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三國從忽悠賈詡開始
  4. 第359章 諸侯密謀,邪馬朝臣轉變

第359章 諸侯密謀,邪馬朝臣轉變

作者:

城頭上,

看著卑彌呼跟了過去,麾下眾大臣面面相覷,一個個眼珠子滴溜溜亂轉,鬼知道在想些什麼。

至於文丑,趙凡幾人,紛紛感慨搖頭,剛才發生的這一幕幕,著實把他們給唬到了,心中還有些慶幸。

丫的,幸好降的早啊!

當初他就看出自己老大有真龍之氣,這不,真龍之氣都TM溢出來了。

「你們說,以後曹操劉備看見這玩意,會是什麼表情?」韓猛抿了抿嘴角說著。

語出,幾人腦海一陣幻想,估計八成這些人也得嚇尿了吧?這東西不光光精準度高,而且還很遠!

這誰頂得住?

「八成得跪!」文丑點頭,頗為感慨說著。

…………

與之同時,

冀州鄴城處,在張綉離開荊州后,一樁密謀正在展開。

此時,將府內。

袁尚拱手作揖相迎遠道而來的眾人,而這些人,也是當今大漢僅有的幾路諸侯,劉備,曹操,劉璋長子,劉循。

眾人紛紛落坐,

曹操看著袁尚,心中是不爽的,可臉上卻露出笑容,沒辦法,袁家雖然戰敗,可底蘊雄厚,依舊堪稱第一。

而他身後,立有典韋。

劉備依舊面無神色,身後立有張飛,曹操看他的眼神充斥些許怒火,卻沒有多言,因為眼下他們有個共同敵人。

至於劉循,身後是嚴顏,在蜀中算是頗有威名,而他也是代替其父劉璋而來,主要劉璋太慫了。

「諸位,小侄才疏學淺,當不得這首位,然奈何小侄代表著家父,不過此戰對應了諸位榮辱,若諸位有良策,大可道來。」

袁尚抱拳,姿態做底。

不過他話里話外都在表明,自己代表的是袁紹,你們都給我老實點,別他娘的裝逼,也算借勢。

「諸位,想來你們也都清楚此番來的目的,據我所知,張綉絲毫沒把我們放在眼裡,如今他已馳援東瀛島國,

而此,正是我等機會。」

「漢失其鹿,天下逐之,而如今,張綉一家獨大,隱有秦王一掃六合之勢。若吾等不思前人過錯,各自為戰,終會被一一剷除!」

「而此番,招爾等前來,正是想組建第二支討張聯軍,共同討伐張綉,匡扶大漢,免得生靈塗炭。」

「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袁尚才智倒是不輸袁紹,一番話語倒是點明要點。

「吾曹操舉雙手贊成。」曹操那特有的嗓音響起,接著站起身高聲道:「當年,秦攜一統之勢,六國卻各個謀私,終歸被滅。」

「而今,張綉欲要廢漢自立,天下忠臣義士也僅僅只有吾等幾位,唇亡齒寒,爾等豈能不知,」

「今日張綉攻我,明日張綉伐你,若任由張綉吞併,我等遲早被滅,張綉也終將成第二任秦王。」

說到這,曹操頓了頓。

劉備面如止水,一雙深邃的瞳孔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此刻卻作揖道:「孟德兄所言甚是,備同意聯軍!」

劉循看了眼,場內數他最沒排面,當即跟著應和了句。

「好,吾等齊心,何懼張綉小兒。」

曹操說完,然後闊步做到一側的地圖上,指畫道:「現如今,張綉遠渡重洋,趕赴瀛洲島國,一時半會回不來。」

「而他,必是料定我等不敢出擊,所以才有此膽,那我們就反其道而行,主動出擊,打他個措手不及。」

「我等各自屬地皆有瑣事不假,可張綉新定兗,豫二州,各地官吏尚未歸心,內部同樣不是那麼安穩,此刻擊之,必可重創。」

說到這,曹操頓了頓,掃視眾人一眼,直接開始軍事布局。

「袁尚侄兒,你冀州麾下以鐵騎著稱,可領兵渡黃河,直逼官渡,官渡平原可展開你軍鐵騎之威。」

「屆時,兗州駐守的黃忠軍團和趙雲的雲騎軍團必定第一時間趕赴官渡形成對峙,從而分散敵軍兵力。」

曹操說到這,看了眼袁尚。

「哼,吾冀州尚有步卒十萬,鐵騎八萬,必將黃忠軍團殺的落花流水,叫他有來無回!」袁尚握了握鐵拳,高聲道。

如今烏桓已經明確表示可以出兵,五萬控弦之士一句話的事,再加上冀州老本,弄個小二十萬大軍不難。

「有袁尚侄兒這句話吾就放心了,若得勝,袁尚侄兒可率軍逼近陳留,扼守敵軍咽喉之地,」

「而玄德兄和劉循賢侄,則出兵關中,出潼關拿下舊都洛陽,此而佔據大義,進而匯兵陳留。」

曹操說完,看向劉備。

「備有步甲五萬,鐵騎五萬,共計十萬大軍,願聽孟德調遣!」劉備起身,就算是生死決戰,他臉色都沒變過。

這十萬人是他所有的老底了,這還包括吞併其他諸侯部曲,贏得各路羌族的支持,否則他何來十萬大軍。

他之所以一股腦拿出來,正是知曉唇亡齒寒這一道理,若是正面敗了,別說他關中有十萬人,就算二十萬也無濟於事。

「我,我益州有步卒十萬,騎兵五千,願聽曹公調遣!」劉循也是連忙抱拳,他比他父親更有膽識,

不過此時他人輕言微。

而這十萬大軍,也是劉璋許諾最多的了,他本來是想坐吃山空的,可想到張綉太強,不得已派自己兒子聚盟。

「好,那我曹操親率二十萬大軍奪回小沛,會師陳留,共伐張綉。」

「如此,冀州有二十萬大軍制衡正面,黃忠軍團必然難以防守。而東西兩側,我軍又各有二十萬大軍殊死相搏,

張綉不在,荊州何人能敵?待我等聯軍會師陳留,天下必然為之駭然,振臂一呼,天下親漢者何止百萬,張綉小兒彈指可滅!」

曹操聲音雄厚,鏗鏘有力,彷彿他們已經打贏了一樣。

後面,典韋撓了撓頭,看向程昱小聲道:「軍師,主公又在吹牛了,我徐州別說二十萬大軍,就算十萬也未必有啊!」

「噓,噤聲!」程昱作勢道。

當然,他也知道曹操處境,恐怕最多有個六七萬不得了了,可這六七萬,卻能抵得上二十萬大軍戰力。

這群人可是百戰精銳。

劉備面如止水的面龐帶起一絲波瀾,三路齊處,會師陳留,以張綉在兗州的掌控力度而言,八成可行。

更何況,袁尚官渡若得勝,兩翼可得到輻射。而數十萬大軍會師一處,攻城拔寨就要簡單許多。

「孟德此戰部署甚好,不過既然出師,必然得出師有名,否則何以服眾?」劉備略微皺眉道。

「哼,張綉欲篡漢自立,天下人皆知,以此唯由討伐,勝過諸多理由萬倍。」袁尚頓時高聲道。

劉備沒說話,而是看向曹操。

「哈哈,袁尚侄兒,張綉欲篡漢自立自然是天下人皆知,可以此為由,卻不能使天下人信服。」

「不瞞諸位,吾現在就有一封繳械密詔,乃天子親賜,上述有張綉小兒種種惡行,天子親自下此詔,讓曹某召集天下諸侯勤王。」

「有此詔在,天下人何人不服?」曹操一臉真切,高聲喊道。

「曹將軍,你果真有天子詔書?哈哈,真是天賜良機啊!此戰,焉有不滅張綉之理。」袁尚有些興奮,

當即迫切道:「曹將軍,天子詔何在,不如拿出來大夥看看!」

曹操老臉一黑,袁尚這吊比竟然和他爹一樣蠢,劉備倒是心知肚明,劉協是費盡心機從曹操哪裡逃走的,豈會留有詔書,

「孟德兄,此詔不光光是天子賜,還應該是血詔,淚詔,字字珠璣,批判張綉惡行,將之公諸於世!」

劉備作揖高聲說道。

「詔書還能改?」袁尚本能想著,可轉念一想卻是回過神,眼中帶著一絲惱羞成怒,曹操竟然戲耍自己。

「呵呵,玄德此言深得吾心!」曹操捋須笑了笑,劉備心機還是夠深啊!

「諸位,此次會盟,聚兵。吾意,宜早不宜遲,當兵貴神速。趁著張綉不在之際,當一舉奪回中原。」

曹操又是高聲說道。

「我贊同,」

「我也贊同,」

「我益州可能稍微會慢些。」

「好,既然諸位都認同此事,那此番會盟結束,還望諸位第一時間調兵遣將,切莫為了一己私利而壞了聯軍大事!」

曹操神情肅穆,此雖然是為了他曹操,可同樣是為了在場各位,畢竟唇亡齒寒,一但他曹操被滅,天下何有?

接著,所有人又商討了諸多細節,最後紛紛告辭離去。

…………

次日,邪馬台王宮內。

這一日,邪馬台王宮極其熱鬧。

多日沒有上朝的老臣都特地來了,至於之前暗通狗奴國的幾位,也都衣冠楚楚,紛紛靜候著卑彌呼的到來。

「諸位,一會不管如何,都得讓女王大人與大漢朝的神威天將在一塊,若是女王大人不同意,那我等就死諫。」

「嗯嗯,此乃國之大事,務必完成,只要我們邪馬台國能傍上大漢朝的神威天將軍,那邪馬台必然統治整個瀛洲國。」

「我可是見天將軍主動讓女王侍寢,想來此事並非多難!」

朝堂下,眾文武交頭接耳。

一個個也都在考慮如何姻親。

沒辦法,張綉實在太強了,強到一群都準備投降的大臣反過頭來想要跪舔,舔舒服天將軍不比投降狗奴國強嘛?

用腳指頭想,也知道選誰啊!

此時,卑彌呼從內殿緩緩走出,步伐很緩,甚至還要女婢攙扶著。

若不是帶上口罩,眾人都能看見她咬著嘴唇,口中暗暗咒罵著張綉,言語間則全是虎狼之詞,畢竟下不來床了。

眾大臣一看,嘴角咧到耳根了。

你瞅瞅,你瞅瞅,女王為了邪馬台多賣力?他們身為臣子的,必須得懂得體量,撮合才行。

一番慣例的朝拜后,

眾人對視一眼,旋即一個都卸甲歸田的老者抱拳鏗鏘道:「女王大人,老臣有個不親之情,不知當不當講!」

「金老無需多禮,直言便是!」卑彌呼發現這群人忽然對她尊崇許多,有些不適應,殊不知是因為那個男人艹了她的原因。

「女王大人,老臣聽聞大漢天將軍至我邪馬台,並且憑一己之力擊退狗奴國萬眾,解我邪馬台滅國之危,可否?」

金恩抬起渾濁雙目,顫聲說著。

「是,是的!」卑彌呼沒鬧明白,點頭應道。

「既如此,天將軍當是我邪馬台國所有人的恩人。我等情願,懇求女王大人,與天將軍洞房完婚。」

金恩目光迫切,有些激動。

若是能把這個天將軍留下,邪馬台國將逐日壯大。

「吾等懇求女王,與天將軍洞房完婚,從男女之事,共同執掌邪馬台國,造福邪馬台萬千子民。」

眾朝臣,彷彿對好口號一樣。

尤其昨日還一副要弄死自己的幾個老者,此刻虔誠的不行,一副求求你了,你抓緊答應的表情。

卑彌呼自己也懵逼了,人都傻了。

這群人在幹嘛?他們竟然威逼自己嫁人?他們難道不知道邪馬台女王必須是處子之身不能被玷污么?

雖然自己……

可和眼前場景完全不同啊。

這群人竟然主動要求自己被睡,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的事。難不成是因為知道自己被睡了,故意刁難與她?

「各位,本王清楚,吾以不是純潔之身,自認再無顏面擔任女王一職,待此番危機過後,本王自會主動辭去女王一職!」

卑彌呼痛著聲音高喊道。

她為邪馬台付出了一切,最終卻只能以這種形式收尾了。

「辭,辭去?」

眾文武大臣傻眼了。

「不可,不可啊!女王大人豈能有如此想法,規矩是人定的,我等老臣在此宣布,廢除這些繁文縟節!」

「女王大人,你為邪馬台付出一切,此並非不貞,反而為天下子民信賴,你萬不可辭去女王一職啊!」

一時間,眾文武力勸。

什麼貞不貞潔,都特么扯犢子。

不管如何,必須留下卑彌呼,畢竟神威天將軍還得靠她給套住啊!

「女王大人,為了邪馬檯子民,您就答應和天將軍洞房了吧!」眾人盼著道。

卑彌呼愣了下,是因為張綉?

呵呵,難怪,難怪這群沒事找茬的傢伙今天這麼反常。不過,能不能嫁給張綉她真的能決斷么?

「若女王大人不應,吾等跪死在這!」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