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實習醫生艷情錄
  4. 第140章 大結局

第140章 大結局

作者:

夜,佷安靜。

這是一座平板橋,建造的歷史不是很長,橋的一邊是滿地豪華別墅的郊區,另一邊是繁華的市區,兩者之間唯一的連線就是這座橋,橋佷寬大,以至於兩旁竟然不是護欄,而是略為比橋正中高一些的人行道,還種著一些花花草草類的東西,看起來非常的華麗,然而這橋最大的缺點,也許就是那兩旁昏暗的燈光根本就照不出什麼鳥來。

橋下,一條河流橫穿而過,遠遠不知盡頭。

一輛小轎車平穩地馳上了那座平板橋,順著市區緩緩的開去,當小轎車開到橋中間忽然停下了,接著滅了火,橋又恢復了它的昏暗。

接著昏暗的燈光,依稀看見車內人影閃動,帶著物體與車身撞擊聲,一種急劇的喘息聲從車內傳出,似乎車內正有人在做一些運動,而這運動是劇烈的,這可從小車竟然輕微的搖動可以看出來。

搖動了一陣子,車子又開動了起來,這次,不是順著橋走,而是車子輕巧的打了個彎,橫在了橋正中。

不一會兒,車門打開了,前座走出了一個高大的人影,身高至少80M以上,燈光雖然昏暗,但絕對可以肯定對方是個男人,因為在這個燥熱的南方地區,如此高大魁梧的女人絕對是沒有的。

打開後座的車門,男人從車中拖出一個人,從男人懷中那人的體型和簡少的衣著來看,應該是一個女人,那女人軟趴趴的,任由男人魚肉。

一股佷強大的怨念似乎充滿此間,男人嘴裡不知在念著什麼,一邊把女人丟在駕駛座上,男人站在車外,伸手發動了車子,車子緩緩的向前開去后,男人甩上了車門。

咚。

車子衝過了人行道,跨過了低矮的橋欄,落入了河流中。

夜,又陷入了沉寂,唯有安靜的河面上留下了層層的盪波,一圈一圈的向四面散播去,似乎在向男人訴說著這已經打擾到了它的好夢。

望了一眼還在隨波蕩漾的河面,男人毫無眷戀的返身離去。

今晚,這座橋成為罪惡之橋,但,血流的事件並未因為男人轉身那刻結束,而是剛剛開始。

男人還未走到橋頭,後面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剎車聲,又一輛黑色小車飛馳上了平板橋,速度相當的賊快。

被人發現了?

男人驚恐的回身,入目的卻是刺眼的車燈,白花花的看不清前方發生了什麼,而且那燈光還在飛速的向他衝來,眼看就要衝到他的面前。

開車的大概本能的原因,忽然看到前方出現一個人,急停剎車急拐彎,一切動作都在轉眼間完成。

閃,男人身手比一般人敏捷得多了,就在小車就要擦上他的那瞬間,就地一個打滾,閃開了,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一陣低沉的悶響以及噹噹的擊鐵聲把他給蒙住了,他緊緊的趴在地上動也不動,難道剛才的撞擊已經把他嚇傻了?

當然不會,從他剛才從容的犯下謀殺案來看,他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比肩的,他就是這個世上另一種人,他聽出了,裝有滅聲器的槍身,擊鐵聲明顯就是子彈射在車或者平板橋上的聲音,他不是擔心車上被追殺的人會被槍殺,而是在擔心著,對方早就準備在這橋伏擊這車的主人,那麼,他剛才幹的事情豈不是都被那些埋伏的人看見了?

還沒有等男人徹底從驚慌中醒悟過來,急停下的小車忽然衝出一個黑呼呼的身影,動作如脫兔一般,才剛跨到他身邊,就已經把他擒住,他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誰這麼厲害?男人知道此時他需要冷靜下來,不然,他今天就要如剛才他的女伴一樣把命交代在這橋上了,他深呼了一口氣,硬是從緊扣著他脖子的雙手之間飛快的轉頭一瞥,在昏暗的霓虹燈下,他沒有完全看清對方,但他卻是呆住了。

「怎麼會是你?」相比之前,男人此時充滿了驚訝。

「我也想不到會是你,桀桀,看來今天我的運氣武動乾坤傲世九重天吞噬星空神印王座遮天將夜凡人修仙傳殺神大周皇族求魔修真世界官家全職高手錦衣夜行超級強兵仙府之緣造神楚漢爭鼎不朽丹神最強棄少天才相師聖王無盡武裝其實還算不錯。」車上下來的那個人陰笑著道,邊拉著他的俘虜站起身來。

「殺!」

忽然,黑暗中轉來一聲低吼,隨著是一陣低沉的槍聲,不僅是前邊而已,橋的兩面都傳來這樣的聲音。

「等等,你們的……咳……」那個人話還沒有說完,他已經身中了數彈,肺里的淤血充斥喉嚨,他忍不住咳了一下。

「好……狠……」那個人不甘心的倒了下去,連帶著他身上的俘虜一起,在如此激烈的槍林彈雨中,沒有人可以倖免。

男人如車下來的那個人一樣倒在地上,兩眼無力的慢慢合上,在那一刻,他才明白因果相報,他才剛種下的因,怎麼也想不到這個果來得這麼快,沒有給他一點思考的機會。

片刻之間,三條生命永遠的消失在了這座平板橋上,兩旁的霓虹燈似乎也被這個黑暗的空間所吞嗜,忽然更加黯淡,剩下的只是黑乎乎的幾個身影正在清理著染滿血花的橋面。

就在這個血紅的事件剛結束沒有多久,老管家步伐不穩的急衝進了周家老爺的書房,氣喘吁吁的對著周光大比劃著。

老管家已經在周家工作幾十年了,周光大還從沒有見到過老管家這樣的驚慌失措過,不好的預感由此而生,他站了起來,臉上不由一沉,道:「任務失敗了?」

「沒,任務……已經……完成,袁師傅已死,只是……出了點意外……」老管家也不知道跑了多遠,說話上氣接不了下氣,臉色比周光大還難看。

「任務完成就好,還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感覺吃驚一場,周光大覺得佷不滿,此時是非常時期,容不得他不小心的。

「只是……只是……」老管家順了下氣,不敢抬頭看向周光大,吞吞吐吐的說道:「只是少爺當時也在現場……」

「他怎麼會在那裡?他都看到了?」周光大臉色大變,但很快又恢復了過來。

我怎麼知道他也在那裡?老管家不由苦笑了一下,他看到是看到了,不過應該是個死的不明不白吧,誰叫當時就給那些殺手下了死命令,格殺勿論的。老管家的苦瓜臉看起來讓他顯得更加蒼老,支吾道:「他被袁師傅抓住當人質,由於天太黑看不清楚,兩個人就一起……一起擊殺了。」

「什麼……」周光大一下倒在了沙發上,漫天一片空白,他唯一的獨生子啊……

此時,遠在南海藝術學院的醫療室里,靜靜的躺著兩個人,一個是胡俊,另一個當然就是我們的主角符飛了,兩個人臉色一致的蒼白,呼吸卻都佷平穩,只不過符飛看起來更加蒼白罷了。

而闞莉,坐在符飛的床邊,緊握著符飛的手,唇邊不知在呢喃著什麼,一臉焦急的看著符飛。

她,在等著符飛醒來……

嘟嘟……

闞莉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正關注符飛動態的她一時反應不過來,等到她發現來電的時候已經震動了許久了。

「嫂子,老大怎麼了?他的手機怎麼沒有開機?」手機那邊的聲音佷急切。

「他……他就在我身邊,我們沒事。」闞莉想把符飛的情況說說,又怕那邊空擔心,於是忍住了。

「你們在一起最好,你們馬上離開那裡。」語氣不是請求,而是幾乎是命令式的懇求,由不得你不答應的那種。

「去哪?」闞莉聽出來杜文波的聲音佷不一般,特別是剛才操場發生的事兒,闞莉也感到了緊張。

「隨便去哪都行,就是不能回來這裡。」

「嗯,我們馬上走。」聽杜文波這麼說,闞莉也明白到事情的嚴重性了,看來今天符飛在操場的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如果不是貴人相救,也許今天後她就再也見不到符飛了。

這個時候,符飛醒了,他呻吟了一聲,問道:「走?去……哪……」他記得好像和某個佷厲害的人打了一架,打不過人家昏了過去的,怎麼醒來會在這裡?

「阿飛,好像有人要殺你,剛才小波打電話來叫我們趕緊離開這裡。」闞莉一邊扶著符飛起來,一邊說道。

「哦,老四叫的,那可能出了大問題。」借著闞莉扶手,符飛硬著站下了床,不過引來的後果是全身疼得他嘴角直抽筋。

來不及跟同事們道別,闞莉帶著符飛連夜離開了南海藝術學院,轉了幾趟車才找了個小賓館落腳,接著是杜文波聯繫上他們,並親自帶人秘密找到他們,原來今晚杜家和周家正式翻臉,由暗鬥轉到明爭,而兩者之間的導火線就是周顯衛被打事件,害怕兄弟們被牽連,杜文波不得不要他們避一避風頭,等事情過後再做商議。

杜文波把他們接到一個南海市區外的一個小農場,不用說,劉佳欣等人早就在那裡了,幾個人一見面,劉佳欣不顧眾人在場,撲到符飛身上,抽噎了好一陣,含著濃重的鼻音道:「我聽莉姐姐說你出事了,我好擔心,怕又像以前那樣見不到你了。」

「我不是好好在這裡么,沒事了,我怎麼捨得你們先走了。」

「嗯,以後有什麼事一定要告訴我……」

「放心,無論怎麼樣,你們都是我最親的人,我最愛的人,我不會讓人再傷害我,更不會讓人傷害到你們……」說完,符飛拉過闞莉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這個小農場其實也就是杜家的一個秘密產業,接下來的日子就是他們避難的場所,聽了符飛述說了他在南海藝術學院操場的經過,當他說到打不過人家昏倒的時候大家都不禁為他揪心,雖然知道他已經沒有事情了。

昏倒了當然不知道下面是怎麼回事了,後面就到闞莉來說了,原來她見符飛出去好久沒有回來,她就出去尋他了,剛出到校內就見到一個骯髒的老頭子背著符飛,拖著胡俊,驚嚇之下趕緊跑過去詢問,誰知道那位老人家見到他認識符飛,就把他們丟在地上,話也不說一溜煙的跑走了,聽闞莉形容,那位老人家看起來七八歲的樣子,可那速度卻是一般年輕人都比不上的。

一個老頭能打過袁侯?就是袁侯受傷了,一般年輕人還不是他對手的?符飛滿腦子疑問,待符飛一問救命恩人的樣貌,竟然和弱年時的記憶不吻而合,他一拍大腿,原來是當年給他書的那位老乞丐啊,想不到0多年過去了,他還是那老模樣。

一周后,杜家在杜周兩家的爭鬥取得了全面的勝利,周家變得一無所有,聽說周老爺子也因罪入獄,在拘留所里瘋了,眾人才安心的回到原來的地方,日子還是一樣的過,實習還是照樣進行,至於他們那個網城,早就丟給半隻小豬全面管理了。

聽說,半隻小豬已經來過了網城,對他現在的生活還感到滿意,正著手叫他趕緊把乖嬌娘迎娶,他們早日抱孫子呢。

雨過天晴,陽光又開始炫麗起來,而網城的三樓笑語聲則是越來越多……

大家還在看:採花記短篇合集鄉村教師的艷情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

回到頂部