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諜雲重重
  4. 第1023章 斷了希望

第1023章 斷了希望

作者:

杜欣然知道,她的父母沒說,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們也抗不住上面的壓力,而她又不是獨生女,她還有一個弟弟,現在正讀著初中。

「唉!」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便是又一陣的氣苦,所有的抱怨和不甘直接拋到了腦後,畢竟想再多,也是無濟於事。

……

第二天,張天浩依然起來訓練他的體能,負責一百公斤,這是他現在訓練最適合的重量了。

隨著一個小時瘋狂的訓練,他再一次在喝了一碗葯之後,吃了一點兒早飯,便向著站里而去。

一切很是正常,甚至沒有半點兒波瀾起伏,好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按時到班,然後按時處理公文。

而就在張天浩上班處理公文的時候,在力行社內,周世光看著面前的一疊照片,也不由得陷入沉思當中,畢竟看到這些照片,他便已經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情。

不光如此,他還知道是誰給他留下的這一堆照片。

「有意思,怪不得戴老闆如此看重他,這一次又將立了一個大功了!」畢竟一個副市長的女兒是日諜,而且在家裡給日本人發報,明目張胆,這種誇張的程度,都已經讓他感覺到一陣的頭皮發麻。

抓是要肯定抓的,但怎麼抓,還要通知誰,他都要考量一下,不然惹下大麻煩,他的好日子將到頭了。

他拿出一張紙,然後在上面寫起了一些新的內容,幾分鐘后,他才找來一本密碼本,然後把這紙上的內容編碼成一個新的電碼。

再重新抄寫一份,最後才叫秘書把這東西送到電訊科去發報。他需要向南京請示,畢竟對方的身份有點兒太高了,他這個小胳膊小腿的承受不起。

看著面前的一堆材料,周世光也是一陣的頭皮發麻,他也沒有想到,日諜已經潛入了於副市長的家裡,而他的女兒根本不是他真正的女兒。

去年的時候,他也查了一下於副市長家的情況,上一次聚會的時候,他也是感覺到一陣新奇,畢竟於副市長突然冒出一個女兒來,這與他想象的根本不一樣。

這個女兒是怎麼來的,至於說辭,他到是可以理解,沒有想到是日本人。

……

同時,南京的力行社內,戴老闆看著面前剛剛傳來的消息,他的臉上也閃過一絲的為難,畢竟北平那裡是由那位負責的,可問題是現在必須要把這個問題給解決了。

畢竟這位於副市長家裡可是藏著一份日諜,甚至還有密碼本,還有電報的內容都被人得到了,他不得不感慨,當初選擇張天浩是多麼正確的事情,至少說已經有好幾件事情讓他在大老闆面前露了臉。

很快,他直接向著那位的官邸而去,畢竟這事情他不能決定,那可是北平市的副市長,還要跟那一位溝通,才能處理。

三個小時后,周世光收到了南京的電報,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秘密抓捕這位於大小姐,同時更有給張天浩一筆不小的獎金,三萬塊。

這可不是一筆小的錢,他也嘆了一口氣,知道張天浩上一次得到了不少的錢,而這一次又是三萬。

本來還是跟陳敏聯繫的,可現在已經轉到了他這裡來,他不得不繼續跟張天浩聯繫,更何況張天浩對他來說救命之恩。

坐在辦公室里,深深的吸了一口煙,他才站起來,然後對著外面秘書叫道:「來人,去把行動科科長,情報科科長給我叫來!」

「是!」

……

中午吃過午飯,他便帶著錢軍到大街上去轉了起來,很快,他來到了東城區,特別是經過那個明顯被他做過記號的牆壁之時,他便看到了上面的標誌已經被擦了。

他這才放下心來,畢竟東西被取走,這讓他心裡很滿意。

「小錢,到前面停一下,我去打個電話!」

「好的!」

錢軍並不知道張天浩想要幹什麼,但心裡還是服從張天浩的命令。

「喂,埃比西先生,你好,是我,張!」

他拿著電話,直接打了起來,同時他手邊的音叉輕輕的敲打著,而打到那頭的電話中聲音完全變了一個調。

「張,是你,怎麼,有事嗎?」埃比西一聽張天浩自暴家門,便是一愣。

「埃比西先生,我想你做事太不夠朋友了,我好心幫你,你卻如此做,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張,不是我想這麼做,畢竟我們丟了一大堆東西,需要有一個丟失的理由,不是嗎?」埃比西顯然也沒有想到張天浩會這麼問,而且這麼直接。

「埃比西先生,你這樣真的讓我很為難,你也知道,現在整個北平,不對,即使是我想要把武器賣出去,只能向西邊而去,難度增加了不少,風險增加了不少,消耗也增加了不少,這一筆費用,你是不是應該出一下!」

「張,我也沒有辦法,畢竟我也是奉命行事,對了,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再要兩支,你看如何?」埃比西立刻又提出了他的要求。

「對不起,對方不放貨了,昨天的事情,對方同樣也知道,直接打電話給我,此事到此為止,東西已經轉到上海那邊去了,我失去了一個重要的財源。」

張天浩直接抱怨起來,甚至聽得出,張天浩的怒氣滿滿,根本不是他能比較的。

「這個……」

「張,這事情,不能怪我,我現在還想要貨,但你沒有了,我也沒有辦法……」埃比西還想說什麼,卻聽到了電話那頭傳來了嘟嘟之聲。

埃比西聽著電話里傳來的忙音,也不由得一笑,但馬上便有愁起來了,畢竟六支藥水的確讓他的夫人好了不少,甚至再有兩支,可能直接治好,但問題沒有了。

他現在都不知道是後悔還是苦笑,這是他一手斷了希望。

張天浩掛了埃比西的電話,然後又拿起了電源直接打向周世光的辦公室,了解了一下東西是不是收到了。

在確認收到東西之後,他才放下心來,同時對於自己的三萬元獎金,還是相當滿意的。

「錢軍,我們再去轉一圈,然後看看站里還差那些東西,再回去!」

「是!」

兩人便直接在外面轉了一大圈,才正式回到站里,畢竟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他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對了,頭,我已經問了不少的兄弟,有十四個兄弟願意跟你走,其他人都不願意離開,說是呆在北平已經習慣了,不想再東奔西走。」

「沒事,個人意願,我會把一部分產業在我離開的時候交給他們的,也算是跟我一場!」張天浩想了想,還是點點頭。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