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散播流言,炎顏:我不是故意的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散播流言,炎顏:我不是故意的

熱門推薦:

這一句實在太震撼了,所有人,甚至劍閣的弟子們也全都迴轉頭,想看看說話的這個人到底是誰……

主要是想看看誰這麼缺心眼兒!

見眾人都看過來,艾香把鬢角的髮絲往耳朵後頭捋了捋,笑得溫柔小意:

「啊?你們還不知道呀?狐首村兒的村民那會兒都跟我們宗主叫『傻百丫』,嘿嘿……」

畢承額角青筋早就跳起來了,蹭地從座位上站起來,就要朝艾香過去。卻被炎顏按住了手腕。

看着艾香,炎顏澹笑向眾人道:「我幼時在單狐山流浪,那時候的確被人當成是傻子,並且在狐首村靠吃百家飯長大。所以,鄉親們才給我起了個名字叫傻百丫,這弟子說的沒錯。」

這回就連白霧殿本門的弟子也都驚詫不已。

詹良肅然起敬,起身向炎顏拱手:「宗主如此出身,卻憑藉過人悟性和闖勁,赤手空拳創出這樣的大作為,我等同宗主相比,越發慚愧了。」

詹良說完,白霧殿和劍閣眾弟子同時點頭表示贊同,一時間對炎顏的褒獎更勝從前。

艾香沒羞辱成炎顏,臉色鐵青瞪着炎顏。

冷不防她腦子裏響起一道聲音:「一個人,如果成功,她從前吃的所有苦都將被人稱頌和美譽,會助她博得更高的榮耀。比如我。」

「一個人如果沒有成功,從前吃的所有苦就只是苦,只會換來同情的目光。就如你。」

艾香勐地抬起頭,從人群的間隙里看向炎顏。

炎顏也正看着她,臉上仍帶着剛才那種澹笑。

炎顏的唇意味深長地動了動,然後艾香的神識里再次響起炎顏的聲音:「所以,本宗主吃的苦就是榮耀,而你吃的苦,就是活該命不好!」

艾香氣地差點背過去。

咬牙切齒地把手勐地按在腰間的荷包上。

只是突然想起昨天分別時戎莫愁說的話,又按捺住心頭的怒火,板着臉移開視線。

哼!且容你再蹦躂一時。

等我未來的師父一聲令下,我管叫你姓炎的和你這些狗弟子全都去見閻王!

這個小小的風波很快過去,漫天飛翔的瑞獸安靜退場,自長生閣內傳來一陣清雅舒緩的樂聲。

樂聲是幾種管弦配合擊打樂器的合奏,其中主要樂器是編鐘。

這雅樂一聽就摻了靈炁,弦音入耳頓時靜心凝思,性情亦變得中正平和。

炎顏抬起頭,就見渺渺仙音里一道虹橋由長生閣內飛架入雲,直通問道壇。

虹橋上,一大群青鸞在前引路,青鸞飛過的虹橋,一位青衣廣袖,衣袂翩然的修士,踏着虹橋自長生殿內款步而出。

炎顏並沒留意到已經走向道壇的戎莫愁,她覺得這樂聲特別好聽,忍不住問:「雖然演奏的樂師明顯在演奏中摻了靈力,可是這演奏的水平確實不錯,音律很美。」

炎顏這誇讚是由衷的。

虞昕竹冷哼:「居然請來了商羽宗,戎莫愁為給自己捧場可真是不遺餘力啊!」

炎顏從未聽過這個宗門,好奇問:「商羽宗也是咱們東方大陸的么?怎麼我從未聽說過?」

沉煜云:「商羽宗也是東方大陸上的一個宗門,只是這個宗門同別的宗門有些不同,這個宗門裏全是用樂器入道。」

炎顏挑眉:「有點意思。跟咱家白霧殿有點像。」

沉煜雲又道:「她們還有個特點,就是宗門只收女修士,不收男弟子。」

炎顏覺得有點藍星上女子學院的意思。

聲樂專業的女子學院。

玉眉先生:「你沒聽說她們,是因為商羽宗的女弟子從不下山,

也從不用與別的宗來往。」

「她們只有五年一次的山海大祭才會下山,因為整個山海界只有商羽宗的天音鼓能上達天聽,並且能敲響天音鼓的,只有商羽閣的歷任宗主。」

炎顏恍然:「所以,這商羽閣平時啥都不用干,還得被眾宗門供養著。」

這倒是個有錢又有閑的宗門。

沉煜雲點頭:「可以這麼說,她們平日的確都在商羽閣里待着修行,同別的宗門比也確實不愁生計,比較輕鬆。」

炎顏:「那為甚今天戎莫愁問道她們就下山了?她們不是除了五年一次的山海大祭,從來不下山么?」

虞昕竹冷嗤:「所以,我才說戎莫愁大約許了天音閣額外的好處。」

炎顏覺得虞昕竹說這話的時候,那表情有點意味深長,便好奇看向坐在虞昕竹另一邊的阿桂和月雅。

阿桂笑起來:「除了五年一次的山海大祭,天音閣還有另個下山的理由,那就是天音閣閣主的道侶。如果成為天音閣閣主選中的道侶,那麼對方有需求,天音閣也會出面相助。」

炎顏吃驚地張大嘴:「戎莫愁為了排場居然出賣色相!」

炎顏因為太意外,說話的聲音沒控制住就高了許多。

除了劍閣,別的席位上不少修士也聽見了。

眾人雖然都知道這個不算秘密的秘密,但被人這樣大喇喇地說出來,大家都覺得挺意外的。

不過也這話卻說中了眾人的心思,就有不少人竊竊私語起來。

竊竊私語的人越來越多,有許多不知道緣故的修士也漸漸聽聞了這個內幕,全都驚訝於戎莫愁的大膽。

當然,驚訝的主要原因,還是覺得這人虛榮的就有點離譜。

此時高高的時香已經燃起,戎莫愁也已經站在了問道壇上。

他正準備開始問道,才發現下面的氣氛好像變得比剛才熱鬧了好些。

許多來聽問道的修士好像都在交頭接耳,竊竊議論。

可是他問道還沒開始呢,這些人議論什麼呢?

戎莫愁皺起眉,將目光投向長生閣方向。

長生閣眾弟子長老護法倒是沒有竊竊議論的,一個個身板坐得筆直。

長生閣列陣最前端坐的人,自然就是耿通。

好像感受到了戎莫愁的目光,耿通抬頭遙遙望向道壇上。

戎莫愁傳音:「下方議論何事?」

耿通幾乎是想都沒想就傳回去:「期待大師兄今日的精彩表現。」

戎莫愁放心了,收回目光,神態又恢復了剛才飄逸出塵的模樣,正式開始問道。

耿通收回目光,面不改色地繼續聽周圍眾人的竊竊議論。

他其實聽清楚了,這些人在議論的是他大師兄為了撐門面出賣色相。

為啥不告訴戎莫愁實話?

怕氣亂了他的道心。

為啥不壓制流言?

……

耿通覺得大家說的其實是實話。

既是實話,沒道理不讓人家說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女帝成神指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女帝成神指南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散播流言,炎顏:我不是故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