保自己不會輸。」

她說著,喝了一口酒,算是對自己被猜中的懲罰。

美人定了定神:「帶我了。」

「你還沒有恢復全部的記憶,並且你對自己的記憶十分恐懼,有點兒……擔心想起自己是個怎樣的人。」

「約瑟夫」先生的一句話,像是一把刀,直接插在了美人的心上。

帶著幾分被看透的慌亂,她抬起頭看著「約瑟夫」先生,眼眸動搖了一下,從那樣的眼神中,「約瑟夫」先生知道自己才對了。

「那麼,喝酒吧,美人。」

「……」

美人看著放在眼前的酒杯,遲疑了三秒后,也飲了一口酒。

「誰不會對自己的過去感到恐懼呢?特別是像我們這樣的人,誰知道那些被遺忘的記憶中埋藏著怎樣的野獸呢。」

美人喃喃著,這句話像是說給「約瑟夫」先生聽,卻更像是說給自己聽的。

「恐懼或許是無可避免的,但是正視自己的勇氣,也不能缺少。」

「哼,說得倒是好輕鬆,如果有一天你也變成了十惡不赦的死刑犯,我不知道您是否還能夠這麼雲淡風輕地說出這些話。」

「十惡不赦?親愛的美人小姐,人活在世上,都背負著罪過的,只不過是多是少的區別罷了,我不否認自己也是個有罪之人,但我知道該如何贖罪,這才是最重要的。」

「您是否有罪,不應該由我判斷,我也沒有資格評論您的這句話是真是假,我只知道,全力以赴在每一場遊戲中活下去,這樣就夠了。」

美人冷冷地看著「約瑟夫」先生,這是稍有的,她一本正經說話的樣子。

「約瑟夫」先生點了點頭:「那麼,下一題……」

她抬眼看著美人的雙眸,直接看到了美人的眼底,似乎要看穿美人的靈魂深處。

「你……時常會突然失去意識,當恢復清醒之後,卻又不知道為什麼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

美人默默飲了一口酒。

對於這句話,她沒辦法反駁。

因為這也是她自己都疑惑的事情。

或許,這也是一個求證的好時候。

「您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對嗎。」美人看著「約瑟夫」先生。

果然,「約瑟夫」先生並不急著否定,她思考了幾秒之後,像是選擇了不隱瞞,便也喝下了一口酒。

(果然……)

美人心一沉,她正準備開口追問,「約瑟夫」先生卻話鋒一轉,直接將話題轉移開了。

「本場遊戲是團體戰,對嗎。」

「……」

這次的問題,涉及到的是遊戲玩家們正在進行的遊戲任務。

要坦誠相告嗎?

美人有點兒猶豫。

畢竟這件事情牽涉到的不僅僅是她自己,還有其他玩家,一旦遊戲任務暴露,說不定會有遊戲失敗的風險,到時候所有玩家們的努力都付之一炬,而罪魁禍首就是自己了……

「美人小姐,我們一開始就說好的,要誠實,對嗎?」

「……沒錯。」

願賭服輸,美人喝了一口酒,「約瑟夫」先生帶著笑意,為她繼續滿上。

「『約瑟夫』先生,你其實並不贊同【溟河系統】這樣的懲戒辦法。並且,你會幫我的,對嗎。」

美人的這句話,說得有點兒急切。

她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但不確定是否就真的是自己的救命稻草,她有點兒疑慮和焦急。

「……沒錯。」

「約瑟夫」先生耐心地回答了這個問題,並緩緩喝了一口酒,明明也是個女人,但是她卻散發著十足的氣場。

她抬眼,看向了美人。

這一次,換她提問了。

「你們本場遊戲的任務,和這個小玩意兒有關,對嗎。」

「約瑟夫」先生說著,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黑色絲絨的小盒子,在看到那個小盒子的時候,美人的心咯噔一跳,接著,「約瑟夫」先生當著她的面,打開了那個小盒子。

在盒子里,放著一個熠熠生輝的碎鑽。

「『冥、冥王星』碎鑽?!」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