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4. 第716章:招商引資的手段

第716章:招商引資的手段

作者:

在一定程度上來說。

長孫沖的到來,算是徹底解放了李承乾。

最起碼,他不必像之前一樣,悶在府衙之內看卷宗了。

這些卷宗,直接全數交給長孫衝去看就好了。

而他自己則是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對付鄭寬的計劃當中。

若是讓外人看來,這件事兒做起來特別簡單。

李承乾作為皇子,只需跟他父皇說一聲就行了。

可李世民畢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答應兒子去做任何事情的昏君。

他需要顧及天下百姓的聲音,更要顧及朝堂上的風向。

所以,李承乾若沒有十足的證據,根本就搬不倒鄭寬。

或許連李承乾自己都沒想到。

當初,他提出的巡查史一職,在後來竟然給他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雖從名義上來看,皇室親王屬於巡查史的上司,巡查史要受李承乾的管轄。

但實則巡查史是實打實的掌握著實權的官員。

而兩相對比,皇室親王則更像是一個名義上的領導,僅此而已。

皇庭與官場的關係十分複雜。

皇室親王是否擁有實權,這完全要取決於皇帝是否給予皇室親王下達旨意。

否則,皇室親王頭銜根本就沒什麼用。

尊重他,跟他打招呼,這完全是出於面子上的工作而已。

所以,李承乾想要通過身份壓到鄭寬,那基本上等於痴人說夢。

他必須得尋找到,能直接將鄭寬給搬倒的有力證據,要不然鄭寬就會一直逍遙法外。

可是……

這證據應該去那找啊……

連李承乾都有些惆悵了。

而就在李承乾在屋內惆悵之時。

吳有勾忽而從外面跑了進來。

吳有勾道:「殿下,外面有人找。」

「誰啊?」

「男的女的?」

李承乾有些迷惑的看著吳有勾。

「女的。」

「這人自稱是翟家的女兒。」

吳有勾道:「說是有要事稟報。」

翟家的女兒?

翟月秀?

這丫頭來幹嘛?

難道又是來找自己說什麼減免稅收的?

李承乾也沒遲疑多大一會,他擺了擺手,道:「讓她進來吧。」

吳有勾點頭應是。

不多時,翟月秀便從外面步履匆匆的走了進來。

「民女翟月秀,拜見秦王殿下……」

「免了。」

李承乾胡亂的擺了擺手,道:「有什麼事兒趕緊說,我這邊忙著呢。」

聞言,翟月秀明顯愣了一下。

她著實是沒想到,李承乾竟然這樣直白。

她愣了好一會,才開口道:「這次來,我是想請殿下幫忙的……」

「幫忙?」

「你找我幫忙?」

李承乾挑眉道:「我能幫你什麼?」

難道,她是想找自己走後門?

那是不可能的,翟家也不是傻子,不可能看不出來,自己現在正在懲治貪腐現象。

若是這時候找自己走後門,那就等同於找死。

可翟家家大業大,不是走後門,自己又能幫他們什麼呢?

「是這樣的殿下。」

「我們翟家一直都有救濟窮困家庭的傳統。」

「這不,眼看著到日子了。」

「我就讓翟家長安城的商行,從河南道收購了一批米糧運送過來。」

翟月秀道:「可是前期還好好的,但就在運糧隊經過青城山時,米糧都被一批匪寇劫了。」

聽聞這番話。

李承乾也大概猜到了她的意思。

他直開口道:「我先替那些窮困家庭,多謝翟小姐的一番好心。」

「近來,我們也是在努力的清繳隴右道境內的匪寇。」

「想必用不了多久,隊伍就能到青城山。」

「等剿滅了山匪,自然就會有人將山匪庫中的米糧等物給收回來。」

「若是你不急,就先等等,若是著急我就先從府庫的存糧中撥給你,」

李承乾看著翟月秀,道:「你可還記得,那些米糧有多少數目?」

「大約有一千石的樣子。」

翟月秀說道:「不過,這不是米糧的事兒。」

「他們若是光劫了米糧,我們也不說什麼,大不了就不要了。」

「可是,他們還扣押了我們三十餘個夥計呢。」

翟月秀道:「這些人,可都是我們翟家的老人了,都是拖家帶口在我們翟家的。」

「若是他們出事兒,我們也沒辦法跟他們的家人交代。」

「我們已經和他們交涉好幾次了,可他們就是不同意放人啊。」

「所以殿下,這次我還真得求您幫忙。」

翟月秀眼巴巴的看著李承乾道:「若是您能把他救回來,我們翟家就繼續在隴右道加大投資,擲下更多產業。」

說真的。

李承乾對翟月秀不感冒的原因,就是這傢伙太市儈了,張嘴閉嘴都是錢。

好似若不給自己些甜頭,自己就不會幫忙一樣……

而且李承乾也能感覺到,她口中所謂的交涉好幾次,對方不放人。

其實就是人家開的價,他們翟家不同意,談崩了而已。

「上次我就說過,咱們都是狐狸,誰不了解誰?」

「產業的事兒,那是你們翟家自己的事兒,跟我沒什麼關係。」

「當商人的,若是能賺錢,自然就會投資許多產業。」

「若是不賺錢,就算是搶綁著你們,你們也得走,對吧?」

李承乾看向翟月秀,道:「不過,你這事兒我記下了。」

「不日我就會調兵去青城山剿匪,把人給你救回來。」

「而且等會我就帶著你去府庫,將你損失的一千石糧食補給你,怎樣?」

聽聞這話,翟月秀一愣。

她道:「殿下,您補給我,官府不會出現虧空嗎?」

說真的,她是有些難以置信的。

李承乾有這麼大方嗎?

當初跟自己斤斤計較那一兩成稅收的李承乾去哪了?

「虧空與否,跟你也沒什麼關係。」

李承乾笑的爽朗:「反正你不損失就行。」

看他那笑容,翟月秀愣了愣。

從他的笑容當中,翟月秀明顯的感覺到有那麼一絲絲的奸詐。

翟月秀也確實沒想錯。

李承乾確實是有自己的考慮。

若不然,以他這心性,怎會做出這種白送人糧草的事兒?

他之所以這麼做,這麼說,完全是出於他自己的考慮。

畢竟隴右道之前鬧出來的事端比較多。

甚至鄭寬還做出過勾結山匪去搶掠商賈的事兒。

這也使得許多商賈,都不敢來涼州投資生意。

而如今,李承乾對翟家的做法,就是表明態度。

你作為隴右道的商人,貨物被劫,被劫了多少貨物,官府都會補給你。

總而言之,這就是李承乾招商引資的一種手段。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